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音评会
天涯音评会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411211 次
  • 日志: 93篇
  • 评论: 402 个
  • 留言: 8 个
  • 建站时间: 2006-7-23
博客成员
家穷卖了版主上网 普通成员
二丁目1982 普通成员
神叨叨 普通成员
顾半山 普通成员
木子王旋 普通成员
kennytruth 普通成员
mary12047 普通成员
石桥镇 普通成员
我来我征服 高级成员
归妹素衣 高级成员
邮差365 高级成员
方蛇 高级成员
羲子 高级成员
贾谬 高级成员
邮差 高级成员
丁慧峰 高级成员
余力机构 高级成员
纷飞的茶叶 高级成员
2999年的圣诞雪 高级成员
小娱呼叫小娱 高级成员
林木深森 高级成员
就今儿个吧 高级成员
慕容_小虫 高级成员
天一鹏宇 高级成员
scooby1985710 高级成员
我是劲翔 高级成员
杨小娱 高级成员
田小百合 高级成员
南方南方 高级成员
不当流氓 高级成员
死星上的光芒 高级成员
天涯音评会 管 理 员
命数七七 管 理 员
邮差100 管 理 员
vacant19851215 管 理 员
九时用茶 管 理 员
影想2020 管 理 员
hillding 管 理 员
TMCA 管 理 员
便秘的骆驼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rss 订阅

天涯社区
TMCA,是天涯独立影音评人会的简写,旨在发挥独立思考,独立评论的精神,提供一个来自网络的音乐新角度\新观点\新思考…… 成员介绍: 老丁@TMCA,原《Hit轻音乐》编辑,乐评人。九时用茶@TMCA,南方体育特邀斑竹,独立乐评人。邮差@TMCA,南方体育斑竹,非官守乐评人。骆驼@TMCA,独立乐评人。
今日心情★★匿名留言ID:音评会留言马甲/音评会 密码:123456☆☆

沼泽:从现在起,我们重新寻根
作者:TMCA 提交日期:2007-6-13 13:57: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5887

从现在起,我们重新寻根

海亮Hz@沼泽The Swamp


也许在这样一本杂志里谈民乐会有些别扭,但这也正是一个事实:人们已经重新在尘封的角落里把这些老古董寻了出来,我们看到,它们正闪烁着微弱但坚定的光芒。

——现在我们要面对这样一个事实了,它们将获得重生,并必将引发新的潮涌。


当03年,以 “中国最妖娆的摇滚乐队” 作幌子的“二手玫瑰”突围而出时,可谓轰动一时,那个穿着大红旗袍的男人在台上高唱“大哥,大哥你玩摇滚有啥子用呃?”时,大家才惊觉原来“东北二人转”也是可以摇滚的。

滚迷们的反应是两极的,一些人趋之若骛,而另一些人则直斥恶心。

不满的因由也各有不同:正牌摇滚斗士首先嗤之以鼻:摇滚加什么二人转?一个字——“土”!而人家地方民乐的卫道士们也难以忍受呀,曰,二人转咋能这样糟蹋呢?然后,还有不少呢,是见到外貌身架颇为阳刚的主唱,却故作鲜明妖冶雌性打扮,而大感突兀和反胃的。

人们可谓百味杂陈。

可是,这几株二手玫瑰还是迅速灿烂绽放起来,吸引了越来越众多的乐迷:或者因为他们辛辣有趣的歌词,或者是由于他们的妖冶形象,但无疑,“东北二人转”对摇滚的出色嫁接正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催化剂。

音乐对民乐的寻根,在创作上尝试融入一些民族的东西,应该说,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当十九世纪末之旧中国,沉屙不起,内忧外患,饱受西方殖民蹂躏的时代,籍船坚炮利强行打开中国港口之际,西洋文化亦从此长驱直进,不断开始冲击中国古老的文化传统之种种。这里面,当然就有音乐——尤其是作为西方正朔的古典音乐。

即便如此,严肃音乐的民族化还是从最初就已经播下了顽强的种子,许多深受西方古典音乐熏陶,并接受其理论体系正规教育的音乐家,依然辛勤不懈将五声音阶的起承转合糅合进他们的交响作品中。因之就有了冼星海、聂耳、贺绿汀等老一辈音乐家的努力。抗日时期的《黄河大合唱》,就为中国此后的大型声乐创作作了一个典范。稍后何占豪和陈钢将江南越剧曲韵融会进《梁祝》小提琴协奏曲中,此曲至今仍让众多@世代男女唏嘘感慨,并为这个古老的忠贞爱情故事掬一把泪。

过往,众多因为喜爱band sound,进而开始自己去夹band的年轻人们,并不曾想过自己做的音乐和民间音乐会有什么联系。也许大家并不是刻意地去“崇洋”,但无疑最初的音乐方向,都只是对每一个当时得令的欧美巨团亦步亦趋。这其中,有的人懒得思考,也不知道还有其它可能的,而更多的,自己早就长期浸染于欧西音乐染缸里,成瘾也日甚一日,又如何听得下其它“异声”呢。

于是,你们可以看到一条相当清晰的中国摇滚乐的发展轨迹。先看看内地,80年代末,几乎清一色的硬摇、重金属天下,据说那时候识别一个BAND友的标志是看他的及腰长发;90年代初、中期,大家就都赶着听Grunge,赶着排练Nirvana了;接着的几年,前卫小青年们又都成了Suede、Oasis或Radiohead的俘虏;中间也还有一段时间,各地一窝蜂地赶着朋克潮;世纪末,人们开始幻想未来了,也就赶上电子音乐的末班车了……用一个字去形容,就是及时并准确地去“跟”,紧跟西方最新风格走势。

香港台湾的情况我想也是八九不离十,甚至更受欧美影响,唯一不同的,我想是“跟”得比大陆“更快、更强”吧。特别是早年内地的信息还相对落后的时候,——真正开始令内地愤青疯狂起来的其实是nirvana。另外,也有地域性格的分别,简单地说,the smiths在大陆的普及程度恐就远不如香港。记得我另外一篇文字也曾谈过这些。

现在如何?基本上还是老样子吧,以“国际潮流”为风向标,君不见这几年,Linkin park的信徒都大行其道么?

