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永基的博客
陆永基的博客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489183 次
  • 日志: -246篇
  • 评论: 363 个
  • 留言: 35 个
  • 建站时间: 2006-9-21
博客成员


夜含一枚生果/ 青涩晕染 / 玻璃的尖利/ 慌乱了蝙蝠的爪痕/ 扒一下炉膛/ 红发的精灵发出笑声/ 别开口好吗/ 我在和你对话
大房间太太
作者:陆永基66 提交日期:2007-4-15 19:02: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0509



 睦亲坊薛家的正门一般是不开的。
薛家的正门也实在是太重了,半尺厚的缅木又满覆铜皮不算两只虎头门环就起码有千把斤重了,加上门枢有点生锈,没有两个壮汉子合力是很难开启的,更何况门槛又那么高巍,个子矮些的一条腿过去了,底裆很可能要被顶痛,这样就不方便了。所以薛府的正门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大事情,就不开启了。它开启边门,反正边门也很考究的,门场、门阶、门槛一应俱全,任何人进出都不会有什么猥琐的感觉。老爷薛之敬也常常从这里走进走出。但也有没有什么重大事情而正门大开的时候,那就是说大房间太太出来了或者要进去了。
 大房间太太出来了或者进去了,是一定要正门大开的。

 薛家大房间太太就是薛子敬的太太,姓成,单名一个渊字。意思大概是取孟子“积水成渊,蛟龙生焉”的涵义。这名字和她的父亲成无垢的大心胸是很有关系的。成无垢是前清举子,有很长的胡子和青白的面孔。这样的胡子和面孔一般来说是很有才学的,事实上他也确实很有才学。那年受恩师张太阁士提掖本来要缺补翰林院编撰赐南苑内庭行走的。行走是极高的规格,意思是可以在偏宫南苑内走来走去。不料后来孙逸仙北伐起来,就把他走来走去的好事给耽搁了。成无垢于是生气了。他一生气就来了个急火攻心,不到半年竟丢掉了性命,只留下成渊母女无依无靠孤苦伶仃的样子。成家几位族叔非但没有悯恤之心,反而托辞成无垢没有子嗣竟有撵逐之议,气得成渊母亲李氏真想一死了之。这事后来被薛子敬知道了。薛子敬知道后立刻亲自登门,恳邀成渊母女来自家居住,一应开销都可省免。薛子敬这样做是因为成无垢生前与先考薛不弃相交甚笃而他自己尽管只比成无垢年少十岁,但敬其学问亦始终视之父执。眼见着成无垢身后遗孀遗孤如此遭际,他是不能不问不管的。他不问不管就有失君子之风和家声族望了。这样成渊母女就在薛家住了下来。
 成渊母亲李氏亦是一个很有心气的女人,她肯接受薛子敬这样的济助也实在是出于无奈。无奈主要是成渊尚未成年,就这么子撒手西遁总是于心难忍也有失相夫之德,所以她就只好住下来。李氏带着成渊在薛家住下来以后事事谨慎处处知趣,仅仅只是为居室的择选就向薛子敬太太芝影谢辞多次,最后只肯落榻侧院下人居住的一间小矮屋里。小矮屋离膳厨很近,李氏念想着平时可经常去那里搭手做些杂事,不至于完全给人白吃闲饭的感觉。她这样坚持之后,薛太太芝影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 当然,李氏住在薛府并不是专门为着念想去膳厨搭手做杂事的。