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音评会
天涯音评会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注册 | 帮助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3410302 次
  • 日志: 93篇
  • 评论: 402 个
  • 留言: 8 个
  • 建站时间: 2006-7-23
博客成员
家穷卖了版主上网 普通成员
二丁目1982 普通成员
神叨叨 普通成员
顾半山 普通成员
木子王旋 普通成员
kennytruth 普通成员
mary12047 普通成员
石桥镇 普通成员
我来我征服 高级成员
归妹素衣 高级成员
邮差365 高级成员
方蛇 高级成员
羲子 高级成员
贾谬 高级成员
邮差 高级成员
丁慧峰 高级成员
余力机构 高级成员
纷飞的茶叶 高级成员
2999年的圣诞雪 高级成员
小娱呼叫小娱 高级成员
林木深森 高级成员
就今儿个吧 高级成员
慕容_小虫 高级成员
天一鹏宇 高级成员
scooby1985710 高级成员
我是劲翔 高级成员
杨小娱 高级成员
田小百合 高级成员
南方南方 高级成员
不当流氓 高级成员
死星上的光芒 高级成员
天涯音评会 管 理 员
命数七七 管 理 员
邮差100 管 理 员
vacant19851215 管 理 员
九时用茶 管 理 员
影想2020 管 理 员
hillding 管 理 员
TMCA 管 理 员
便秘的骆驼 管 理 员
最近访客

rss 订阅

天涯社区
TMCA,是天涯独立影音评人会的简写,旨在发挥独立思考,独立评论的精神,提供一个来自网络的音乐新角度\新观点\新思考…… 成员介绍: 老丁@TMCA,原《Hit轻音乐》编辑,乐评人。九时用茶@TMCA,南方体育特邀斑竹,独立乐评人。邮差@TMCA,南方体育斑竹,非官守乐评人。骆驼@TMCA,独立乐评人。
今日心情★★匿名留言ID:音评会留言马甲/音评会 密码:123456☆☆

菲情歌抑或非情歌?──從謝安琪說起
作者:邮差365 提交日期:2007-10-30 14:46: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7909

快樂開卷 俗樂對談──評謝安琪2005首張專輯KAY ONE

  袁兆昌 陳子謙
   
原載於29-8-2006成報筆鋒版
  
  陳:近日全城最熱的話題大概是偷拍事件吧(原來大家對刀光的興趣不及春光)。影視處才收到八百多宗投訴,《一本便利》已加印了一版──我想那可不只是八百多本吧!這時候,謝安琪主唱的〈開卷快樂〉最應景了。
  
  袁:(嚴格來說,刀光應說成棍光)春光看來就是個娛樂事業吃人遊戲英雄終極打大佬的循環法則。連小春也成了衛道之士倒可說是整件事的反高潮,沒有比這種「抱不平」現象來得更怪異吧。
  
  陳:更怪異的是大眾的善忘吧?才擠進道德高地,便忘了堆積滿家的娛樂雜誌──誰說我們是無辜的?我在yahoo拍賣場查了一下,還有四十多本《一本便利》待沽呢。
  
  袁:話題一牽涉道德倫理,再好的歌也難盡言。我以為〈開卷快樂〉「精密佈局在四周/酒店角落齊備超廣角的鏡頭拍下各種醜與醜」已經道盡娛圈一個方面。這歌詞早在2005年5月發表,Kay因為大專歌唱比賽獲周搏賢賞識而入行,可是「要盡唱懾人的歌/不諱言此刻的價值/隨時間流逝」述志且帶有預言成分的風格,給同期抒情創作歌手王宛之比下去,用銷售數字(15000VS800)足見流行樂壇情感傷痕泛濫的氣氛,周搏賢、林思聰和KAY等人都改變不了甚麼。
  
  陳:只賣出了800張嗎!我手上的是2006年版,想來是後勁發作吧!我最初是從你send來的歌詞去接觸〈開卷快樂〉的,一開始覺得歌詞還不錯,但嫌它把同類現象羅列太多,略顯重覆。後來買來一聽,感覺好多了。節奏那麼急,歌詞的密度在音樂中大大濃縮,有時甚至來不及聽清楚──但這不正像來去匆匆的娛樂新聞嗎?說它急,值得細味的細節卻也不算少,比方你剛才提到的那句「酒店角落齊備超廣角的鏡頭拍下各種醜與醜」便是了。「與」字通常用來連結兩組不同的事物,「醜與醜」彷彿冗贅,卻諷刺了娛樂新聞拍來拍去只是專挖陰私的單調面貌。但我覺得最妙的還是這句:「闊太High-Tea一不小心/背後T-back與民同樂」。闊太High-Tea本來屬於上流,一下子便給扯下凡塵,當個笑話。「與民同樂」云云,樂的只是我們吧?只是短短一句,便道出了娛樂新聞的吸引力來源了:瞧瞧那些高高在上的名人怎麼出醜!
  
