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YINGTANG
YONGYINGTANG
既得雍容何羡锦衣玉面; 喜闻婴语常怀稚趣童心。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73885 次
  • 今日访问:18次
  • 日志: -203篇
  • 评论: 16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6-9-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评《近代印坛点将录》,再转贴一次
作者:老佩 提交日期:2008-10-25 23:46:00 酷 | 分类: | 访问量:2935

读书是为了什么?
想来,这是作为一个名字叫做“人”的动物实体与大脑这个玩意儿相互矛盾的结果。
今天转转贴一次关于印章的故事。



游戏笔墨背后的精审艺谭(转帖) (2008-10-21 15:30:37)
标签:点将录 杂谈 分类:其他

玉吅按:这是《南方都市报》刊布罗韬兄对贱著《印坛点将录》的评论。除了一些过誉的言辞不敢当外,确实得体,两点意见尤其中肯。囿于闻见,《点将录》漏记的印人,第一是汉上,第二则是粤中。文章建议以赵撝叔作旧头领,十分有道理,不仅吴昌硕、赵时棡,其实黄牧甫、齐白石都和赵有渊源,实在是晁盖的上佳人选。虽然以后也不一定能有机会变动,但这的确是我得到有关贱著的最好意见——齐白石喜欢说“知己有恩”,我同此心意。

~~~~~~

游戏笔墨背后的精审艺谭

罗韬



  □媒体人士,广州



  王家葵所著《近代印坛点将录》,形式狡狯,极饶趣味;内容取精用宏,识见超拔,资料赅备,是不可多得的篆刻史著作。它恰与方去疾的《明清篆刻流派印谱》相衔接,将成为研究篆刻史的必读之书。也是学习中国传统艺术的滋味隽永之书。



  本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对艺术家作梁山好汉式的排列,似乎比拟不伦,太过游戏笔墨。但纵观全书,深感王家葵把“点将录”这一旧有的评述形式推进到一个新境界:兼具钟嵘《诗品》、庾肩吾《书品》式的“以格论艺”,以及《江西诗社宗派图》式的“剖别源流”。(《诗品》《书品》均以上、中、下三品排序作家。《宗派图》后被方回分析为一祖:杜甫,三宗:黄庭坚、陈师道、陈与义,辨析江西诗派,源流清晰。)



  其中本书对以格论艺的弘扬尤需注意。以格论艺、以品论艺,南朝最盛,唐代亦多。这实在是中国艺术评论的精粹。可惜宋代以后,渐见式微。尽管明清间尚有人以“神、逸、能、妙”四品论画,也有所谓“诗坛点将录”问世,但体例不严,或有格而不论,或虽评而失准,未足称以格论艺。



  以格论艺的关键是:知全体然后论个体,有比较方可定高低。先“全”,然后“铨”;即胸中有全体———对某一断代史的全部艺术人物与艺术流派先有一个大体的把握,再分析每一个艺术家对这一时期的影响,从创新评价到格调评价,经过轻重铨衡,然后作出先后铨叙。从而为读者提供一个尺度:什么样的作者作品是上品(或称神品逸品),什么是中品下品(或称妙品能品)。这对艺术价值评定与艺术实践导向,都有很大的启示。



  王著对二十世纪的一百多位篆刻家逐一排序,铨定座次。对所点的每一位“将领”,先以文言作序,介绍该“将”的艺术成就,解释座次安排的依据,要言不烦,着语稳当。再以一首七绝作赞,以为点睛之笔,往往工于感慨。一序一赞,作为正文,其古雅与“点将录”这种体裁十分相称。最后再附以随笔若干,改用白话文,不拘一格,对具体作品作出点评;或排比相关作者的同类型作品,作细致入微的参校比勘;或杂以掌故,或旁及人事,闲笔逸出,议论恣肆。这三种文体,各司所用,月旦百家。与其他艺术史著述形式相比,这种方式做到文无赘语,汰尽冗词,而又情感贯注,兴味丰饶。



