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文(月刊)



学文(月刊)
“行有余力,则致以学文。”每月10日出刊。网刊平台:巴金文学馆(www.bjwxg.cn)。意见、建议或讨论:办法一,《学文》博客或巴金文学馆论坛发贴,办法二,请发邮件至 bjwxglt@yahoo.com.cn,欢迎参与。
http://mytfzyw.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首页 |留言板|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博客家园 |注册|帮助
 欢 迎 光 临 
博客信息
博主:梦之仪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 访问:141724 次
  • ◇ 今日访问:54 次
  • ◇ 日志: -220篇
  • ◇ 评论: 72 个
  • ◇ 留言: 2 个
  • ◇ 建站时间: 2004-8-31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学文》第三卷第八期(总第二十二期)
作者:白杨草 提交日期:2010-8-13 17:03: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2030
  出刊:2010年8月10日
编委会:梦之仪、草白、简儿
本期执行主编:草白

小说
江丽华:好日子
诗歌
灯灯:陶器(外七篇)
简儿:江南人物(外一篇)
散文
草白:食素
青青子衿
编后记







《陶器》

它阅读了我颤抖的手指。它身上未褪尽的土
孤寂,苍茫。在它上面
也许蛰伏着暴雨和雷电,也许只是存留了
一个女人的泪水,我要和我的内心作对已经不可能
我要和我的千年之身作对
已不可能。我在隋朝,或是汉代
我在一段高温的爱情下显形,我伸出我的手
因为我的抚摸,它的笑容华丽——
露出了阳刚之美。

《瓷器》

灯光有点古典,但比不上
它的腰身古典。小雨古典,落在木窗棂上
使它的青花外衣动人,并合乎时宜地
拿走了空气中的湿润。在它身上,月光和森林忽隐忽现,情话和低语
若即若离
它是一只青狐,也可能是我五百年前的孪生姐妹
它爱赴京长考的书生,我爱群雄拥戴
的大王
它渴望破碎,我追求瓦全
我和它如此不同,它却一直住在我心里
用我的姓氏,消耗我的肉身
今夜,爱情让它如此玲珑呀,我是在说
有一刻,我狠心
松了松手,成全了它。

《玉器》

它来到我的胸前。像天空
飘来旧时的云朵。在两座小山之间,它的温度
比一条河流欢快。其中的红色脉络
还保持了恋爱时的羞涩
它是纯情的,剔透地,它让我的手一直在
距离一公分的空中
迟疑。我不敢靠近,我害怕相认,有什么办法才能如愿呢
相近伤身,相离又伤怀。

《凶器》

它在我的致命点附近停下来。它不知道为什么
空气中又突然多出一个我,一个它爱过,一个它恨过
两个我,都是它的敌人
结局已经毫无悬念了,结局已经
水落石出了
从此,一个我即将消失
但闭上眼,我还是听见了“啊”的一声 ———
来自身后
不远的香樟树。

《石器》

树荫下,石器在享受清凉。更清凉的
是水。在其中,清凉的往事浮现
一张清凉的脸
她是如此碧绿,如此青翠
以致于
她就要被更多的水注满,以致于她晃动,不可自持
她流失
而你来不及呼喊。

《暗器》

我跟着暗器找到一只大雁,和它嘴里衔着的一个:“爱” 字
在我的心脏附近,它的伤口绚丽
甚至是多姿。而暗器
别在它的左翅,像是一朵桃花,又像是在空气中
经过商量
变脸的梨花
它不鸣叫,也不哀怨,一切都安排好了:
山峦倒置,在水中
白云倒置,你也是。