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教育成渊了。李氏离家时携带的物品很少,仅有的两只藤箱也大半是成无垢遗下的书籍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另有一架古琴和一鼎香炉。李氏觉得,要将成渊教育成人,除了衣食,这些东西更是万不可少的。这样李氏就开始教育成渊了。李氏教育成渊应当说是很有资格的,因为她也出身书香门第,自小就与几位胞兄族弟一起受教塾师,加上天资敏慧,几年下来,经史子集都能粗通,闲诗散词也偶而能得。此外还在先父威逼下学得一手好琴,清风明月下伴以袅袅香烟,那份姿态韵味是别有一番高古雅致的。
 李氏很希望成渊也高古雅致,于是,除了日里教育成渊读书习字识女红之外,夜间练琴亦必须燃尽三支南香后方可落榻歇息的。这样成渊就显得很苦了。成渊一苦常常要闹别扭发发小姐脾气。小姐脾气一般是将琴乱弹一起发难听的声音,也有恼怒着将香折断了扔出香炉的行为。而这样做了以后成渊往往更苦了。因为李氏是不怕她发小姐脾气的。发小姐脾气李氏就让她弹更多的琴,点更多的香,原因是她不是小姐。讲明她不是小姐的原因李氏总是很动情,结果母女俩总是要抱头大哭一场的。大哭过后成渊也就乖觉了,也就认真读书练字识女红燃着笔直的清香弹好听声音的琴了。这种样子一直捱到成渊十六岁的时候。
 十六岁以后的成渊就有点不同了。不同了是因为她悄悄没没忽然就出落得水滴灵灵又端庄文雅,以至许多人陡然一见都有很惊诧的意思。其中最明显的一次就是那年的中秋赏月。
 那年中秋,薛子敬因新开的钱庄生意看好,一时兴起便延请了许多贵雅宾朋与家眷一起在内庭品茗赏月,成渊母女自然也一并得邀。以往这类场合,李氏总是领成渊择个不起眼的角隅呆着。这一次不知触搭了哪根神筋不仅落座堂皇且于中场还笑吟吟主动提出让成渊弹奏古琴以助雅兴。薛子敬自然欣喜不迭,赶紧起立击掌又声情并茂着介绍成渊乃鸿儒成无垢之女公子,引大家起敬。这样,成渊就在大家的起敬中弹奏古琴了。她弹奏的是《高山流水》。序曲一起全场便激凌哑寂,隐约犹觉一脉清泉悠缓而过。渐渐清泉便开始活跃起来,流畅着弹跳、回旋、急流、嘎止,猛然间又飞溅激越,挟山气松风,推云层雾障,催百鸟吟唱,引众兽啸鸣。正轰然激奋之时,忽莞尔一转,又潜入幽微,仅一缕凉风伴淙淙之声悠悠远去。大家一齐发怔,而薛子敬更是呆掉了。
 薛子敬的呆掉可是真正的呆掉。因为薛子敬从成渊弹奏的琴曲中不仅领略到一种贵雅的韵致,更体会到一种有着极强攻击性和穿透力的野性的魅惑。而如此奇妙的结合竟出自这么一个娇柔鲜嫩的处子,实在是惊心动魄的。他没有掩饰自己的呆掉,实际上他也无法掩饰。这样他的情状就有点失之检点了——他是在被芝影锥子似地暗盯一眼后才赶紧用舌头挽住行将下落的一滴口涎又窘红了脸坐下来的。此后薛子敬一直有点魂不守舍,以至曲终了全场喝采他也没能回过神来说几句理该的赞赏勉励的话。 这情形成渊或许是看到了的,而至少李氏是看到了的。这时李氏就知趣了。李氏的知趣是代成渊致谢后又托辞小女略有微恙,不能久待,便领着成渊回侧院那间小矮屋里去了。临走时,她还专心专意地朝薛太太芝影作了一揖,芝影赶紧起身回揖,又笑咪咪地着下人将一大盘月饼水果随送过去,好让成渊母女在屋里享用。
 薛子敬看到了这些。薛子敬看到这些后默默然没有表情。

