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30首短诗
2007年30首短诗

作者:雪衣人 提交日期:2008-1-7 21:32:00


《此刻》

茶杯和
茶杯旁边的烟灰缸,
以及窗外的雪
以及踏雪而来的倾斜的下午
饮水机
君子兰
橘子挨着苹果
手机和它的沉默
通红烟头
我是说,我此刻活着并被外物包围
目睹一具孤独的肉体
给所有静物投射以孤独之静谧。

《刻度》

我把刻度又提高了:
只需要
一点陡峭
你我就能
欣赏到晚风送来的钟声
所穿透的一切——
剩余的生活,和它们平缓的到来
以及到来当中的
秘密的
抑扬顿挫。

《平衡》

我借助静物,来对抗这冰冻的时日。
但我不赞同他们以情人交换江山。

若干消息证明,有陌生的人要赶过来。
我先为我的花们浇水,要么闭门谢客

要么把他们领到一面镜子前,看一看他们
因漂泊而粘满落日颜色的脸。

《高速》

你双膝并拢,车子一转弯
我的手抱住它们
我那么干
是因为车子跑得太愉快了。

《这个冬天终于找到一场雪来覆盖》

暴露的太久了,礼乐崩坏。
今天下了一场久违的大雪。
我忽然想打个电话,给不知道我这里下雪的人
告诉她有一种干净从天而降
有一种久违的弥补
有一种庞大却并不暴虐的施与。

《宽宥之心》

昨夜的抢劫犯
又做完一桩买卖。
然后在早晨入睡,
继续成为梦中的别人。

在梦中,还有太多不合法律的举动
在陆续实施

抢劫犯抢走的是
别人心里的绣花针

一个必须继续的梦:
接近我们的钟声

不是让我们活着忏悔
而是忘掉自己是个容易动情的罪犯。

《道具》

为避免被所谓的善,继续荼毒,
请允许我在桌面上
拆掉傀儡。
这是些被绳子和手势套牢的假证据。
请帮我把这些傀儡的肢体挂到墙上,
对于那些满口善良但是
在舞刀弄枪的假面,这种示众
有不可否认的罪证:以其苍白如纸,以其哑口无言。

《撒娇者》

遍地撒娇者,故人间严肃大稀落。
在秋风与落叶之前,撒娇者
合辙压韵地去了春天的郊外,把情人绑在树上
把汗颜的青春荒唐剧重新演绎得津津有味。
撒娇者是活跃气候的人,
降低人为的道德律,用竹竿击落月亮。
撒娇者下颌微翘,不让车子抛锚于泥泞。
撒娇者聚在一起拆掉手表的秒针,
用背影遮住身体里渗出的烹饪味。
撒娇者在衬衣里支出数枝玫瑰
耻笑那些舌尖风化的人。撒娇者
有一腔的怀柔,安抚暴力者和容易低头认罪的人。
撒娇者隔空取物,在对岸的屏幕上
用金线绣出偶而的海市蜃楼。
撒娇者粉饰时事又愤世嫉俗,搞笑的恶作剧。
撒娇者更长于在平庸中提炼真知灼见,比如
去年在我面前撒娇的人,用他休闲的口气
吟出这样一句诗:“那些在暗中发骚的人,
一定是人老珠黄的一群。”

《好天气适合于啜饮》

这样的好天气适合于小心翼翼地啜饮,
而不宜于挥霍。
这样的好天气
适合想念一个人。她已经更新了,但是
我并没有改正错误:她已经不是多年前
在春天里穿红衣服的人了。

靠经验维持着内心的鲜美,用停滞
保留那些年雨后樱桃的鲜润——
在无形中,我帮助她打败了蚕食她青春和情欲的时间。
这种自豪比春天的三月份更为长久,长久到
所有人一看见好天气,
就都想到自己心里美好的另一位。

并用想象之手,把多年前的人拉到面前
对着美好的天气,小心翼翼地啜饮。
像那个五岁的孩子,在街道边上
小心翼翼地啜饮已经开始融化的奶油冰淇淋。
认真而投入,完全忽略了那些在春天里盲目摇曳的他人与树木。

《一群景象》

我看见
一群景象,
在它们成为一群景象之时。
我看见景象然后离开景象。
在它们
从景象
瞬间变成一堆时间的灰烬之时。

《内外之别》

他们坐在一起谈论一个人
一个并不在他们中间的人
褒贬纷纷出笼,虚拟的证据慢慢回溯到去年。
他们中间有一个是女性,她负责向说话的人微笑
而他们当中的每个人
均负责向她卖弄见识和口才

每个人眼里只有一个敌人,因此批判漫无边际
直到把一个不存在的人说到无处藏身。
而被说的人此刻正在给这个女人发短信
女人微笑着,沉浸在短信的温暖里
完全忘却周围男人之慷慨激昂,之各自独树一帜。

《慎独》

天气很好,和人联系
首先问候过得可好否。人与天气
其实隔阂很深,好的是艳阳与短裙
不好的是麻木代替了冲动。那些人
蹲在楼角骂人,用电视剧分析国情。
那些老人已知时日迅速,
花镜内外争分夺秒,以饮食调节天气之不适。
而这些天,我胃口偏弱,
不读诗书只念叨慎独,
君子慎独如空中之白云
照耀着清爽、低调的世界之局部。




《步伐》

那人仰头拍下桃花
桃花在风中的步伐迷乱而张扬
他是需要有一张彩色的底片
证明古板里有着蠕动的非分之想?
但我马上意识到错了——
那人如此着迷,绝非只为了一点点的旁逸斜出。
我不能以苛刻和挖苦之心
来对待一个爱上美好的粗糙之人。