可事情真的没有变化么?仔细看看,湖水已起微谰。

音乐人开始不断深思自己的方向,琢磨如何推陈出新,或者干脆别树一帜。做实验、继续发掘古怪声效的大有人在。而另一方面,不少人则开始思量着寻找自己音乐的根。

何训田找来了朱哲琴,当年的《阿姐鼓》就曾经让许多人耳目一新。

窦唯个人发展后,和几个team合作过,出碟愈多起来,从“译”、“不一定”到“FM3”,我则特别感兴趣他和一班民乐手组建的“暮良文王”。在他的不少专辑里,将古琴、古筝、埙、箫、扬琴与西洋乐器共冶一炉,连专辑和乐曲名字也愈发古雅了起来,譬如《镜花缘记》、《山豆几石页》、《清竹下云图》、《行舞》、《昊天鼓》、《水亭红楼》等等。一次演出和张荐(“不一定”键盘手)聊起来,他说现在他们的唱片主要是听发烧碟的人来买了,我听了却是百感交集。(后来一次在广州某书店看书,果然见窦唯的几张新唱片都没放在“摇滚/独立”一栏内,而是在隔了老远的所谓“发烧唱片”里。)

回头我们发现,原来多年摇滚的改朝换代后,老大哥崔健却依然感染力如故,我觉得他内在里的国粹味道也是原因之一呢,事实上无论他的音乐怎么变,象最近的《给你一点颜色》,还是有着很鲜明的中国色彩的。他曾大力表扬过的子曰乐队不也是深得个中三昧么?funky、blues成了相声段子般歌词的调料,而骨子里京味十足的嬉笑怒骂才是主角呢。

要数最引人瞩目,还是主流战场随处可见的所谓“新民乐复兴”,炒起了一个“女子十二乐坊”,就一窝蜂好象倒模似的涌出来了,几弦几美,芳华十几,真个是硝烟四起。估计影视配乐的客观需要也是一个不小的刺激作用。

不妨这样看待,刀郎的奇迹也是正好邂逅了这趟民众对民歌、民乐渴求与怀旧的心理。

中国地大物博,所谓十里不同音,更何况南北之异,东西之殊,所以其实说到民族音乐的现代化,或者流行音乐的民族化也好,其实方法是多种多样的,不应拘泥于框框,或只是趋骛于当时的主流。

香港作曲人在这方面的尝试,其实是更早一些的。对于八十年代的一些粤语经典,我就一直有着一份亲切感,我会记得陈百强的《眼泪在心里流》、《偏偏喜欢你》,这些结构简单但让人百转千回的曲子,不正是取材于江南或广东小调的么,那些再简单不过的传统五声音阶,竟一再地打动了无数知音。

这些只是偶然么?我音乐的根究竟来在哪里?这些问号不断萦绕在我心间。

似乎,自己真正开始自觉地听音乐,就已经听的是电声流行了,再以后是摇滚和其它所谓前卫音乐,加上看了不少摇滚故事传记,搅动起五脏六腑内青春热血沸腾,才终于上了“贼”船的。

可我还是隐约觉得,别有一些古老的情感密码,在我心灵的林荫处,静静地流淌。

它具体是什么时候被唤醒了,真的无从记忆,或者是多次地,被不经意地推开,象一扇尘封已久的门。譬如,偶尔在乡间,听到的民歌乡韵;偶尔在屏幕里听到一个婉转悲恻的戏曲唱段;或者有一天,当我听到爸爸嘴里哼着的“二泉映月”调子,一股忧伤涌上心头,我才恍然,这并不仅仅是双目失明的阿炳的忧伤,也同样是潜藏于我们意识最深处的共同的情感。

就这样,我忽然被击中了。是的,我这才发觉,尽管一再邯郸学步,竭力模仿欧西模式,但对东方音乐的内在共鸣,仍如血液般,流淌在我们东方人的骨髓里。

我不会否定Pinkfloyd、Radiohead对我的影响,或者从此以后,将Bjork和Sonic Youth扔到垃圾箱里。它们是如此的精彩、经典!而且,这些烙下了时代印记的声音,有着鲜明的现代工业化文明的特征,——他们更是属于全世界的。

不过,我已经开始尝试更多地了解自己身边的音乐,各地的戏曲、民歌,再到亚洲各地的民间音乐。应该是这样的,先了解了自己,才能够进而了解这个世界。

一天,我在报纸上看到国内的小说人热烈讨论着小说家哈金的话,他说:期待“伟大的中国小说”出现。而我想,同样的,咱们这些所谓的独立音乐人,是不是也应该好好想一想这句话呢。

*此文曾刊登于香港「The Tripper」独立文化杂志

#日志日期:2007-6-13 星期三(Wedn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天涯音评会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