 中秋赏月过后,薛府似乎就有点不太安宁了。而到底为什么不安宁,成渊母子自然是不知道的。成渊母子只是因为看到有些下人经常避着她们窃窃说话,才隐约感知这不安宁似乎同自己有些关系。这样,她们就更加谨慎小心了。谨慎小心的时候,成渊是非常不耐烦的。她经常要发发火,虽然够不上小姐脾气但意思是有点差不多的。她觉得自己既然能够弹奏出令那么多人迷醉的古琴应当是有资格发发与小姐差不多的脾气的。李氏却不同。李氏谨慎小心的时候,显得很沉稳,有时甚至会默想一会后又独自微笑起来,似乎内心有什么成竹隐约把持着。
 果然,过了没有多久,成渊居住的那间小矮屋就开始有迹象出来了。迹象的首先是膳厨的几个老妈子女佣常常会有事无事来小屋坐坐,眉花眼笑着一副巴结讨好的样子。有大胆的甚至拉住成渊的手摸摸捏捏,说:“看看,看看,到底不一样的。人啊,生来就有命相。这种手我们修几世也是难修得出来的。”接着,薛子敬的几位偏房姨太太也开始总是凑巧有事路过顺便来这里看看,东拉西扯与李氏说话,眼睛却偷瞄着成渊。话说多了,有时会夹带提几个上次来中秋赏月的客人名字,虽然有雅有俗,却都是有头有脸声名显赫的一些人物。
 成渊自然有是知觉的。成渊已经十六岁了,而且知觉还特别灵敏,听到这些她总是眼睛一白扭身到内室去了。不久,大太太芝影也来了。大太太芝影到这里来是问问成渊母子生活上还有什么不便,因为成渊已经是十六岁的大小姐了,至少她住的一只小房间要重新整修布置一下,否则让人看了是不大像样子的。李氏自然是再三致谢,又说这房间很好的,生活上也没有任何不便,太太的关照她们将铭感在心之类。芝影见李氏仍坚持的样子,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 太太芝影来过之后,李氏整整一宵没有入睡,总在床上翻来复去想着什么,第二天一早,眼瞠乌黑着人也消瘦了许多。她似乎定下了什么主意,早饭过后便换了套出客衣服梳理一番后出去了。
 李氏径直来到薛子敬夫妇居住的小楼,说是有要事商量。李氏来薛府数年从来没有什么要事来叨劳商量的,今天如此郑重其事,薛子敬夫妇自然十分肃穆。落座看茶后,李氏便把要事说了出来。要事是她们母女在此蒙恩多年,深感没齿难报,目下成渊已长大成人,再拖累下去实在抱愧之至,也觉得寝食难安,所以想搬迁出去。所幸亡夫略有积蓄,盘算一下似尚可置一陋屋,拜请薛子敬夫妇代为操办。说罢,当即出示用缎布包着的赤金元宝一双奉呈上去。
 薛子敬大为惊诧,一时竟局促着不知说什么好了。幸亏太太芝影冷静,略作思忖后便长叹了一口气,说:“老夫人在这里几年,我们照顾是很不够的,要说有愧,只能是我们。难的是您又这般知趣,我们即使有相助之心,也没办法拗得过您。这件事情不知老夫人还有没有回旋的余地。因为拖累之说是根本谈不上的。我们只是希望你们母女能够过得舒心。”
 李氏笑笑说:“我意已决。太太如果肯赏脸相助,就拜托您将置房的事情操劳一下,我在这里人地生疏,自己去办总是没有把握。”
 芝影随手拨了拨缎布里的元宝,微笑着朝薛子敬说:“子敬,老夫人说到这般地步,你看怎么办好呢?”
 薛子敬这时也有些冷静下来,想了想说:“那就按老夫人的意思办吧。不过这些银两老夫人万万收起来。否则,让我怎么面对成老先生在天之灵呢?”
 李氏一摆手制止了薛子敬的推辞,又利落地站起来做了个不容违拗的表情。薛子敬夫妇对李氏的这个表情是熟知的,徜若再加盘桓,李氏很可能会发起脾气来。李氏尽管已沦落到住矮屋且坚持去膳厨搭手帮忙的地步,但那副准诰命夫人的凛然架式总是隐存着的。这样,薛子敬就只好满面红涨着将元宝收了下来。
 薛子敬将元宝收下来的当晚又出现在了成渊母女居住的小矮屋里。
 薛子敬以前也是经常来这里探视李氏和成渊的,但一般都在白天,一般都明明朗朗带着很响亮的笑声。这次来却悄没声息,推门就步入屋内,以至在灯下做针线的李氏和苦恼着看书的成渊见他兀然出现都不免吃了一惊。
 薛子敬进屋后有些尴尬,嘴里嗫嚅着想说些什么又没能说得出来。他看看房屋四处,又看看成渊母女忽然长叹一口气,又走掉了。他走掉的样子颓丧而又慌张,就像挟宝藏赃又遭婉拒的盗贼似的。成渊浑身激凌着十分诧异,而李氏却很沉静,眼睛微眯着一直看薛子敬高巍挺拔的背影消融进夜黑深远的地方。后来李氏又默思着微笑起来。她的微笑似有着很深切的苦涩。
 李氏拜托的要事薛府操办得很尽心,尤其太太芝影一直在仔细谋划。几天以后,三幢价物合适的住宅便物色好了来让李氏选择。李氏也很上劲,小脚颠颠地都去看了看,比较过后,心定了一幢,准备再加斟酌后便尽快搬过去。
 李氏搬过去是有把握的,因为李氏不仅有包在缎布里的两只金元宝,另外还有压在箱底里的三只金元宝。依凭着这箱底里的三只金元宝,李氏很有把握将日子过过去。当然,走之前对薛家还是要有示谢的。示谢的便是成无垢珍藏多年的一幅倪瓒山水,虽算不上什么,但至少也表达了恩报万一的意思。