  本书作者很注意不同风格、不同流派的平衡。尤其注意猛利、和平、服古、新变四大端的平衡。吴昌硕与赵叔孺分别点为“宋江”、“卢俊义”领袖猛利、和平二端;王福厂、齐白石分别点为“吴用”、“公孙胜”标举承古、新变二端。以后众“将领”基本以此四大阵营予以开列。如:“马军五虎将”集合第一等次的吴派名家,“马军八骠骑”集合第一等次的风格精整的名家,“步军头领十员”集合第一等次的新变型名家,“水军头领八员”集合第一等次的传古型名家,以后是第二第三等次的作家。既平衡了风格的差异,又反映了时代风气;既以格论艺,又剖别源流。比如,同样作为吴昌硕派,为什么要把来楚生置于前辈大家陈师曾、赵古泥之前?同样是黄牧甫派,为什么亲炙的李茗柯反比私淑的邓尔雅排后七个方队?本书都有深微的评判。



  最为精彩的是轩轾诸家,按断不凡,言必由衷,词锋峻利,有老吏断狱之妙。如评价“缶门五虎将”对吴昌硕的继承时说:“师曾得在苍莽,古泥得在浑雄,瘦铁得在孤峻,个簃得在霸悍,楚生兼之。”(P36)在肯定沙孟海早年作品后说:“中年以后更无尺寸之进,面目虽多,细朱文不及陈巨来,战国玺不及乔大壮,平正逊色韩登安,苍迈难敌王个簃,此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欤?”(P27)对粤籍印家,不选秦咢生、黄文宽,而最赏易大厂、吴子复,尤其注意他们“有意无意之间蕴含的若干西洋美学元素”。(P137、147)对于几位能开新不能立派的名家则评价说:“(易)大厂寿促,(余)任天狷介;(宁)斧成学问薄,(杨)仲子不精专;(吴)子复居处僻,(简)琴斋命途蹇,(吕)凤子功浅,(丁)二仲涉俗;弘一为戒律限,(张)大千则不用心矣。因知开宗立派,岂易言哉!”(P158)



  而将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徐生翁、陆维钊、白蕉等书画家,马一浮、马衡、罗振玉、闻一多等学者,各自编组排位,则不斤斤于篆刻技术之精粗,而显示“以格论艺”的标尺,并反映当时篆刻界的生态。这些,都体现了游戏形式背后的细密文心。



  当然,此书并非周备无瑕,一无可议。兹献二疑,以就教于家葵先生:一,广东黄文宽能变黄牧甫之峻洁为宽博,气度恢然,诚黟山派之健将,竟不见入选,殊为可惜。



  二,以黄牧甫点作“晁盖”,期期以为未安。我受水浒本传的影响,总认为“晁盖”与“宋江”之间,应有一种声威相继而又路线差异的关系。而就黄牧甫的声威而言,未足当也(将其点为“卢俊义”似更相称)。



  既然“晁盖”是旧头领,本是“屏于一百零八人之外”的,仅代表梁山泊排定座次以前的局面,就可不拘执于此人是否卒于二十世纪,而应是一位与吴昌硕构成前后转捩关系的前辈印坛领袖,体现十九世纪的艺术之脉在二十世纪的延续。以此,“旧头领”点赵之谦似更合适。



  作为十九世纪末期大家,赵氏对二十世纪印坛有无与伦比的影响。二十世纪印坛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复古创新,开古源以济新法;印家普遍超越秦汉玺印、宋元朱文,而另辟蹊径,转而从汉镜、钱币、权诏、三代吉金、石鼓、封泥等寻求启发,让篆刻进入一个新境界,而赵之谦正是这一趋向的最有成绩的先驱。而书法、绘画、篆刻艺术,融铸一炉,形神相济,三者从法到格都达到空前的统一;篆刻由附庸蔚为大国,与诗书画平列为四艺,这也是二十世纪的艺术新尺度。潘天寿说:“画事不须三绝,而须四全”。“四全”的最早典范就是赵之谦,继之者为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从这一角度而言,说赵是二十世纪印坛的旧头领,并不为过。也只有“晁盖”位置之妥,才有“宋江”位置之安———吴昌硕对赵之谦有所承,更有所变,“浙人不学赵撝叔”,把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堂庑更加阔大,真正开出了二十世纪印坛的新局面。


#日志日期:2008-10-25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YONGYINGTANG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