《银器》

回到远古时代。那时月亮是红的,是圆的
还来不及变白。篝火是明亮的
照亮了
发生的爱情。银器在女人身上,活泼,活力
像跳动的山泉
发出叮咚的声音。在腰身以下
草叶围住臀部,浓郁的香气像眼神
围住夜晚。那时男人健壮,阳刚,大口吃肉
喝酒,举着火把跳舞
那时土地不干旱,雨水不泛滥
白昼很长,夜晚很短
星星多
但不杂乱。那时人们累了,靠着一棵大树
就能分到心仪的梦
爱一个人简单,不需要语言,也不需要密码
那时银器就像一条条小闪电
鞭打出女人们
紧张,绯红,在爱着的心
那时不像现在,银器躺在各式各样的锦盒里
回想起远古时代的场景:
要么越来越暗,要么越来越亮。

《兵器》

兵器里藏着千军万马。我真的听见了
响箭的声音,白云跌落的声音,在我的体内
我真的听见了,厮杀和怒吼
马蹄和盔甲
攻城人叫着我的名字,让我给青山一个交待
给绿水一个交待
给你一个交待。我真的看见了每一天
有人替我无声地倒下,我怀揣着时光这把古老的兵器:
既做不到背信弃义,又做不到
割脉自尽。

江南人物
简儿

他在雨巷,在江南湿润的气候里
忧伤和寂寞,像环绕在他周围的烟圈
淹没他中年的时空
他有时,还是一个孩子
沉迷一句温柔的情话
一首古典的唐诗
远方盛开在他心里多年
有时
他也沉迷在
幻想的城池里
大漠孤烟,金戈铁马
他优柔的脸,忽然笼罩了光芒


她往来于江南小巷,市井人家
轻步跨上石桥,穿越千年的流水
一地花树,满园暗香
她想起往事
恍如经过了一个朝代,或者一次轮回
细雨落满她的脸颊
她手里的竹篮,装着小葱萝卜
孩子们的口粮
她再转身时,一千年的光阴过去了
人间烟火,溅在她的布裙上


