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YINGTANG
YONGYINGTANG
既得雍容何羡锦衣玉面; 喜闻婴语常怀稚趣童心。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73894 次
  • 今日访问:27次
  • 日志: -203篇
  • 评论: 16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6-9-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读乐林的“石”画
作者:老佩 提交日期:2008-10-28 16:59: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3724

 初冬,与内子到敬居小坐,观云巢子“石”画有感。
 (一)
 刹时山崩惊回首,廿春廿秋醉石头。
 搬来龙门石块块,筑成云巢鸟啾啾。
 三千大千我佛来,十万亿万君西游。
 沧海桑田此一粒,淡痕墨影可勾留。
 (二)
 蜀盘谷,蜀盘谷,先生挥运留篆书。
 云雾浸香有人来,山居野店把酒煮。
 幽幽青山泠泠水,卷卷云岫丝丝瘦。
 春来山花争吐艳,秋去野林掩野屋。
 主人小酌竹窗前,域外野客来此谷。
 抚石玩墨年复年,但愿长醉永相守。



关于乐林的故事(一)


 乐林: 20年青城守心做人 《成都日报》2008-05-05□刘毅 本报记者 梅柏青
 核心价值
 生于青城山的成都本土画家乐林自28岁起入住青城山蜀盘谷,“山川大地皆吾画本”,坚持为自己而画,坚持不迎合市场,用20年甚至会更长的时间,用一种边缘的方式来解读传统文化的现代意义。
   核心人物
 乐林,号云巢子、蜀盘谷主、敬居。1960年生于四川青城山,1982年四川农业大学毕业。11岁起先后师从蜀中名家刘既明、吴一峰、白允叔、丁季和诸先生,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及欧美展览。1988年复返青城,于深山中置地种药,修路筑屋,寄情书画,迄今20年。
 A、结庐蜀盘谷
 蜀盘谷地处青城后山,味江源头,为都江堰汶川崇州三县交接处,周围数公里荒无人烟。托了这段颠簸的碎石小路的福,山深游人稀少,老树苔藓鳞布,山林得以保持原始风貌,倒是成都的文人墨客常常结队而往。
 谷主乐林是成都的一名书画家,藏在深山过着“山民”的日子。他在谷里造屋数间,因势赋形,石阶、木屋、吊脚楼,简朴而天然。屋对面是山,是水,听得见溪涧水哗哗的流淌,这里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电视频道,安静是这里的特色。饭厅是个宽大的敞亭,我们一边吃饭一边看景,不时会有蝴蝶飞过碗碟,仙境不过如此吧。
  谷主的故事颇有些传奇。20多年前的乐林已是闻达于书坛的新秀,他师门复杂,相继师从过刘既明、吴一峰、白允叔、丁季和等前辈。但江湖是名气涨落的搅拌机,乐林也不能例外,扬名立万与保名奔命总是你方唱罢我登场。累啊,灯尽油干般的尴尬中,他仿佛听到先贤们的窃笑声。
  乐林告诉我,直到有一天,他在山里奇遇一位老人,没想到这次奇遇竟改变了他的人生——此后他便辞去公职,在蜀盘谷结庐,成了自食其力的山里人。那一年是1988年,他28岁。
  ■ 对话
  本报记者(以下简称“记”):这次奇遇怎么会改变你的人生?
  乐林(以下简称“乐”):当时我是搞科研,到后山种绞股兰,在外面租农民的房子住,听说山里有个瀑布,就去找瀑布耍。山里没有路,我拿一根棍子打草惊蛇,走到这里一下子开阔了,看到上面有个棚棚,还有人烟,发现是一位老人,就向他问路,才知道他在这里几十年了,没有出去过,亲戚一个把月给他送点苞谷面,他就煮苞谷糊糊吃,煮一次吃10多天。当时还有点羡慕他(笑)。
  记:羡慕他什么呢?
  乐:他一个人在山里头,就守着这片水这片山,生活竟可以如此简单,连在吃上都不操心,已经是极简了。
  记:看到那个老人,当时是什么感觉?
  乐:骇然,一下子嘴巴合不拢了,觉得自己很渺小,又好像在这里很真切,有点动心了。后来又来看他,喜欢这个地方了,好像这才是我呆的地方,因为我们每个人的定力是有限的,这个地方交往很少,甚至没有交往。3年后老人去世,我就搬进来了。
