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石头里点灯》
《在石头里点灯》

作者:雪衣人 提交日期:2008-6-17 11:05:00
《道德史》

无人反思,只有鼓噪
确定一个时间,
伸出舌头,打卷出一个词

一个与悲伤有关的词
变成一片空气
弥漫在阴雨天里

时钟还在走,一个时间
马上被下一个时间代替
没人说出一个停止的词

那些沉默来自动物
它们的断肢混合着泥水
扔在废墟里

动物们从裂口中爬出来
像一个生命
从黑暗中爬出来

我走出书房,看见街上人群
在关闭和开启
像一个政治的比喻

比喻早已失效
植物与政治无关
那些逝者回到植物那里,制止了悲伤的继续。


《找到》

找到一个时间,就能找到一个
隐藏的地点
找到一个地点,就能找到一个消失的人

青天白鹭,柳丝缠心
一群风荡过树梢。那些起伏
穿透寒暑。使钟表溃败。

在风摇树动中,我们不说生死莫测
只说在一个人的生前,
该找到就去找到,时光太短,万千念头转瞬即逝。


《在石头里点灯》

还没有人
能在一块石头里点灯。

石头里全是结实的黑暗
人怎么能进去
点亮一盏照彻幽暗的灯?

我试过了,没能做到。
如果是一只纸糊的房间就轻而易举了
但我拒绝进入轻而易举的房间
拒绝在纸老虎面前,竖立雄心。

我始终在想着
怎样在一块坚固的石头里,
点亮那早就存在的灯盏?

即使灯光全被石头吸收
即使进入了石头
就被囚禁,
守着一盏孤灯
成为琥珀,
成为化石。


《盲从的苍蝇》

现在我坐在椅子上
而它们在窗外乱撞

现在我沉默
而它们在鼓动翅翼,气吞河山。

现在我保持了安静
而它们莫名激愤,狂热的激情滔滔不绝

现在我关掉了通往下水道的开关
而它们在泥塘里洗澡,用瓦片刮擦脊背

现在我闭目不看
而它们睁着眼睛,爱上垃圾以及败坏的人间气味。


《雨水降落》

天阴了,是否下雨有两种可能
而在下与不下之间,
是天空的决定。

天下的人有两种可能:
一种被淋湿
一种被雨水排除在外。

干燥的在盼望雨水
而湿润的是已经得到雨水。
活着有两种可能:
干燥的继续干燥,湿润的继续湿润。

不要怀疑那雨水是不是真的,
在天和地的缝隙之间,
有一种连接,若有若无,丝丝不断。

一线成生死,转眼数过千百青山。
上天扔出的众多轻盈之物
敲敲玻璃,滑下低垂的屋檐……



《枝条之上逼近夏天》

旧时光永远不能说了算
伤感也不能。
那想回来的人,已经回不来了

时光不能说了算的,
人心能说了算。
不能剪掉任何旁逸出来的枝杈。

湖泊不能像绸子一样按着边角折叠起来。
水不能对水草说安静
水不动,水草借助风声而自由摇动头脑里的不安。

水不能对湖说了算
岛屿不能对海说了算,那些鱼
在说了不算的水里

自己说了算——
心有所依而化身为鱼,
时时地微微侧过身来。


《写在丝袜上的信》


梦里的一扇窗子薄如蝉翼
梦里的一只蝴蝶紧紧咬住树枝
使自己离开蛹衣。
一封写在丝袜上的信,山长水远,转眼倏忽不见。
她在窗前站了数小时,看海水浸泡一颗恍惚之心。


梦里的蚂蚁返回森林
梦里的蜗牛动作缓慢,种植湿润的苔藓。
苔藓如床,蒲公英轻松地摇曳。
梦里的螺旋桨在盘旋,梦里盘旋着一个清晰的梦:
一个用丝袜写诗的女人,今夜在爱情里隐姓埋名。


《厌世者莫入》


这是一座岛屿,而不是一个突起
因此厌世者莫入;这里有沸腾的岩浆
而不是温和的洗澡水,因此
满身灰尘的人莫入。
这是一间密室,而不是一个仓库
因此没有心灵密码的人莫入
什么人在靠近?如果是个逡巡者
他将看不见岛屿,和岛屿里面的岩浆
如果靠近的是盲目的蜗牛
它的硬壳决定它得不到亲密的瞬间
这里是诱惑,而被诱惑者没有
船只可以偷渡;这里是接纳
但是只接纳身份惟一的人。
有一种不可抗拒伸出无数触角
要会忍受空间的阻隔
和时间的冷漠,如果那个人来了
人间的杂音将突然走开
外在的辎重将瞬间脱落。


《身体的黑暗》


我身体里有一种黑暗。
石头内部的黑暗。被阳光忽视的黑暗。
能接通电话线的黑暗
能与曲折者顺利通话的黑暗
能消除栅栏和边界的黑暗
能制止无端逃逸的黑暗。能听见马蹄声
和滴水声的黑暗,能允许草摇曳
和无鳞鱼奔跑的黑暗,一种不会笼罩
他人的黑暗,一种他人
打开手电筒探寻不到的黑暗。
这是一种不痛苦的黑暗、不朝三暮四的黑暗。
此黑暗不价值连城,但是
如果一个足够自信的人揭掉身上的瓦片
我身体里的黑暗即瞬间坍塌
露出里面隐藏已久的灯笼、月光、水晶、
鸟语花香、峰回路转。