  袁:克莉斯蒂娃(Julia Kristeva)引謝琳(A.
Zbinden)「偷窺」想法,就是一種「純粹形式的、美的」追求(頗變態)……不是為這帶犯罪感的癖好合理化A只是《便利》的數字無獨有偶也是10XXX vs
8XX,一個只需擲出十多元便可加入的集體偷窺運動,一個不合道德比例的數字,銷售逾萬者在市場佔了位置,具理想的述志者則只有近千的呼喚。而歌詞中的「背後T-BACK與民同樂」,則可想想:穿T-BACK者其實早有暴露的心理準備,「與民同樂」就是女星、闊太搏上鏡的潛台詞。
  
  陳:這個也有可能,只是這種搏上鏡的方式倒像是小明星多於闊太呢!無論如何,「一不小心」、「與民同樂」,總有其中一端構成了尖銳的諷刺。不過我們也別把功勞全交給歌詞,不如也談談音樂部分吧!粵語流行曲偶爾會吸納爵士樂元素,但不大會運用爵士樂中較尖銳的和弦。不少歌都是較親民的
bossa nova跟fusion,又或者只是加插一點爵士來當過場。哪怕是出色如包以正、Ted Lo的爵士樂手,在本地流行曲中的演奏往往也很克制,像Ted
To這次如此精采盡興的爵士鋼琴演奏,可真少見!作曲者林思聰問:「為什麼廣府話與爵士樂總不能成功磨合?」這是在本地流行曲史上頗有意義的嘗試,而我認為:他們成功了。謝安琪也應記一功,跳脫的唱腔跟音樂的速度感甚至配合,只是有些低音未夠厚實,最後三句也唱得有點勉強──不過,她在第二張唱片〈K sus2〉中已進步不少了。   
  袁:你說的樂手我都不認識。我反而極喜歡中段低音大提琴SOLO,自問聽碟不算勤力,但流行音樂一打進K房的,我都盡可能聽進耳裡,管弦樂(港樂)、小提琴(姚?)CROSSOVER流行歌手老是夾硬埋班,就是沒遇上渾然天成的。這首歌是我ipod的top 25 most played,其次是王力宏的〈在梅邊〉(學生介紹,五月天阿信填詞,RAP MIX崑曲,超級癲)。最令我吃驚的是,KAY等用自己的作品:〈喪婆〉和〈誤入歧途〉,同一曲式,歌詞同一意旨,卻用了不同節奏和演繹方法,大玩方言來勸勉自己別天真,當上歌手後一於嫁個有錢人,兼扮老婆婆鄉音,節奏輕快:「從前阿婆咁樣講過/踏實正途只得一種咁多/日後咪行歪路錯/唔係你實捱餓/入行要做羅獎果個/做事要做大0既公司/談情要同公子喎/仲要身家夠多」自省得這麼醒目:「天生我係喪婆/風格太自我/飄忽本性專搞爆破」就是只有800張銷量也不怕了。〈誤入歧途〉節奏緩和之後,甚至將之前的方言歌詞,轉譯成書面語,比黃霑那種粵語/普通話可兼用於同一曲式的,有一個「爆破」式的實驗結果:「孩童歲月拖著外婆/學習禮貌談話不准太多/入學拼命溫功課/全為出色結果」還未及評論互涉的文本當中內、外敘述者課題,我就被這兩句吸引住:〈喪婆〉的「試過去玩實在冇乜錯/有錯最多咪從頭0黎過」和「過往有些事物錯失過/卻再不可以從頭走過」。真想問問:怎麼想到言志流行曲可以玩到這個地步。
  
  陳:你強調歌詞中的言志,我想,換個說法,那就是強調個性,跟外界保持批判的距離。這幾乎是貫穿整張《Kay One Plus》的主題吧!Track
1是謝安琪的清唱,背後是斷斷續續的水聲,聽來像是在洗澡時挪動身體的聲音。在洗澡時放聲哼歌,那大概就是最坦然面對自己──身體──的時刻吧?諷刺的是,緊接著的第二首便是諷刺纖體熱潮的〈姿色份子〉:「不可思議,看看本週的雜誌/愛美標準一致/纖體主義,灌溉這一個城巿/全民受到恩賜」──纖體,有時僅是出於不敢面對自己吧?