  记:当时你也是中国书协会员,圈里的青年俊彦,说来就来了?
  乐:那种生活了无意趣。
  记:但是江湖上说你是一个隐士?
  乐:对我说来,只是生活在不同的空间而已,我也不回避都市生活,比如应朋友之邀办展览,出书,凑个热闹。但是我不贪,也不争,市场对画家的摧毁是很厉害的,最后把心败坏了。其实所隐是在心(笑)。
  乐林谈了他的童年。他出生在青城山一个叫药王庙的道观旁,耳濡目染道士们的生活方式,或许这种社会基因早已植入了乐林的文化心理。我相信自然能给艺术更多的灵性。但是不到30岁就回归自然,是不是太早了?
  B、守望什么?
  有著名书画家曾著文记述过乐林此举:“呜呼!与乐君交逾十年,竟不知其亦得道之人也!否则如此深山,与鸟兽同群,人何以堪?但乐君性寄书画,此去将何以自为?乐君言:‘我携笔砚自随,大地山川,皆吾画本。’言讫而去。”
  乐林进山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谷中手植一万株厚朴树。1991年,大学者徐无闻先生给乐林手书了“蜀盘谷” 三个篆字,两年后徐先生竟然埋骨于此!让人想不明白的是,徐老生前是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还是托付给乐林的一种文化守望?
  争名逐利和淡泊宁静其实都是一种欲望,在行为选择上并无对错,只不过选择后者需要一种更大的勇气、坚定的信念、明性的睿智。乐林有吗?
  我问乐林守望什么?他非鹿非马地讲起几次尴尬。他的守望是在尴尬的奇遇中起步的。
  1980年代初,乐林在书画界刚出道,一次为叔叔打丧伙,他给叔叔抄一篇《大悲咒》,一个老人为他折纸举烛,还巧妙暗示他马上要写错的字。惊奇中乐林问老人姓氏名号?“邓文树”。乐林无地自容,原来老人乃蜀中修行者中的闻人,难怪如此谙熟《大悲咒》。后来的交往中,乐林常常与老人抵足而眠,老人还为他倒洗脚水,乐林现在想起还脸发烫,耳朵发烧。
  乐林于书画外,还酷爱围棋。一次旅途中,同车厢有一对夫妇对弈五子棋,乐林旁观,不以为然,问那男人会不会下围棋?高矮要杀一盘。
  “让你几子?”男人很随意。
  “你让我子?”乐林很惊讶。
  “让你九子!”结果杀得乐林找不着北。乐林问男人贵姓?
  “宋雪林。” 宋九段,国手!乐林大窘。
  ■ 对话
  记:这些事情对你影响很大?
  乐:是。我的少年轻狂就是被这些老师打掉的,这就是传统文化,确实渊深博大,让我看到自己文化人格的浅薄。你看邓老,学问很大,帮我把错字避免了,还让我不尴尬(笑)。
  记:你在山里20年了,我感觉你是在守什么?
  乐:守心。守心里面的一些东西。
  记:是什么东西呢?
  乐:就是守一种传统文化,但是我们为什么喜欢传统文化?是因为传统文化有我们喜欢的一种人文精神,比如老师们的言传身教是我向往的,比如传统文化的君子之风,宁静致远,书画诗文承载了那种人文精神,做人高于做艺术。
  记:早上看到山林里,几千只麻雀,分成两拨,飞过来撵过去,欢腾雀跃。老刘说,它们是在耍朋友。你眼里的大自然和我们看到的有什么不同?
  乐:有时候我坐在山里发金瓜木,看到身边的每一片树叶,每一棵草,自己是它们的一部分,我与大自然与生命万物没有差别。在山里面,自我是越来越少,越来越小,你自我膨胀,自我狂傲,真是有点愚蠢,我不说城里的名和利,包括你过来的经历,你的学识,这个时候都没有意义了,生命的意义高过一切。
  我在上山发现,乐林画室的确与众不同,一家三代的老外正在画室里喝茶谈天,娃娃和母亲在画室里涂鸦。乐林说,他的画室书房游客都可以进入。乐林画竹,一画30年,他看重的是竹的遒劲与柔,乐林折腾的是竹吗?他折腾的是自己,他把竹的风骨折腾进了自己的文化人格。
  乐林山中20年守望的是什么?是守心和做人,这是乐林守望的精髓,也是蜀盘谷存在的文化价值,如果拿了这种守望对照当今社会的浮躁之气,也许就是乐林守望的现代意义。
  C、山民重情
  乐林喊妈的声音很另类,好像汉隶中的燕尾,拖得长长的尾音慢悠悠地向上飘起,旁人听来常常哑然失笑,真要怀疑他那近50岁的年龄是不是水货。
  乐妈妈,这是许多到蜀盘谷的人对乐林母亲的尊称。这位“非转农”的老太太,11年前从成都进山照顾儿子,身体竟硬朗起来。她70多岁的脸上总是笑着山里人的坦诚,一条阴丹兰布围腰常年拴在腰间,夏天客人们的吃、喝、住全由老太太带着儿媳在谷中走上走下提调搞定。黄昏谷里炊烟袅袅,一家人其乐融融。这是乐林的另一面,一切又展示着人间的俗。
