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之契约》(12首)
《生之契约》(12首)

作者:雪衣人 提交日期:2008-2-14 10:47:00


《生之契约》


我们所蒙受的都蒙在鼓里。
一年一度,浮云遮不住白日。
他们敲他们的锣鼓,
我们猜我们的谜。


《斤斤计较主义》

能使无事的日子跳出若干枝条。
枝条乱颤,这样能把小臆测弄成大是非。
这样,周围的自然界全是人为的。
晴天打孩子,夜晚烙煎饼,在冰里取火,在梦里作祟。
这样就能让生活无端端亢奋,
战风车,冲散羊群,唐吉一把诃德。


《沉船一样的冬日》


布满道德气味的冬日。
乌云鄙视放纵的冬日。
躲在棉衣和房屋里的人
在暗自整理浪花和懊悔。

昆虫们在树皮下假寐。
那些严肃的北风打着唿哨,吹裂了门楣。
还有什么在旧地耽搁?
很多人一过灯火通明的十字路口,就下落不明。


 《某时》

某时一定有某人在做某事。
某人贴着玻璃在慢慢地飞。在某页文章里,
这种飞是停顿的,没有颜色的飞。
他或者她在努力离开某地。从某时开始的钟声
一直在回荡。潦草的时间刷洗过人群。
在人群里一定有一个人从空中下来
站在地面上,看见了什么,也想起了什么,
但是详情已略,被擦掉者已产生。


《鸟语奚落的黄昏》

鸟语奚落的黄昏
一群孩子在灯笼上放火。
镜子里的肩胛骨面沉似水。

鸟语奚落的黄昏
扫垃圾的老妇人,
在街角拾到多年前扔掉的忧郁。

鸟语奚落的黄昏
覆水难收,练擒拿手的人
敲着脸盆去暗夜里折磨暗夜。

鸟语奚落的黄昏
疲倦的老虎在玩隐身术。
一只不再轮回的黄鼠狼,沉默寡言地跑过郊区。


《天下大雾》


天下的粥已经沸腾。
薪火已尽。
袖手旁观的人间
看见一个马夫,摇着鞭子,把奶牛
赶进烟囱,然后端着饭碗
挤进人声鼎沸的集市。

 《云彩》

我认识的云彩不是这样破损的。
云彩在楼顶上越来越高,不像
我说的话那样越来越短。云彩像花
开在天空的任何一处。开得不会太久的
这破损的云彩没有肉体,只有满脸睡眠。
在风声出没的傍晚,这云彩在自我折叠、聚散、拉扯。
变化这么久了,竟然连一片羽毛都未得收藏。
路途走的也够多了,可是还没有长出脚
或者化雨。没有完全落下来,成为滋润,成为绿色的血。


《道路以目》


他们在角落里密谈,你在阳台上浇花。
两种隔阂很深的存在。
他们恐惧于你的出现,这正如
他们无法忽视你的出现。

你的独自花开
让他们觉得江山并非他们的独有。
他们吵嚷着
说着团结的言辞,但却干着
窝里斗的勾当。

他们拉帮结伙,拦在路口
试图挡住你的去路。
但是他们的招安总是失败:
你走的道路
并不是他们埋伏了荆棘的道路。

他们将有一个徒劳——
偏狭只能堵住一个方向的瓶口
却无法封锁四面八方的天下。


《在缓慢中》


北方的冬天适合独处。
在严密的玻璃后面
室花安静生长。所有疯狂收起。

看见的马上都忘掉了。
每一天都以同样的节奏度过:在重复中
细细咂摸活着的所有疏忽。

很多事物在继续
包括冬眠的蛇和狗熊。一切仿佛静止
但并非静止——只有缓慢成真。

缓慢是一种值得信赖的速度。
在缓慢中,冬天在继续隐藏
蚂蚁的疼痛。

时间照旧奢侈,没有耐性的人
照旧不断发动反复无常的引擎。
而我把昙花的引擎一一关掉了。

在缓慢中,内心的智识逐渐不同于往日。
缓慢地活着,
痛或者不痛,都是变化多于永恒。

缓慢相当于永恒的一种。
在缓慢中,白菜有一颗水灵的心。
无色无味的兔子迅速离开社会,返回洞穴。


《清洁者》


月亮将头颅挂在天边,夜夜死而复生。
漫不经心的遭逢
总能抵消装聋作哑的擦肩。

岁月有一张易逝的面皮,
纸上谈兵不如及早在天下现身。
此生形骸俊朗,干干净净的相遇,剥掉旧漆。

趁山河晴好,去掉面具
缩掉身上的水分,
将内心的浮肿用上升的梯子阻止。

八千里路云和月,这萧条的生命,
能丰满就及时丰满。
坐看山穷水尽无法医治转瞬即逝。

梯子垂直可以登天
梯子水平可以度过悬崖。
在春天,鸟叫就要开始了。

契约不可撤销,直等春风拎走双耳。
韬光养晦,这月亮仅仅低于天堂。
水仙开放之时,就是我为黑夜翻案之日。



《请》

(一)
请吃植物,在一个肉欲泛滥的时代。
请刮尽胡须,在一个老草装嫩的时代。

请爱瓷器,不要随便击打脆弱的完美。
请拆毁刑具,不要随意把绳索套在别人的脖颈。

请怀念病,这能避免无所事事无病呻吟。
请两眼生辉,这可以保持激情避免倦怠。

请加入春天、信仰、好天气
请离开刑场、怪圈、动物园。


(二)

请随歌唱而唱歌、请随风吹而吹风
请跟着众人而进入人众、请在俗世里学会世俗。

请羞愧于朝三暮四
请形秽于里表不一

请在帽子排队的街头孤独
请在大象成群的室内消瘦

请凄凉着美丽,美丽不堪时光的一击
请矜持着献媚,献媚不值制度的一哂。


(三)
请将你尚未表达的表达出来。
请将你想说下去的说下去。

请虚构未来,未来的篮子放着未了事
请端详现实,现实的车站站满正在出发的车轮

请重视幸福,不要在幸福里制造山雨欲来
请把握灵魂,不要在灵魂里叫卖残羹冷炙

请拍打豆腐,这好于拍打顽石
请给旧栏杆刷新漆,这好于给新树蒙上旧皮。


《冬天的弹奏》

这个滴水成冰的冬天
我在找喷泉和花枝。

这些事物离此遥远。
我此刻正被一个中等城市的烟雾
和毫不融化的人群包围。

我从不轻易相信生活,但天生笃信爱情。
爱情绝对是现实的一个奢侈。
人生的奢侈,什么样的手指可以弹奏?

歌声吹送,刀郎在感谢情人,我在糊涂地流泪。
谁和爱情一起表里如一?
没有我的表,哪里出现你的里?

冬天的耳朵里塞满棉絮,
我敬佩的是说出爱之苦难的人,
而不是那个赞扬爱情美好的人。

晚霞尚未出手,
顶楼上的风含着杂质吹过北方的天空。
“他一面逾越一面顺应。”(里尔克)

喷泉在罗马花园内
花枝在明清的壁画里。
冬天的脚印在春天必死无疑。

这是你的呼吸吗?
请你领它到远方去。
三月终将懂事地回来,送来春风和鸟雀啰嗦的花枝。

在我没开口之前,我的话已说完。
这是谁的弹奏?枝条乱舞,水珠四溢。

#日志日期:2008-2-14 星期四(Thur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傲慢之书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