《褶皱之夜》


“如果没有褶折,衣裳是寂寞的。”
一句他人的话能引发若干联想。
在晚餐之后,在心灵对话到来之前,
怀人之人在闲翻书页。
枝叶扶疏,带树脂味的空气从窗口潜入室内。
以上是现实的背景,抽象的内容是如下部分:
生活是现实主义,内心是浪漫主义。
在浪漫主义的酒水里
添加一些理性的辣椒汁。
这是白日里的作为,而到了夜晚
一个大男人变回孩子,一脑子天真
就如现在,喝着苹果汁
用播放器里的非洲鼓声,让一种轻松的调皮深入皮囊。


在写实主义者那里,老虎一直有
两个表征:慵倦与敏捷
敏捷于理性,慵倦于感性。


在心灵对话开始之前,平滑的绿色睡衣
满身褶皱地伏在皮囊之上。
你的睡衣也是绿色的么?
你的睡衣有着怎样的花边和丁香的气息?
我用手抚弄着胸口的一颗镀金纽扣
离开这个房间,就是一座多人的楼房
离开这座楼房,就是建筑林立的一个城市
离开这个城市,就会看到地理上的东北
离开这个东北,往北看,是俄罗斯
往南看,是中原。中原上有很多座城市
其中一座城市,在众多楼房之间
出现一个房间,一只信鸽此时就落在这个房间的阳台上
看见一条很矜持的鱼,优雅地
摆动了一下腰肢。


电话铃突兀而起
幻觉消失,屏幕上的桌面里
烟雨迷蒙的楼阁,立在湖边,有蓊郁的树木
四周环衬。


一颗平滑之心,怎样行于布满褶皱的人间?
现实的等待,总在突兀的出现里
变成一个被瞬间看穿的事件
前半夜,风平浪静,桌面上的
钥匙闪着银色的光华。电视里的新闻
切换着四川地震的画面。
后半夜,漆黑一片的天空,容不得灯光仓促的一笑
仓促的一笑之后,悬在空中的
楼梯,慢慢缩进天花板。
“鱼的身份已经固定,为什么还要
抚摸它的鳞片?”一声指责潜伏着多日的迷惑。
多少遮掩是故意的?为什么要遮掩
现实里已经定型的褶皱而示人以平滑?
一只蝙蝠飞过,而花木浑然不觉
在进一步的舞步顿挫之际,
是不是该停下身子?


蚂蚁在发呆,很多树在深夜无人可知之处开着花,
开出很多漏洞。
我从漏洞看下去,楼梯在合拢。


一次地震带来的更多是精神的沦陷
而不是建筑的倒塌。他在地板上滑倒
我看见这个被自己滑倒之人
陷在懊悔的沙发里,被遗弃而无可申辩。
还有很多的话要说,但是太晚了。
还有多少事情能够开始?
那么真切的,现在加入晕眩的行列。
这人间的发生,不是六世达赖情诗所能预言成真: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这一世转生 不为轮回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当矜持的鱼离开之后,再没有轻盈的手臂
欢迎向往大海的心。


当一场风暴结束,内心的音乐并未结束。
那些树还在明天一动不动
那树的阴影还会日复一日地出现。


现在困窘与疑问已经产生,但是毫无答案。
当他忽略现实
而一心觐见圣殿,他的单纯给了他以勇敢。
为什么一个人要把目光从身边的藤蔓上拿开
而投向远方?
爱检验着关于活着的一切:
“身份将带来悔恨。”
爱在它到来之前,就已经在我们血管里平滑地爬行,
平滑就能一日千里,抵达
深邃的永恒吗?一块石头不可能翻身,
一块浸水的海绵布满针眼。
而目前我们仍在绕着圈子,在要到达的地点之外
在不可知的时间之外。


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爱的真理
他在内心忐忑中所希求的
是真理的实现,而不是真理的成立。
他是一个被理性打下烙印的动物
但为什么对面而来的笔直光线突然掐断?
人一悔恨,就已经太晚,不论是揭开生活的褶皱
还是从孤独的秋千上下来。
但你要允许一个人从生活的褶皱里走出来,
走向他心仪的瓷器或者柔软的丝绸。


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温度计
把一日的最低温度刻录出来。
鱼已经入睡,震源里的人们无眠。东方已经微微发亮
怀人之人揉着疼痛的太阳穴。


天花板在灯光熄灭之后
化为空洞。他双臂抱肩,蜷缩在沙发里。
屏幕关掉了一场夏天的雨水,或者是关闭了
一个抵达日光的途径。
怎样的冒失!一块安静的丝绸无端地起皱。
刀子在鱼的眼前掠过,无辜的鱼
今夜将潜入多深的海水,才能
摆脱掉来自身份之外的压力?玻璃窗外
树叶间隙的水母,脱帽致哀。
误会已经产生,中原的一滴泪水自空中落下来
落进夜晚的褶皱里,泅染开来,
冰冷的天池。南极的范达湖。
风暴过后,我只知晓一件事:
走下孤独秋千的人会去一个他向往的城市,
在那里的街道上,他将找到一个名字,
和名字下一双布满弹性的脚踝。
明天他们将在一座金色公园里散步。
灵魂说:“我们要接近得我们看不见彼此。”
 19:29 2008-05-13

#日志日期:2008-6-17 星期二(Tu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8-11-14 22:26
太棒了, 可以贴几首左右到当代汉诗观止论坛的选本帖下吗? 需要慧峰的好诗来支持这个三年选本. 汪治华2008-11-14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3-15 20:34
今日再读,还是极喜欢,还是被震撼。米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傲慢之书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