他和她

他和她
一个城西,一个城东
不问消息,互不往来
清风徐来的夜晚
他望向城东那一轮新月
遥想她的模样
竟然已经记不清了


食素

草白

散文家苇岸在临终前口述的《最后几句话》中有这么几句:我平生最大的悔恨是在我患病重病期间没有把素食主义这个信念坚持到底……我觉得这是我个人在信念上的一种堕落。
苇岸很瘦,因肝病而死,这种病需要摄入适量动物蛋白,否则不利于康复。为了保命,苇岸放弃了素食,这事让他深以为憾。
他写过一篇题为《素食主义》的文章,他认为素食主义除了对一切生命的悲悯外,最重要的本质是节制和自律。
一直以来有一种误解,吃素似乎是道德高尚者或有特殊宗教信仰者所为,这让吃素者压力不轻,另外压力则来自于肉体上的医者,他们担心这会不会营养不良呀。
有个五十几岁、容光焕发的素食主义者去见托尔斯泰,托翁惊讶这人怎么这般年轻,获知原委后,更坚定了他的素食信念。原来食素也是需要消除顾虑的。
有若干吃素的理由,我们的地球不堪重负了呀,人类的肠子根本就是素食者的肠子嘛,吃肉的人难闻,吃素的人保持适度的瘦,有智慧呀。连神也说:看哪!我把全地上结种子的各样蔬菜,和一切果树上有种子的果子,都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各种野兽,空中的各种飞鸟,和地上爬行有生命的各种活物,我把一切青草蔬菜赐给它们作食物。
在神的旨意里,人类和动物都应该是素食者。
可我们全是肉食动物。我们是动物中的豺狼虎豹,而不是兔子与绵羊。
“多久没吃肉了呀”, “有没有肉吃?”我们的身体需要靠肉来强壮,哪怕不喜欢,如果烹饪得当,大抵还是鲜美的。
这又是从何而来的道理?天地所生的那绿的青菜、紫的茄子、红的番茄、青的豆荚,一切拜阳光所赐的生物还不够维持我们的康健吗?
食肉者多欲望。梭罗说,我最大的本领是需要很少。他的素食观点是,一个人如果要把他更高级的、诗意的官能保存在最好状态,不仅要避免吃兽肉,还要少食任何食物。梭罗要做的是节俭和克制,避免浪费,把更多精力放在精神里。
食素者的宣传语始而心动,进而震惊。什么“吃素让人的眼神变得明澈、单纯;死去的猪,或称猪肉;所有的羊,只分两种,被宰杀的与待宰杀的;多吃蔬菜、水果,让我们的内心成为花园、果园,而不是屠宰场;但丁为饕餮者的灵魂留了一个永恒的归宿,那就是地狱”。
可是,彻底的素食者几乎无。那美食的诱惑如何抵挡,香飘飘的,不是肉味,哪能如此飞扬?而素食的味几乎是寡淡的,节制的,能让你吃了这顿不想食下一餐,果然够节省,也激不起永恒的创造欲或破坏欲。只是简单清爽的一个人,小心别被食肉的环境玷污了。
不敢果断食素,毕竟家有幼儿,她是肉食者。对我而言,好的素菜有肉味,当然不是《红楼梦》里茄子的奢侈做法。我是真正喜欢吃素,新鲜而颜色碧脆的菜蔬,嚼之有美味,闻之有清香。荤菜偶然食之,有时数餐无荤,也不念想。我没有去过屠宰场,但见识过菜场里给鸡鸭褪毛的黑咕隆咚的机器,轰隆几声,一只白腻肥硕的家禽就可进厨房了。
孩童每每惊讶有人砍伐、垂钓、杀生,这怎么可以,这可是生命呀!
可是,吃鱼、吃猪、吃牛,真是味道好极了,他不知道这食物的来源,即使了解,也是抽象的,没有亲见猪牛屠宰前的眼泪,就无法知道杀生的可怖。他们可能一辈子也去不了那暗无天日之地,就如我们一般,还是照常吃喝饮食。可对于这一切,我们原本是有权利知道的!
万物习惯于在我们面前使障眼法,我们也无奈地被遮蔽了。直到生病了,灵魂出窍了,肢体麻木了,我们才想到对这人世犯下的罪孽,单从我们嘴里进去而一去不回头的,又有多少?
如果一切只从心灵出发,我们也该食素,如牛羊吃草。
我们食素,食泥地里长的,不食天上飞的、水里游的与林子里跑的,我们有生命,它们也有。
有一个记录片,讲的是在人类绝迹于地球之后的数十年里,城市成原始森林,野兽在钢筋与混泥土搭成的丛林里出没,并自由地在人家花园里散步,在城市的街道上溜达,不知惊恐为何物。
至后来,没有人类的教唆,有一部分猛兽竟发展为食草、食树叶,食素,或吃得很少。无须躲避人类的猎杀,也无需耗尽蛮壮的体力,胃口也随之骤减,不想与梭罗的信仰相吻。
人类的精英,甘地吃素,卢梭吃素,托尔斯泰吃素,连革命者孙中山也是终身茹素者,并把提倡吃豆腐写入《建国大纲》。
而平凡如我们,彻底做到食素,还需假以时日,不是不能,而是,一切都得慢慢来啊。哪天菜场里不卖肉食了,屠宰场门口贴着“禁止杀生”,肉的香渐渐从空气中弥散了,或许一切才有可能。
现在,我们大概还要过上一段段杀杀吃吃的日子,直到这世上无可杀、无可吃之物,我们才能彻底死了心,嚼起来草根、树皮来。这就是食素吧。

