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YINGTANG
YONGYINGTANG
既得雍容何羡锦衣玉面; 喜闻婴语常怀稚趣童心。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75168 次
  • 今日访问:3次
  • 日志: -205篇
  • 评论: 16 个
  • 留言: 1 个
  • 建站时间: 2006-9-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易均室的旧作与四位印人
作者:老佩 提交日期:2008-7-12 7:58: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4615


 前日于四川书市淘书斋偶得新近再版的广西大学严建文先生编著之《词牌释例》。复忆年前曾恳请诗人、西南民族大学李兴辉先生复请老词人李国瑜先生为一方旧印章的边款文字作标点断句,谁知忽传消息,老词人已经驾鹤西归了,此事竟成一时之憾。
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不意今日竟偶得解决。
左图是民国印人长沙唐源邺(1886-1968)在一九三二年(壬申)为民国印学家潜江易均室(1886-1969)所制之白文印“沧浪一舸”。此印六面均已刻满,除印文以外,边款五面分别由唐源邺、徐松、姚石倩、徐永年四人镌刻。因为去年接受四川省书法家协会主编的《二十世纪四川书法名家研究丛书•徐无闻卷》的编辑工作,就见到了这方印章。印章是一方青田石,边款很有趣味,包括了隶书、楷书两种书体,和一面简笔山水画。画是姚石倩根据“沧浪一舸”设计镌刻的,刻得刀味与笔意统一谐和。姚石倩是一位四川卓有成就的篆刻、书、画家。徐松岩,字琴,不见经传,但从所制之边款,当是与易均室同好之人。最后便是徐无闻先生了。
徐无闻先生是在十五岁时,即一九四六年,在成都一家旧书店与易均室相遇而纳为弟子的。易均室被沙孟海先生比喻为清代印学家飞鸿堂汪秀峰,于印学有十分深厚的研究,民国时期的众多篆刻家都以得到易先生的点评为荣。比如浙江杭州王福庵(1879-1960)、浙江永嘉方介堪(1901-1987)、广东鹤山易孺(1872-1941)、湖南长沙唐源邺(1886-1968)、广东番禺李尹桑(1882-1945)、浙江堇县沙孟海(1900-1992)、广东东宛邓尔雅(1884-1954)、浙江永嘉马公愚(1889-1969)等等都与他友善,在三、四十年代的民国时期的篆刻界可谓篆刻鉴赏、批评家。他拥有丰厚的文史素养,曾任湖北图书馆馆长,亦藏有甲骨骨片若干(后捐于湖北图书馆,被甲骨文界列为海内外私人藏家之一)。据某篆刻家为易先生所制印边款,抗战期间,易先生避难内地,曾有汽车四部装载书画典籍到四川。但是在文革期间,这些珍贵的书画典籍都被付之一炬,正如徐无闻先生回忆的那样:“仅有《朝侯小子残石跋》等四、五篇和少数诗词稿了。”一个少年能够遇上这样一位学富五车的大学者,真是他的福气;而对于易先生来讲,在其壮年时有一位聪颖、好学的少年能接其衣钵者,亦未尝不是他的缘分。因此,在徐十七岁时让他为其《稆园论画绝句》作跋;在徐十八岁时,又让他为这方印章镌刻自作《碧山•南浦词》。
这是多麽大的鼓励啊!
余生也晚,无福有这样的经历。但是能够在徐先生的门下得到他的亲灸,那也是我的福分了。前年余在《书法家》所刊的《徐无闻年表》中“1949”条,为《碧山•南浦词》的断句和释文有很多错处,今天对照印石照片,按照《南浦》词谱,重新加以标点断句如下:
“柳下碧粼粼认曲尘,作生色,嫩如染清溜满。
银塘东风细,参差谷纹初遍。
别君南浦,翠眉曾照波痕浅。
再来涨绿。
迷旧处添却,残红几片。

葡萄过雨新痕,正拍拍轻鸥,翩翩小燕。
帘景蘸楼阴,芳流去、应有泪珠千点。
沧浪一舸,断魂重倡苹华怨,
采香幽径,
鸳鸯睡谁道,湔裙人远。
此印成后十八年,徐永年为补刻《碧山•南浦词》于锦里。”
 丙戌暮春于佩斋