  乐妈妈是蜀盘谷的粮草大元帅,她料理着谷中大小杂事。客人在离开蜀盘谷时,乐妈妈总要站在路边反复叮咛你注意安全,对一些熟悉的回头客,她会送你一把自采的山竹笋,或者刚从地里拔来的青菜萝卜,乐妈妈总会说,新鲜,比城里超市买的好吃!那一种青城后山的古道热肠,让人心里暖暖的。
  ■ 对话
  记:你在这里很享福,平时是一种什么生活状态?
  乐:除了夏天有一些朋友来耍,有些身不由己,平时我是画闲画,看闲书,睡懒觉,可以说是饿了就吃,困了就睡,胀了就屙。只有山里才有这种可能,真要感恩的是厚道的山民接纳了我。
  记:我从村民的眼神里,看到他们很尊重你,和村民关系是怎么处的?
  乐:我是在这里过日子的。刚开始来,我也参与后山开发,帮助宣传,他们就看我做嘛,后来开始接纳我了。山民重情,今年正月初六下午,大雪把房子压塌了,村民第二天早上就来了,有背腊肉的,有背米背菜的,还有送钱的,大家帮我们把房子重新搭起。大雪封路了,红岩村踩雪上来要走两公里。我和妈妈很感动,村民没有把我们当成外人(笑)。
  记:村民的红白喜事你们去不去?
  乐:原来我们不晓得,人家不请也不好意思去。村民说人家请你,不是请你的礼,你去就是了。后来我们就去,过年也写一些春联送过去。原来有契约,用了村上的承包地要交一点钱,有时候我们没有钱,村民很体谅,说没有钱,二天再说嘛。
  记:老百姓还保留了很多对文化的敬畏。
  乐:是,他们把我当成读书的人,为后山开发做过好事的人,对我们有感恩,也有尊重,还有村民送娃娃来学书法。我们这独门独户,周围几公里没有人烟,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发生过破坏、偷盗的事情。
  头一次走进青城后山山门,问起乐老师,山里人的敬仰,令人肃然。从谷里路过的乡邻,看见乐林老远就打招呼。乐林身上有一种草根的东西,他不是文化下乡,而是扎在这里过日子。
  雅俗都是文化,文化守望,简单生活,坦诚厚道交织在蜀盘谷三个篆字中,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感悟。乐林说:直心即道场,老天让他在这样自由自在的天地里生活20年,已经是邀过分之福了。
  D、坚持到何时?
  乐林20年的守望是冷寂的心灵之旅,也是孤独的精神回归。
  采访最后,我问乐林:下一步有什么打算,你还能守望多久?
  乐林回答:我想在山上一直呆下去,只有闲世人之所忙,才能忙世人之所闲。也许还能做更多的事情。
  但是,现在社会发展太快,尽管面对守望乐林有不俗的聪慧,对艺术有非常执著的追求,但是回到现实的世界,我发现乐林很拙笨地烦恼着,蜀盘谷的未来仍面临很多不确定性。
  现在乐林一家的生活靠每年一个季度的收入,平日山深游客稀少,主要是夏天朋友们来休闲。乐林说,“勉强够生活。”他开支很小,书不买了,不买房,也没有存款,够用就行了。他至今仍坚持自己的艺术态度:“我的画是为自己画的,不是为市场画的,只要吃得起饭,就不需要迎合市场。”画家毕竟靠市场养活,但是如果衣食有问题了,乐林的底线还能坚持下去吗?
  母亲年事已高,而乐林日日作画,不善经营,如果没有了乐妈妈这棵遮风挡雨的老树,蜀盘谷还能安稳如故吗?
  如今,蜀盘谷住着寻找石油天然气的勘探队,据说已发现了天然气。传统文化的守望在国家性、国际性的能源危机面前,恐怕是鸡蛋和石头的关系,脆弱得没有任何悬念。
  当地政府已快完成了对青城后山风景区的全面规划,乐林毕竟是客居他乡,需不需要蜀盘谷这样的传统文化符号,乐林有多少话语权?
  山外的世界是强大的,乐林和蜀盘谷的出路究竟在哪里?作为乐林和当地旅游文化部门,是该考虑文化软实力的时候了。如果乐林回到都市,还是蜀盘谷式的守望吗?缩了水的乐林,还是乐林吗?
  传统文化有没有守望的价值?现代社会需不需要乐林这样的守望者?20年的蜀盘谷,作为当地一种文化标识,应该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了。
  其实都江堰的文脉是非常深厚的,“拜水都江堰,问道青城山。”已展现了都江堰市党委、政府的现代文化胸襟,那些早已云集在青城山画家村的艺术家们,成了当今都江堰的主流文化。但是如果也能为乐林这类守望传统文化的边缘艺术家提供一个守望的平台,那对传统文化的发扬传承,一定是功德无量的好事。我认为:这是对李斯《谏逐客书》的一种现代解读。