 一切似乎就该这么顺畅着过去了,成渊母女也已作好了搬迁的各项准备。成渊甚至因此理直气壮地暂停了每晚古琴练奏的作业,理由是屋内东捆西扎的撩得心里很烦。李氏见她真是很烦的样子也就不再坚持,由她去了。由她去了没几天,忽然就突发了一桩很难再由她的事情,一桩让人目瞪口呆神思俱寂的事情。
 事情的起初是薛子敬忽然毫没来由地一夜未归,接着是两夜未归连同日里。太太芝影开头还竭力忍耐着显出处变不惊的样子,以便给那几位惊惊乍乍的姨太太做出榜样,心里也想薛子敬平素倜傥风流,抑或又在暗做什么招花惹草的事情。后来也就耐不住了,因为后来竟有一封密信随了石子落在了宅院里。密信的内容让人恐怖也让人惊异,意思是薛子敬因负巨债久欠不还,目下正被关押善待,倘要获释有两种选择,其一,即将所负巨债悉数奉还;其二,着请中秋赏月时弹奏古琴的那位小姐过来面洽,抑或可延捱些日期。倘不照办,后果自负。落款没有姓名也没有地址,仅一条青色盘龙。
 一看青色盘龙太太芝影就晕了过去,因为太太芝影是非常知道它的背景和意味的,也知道这场恶祸是怎么都难以消免了。
 太太芝影后来就醒了过来。她是被几房姨太太你一口冷水她一口冷水喷了醒过来的。这群姨太太平素相互勾心斗角,七翘八裂,此时却表现出了十分难得的一致的焦急。她们的冷水喷得很起劲,乍乍呼呼一片“普叭”之声。
 太太芝影醒过来之后就开始追忆中秋赏月延请的客人以及种种细节,而成渊弹奏古琴的一幕自然更是少不了的。但她毕竟是薛府的正房大太太,她知道这种时候需要的不是追忆和遐想,而是决断和行动。这样她就决断着行动了。她的决断和行动是几分钟后便来到那间小矮屋并双膝着地跪在了成氏母女的面前,因为立筹巨款偿付债务的举措是绝对不可能的。
 李氏惊呆了。尽管看到芝影如此突兀的举动,一瞬间她也作过种种尽可能恶劣的假想,但塌天崩地也不会想到竟会是这样的事情!薛子敬被绑票已是定论,而能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的非禽即兽非魔即妖,让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儿单身闯穴,这不是下油锅入地狱又是什么?
 李氏很想也晕倒过去,无奈怎么着刺激竟然晕不倒。她痛彻心肺地感到这晕不倒的可恶和可悲,却又隐约地感到这可恶可悲的晕不倒或许正是某种幽冥的暗示。这样她就将芝影搀扶了起来,同时作了一个痛苦的表情。这表情一作,芝影便立马知趣地告退,过了门槛后,她又下跪磕头如三,然后才肃慎着佝腰离去。
 芝影佝腰离去的当夜,李氏便在那间小矮屋里悬梁自尽了。
 李氏悬梁自尽前显然有着很从容的准备。她不仅穿戴齐整,而且竟将成无垢遗下的所有典籍都撕碎了付之一炬。她甚至还将自己的脸面用黑布仔细包裹起来,并立下遗嘱即使入殓也不允开启。