你曾提到本地歌壇情感傷痕泛濫,其實這張唱片裡也不乏情歌呢,只是不怎麼悲慘吧。但就算是較像典型情歌的幾首,也同樣強調個性。比方說,最像典型情歌的〈臭男人〉聽來盡是深情女子的形象:「總之喜歡你 不須講天理/我發覺我愛到我變態與死心塌地/想張開雙臂 飛身箍緊你/再以絞剪腳把你升起」,但後段也不忘強調個性:「不必多演戲 假裝討好你/你說最喜歡我有我個性再不須顧忌」。還有首〈跟我走〉──由多年前的彭羚名曲〈來讓我跟你走〉到謝安琪〈跟我走〉,無疑是有甚麼不一樣了。相對於主題的集中,謝安琪的唱腔則頗富變化,明明是同樣的聲線,在〈一人之夏〉中彷如at17,在新碟中的〈菲情歌〉卻又唱出了林憶蓮的味道。



菲情歌抑或非情歌?──從謝安琪專輯Kay One及K sus2說起


 袁兆昌 陳子謙
  
  原載10-9-2006成報筆鋒版
  
  昌:我看過一齣叫〈等等等等〉的獨立電影。它用角色交錯重遇的手段,探索本地居民的文化身分認同(新移民、老師、菲律賓女傭、村民等)。其中一個片段,講述思鄉菲傭在一個只亮起一盞燈泡的房間中,與故鄉友人在電話中詳談近況(我常好奇女傭們節奏急速的對話,內容到底是什麼)。
  
  看來KAY的〈菲情歌〉是少數關心弱勢社群(她們佔了天橋和路邊野餐,過路者誰敢說不會反感)的歌曲,甚至連MV也選皇后像廣場實地開拍呢!難得的是,攝製隊當真向女傭解釋拍MV的目的,並嘗試跟她們談談這首歌的意思;以往關懷社會的歌曲,歌手多在錄音室困獸式灌錄、在台上居高臨下群星大翻唱,像這個歌手和KAY的音樂班底一般親身接觸創作對象、走進自己作品所談論的空間的,相信只佔極少數。
  
  陳:我沒看到這個MV,但聽來很有意思。至於能否真正「走進自己作品所談論的空間」,最少還牽涉兩個問題:那些菲傭能夠接收到這些訊息嗎?這僅是表演的主題抑或同時連結唱作者的日常生活?──當然,我覺得他們做到這一步已相當難得了。
  
  〈菲情歌〉的價值還需放諸本地樂壇情道當道的脈絡來看:這是「非情歌」還是「情歌」呢?〈菲情歌〉的開端猶如大路情歌:「昨晚依稀的感覺夢到你/一起沙灘中嬉戲/差點可伸手將你全包庇/那鐘聲分開我與你」,聽下去原來是菲傭給遠人的情書。以〈菲情歌〉為題,深情中彷彿有幾分揶揄。從甚麼時候開始(如果不是一開始),本地歌詞把抒情的對象收窄到那種地步?菲傭是無數香港人的成長搖籃,為甚麼從來沒有任何流行曲關心過她們?她們的情歌,究竟又算不算情歌?我想起電影《細路祥》的一幕:孩子受了委屈,母親準備好給他一個擁抱,孩子卻撲進了菲傭的懷裡。   
  
  但當我居高臨下地批評情歌泛濫,我也無法擺脫它們的影響。比方說,我初時總是不自覺地把〈我歌……故我在〉、〈The one and only〉、〈跟我走〉,聽作情歌。三首的內容都是歌者向聽眾致謝,就字面理解,這無疑是詞人代Kay所擬的自況;倘若當作隱喻,理解成對同途愛侶的謝詞也無不可。此刻我無意全盤抹殺第二種理解的可能性,但為甚麼我一開始會義無反顧地朝這個方向想?這便是浸淫情歌多年的痕跡吧。
  
  昌:「情歌當道」我倒有另一個看法。《情感的實踐》(陳清僑編)論及的情歌年代我不打算在這裡複述一遍,不過看它研究的香港流行音樂工業,我們就是「居高臨下」察看這氣象也正常不過。題材狹窄並不是問題(至少我所接觸的粵曲大都是情歌吧);創作人有沒有創意、膽量、智慧,才是我們至今抓住KAY不放手的理由。今天見明星都要出書賺錢,又或建立明星的文化形象,反過來看,就是大不如前的唱片工業式微萎謝。KAY可以脫穎而出,並非全因好嗓音和技巧,而是她可為唱片業證明一回事:CD仍是值得我們去買的!歌詞作品是值得我們去分析的!
  