青青子衿

她的父母曾找占卜者给她占了一卦,说她十五岁时会有大劫,如果有幸逃脱,则一生平安。
卜者之言该是事后,在她已经离开这个人世之后。
她到底没有活过十五岁。这就是她的命。
在家乡的湖泊,那幽蓝、深蔼的水波深处,据说住着水怪,生前溺水而亡者,一辈子伺机找寻替身,好让肉身投胎做人。
她就是被这样拖下水的,成了水怪的替身。此后,她一定也在寻找自己的替身。
我看到她的时候,一定是她一生中最美的时候。卜者的预言还没有流传开来,她浑然不知,在人群中穿梭往来,小小的爱恨烦愁,在这样的年纪谁能没有。
她喜欢冷艳的紫。她是个歌者,嗓音粗犷。她手捧某男生的情诗在小山坡上徘徊复徘徊。
她比我们早熟。因为她美,衣服美,人美,歌声美。那时的自然也美。落日美,朝阳美,连泥土也美,一切皆美。
重要的是,她对自己的美是自觉的。而我们却懵懂。
她已经在争取一个男生的爱情了。她同时渴望得到这个世界的爱情。
她有一册歌本,摘录当年的流行情歌,她唱时声泪俱下,不能自已。以为唱的就是自己,必是自己。不然,怎能共鸣到如此程度。
她开始手持白烛在寺庙里等那人现身,那个男孩终于怕了她,绕道而行。她为他割腕,喝烈酒,在人前哭泣,不惜自我毁伤。别人恶语相加,甚至人格冒犯,她却一概不管,豁了出去,必要闹到人尽皆知,向世界宣扬她的心意,只叫他懂得。可他怎么能懂。真让人心疼。
那个雨夜,她狠狠地折磨自己,酒味熏天,定要让那个男孩作陪。漫天大雨中,不知两人如何立誓。清晨进屋时,她的面容萧瑟,昨夜的癫狂恍入梦寐。她整个人变得好冷静好冷静,冷静到不祥的程度。
那一夜发生了什么?“夜半无人私语时”,终不是这个年龄的人该做的。
我甚至不觉得她爱上了他,她只是爱上了恋爱本身,她需要爱上一个人。这种感觉让她着迷又疲惫。
我们都不懂爱情。她想必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可是,她身上有豪气,别人害怕的事情,她却不。
大家都不过十、四五岁,在黄昏的井台边洗头,在操场上晨跑,周三的晚上一起看露天电影。那是最热闹的夜晚,在村庄的晒谷场上,四周是野地,庄稼,白色幕布上人影晃动。朦胧的少年情愫就在这样的夜晚,被酝酿着,发酵着,终于到了夺命的程度。
湖在山坡上。我们上体育课时跑步至此。与别的人工湖泊没什么两样,雨季泛滥,干涸期四脚朝天,四周照例是茂密的山林,湖很小,并不起眼,浑得不堪,不是什么蓝眼睛绿珠子,丝毫没有让人赞美的姿色。
一定有人说过,每个湖里都是住着一个水神,她在等着一个人的光临,以便解脱水中惩戒。
她一定是被水神诱惑了。她向她唱歌了吗?还是耳畔蜜语?
我在今天依然记得那个黄昏,她端着一盆水,微微地用力,使她的脸显得轮廓分明。她穿着青绿色上衣,走过我身边,走到井边洗头。我坐在树下看书,偶尔远远地望她一眼,很奇怪的感觉。那是十一月,天气有些凉意,我紧了紧身,想要和她说什么。后来,待我从书中抬起头来时,她已经不见了,整个井台边空无一人,天空忽然暗下来。
只记得那一件青绿上衣,在我面前不停地旋转,旋转,就像一只绿蝴蝶。
她被人从湖里捞上来时,就穿着这件绿衣裳。她手里抓着一把稻草,另一只手搓眼,好似在疾呼,水底真黑啊,快来救我。
那个夜晚,我们打着手电找她,漫山遍野喊她的名字。
我回宿舍睡觉。做了一梦,她回来了。我在梦中大呼,回来了回来了。追问她为什么离开?她只幽幽地说,我不过是要吓唬吓唬你们。
梦醒之后,我很害怕。从来没有这么怕过。
我做过很多梦,美梦,拣了许多鸭蛋,口袋里装不下,真着急。好多美食,任我取用。彩色珠子,遍地打滚,俯拾即是。
一觉醒来,它们全不是我的。近在眼前,远在天边。我窒息欲死。
一口黑漆棺材停靠在小山坡上。她穿着窄黑的棉衣,她的身体变得很小很小,欲缩回到婴孩世界里。他们在她栖身的黑床里放了许多磁带,会发声的带子,在一个漆黑无声的世界里,该怎样落地有声。
一个下雪天,我们去看她。雪中的墓地有清丽之美。世界安静极了,平时张牙舞爪的枝木都伏帖在雪地上。我们踩着积雪沙沙响。
她一定喜欢在这样的日子与我们重逢。
那时,我们的怀念还在进行中,她没离开太久。
如果她这时候能哭着喊着回来,完全能与我们合拍。
可是她一直没有回来,她的课桌在空了许久之后,在新学期调整座位后被别人占用了。她可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回来也没有位置可坐了。
后来,我常常想如果没有她的死亡,如果我没有在那个黄昏目睹她的美,我的十五、六岁将会是另一种场景。我已经像老人那样察觉到了时光的流逝,宛如电影散场之后,下了场大雨,雨水冲洗了众人的背影,我再也找不到来时的路。
我看到她摄于1995年的照片,在一条荒凉的河边,还是那件青绿上衣,她眯着眼,神情恍惚,似乎没有力气再打量一眼这个世界。
可她曾经是那么鲜亮的存在,想要拼命地燃烧自己,最后只是萎谢了。
十六岁时觉得二十岁好漫长,活到三十,人生足矣。可如今,当年的人都已经过三了,还想一直活下去,到老。
我们宁愿不要美,也不愿失去人生的乐趣。
有些人不是这样,苏小小死于十九岁,死于美。她也如此。
但对于长长的一生而言,我为她存了遗憾。我们该一起狂歌当哭,青春做伴,晨昏欢娱,千金散尽,真的不该如此潦草退场。
我们心有不甘,最美的十六、十七、十八,甚至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我们去哪里找你?
你不在了,时间照样流逝,我该把之后的故事告诉你,告诉你,让你后悔,后悔当初的绝别,绝笔,音容俱绝。
我要看你活到现在,看你对这令人爱恨交缠的世界有什么对策。但我终于绝望了,你不过是先离开,迟早,我们都会纷至沓来。
当我们老态龙钟,你还只有十五岁。
永远永远的十五岁。