关于乐林的故事(二)
 青城山有前山后山之分。前山是道,后山是佛。前山道观云集,后山佛寺不少。
 乐林出生在前山的药王庙旁边,5岁时被寄养在前山的道观里,多年后却在后山结庐起了一座山庄,叫蜀盘谷。
蜀盘谷,他在20年前开始经营。12年前被妈夺了权——写字画画的乐林说起母亲,只用一个字,不是母亲、妈妈、我妈,就是“妈”。乐林乐得清闲。在城里的时间多起来。“5·12”地震的时候,在城里的乐林想起了妈。电话自然是打不通。乐林开车去后山。从外山开始,就是满目的塌陷滑坡滚石。从温江、大观,将到味江公墓时碰上一位山民,说朱孃没事,跟红岩村的村民在一起。乐林把汽车往回开时,好像开的是另外一辆车。
 13日下午,妈打来电话。说她在大观。乐林见到妈的时候,老人一件格子衣服、一块花布、一把红伞,像T台上走秀的模特。妈笑着说;“好吓人哦!”地震之前,妈正在村里付钱,那是给村民的土地承包金。村民都拿了钱。只有一个王泽文不在。他是坚持要大米的,那是先前的承诺。妈想找他再说说看。等了两个小时还不回来。就上车准备回山庄。又想起买的钉子,拿了钉子。再上车。轮子没转几圈,地就摇晃起来。妈下了车,趴在地上,还是稳不住。村民喊妈抱住一棵树。妈照办了。后来听说,在另一条沟里打工的王泽文跑得慢,不幸被泥土山石埋了。妈回到城里,一时间只好穿儿子的汗衫。去买衣。人问,你是灾民吧。妈说,是啊。人就把一应衣物往她手里塞。
 19日跑地震。妈不肯在车里睡,在车外坐了一晚上。为了担心妈郁闷,乐林叫妈上网。不停地向妈提要求,吃这吃那。让妈不得闲。乐林要妈去媳妇和孙子所在的青岛。妈不肯。妈说那不是家。成都也不是。说蜀盘谷才是。
 6月9日,乐林和一个朋友陪妈徒步进了蜀盘谷。一路翻山越岭,攀越塌方区,所到之处尽是断壁残垣,大片青山垮塌下来,剥去郁郁葱葱的表皮,露出狰狞的岩石。面对被地震震得七零八落的蜀盘谷,“妈还是很坚强。”乐林说。
在山上,妈见到了三只猫,另外六只去向不明,和三只鸡,其中一只叫“二难”。蜀盘谷在春节就遭了一场雪灾。雪大,把餐厅的顶子压塌了。10秒钟之前,妈刚刚离开去接她妹妹的电话。一个小时前,乐林和媳妇孩子回城,因为媳妇要吃饺子。没饺子不叫个年。对蜀盘谷来说,地震是2008年的又一灾。
 蜀盘谷在味江源头,为都江堰汶川崇州三地交接处,周围数公里荒无人烟。山深路人稀,老树苔藓鳞布,成都的文人墨客常常结队而往。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也很多。
 近蜀盘谷最近的村庄叫红岩村。1949年9月,突然山体滑落,裸露出红色的岩壁,村庄由此得名。
 蜀盘谷离汶川的直线距离仅三公里,可以说是震中之侧。

乐林



乐林老妈



#日志日期:2008-10-28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YONGYINGTANG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