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而时嘻之
学而时嘻之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统计信息
  • 访问:3146490 次
  • 日志: 19篇
  • 评论: 1839 个
  • 留言: 51 个
  • 建站时间: 2006-8-16
博客成员


Over-seriousness is a warning sign for mediocrity.
六中全会公报的红楼梦研究(上)
作者:同人于郊 提交日期:2006-10-14 15:06:00 | 分类: | 访问量:10869

  “... 有时候往往会说很多话,因为那是策略,但我们的意思往往就是一句话,你要学会在很多话里揣摩出最重要的、最本质的思想,这就叫领会意图。”
  梁大牙说:“王副政委的意思我懂了,就是说,你们上级有时候讲话要拐弯抹角,我们在下面要把弯弯角角撇开,从那些废话里面猜你们的心思。”
- - 徐贵祥《历史的天空》
  
  “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 - - 曹雪芹《红楼梦》第一回
  据余说,却大有考证。 - - 脂砚斋批语
  
   * * *
  
  粗人写书一般都是尽量把话说明白,生怕人产生误解,就算是写爱情小说追求含蓄美,也总要让读者明确了解谁爱谁。目前我所知道唯一的例外可能是红楼梦,到现在红学家们还在争论贾宝玉到底更爱林黛玉呢还是薛宝钗,抑或是史湘云?其实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我最近听刘心武揭秘红楼梦,感觉曹雪芹简直是故意不让人明白他真正要说的事情。但是不说不说吧又这里透露一点那里暗示一下,最后你发现原来这本书里面每一句看似随意的话背后都可能隐藏着巨大玄机,真是其乐无穷啊。原来南京爱情故事的时代背景居然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政治危机!
  可是如果你象我一样不仔细读又不解风情,可能还以为贾府上下每天发生的事情都是翻来覆去的生活琐事,每一回的情节雷同呢。
  
  就好像看六中全会公报一样。
  
  我看十六大报告这样的中央文件总是看不太懂。感觉这些报告最大特点是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话的排列组合,什么“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三个代表”之类。有时候会有一些新的词语被创造出来,比如说“八荣八耻”,词本身虽然新鲜但是内容似乎也跟以前一样,难道二十年以前的共产党不是“情为民所系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么?这些文字我是越看越着急,真恨不得你就直接说什么时候打台湾就得了。
  相比之下似乎美国人的写政府工作报告就比较通俗易懂一些,还是布什“你不跟我合作你就是我的敌人”,“邪恶轴心国”,然后直接点名这些语言来的直截了当啊。我总想既然中国人的报告千篇一律,开这许多会议到有什么用啊?
  
  好在有海外的政治八卦媒体,借助于他们的“解读”,我才学会应该怎么去读中央的文件和报告。原来这些报告就好像红楼梦一样,遣词用句大有讲究之处,仔细玩味简直是奥妙无穷拈花微笑。
  下面我介绍一下中央文件的读法,并总结目前为止海内外“中央文件索隐派”对六中全会公报的“研究成果”。
  
  读懂报告的关键技术就是跟以前的报告比较。写在报告里面的词肯定都是“政治正确”的好词漂亮话,但是这句话以前没说这次说了,或者以前总说现在不说了,或者说的顺序不一样,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信息,也是领会领导意图的关键所在。所以阅读政治报告必须象写程序那样经常使用 diff 和 grep 这两个命令。
  
  举个例子。2004年陈水扁搞了个台独高潮,当时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其中一句话警告陈水扁要“悬崖勒马”。“悬崖勒马”这个词你觉得是什么意思?是一句比喻?夸张?修辞手法?同学,你 grep 一下就会发现,“悬崖勒马”这个词可不是中国政府的常用词汇。
  实际上在此之前,这个词只被使用了一次!这就是抗美援朝那一次。中国警告美国要“悬崖勒马”,不要过三八线。由于那个时候这个词汇是第一次使用,美国把它给理解成修辞手法了没有“勒马”,最后志愿军过去把美国打下了悬崖。
  所以美国人记住了“悬崖勒马”这个词的意思,赶紧告诉不懂事的陈水扁赶紧勒马不然人可真打啊。现在美国中国问题专家艾伦·伦伯格写了一本书,这本书名字就叫《悬崖勒马:美对台政策和美中关系》。
  