  早陣子,會考放榜大家挖歌手成績單這舉動,更是有趣。歌手學術成績與音樂成就根本難以相提並論吧;本地樂壇要的一向只是音樂演繹天才!聽眾們現在渴求70至90年代歌手復出,就因為本地大部分受捧的歌手,一般都只有漂亮臉孔,既沒有音樂藝術教育基礎,也沒有一鳴驚人的聲線。而KAY不但歌技好,還肯到商場唱歌,出席大小品牌活動,加上她語文能力高,要受更好的音樂教育,只要她點一點頭,相信無人不支持吧。
  
  容祖兒這位音樂演繹天才就憑派台歌〈未知〉,先展示歌藝,卻久未露面,保持神秘。聽聞KAY出道就是模仿她了。不過,難怪香港普遍聽眾被創作人用情歌塑造成型:記得JOEY首個演唱會,先聞悅耳笛聲……誰吹奏呢?有人從台下升上來,原來是JOEY!她手執長笛,奏起〈告解〉前奏,聽眾(包括我)無不歡呼:原來JOEY也會玩樂器啊!香港流行歌手竟會玩樂器啊!唉。又有誰會記得、誰又會關心〈告解〉原來是謝霆鋒作曲的呢?大家都忘記了1995年903如何打造一個鼓勵原創的頻道──理論上,本地歌手早就拿起樂器來。一個歌手拿起樂器,觀眾就趕快舉高雙手、掌聲鼓勵,還有更不可思議的事情嗎?
  
  可以想像,怎麼大家都想聽情歌吧!簡單、易明、易唱,容易入處境式的情緒位,便是標準情歌需求曲線。只怪音樂分工分得太清楚。真希望KAY可以繼續參與音樂創作的部分。
  
  陳:你剛才說題材狹窄不是問題,我只能同意一半──不同的詞人各走偏鋒,或許是百花齊放,但大半個樂壇都同走一條窄路,那可不妙。周博賢銳意開拓各種題材:纖體、菲傭、娛樂新聞、亡命小巴、茶餐廳……當香港政府時刻高舉中環價值,〈我愛茶餐廳〉則大讚茶餐廳樸素可親,並伴以粗獷的電結他跟佻皮的唱腔。我更偏愛風趣抵死的〈亡命之途〉:「客滿一秒/腳掣放開/超速飆車像競賽/搭客尖叫/當作喝采/司機跟速度在戀愛」。同樣幽默的是以迷幻的曲風跟歌詞美化恐怖的現實:「身邊映像化開/(迷離幻覺車廂覆蓋)/時空扭轉極精采/(數秒像變十數載)」。我還記得自己初次乘搭深宵小巴時問過身旁的朋友:「我們不會死吧?」接著便對一切依依不捨,離車時的心跳聲也響得跟歌曲的結尾一樣。忽發奇想,既有亡命小巴,何不再來一首旺角?哪怕當作商品,以香港的青年聖地為題,還不致無人問津吧。地誌書寫在香港文學、電影中早已有之,流行曲卻一直成績平平,可得加把勁啦。
  
  你曾提及〈菲情歌〉的社會關懷,這一點在Kay的兩張唱片中都頗明顯。這些歌不總是讓聽眾高高在上地批判眾生,或像安坐家中收看慈善節目那樣,以安全舒適的距離來憐憫。〈愁人節〉寫佳節中有人歡喜有人愁,倘若把焦點置諸失戀者,便能輕輕鬆鬆地湊成情歌,而它偏偏把鏡頭瞄向一點都不浪漫的失業者跟露宿者。如果說「普世歡醉/燃狂熱情緒/盡力購物尋購」還未算把矛頭指向聽眾,且聽結尾:「衣著矜貴的/溫暖飽滿的/與身處福中不覺的/這天你有否興趣/聽他訴苦幾句」。我們以前提及的〈開卷快樂〉,也絕不滿足於把娛樂記者嘲弄個夠:「要是你肯花錢/當做有點消遣/切勿以太高深尺度量度」。沒有顧客,過火的娛樂新聞可以生存嗎?偏偏衣食無憂、埋首娛樂新聞的人,往往正是流行曲的衣食父母(別忘了,謝安琪一眾並非搞地下音樂),歌詞可對之毫不留情呢。謝安琪及其班底(尤其是周博賢)可貴之處,或許正正在此。



#日志日期:2007-10-30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天涯音评会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