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辉狼Traveling Light

大辉狼Traveling Light
sjh77.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似我,非我,有我,无我……  【声明:大辉胡说八道 中毒自备解药 如需它用转载 请先跟我冒泡 sjhtyh@163.com】



 
无米之炊,无蛋之扯
<< 下一篇>>
作者: 提交日期:2013-4-29 11:56:00 | 分类:大辉胡思乱想 | 访问量:4246

无米之炊,无蛋之扯

 

蹲鱼缸前看会鱼,起来有点儿晕,腿有点儿软。毕竟年纪大了,岁月虽然对我的精神和神经无能为力,但却成功侵蚀了我的身体。也怪蹲的时间稍微长了点儿,仨小时了快。

某闲淑恬不知耻:瞅见我这高尚的情操没,就是养鱼养的,你也养鱼吧,保你清心静神,再不暴躁……虽然一向对此人不齿,但听人劝是美德,再能付诸实践就是操行了,行和思都是有道行的,我。

 

关于心照。   

一直本着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原则走天涯,N年过后,大浪淘渣,剩下了一堆娘们儿,一堆爷们儿似的娘们儿,和一堆向着爷们儿似的娘们疯狂进军的妞儿们。欲哭无泪,天地可鉴,这不是我想要的。其实折腾不折腾跟年龄、环境、心情、忙闲啥的都无关,唯关乎神经,你有没有触动我那大条神经中最敏感的一丝,让我必须要跳回来回应你,即便是真的死一般地活着。所以偶尔某谁在某地不定期间歇地诈一下也别吃惊,是你功力深厚的小手刚好撸到了最让其崩溃那一点。

 

比如某那那在某日之后或日前发了一条:女人要有骨气,要么谈恋爱到结婚,要么玩玩别当真,要么高傲地单身。何必用自己的青春调教别人的老公还那么认真。。。

于是我那小神经蠢蠢欲动:女人要有能力,要么一辈子幽怨,要么互相欺骗,要么弃之如便。然后欢乐地远远围观各种贱秀各种下限还不知疲倦。。。

心照不宣,会心一笑,彼此依然。

 

虽然平时浑浑噩噩,但在大事上从来不马虎,也亏得没几件大事。该干什么干什么,整点实际的,饭在锅里,脏衣服在盆里,娃在等着吃奶,公婆在等着要钱。是女人,是劳动妇女大军中默默无闻的一员,活了这么久还以为自己与众不同鹤立鸡群呢,别逗了,姐笑点低。饱肥干,衣轻暖,不知节者损福。赔赚自己修着。说这些你懂么,好吧,你肤浅的角质层,永远理解不到我脂肪的深度。枉我跟你打造了天涯第一婚。好吧,其实是羡慕你,我永远是语言的将军,行动的龟孙。有句话不敢再说,那就是等我……的时候吧,嘿嘿。

 

关于常态。

那个肩周,那个颈椎,疼得抬不起来脑袋,换地之后节衣缩食告别了美容院、女子俱乐部啥的。自己动手,驱病止痛。买来精油、刮痧板,百度要领、视频,自医后,感觉效果显著,又拿了专家哥当了回练习本,获得专家的屈指称赞:没学医白瞎了。于是大胆在爹妈身上实践,妈在舒服中养神。看着他们一个个在手下变得鲜血淋淋的,不亦爽哉。在爹身上练完之后,疲惫地擦着汗自诩道:唉,你说我咋啥都行呢。爹的一句云淡风轻的回答对我如五雷击顶:所以啥都没成。原来爹对我的要求是登不到的顶,来世吧,您再生个出息的闺女,我是不行了。然后呢,我继续混着呗,收集各种原料各种功效的精油各种材质的刮板成了新爱好。

    晨练,步行一小时,信么。上山缓慢拉伸大腿,下山快速紧致屁股。平缓地带刺激腰腹,再展展胳膊转转脖子,全身运动了。看着路边渐绿的树渐开的花,女性心绪泛滥,坦然、舒服。曾经破坏一切的伟大目标被小情小绪冲淡,这样好,还是这样好。就让那些沉淀的灵感和激情,一半升华到空中,一半凝固至马桶... 

 

关于各种质量。

师傅问,最近生活质量怎么样。想了一会,确实是想了一会,答,还算正常。师傅说,这么说是不如以前好了,想过回来没有。回?回哪?师傅说,回公司。回,应该回不去了,抛开我的主观愿望不谈,至少那里已经没我的位置了。其实从前位置也不明朗。因为我一直朦胧地活着,哦不,是混着,混得别人看不见我却总感觉到我的阴影或者磁场在影响着,有个好听的词儿可以概括,叫做阴魂不散。

说不好,不好说,不说好现在的状态。搞不明白现在到底比从前好了呢,还是不如从前。怎么比呢,如果比空气质量、比生活环境,应该是好了。比生活质量,比心理状态,应该是不如。比让我父母的操心度、比父母的安逸度,应该是好了。比我的心境曲线、比全方位得失度,还算平衡。总之,还是还算正常。一点不变的是,对于我在意的,一直是倾囊而出,在意我的,却越发感受不到。心理的和经济上的收支严重失衡,虽然无法理解,但却拼了命地接受。只是别提,那样已经费尽我所有修养和阅历才强制沉入心底的石头就不会再浮上来,再把心口堵严,再失控、失态。对于自己,再节、再止,终究炼不成定云止水,对于强制过去的某些,尽力了。

 

关于关于。

说某个星期六的早晨,为了上课的和考试的都能有充沛的精力应付,煮妇我省时省力地用高压锅熬粥,为了时间更充裕,看时间接近的时候耍了个聪明,把排气阀手动转了下,却忘了煮的不是饭,是粥。于是,出事了,出大事了,高温高压的米汤喷泉瞬间覆盖了整个厨房,感谢勤奋锻炼就的不俗身手,躲过了致命的一喷。想减小一下损失和善后的劳动量,拿着各种能抛掷的东西想扣住气阀,在把所有能扔的都扔过去后,以失败告终,请竭尽所能地想象此时厨房的一片狼藉。没招了,喷吧,终究有喷完的那一刻。最后,好好的一锅粥变成了半锅稀饭,和无处下脚的粘腻腻的厨房……

 

有米谁不会做饭呐,做不好还做不坏么,没蛋还能扯才叫本事喃。

轻轻地,我扯了……你的蛋,我甩一甩头发,不带走一丝蛋疼。

我是冰箱里那舍不得吃的纯山货榛蘑,何时才能等到你这久别的鸡。2013/4/28



#日志日期:2013-4-29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睫毛弯弯 | 评论日期:2013-5-7 16:44

  老大爷练劈叉~~~


评论人:雪凝宝宝 | 评论日期:2013-9-17 13:30

  再久未见,不改酣畅淋漓。


评论人:阳光沙滩与小鱼 | 评论日期:2013-9-21 0:08

  挖坟上来看你。。。。。。别怕我


评论人:sjh大辉狼 | 评论日期:2013-10-6 19:18

  @阳光沙滩与小鱼 俺没怕,你进来的时候怕没。。这荒芜的地儿。。
  @雪凝宝宝 啊,有点久啊,你在哪儿呢,抽空哈个酒哈
  
  @睫毛弯弯 多老的大爷,可有蛋可扯么,欲扯。。求蛋。。


评论人:sjh大辉狼 | 评论日期:2013-10-6 19:19

  这地界 艾不出人来么。。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