 李氏自尽之后的第二天,薛子敬便回来了。第三天成渊也回来了。
 成渊像是早就料到了母亲的自尽,因为当她看到母亲脸面裹着黑布的尸体之时,并没有显出很惊诧的悲哀。她只是怅怅地毫无表情地在母亲尸体旁坐着,一动不动也不吃不喝,整个身体僵持着如一尊木雕。薛府人有些害怕。先是几位姨太太小心着前去劝慰,接着是太太 芝影一而再再而三地恳求节哀。但成渊毫无反应。成渊眼睛白厉厉凝滞着连眼珠都不转动一下
 最后是薛子敬亲自过来了。
 薛子敬亲自过来的样子着实让人尴尬而又怜悯。因为他好象不是老爷薛子敬了。他佝腰曲背蓬头垢面,乱毛毛的胡茬上竟然还滴挂好长一条清水鼻涕。他根本不敢劝慰,只是颤颤地似哭缩一旁嘟哝,嘴里含糊不清地不知说些什么。后来他终于鼓足勇气上前了。他上前了刚要开口,成渊忽然拨过头来,电光石火般从怀里掏出一把剪刀朝他肩头刺去。

事情的最后结局就是开头的那个样子。
自然,要造成开头的那个样子是有不小的过程和许多的细节的,而这些过程和细节到底如何一般人很难完全弄清,唯其一点似乎确凿无疑,那就是成渊闹天闹地后终于答应了一位退休绍兴老师爷的通融方案:其居住的房间是薛府中最大的一只,正式称呼为“大房间太太”,一般情况则可简称为“大房太太”。据说,成渊的答应是因为大太太芝影已作好随陈氏去了的准备,而绍兴老师爷认为这也可以,但成渊因有胁迫之嫌上局子蹲踞是免不了的,具体时日很难逆料抑或也有回不来的可能。成渊问明了局子是什么东西后仔细想了想,决定算了。
 成渊在薛家生一子一女,子为璀瑰,女为靉叇。但此后的族谱记载总是很苦恼,因为难以确定正出庶出。这当然是大房间太太过辈以后的事情了。




#日志日期:2007-4-15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蝴蝶小路 评论日期:2007-4-15 20:53
呵呵~~靉叇.....

评论人:陈没落 评论日期:2007-4-15 23:07
大门正门,居然让小路占了先机。哈慢慢学习陆老师睦亲坊薛家的大房间太太~~

评论人:云霄鹤舞 评论日期:2007-4-15 23:55
真想不到蝴蝶小路,蝙蝠没落,飞的是姿势,速度奇快。
现在第三名,当然也好,我先祝贺一下自己。

陆老师一文,薛家的族谱记载,看来不会再苦恼了。


《清名桥夜记》

丁亥春分廿六灯
千古运河荡酒声
清名桥畔聚贤来
桐花醉眼数锡城

永基为师信口真
野墨举樽同为证
郑阮悦陈鹤关门
笑看江南又一春

----霄鹤献丑,附几行东西,算不上诗,是为记。

评论人:景心依然 评论日期:2007-4-16 11:21
看了这文字我也呆掉了,观赏中,不忘举起酒杯再敬陆老师一个满杯!

评论人:江南野墨 评论日期:2007-4-16 13:20
小鹤的古体诗写得真不错,我也来凑凑趣---

清名桥夜饮记
----和云霄鹤舞韵

长街幽幽酒家灯,
夜深略闻觥筹声.
清朝老屋明代桥,
春秋运河秦汉城.

莫道永基笑为师,
且看野墨喜作证.
醉眸开合竞登门,
缠绵江南日日春.