  一个类似的例子是“悍然”。这次朝鲜核试验,外交部声明用词是“坚决反对朝鲜 悍然 实施核试验”。那么请问中国政府对此的态度是反对到什么程度?一般反对,特别反对,还是不可接受的强烈反对呢?结果海外政治八卦媒体一 grep,发现近年以来中国政府表示反对的时候“悍然”这个词只使用过七次!很不常见但还是比“悬崖勒马”用的次数多得多,所以结论就是特别反对。
  
  注意这里的技术跟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使用的方法很相似。比如《十二金钗正册》中贾元春判词第一句是“二十年来。。。”,刘心武就研究这个“二十年”是实指还是虚指呢?他考查了红楼梦全书有“二十年”这个词出现的其他地方,得出结论是当曹雪芹说“二十年”的时候,他的意思不是说25年或者17年。
  
  还有一个角度就是看“有没有”。这你就得用 diff 了。1971年“九一三”事件刚刚发生的时候并没有马上向全国公布。当时有人看报纸,发现对国家领导人的活动报道中居然没提林彪,他马上就感到林彪出事了,最后果然。现在对海外政治八卦媒体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最初级的技术了,所以搞得我们国家的官员们时不时地就得出来露露面让记者报道一下,证明自己没有被双规。
  
  八卦记者们敏感的另一个“有没有”是“三个代表”这个词。前两年居然过敏到看哪个领导讲话不提“三个代表”就说他不是上海帮的人,如果他只提“三个代表”则一定是上海帮的地步。把中央逼得没办法,干脆每个报告上都提“三个代表”,就好像阿里巴巴在每家门上都画记号迷惑强盗一样。
  
  第三个角度是看“排名顺序”,也用 diff 看。中国是个特别讲究顺序的文化,如果不是特别注明绝对不是什么以姓氏笔划为序。很多领导人都参加了这次活动,新华社报道的时候报名字一定是按照地位高低来排序的,绝对不会像某些电影的演员表那样按出场顺序。八卦记者们认为如果一次重大会议之后的报道中某领导的排名靠前了,那么一定是他的权力扩大了。
  
  其实不光人有顺序,要干的事情也有顺序。一般来说政治报告中说我们今后的任务,顺序必然是从物质到精神,从国内到国外。台湾问题一般位于内政之后,外交之前。在同一“板块”中,排在最前面的事情则是政府真正打算这一次开完会后去做的事情,也是这次会议的关键所在。
  所以如果哪天你发现新闻联播报道胡锦涛说今年我们要干的事情中,台湾居然排在国企改革之前,那就是说终于要打台湾了。
  
  上面说的这两个角度研究红楼梦的时候也经常会用到。比如刘心武就发现薛宝琴那么美丽那么有才华前八十回出场次数那么多,为什么《十二金钗正册》里面居然没有她?为什么妙玉前八十回只出场两次居然在十二金钗排名第六?
  
  我们总结一下,看政治报告主要从三个角度去跟以前的报告比较,这就是“不常用词汇”,“有没有”,和“排名顺序”。其实不光是跟时间上以前的报告比,在空间上地方官说话的横向比较也能看出很多问题。当你听到中央说“宏观调控”,而上海市却在说“加速发展”的时候,虽然这两个词听起来都有道理,但是你应该意识到陈良宇有问题了。
  
  所以说研读政治报告是个大学问,如果你初来乍到很可能就会犯美国人当年的错误把重要信息当修辞。要想真正领会其中的深意必须要有多年的浸淫修练,我想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大官的岁数也比较大吧。
  
  现在我们有了技术储备,可以来研究一下六中全会公报到底在说什么了。
  

严肃评论,请去新版: www.geekonomics10000.com
#日志日期:2006-10-14 星期六(Saturday) 晴

评论人:同人于郊 评论日期:2006-10-14 15:19
本来想全写完一起发,写着写着居然停电了。写一半儿先发了吧。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学而时嘻之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