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
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者:稀有彭彭 提交日期:2007-1-2 21:59:00

回家一次,被老爸惊吓一次。他说,你都过了二十五,是中年人了。我的天,中年人?曾几何时不久之前我依稀仿佛还是一个青翠欲滴满心欢喜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小姑娘,中年人?这句话深刻地扎进我的心里,跟钉子一样,拔出来很疼,不拔出来也会疼。诚如刘亮程所言,“却不知道寒冷早已盯住了我活蹦乱跳的年轻生命。”盯住我并不要紧,盯住父母就太要紧。我对妈说,真难接受你已经快到五十的现实。你应该一直是四十岁才行,假装你一直是四十岁好不好?爸突然很文艺地说:岁月不饶人。他在2007年1月1日这个新旧交叉点上,正式进入五十一岁的生活田野。妈说,怎么不敬你爸一杯酒呢?我就不,就不,假装可以因此拖住时间的脚步,那个小老头子就不会没事拿刀子往爸的头上划纹路。我的爸爸,什么时候就翻过了五十岁的大山,我怎么就没看住呢?
岁月不饶人。岁月特别不饶那些总记得它的人。
我不惦记它,它能不能别惦记我?
同事说,真没天理。我说,天不跟你讲道理,天觉得人不需要道理。所以天子可以一句话砍千颗脑袋,没有道理。天不给,人不能强要。人呢,最重要搞出自己的意思来。
所以呢,《东邪西毒》里的“醉生梦死”真是不错的酒,非常可惜,太奇怪的东西总让我观望而不尝试,所以老要记得。
还是用刘亮程在他最好的散文集子《一个人的村庄》之《寒风吹彻》中的话做尾巴:当一个人的岁月像荒野一样敞开时,他便再无法照管好自己。
#日志日期:2007-1-2 星期二(Tuesday) 小雨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超越一夜风流的彭彭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