偶见网中有汉上张浪先生文字《执著的艺术人生——记汉上著名书画篆刻家徐松安先生》方知徐石其人,今粘贴于此以补不足。

九省通衢的江城武汉在民国至建国初期,活跃着一批艺术大家,徐松安先生就是其中极富传奇色彩的人物,这种传奇集中体现在先生对艺术的执著探索、对人生的执著追求。 徐松安先生原名徐石,号木公、木长、松厂、松岩居士,斋名松风堂。1911年出生在汉口,先生幼年家贫,在一家字画店当学徒,他悉心观摩店里经营的名家字画,于中又特别倾心张大千的山水之作。每天繁忙落地,徐松安便在如豆的灯下,临习笔墨间的超然之气。 一日,店老板偶然到徐松安住处,见其山水习作酷似张大千的风格,甚是惊喜。精明的老板执意让徐松安在习作上题张大千的名款,作品装裱后又悬挂在抢眼之处,常令商贾甚至书画同道驻足流连。事有凑巧,时逢大千先生客次武汉,由国民党官员张道藩陪同逛武汉三镇的字画店。无意间瞥见题有大千名款的作品,其笔法峻朗,设色清雅。大千先生满腹疑惑,在他一再追问下,店老板推说:是小店的学徒,为求生计,仿冒先生大作糊口。大千先生闻之是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所为,更是惊讶,定要仿者现身。当他看见少年徐松安气宇轩昂,举止谦诚时,遂当场收为弟子。经过大千先生的指导,未到弱冠之年的徐松安在汉上声名大噪,正式鬻画汉上。 徐松安经常趋往武汉三镇的旧货市场,并将鬻画所得的大部分资金用来购买名家印章和书画字帖,丰富的藏品使其开阔了眼界,也充实了其艺术底蕴。 1927年,武昌美术专门学校创始人蒋兰圃与该校教师张肇铭、王霞宙、欧志先等成立“梅社”,旨在“阐扬国故、振起艺术”,徐松安以青年书画家、收藏家身份被邀加盟,成为“梅社”重要成员。近日湖北美术学院举办“湖北近现代名家书画展”,展品中有一幅由张肇铭、王霞宙、徐松安合作的花鸟立轴,并钤有“梅社之印”。 而立之年的徐松安先生为了探寻古文字的堂奥,拜武汉大学教授、黄侃的入室弟子刘博平为师。年近花甲的刘老对这位汉上才俊非常赏识,不论寒暑,十数年如一日,坚持每周为徐松安授课一次。刘老兴酣之际,常常信手写下印模,由徐松安奏刀,师徒即兴之作情趣盎然。刘老毫无保留的传授为徐松安打下了坚实的文字学基础。 徐松安先生交游甚广,与湖南篆刻家黄铁庵的金兰之谊竟长达四十余年,黄铁庵曾用五厘米见方的封门青为先生篆“松岩居士”白文印赠之(边款为:铁厂制为,松厂正句)。两人或相约同游南岳,或把杯夜话于松风堂。“文革”期间,晚年的黄铁庵受到迫害,病体支离,徐松安先生亲为黄老76岁造像题字,两位艺术家在困难时期,仍不忘相互勉励,此间情谊着实令人难忘。 徐松安先生在艺术上的造诣使人信服,对爱情婚姻的见解却让人咂舌。他不顾世俗之见,力排众意,毅然娶勾栏从良之女为妻。在解放初期的武汉,先生此举挚情可叹,可谓是真善大勇也。 1951年,唐醉石先生应邀来汉,不久成立东湖印社,唐醉石任社长,徐松安任副社长,唐醉石先生长徐松安先生25岁,却佩服徐松安的真性真情,对其艺术天赋尤为赞赏,还让自己的儿子唐大康师从徐松安。两人莫逆之交在一方印章上可见端倪,唐醉石先生用上好的冻石篆刻的白文印,上面简简单单的四字——“木长书画”,(边款为:松厂道兄正篆,辛丑上巳,醉石。)却不难想见于莺飞草长的三月,两人切磋艺术的融融氛围。 “木公”为“松”之别名,也是和西王母并称的东王公之名,徐松安先生以“木公”为号,以“松风堂”为斋名,可忖其志。《史记》曰:“松柏为百木长,而守门闾。”“木长”是先生后期常用之号,流露出的执著和无奈萦绕在他后期的艺术生涯中。“文革”前,先生与一些书画家欲振兴汉派书画,曾积极筹备成立“葵社”,未料“文革”的到来,非但终止了“葵社”的运作,徐松安先生也因为和定居台湾的张大千有师徒关系而屡遭厄运。这时的先生很少画山水,他取法蒲华、老缶,花鸟画率意纵笔,满纸苍茫,心境沧桑,以吾笔画吾心,不刻意取悦世人,艺术风格更趋完善。 笔者收罗考察徐松安先生印章时,发现部分自用名章有“秋江”(何墨)、“辛谷”(徐三庚)的边款。或许是先生后期经济困窘,难以买到中意的石料?也或许是先生对他人的应酬之作不予肯定,磨去原来印文,改刻自用?就此疑惑笔者求教于铸公先生,铸公先生告悉:刘博平先生曾在家中,将唐醉石为自己所刻之印磨去,重新写印模,由徐松安改刻…… 纵观徐松安先生的艺术生涯实是率性而为,难为世人理解。世事沧桑,此些轶事已随烟云而去,而1969年先生不屈于“文革”对自己身心的压制,纵身坠楼而亡,其艺术生涯中最为震撼世人的一笔,竟是用此种方式镌刻,在这静静的夜里,吾为先生一大哭!


另汉上张浪先生于乡贤事迹不遗余力,收集资料,敷衍成文,的确不容易,诚为好之者也。大论不言,小语才是。






#日志日期:2008-7-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江汉文化 评论日期:2009-7-13 19:25
潜江人易均室,潜江人民的骄傲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YONGYINGTANG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