懒懒得温柔
懒懒得温柔
以缄默的方式面对黄昏,你便会听到风的声音。早已习惯站在河边听听大自然的宁静,却无法洞悉逝水流年的旋律。人的一生对苍茫的宇宙来说,只不过是流星一闪。匆匆过客已不容生活的易逝,又何必计较仓促时空里的爱恨恩怨。风吹过一个又一个黄昏,水流过一个又一个季节。竟然无爱恨不成故事,竟然无恩怨不成江湖。面对深浓暮色,却不得不回忆曾经。曾经那灵巧手指弹响得旋律,也象掉到了夜幕里,被长夜得黑发缠绕,从此再也拾不起。放下又捡起得是那一张照片。捡起放不下得,是你我的思念。
平静如水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4067 次
  • 日志: -225篇
  • 评论: 1 个
  • 留言: 6 个
  • 建站时间: 2006-9-24
博客成员


小说原创:网事如烟(一部关于现代女性情爱的小说)
作者:懒懒的温柔 提交日期:2006-11-6 16:27:00 | 分类: | 访问量:715

  网事如烟
   我的名字很平常,叫王小伶。父亲当年看见我出生时粉粉的,瘦瘦小小的样子,无限的怜爱,于是就想要给我起名王小怜,后来在家人的探讨中,发现怜字,只是心里令人爱恋,不如把那竖心改成人字,才真正是有人疼爱,令人心疼的意思。 但后来的童年告诉我,即便是叫了这样一个名字,也注定了要一生缺少了关爱。那个叫王小伶的女孩就是我,我就是一个从三岁以后生活在单身家庭的孩子。
   不记得父亲为了一个什么样的阿姨离开了家,也永远的离开了我。从三岁之后对父亲最深的记忆就是每个月从遥远的地方寄来一封信和一个汇款单,母亲就会在这个时候对着年幼的我说,你那个死鬼父亲寄钱来了,你给我记住,永远都不要原谅他。母亲时常是歇斯底里的,我有时候会偷偷的记恨母亲,虽然我知道,自己这样恨母亲不对,母亲一个人照顾我已经十分的辛苦。但是我抑止不住的却是对母亲的恨,恨她无端对我的指责,恨她对我时常的打骂。我甚至时常偷偷的想,父亲什么时候来接我啊,我真的想要离开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女人,当我长大成人后我才真正理解了母亲。她年轻的时候五官端正,皮肤白皙,人很单纯,但那是照片上的母亲。从我有记忆之后,我的母亲就被仇恨和生活折磨的失去了美丽的外表和青春的光彩,成了一个面容憔悴而刻薄的女人。我继承了母亲的五官和皮肤,一双丹凤眼,细细长长的眼线,皮肤白皙而透明。
   小时候的我,总是很瘦,妈妈买的衣服为了让我多穿几年,往往买的很大,记忆里,那些大大而宽松的衣服总是搭在我瘦小的身体上,象穿了很可笑的老式长衫。我的朋友不多,我不愿意和那些穿的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们走在一起。却终究避免不了成为她们嘲笑的对象。
   有一年夏天,我穿了一件妈妈新买的蓝色体恤,高兴的走过校园。因为最后一次考试我的作文得了全班最高分,老师还把作文作为范文拿到了区里进行各校范文交流。所以妈妈奖励我,在这个夏天,给我买了第一件新衣服,而且还是我喜欢的蓝色。平时我很少在走路的时候扬起头,但是这次,我高高的扬着,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当我走过楼梯的时候,猛然间看到两个穿很好看的连衣裙的女生对我挤眉弄眼,嘿嘿直笑,我听见一个女孩子在小声的说:“你看她还扬着头走,那么傲,穿那什么体恤,都跟我爸爸穿的衣服大小差不多了。”我的笑容在那一刻瞬间的凝固了。我加快脚步一熘烟跑出了校园。回到家里,我对着母亲发了很长时间的脾气,边哭边指责母亲。奇怪的是平时常常责骂我的母亲,这次却一句话都没有说。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哭累了,躺在床上睡着了,等我醒来,看到了床头放着崭新的一件体恤,还是蓝色的,款式比先前买的要漂亮很多,而且大小正适合我穿。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就又流出来了,我知道,母亲过得不容易。蓝体恤事件发生的那年,我整整12岁。
  


#日志日期:2006-11-6 星期一(Monday) 晴

评论人:水水菊花 评论日期:2011-6-27 15:16
  细腻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懒懒得温柔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