评论人:念萦 评论日期:2007-4-16 15:21
又来看陆老师的好文章,还有好诗,都非常好:))

评论人:杨沐 评论日期:2007-4-16 17:24
果然人物了,我喜欢看人物。
明天来说。

评论人:杨沐 评论日期:2007-4-17 16:16
哎呀。有滋有味,一字一个寓意,一句一番情景啊,
陆先生老腔老调,浓油稠酱,把一个大房间太太的来历讲明了。
吾辈要好生学习啊!

评论人:陆永基66 评论日期:2007-4-17 17:25
小路真是认真,靉叇乃云彩飞美,感叹是自然的。
霄鹤的诗竟引来野墨兄唱和,足见优秀了。
没落眼疾刚愈,可不能老是熬夜,即便羽功与卧功也难以或补。


评论人:陆永基66 评论日期:2007-4-17 17:26
景心好,也回敬你一满杯!
欢迎念萦常来,野墨与霄鹤会更加诗意盎然的。
木木,老腔老调其实不讨俏的,可有什么办法呢。一笑。

评论人:兰质慧心 评论日期:2007-4-17 20:32

 37.8℃的呓语

文/兰质慧心

 体温37.8℃有一阵子了。身子轻飘飘的,不想做任何事。不过我并不觉得自己真的得了什么病,因为我不认为我们所有的病兆都来自于身体内部。
 这个感觉很奇妙,似乎在远处或者不远处,有种自己身体以外的力量在控制着自己,我看不见,或许些微能感觉到一点,但终究得承认,自己不仅仅在受控于一种想象,有些东西真真实实地存在着。自己手掌般真实。
 形如哪些眼泪会晶莹粹化为琥珀,要三千年以后才会知道。但它其实是早已存在着了,只是缺少存在的明证。活着,就是一个不断寻找明证的过程,而我们的一生多么短。
 那种控制你的东西表面上高高在上,任意玩赏你或摆弄你,见你所未见,遇你所未遇,而那力量终究和自己从前的某个面貌抑或某个念想有关,与那些曾被自己偷偷隐藏起来的细节有关。
 没有毫无根据的来和去,没有毫无因缘的聚或散。
虽然希望在那寂寞得如同白布的时间里添些颜色,哪怕是血红,而实际上有时我们的命数只够承担寂寞。
 我们在被关在自己的身体里时,也被关进了一种命运。
 我们总是过多关注了某一阶段的可能性,却忽视了一辈子的可能性,而它们之间也许毫无关系。
 所以,不管那些故事里的故事多么的曲折婉委,其实转来转去,还是没能走出自己的掌心。就那么大——那铺张开来的手掌。其实,我们的容身之处有时只有掌心那么大。
 生活中曾经有过的,或者还没发生的秘密情节早就在那里了,只等待一个人与它相遇并拾起。那些生命中的戏剧性情节需要被人发现,而我们一直以为是他人的虚构。
 也许,只有现世的创造和虚构可以站在一个高度。因为所有的创造或虚构都是一种既残忍又真实的假想。也是一种面对自己的方式。
 “所有伟大的作品都有未完成的一面”。许多时候我们需要留下斑斓的情节,还有主题的多义性。其实,更多时候,我们的生活没有主题。
 那些你能看见的或者看不见的,那些现在看不见,或者将来看得见的,它们一直存在着。只是,什么才是真实的真实?什么才是究竟的究竟?
 “尔时行者,虽得一心,定力未成,犹为欲界烦恼所乱。”那些烦恼以花朵的形式散乱飘落再混入泥土,或风化为文字,有些会如芳颜永存。
 那芳颜隔着厚厚的门或墙,留驻一种不变的坚硬姿势后,内心会寂寞得形同那道门或那堵墙。锁在文字里的只有足印,我们看不见自己的真相,只会存留一些影子,待后人翻阅时,才会一一呈现清晰如笔画的命运。
 观诸世间,尽空无有,乐是苦因。生过多少次,才有足够生长的力量呢?死过多少次,才会苦乐三昧一体?苦乐回转时,且把眼泪隐藏在幽暗里,你就能看见那烛被点亮的传说。
 亦如泰戈尔所言,这个不可见的黑暗之火焰,以繁星为其花火。