编后记:
最近写了一段话,放在这里,用于当编后记,也是合适的。
“一切皆有可能,用来说写作这件事,最为准确了。在写之前,你可能想的好好地,人物该怎样,故事作如何安排,胸有成竹地,但写着写着,一切都变了,完全不是当初想的。但这没有关系,写作是率性的,无需遵循什么承诺,怎么高兴怎么写吧。
写着写着,忽然就厌倦了,没话找话说,糟透了,那就放下别写了,玩点别的,千万别较劲。
写着写着,忽然就全盘否定了,觉得这样写下去,肯定有问题,具体怎么操作还是未解。但知道这样完全不行,那只好推倒再说。
写小说,人名都是重要的,什么样的名字,就有怎样匹配的故事,注定好的。太心急写不好东西,随写随停,脚踩西瓜皮似地,随意滑行,又不是写材料,着什么急呢。
但也不是要等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周全了才下笔。就像造房子,不能等所有的材料到位了,才动工,边造边等吧。写作也是,边写边等,或许轻易等到神来之笔,或许什么也没有等到。这都是运气。”
这里有两句话,“一切都有可能。得到的都属运气”,我喜欢。
是为后记。
草白




★ 日志日期:2010-8-13 星期五(Friday) 晴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白杨草 评论日期:2010-8-13 17:05
江丽华的《好日子》,有敏感字符,传不上来呢
评论人:弱水月年 评论日期:2010-8-14 17:04
这么好的文字,拜读一过。尽量素食。
评论人:三山居士怡山叟 评论日期:2010-9-7 17:37
大器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学文(月刊)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