评论人:兰质慧心 评论日期:2007-4-17 20:34

 上面这段文字或许和陆老师的小说没有什么直接关联,只因是自己看完这篇小说后,随手草就的呓语,就贴这里了,没想那么多。



评论人:恋上花火 评论日期:2007-4-17 20:59
真的太好看了。一直要追下去,您怎的又停在那里吊我胃口?
故事里面的谜底是一个黑洞,您是有意放在那里不填的?
我蛮笨的,看书一心要问:为什么?后来呢?
快点贴下去吧……

另:鹤居然写诗?还是压韵的那种?严重头晕中……

评论人:春话秋曰 评论日期:2007-4-18 15:25

难得看到这样好的小说,情节的丰富性无法淹没里面醇厚的意蕴,尤其是语言的味道,看似简朴,实则老道。

评论人:小炉匠_平 评论日期:2007-4-18 17:06
陆老师好,喜欢看你的文章,古色古香.
夜间在屋中点一盏黄灯,细细品位,更觉意畅!

评论人:陆永基66 评论日期:2007-4-18 20:46
拙作确乎有些留白以供遐想,但能引发慧心如此深邃美妙的感想实在出乎意外,细细品读,便知其有着何等多愁善感的一颗慧心。
此文配以红烛图片的佳制也已领略,那必定又是你众粉丝的一餐美宴。呵呵。

评论人:陆永基66 评论日期:2007-4-18 20:54
才情缤纷的恋上花火总是善意制造效果,关于你伪作的“笨”以后再作讨论,不过那句赞叹小鹤的话我是很感高兴的。
谢谢春话秋曰的友情阅读,我会将之视作自己不断的追求。
家林所设计的黄灯夜读之境界,都令我神往了,以后可要亲临一番。

评论人:三更的猫 评论日期:2007-4-18 21:51
我连黄灯都没点.呵呵
关灯细读.
黑暗在我周围弥漫,屏幕却照亮了我的脸蛋.

评论人:孤风_弄影 评论日期:2007-4-18 23:15
呵呵 陆老师 我只小说 不说话可以吗

评论人:园子0412 评论日期:2007-4-18 23:37
问候陆老师!

评论人:张雅桃 评论日期:2007-4-19 0:31
人性本善,人性本恶....哈哈...看完陆老师的小说,一怒,一叹,一怜,一慨,最多的是喜,喜欢的喜.....

陆老师好手笔,每每出手,总教人恍恍惚惚中,似乎捉着一条绳,又似乎总琢磨不透~~回味悠长!

评论人:太湖茶农 评论日期:2007-4-19 5:32
早安!尊敬的陆先生。

评论人:陆永基66 评论日期:2007-4-19 23:38
三更的猫一定有其独特的夜读方式,那屏幕照亮脸蛋的情形显然是美妙的。
孤风不说话就是说话,所谓此处无声胜有声。
谢园子,也去你仙园赏景。
雅桃的诠释是我的得意,只是有愧。
茶农小兄好,什么时候要去领略你的香茗。

评论人:庄红蕾 评论日期:2007-4-21 16:35
陆老师,读你的小说总有沉入之感:期待,想象,惊叹......每个细节都是那么生动,令人身临其境。祝好!

评论人:橘子辉煌 评论日期:2007-4-22 11:59

大房间太太,厉害着呢,成府着呢。
但,俺乍就喜欢不上这类女人呢。



评论人:朗月疏影 评论日期:2007-4-22 14:41
就这样 感觉是轻轻悠悠的 这小说就出来了 感觉也出来了 呵呵 生活也出来了

评论人:朴素大方 评论日期:2007-4-24 22:41
只是看看
只是问候
只是@……#@

评论人:红袖酥手 评论日期:2007-4-25 4:57
大房间。正门。

评论人:朱子青 评论日期:2007-5-1 12:53
问好陆老师,五一间细细看了,这篇似有冯梦龙之笔.

评论人:在网一方396 评论日期:2007-6-11 20:29
陆教师好,感谢您的提携.我的通讯地址已经在天涯短信中发给您了.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陆永基的博客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