《在最后的问题被提出之前》

水獭有一双探照灯的眼睛
它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对面发生的问答已经结束。

我信赖提问甚于答案。只有风骨
没有皮毛。

在最后的问题被提出之前
所有回答都是黑的。

但我有最后一个答案,它是圆的,
有着探照灯的光柱。

《在野草长满花园之前》

在野草长满花园之前,我先买来
花种。园丁昨天就休息了,我打电话
叫来滚铁圈的人。这孩子手臂有力
擅长蓐草。这孩子在校园外
张贴叛逆之诗,翻墙的时候,躲开明月。
他伸手朝我要钱,一把草一百元。
我准备把一部分买花种的钱
做为酬薪。而今天我来到花园
孩子坐在石凳上,晃荡着双腿:
“春天了,那些老草在哭,那些新草在长。”

《合欢花》

2006年夏日的风很淡,
淡过合欢花树顶。

合欢树下
有大小不等的落英

当时正是七月五日的正午
大海静止,树阴精致
湛山寺里的钟声始终没有敲响。

《湛山寺的正午》

在中午,
一个黄衣和尚
端着饭碗在我面前飞奔。
如此喜气洋洋
我以为他要从
这拥挤的人间
奔进宽敞的天堂,
而最后,这和尚
却一头扎进午餐的汤中,
饕餮。大汗淋漓。

《在幽暗的竹林里过华严寺》

我用温和的眼睛观察很久:
道路是正确的,但走的人
误入歧途。
什么事情也不要发生。
佛祖无所不能
但是不遵守人间信用。
你一直很好,
我感到很好。
没理由制造也就没理由毁掉。

日落时我在蒲葵下点火。
我把我钉在自己所说的一切上
从这里开始,可以倦于渴望,
但不能回避,人间易老、暮色悠扬。
21:27 2007-7-18

《过牧场》

这列火车一直向前很像一个人不停活着、不断经过。
窗外高大树木有时换成大片低矮草地有如
一个人内心的一小撮茂盛而其余全是荒芜。

荒芜基本是一个人自己种植的。
那牧场广阔,看起来很像
风用一生都使用不尽的无边之倾诉。

《当汲取》

当汲取所有汁液
以让夏天的漂浮,投告无门。
当占据所有小径
以侵入幽暗的森林。

当赤足于顽固的铁板上,点旺火为信号
当独舞以做吸引,
吸引海水一样荡漾的身子
旋转于胸腔、口舌、海岸、礁石之间

以谢孤独。

《参与商》

想见的人见了,其余的花、草、鸟、兽
皆可付之于擦肩、流云、飞矢。

想见的人见了仍然想见,
今夜不见月色,就瞩望中秋提前。

想见的人见了其实也没见,见了流水,流水走了;
见了独角兽,大海就已经闭幕。

想见的人一身黄金在他国的黑夜里发光,那些
开口、眼帘、汁水、呻吟

被掩埋被时间唆使着缩回异地。你想见的人在异地
过着异样生活,脚趾暗藏,褶皱隐居
乐器空置,余音不止,袍袖如何庞大方可笼尽天下?
翘翘板有两个身体,此之高就是彼之低,上下转换。

想见的人在秋千上回味鱼水之欢
胸含薪火,将拯救、将点燃,刀子继续深入你的肺腑。
10:38 2007-7-30






《他日须过重山》

山中猿声太少,
画下三两只鹦鹉。
白云、清风、公墓。
鹦鹉,鹦鹉,背地里的的舌头
玩转窗口的著述。

《所以慈悲》

只有在跌落之后, 慈悲才能醒来——
在峡谷深处里,我们发现了狮子的尸体。
他在红色的泪水中游泳。

《养猫者与猫》

养猫者的目的,是能把猫抱在怀里,享受一种奴性的温柔。
他给猫以食物和房间
但从不给猫剪指甲。

他的想法和目的是对的
凡是讨好主人者,都会
把坚硬的骨骼和锋利的反对
藏在柔软的皮毛深处。

谄媚者深谙:媚惑的作用大于忠诚的品格
获得丰富的回报,只要把脸凑上去,
根本不必伸出手。

有一点,养猫者经常忽略:他是通过皮毛
得到某种温柔;而猫则是通过皮毛
藏起了内心里的老虎。

《单向呼吸》

是夜晚在贴切地变深。
是游动结束,鱼告别水面。

是已经太深了,在深不可测之前。
是一根孤独的枝条弹回树上,成为众多枝条中的一枝。

是一个不可命名的庇护。
是一个人在此之前,付出的摇动、恍惚和眩晕。

是澄澈的风,仍在异地储备着
另一个世界的温柔的鳞。

《祝酒者》

在来得及内疚之前,
他冒着的是自我崇高的风险。

当他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如果不是落日堵住他的喉咙
他定将滔滔不绝于胜券在握的不可遏制之中。

隔着桌子,我羡慕起那些不知底细的观众。
那些积极的和疲懒的观众,
都随着他把杯子高高举起,
像投降。杯中有落日,
将桌布照耀得恍惚。

《体温计里的汞》

此后多年,我将沿着一条从未走过的道路
来到一扇从未见过的门前
举手。投诚。

体温计里的汞在上升。
我将对开门迎接的人,说出一个真相:
记不清是在什么年代,我曾在这儿呆过。
我从这里走失很久了

“并非每个人都会得到一个真实的晚年。”(米沃什诗句)
多年来我四处寻求,目的就是为了回到这里
在与时间的和解中,卸下道路上的恩怨
为你拂去镜子上的灰尘,以光明回答光明的责问。

《在鲁迅公园之后》

在鲁迅公园之后,仅有一个尘世是不够的。
热源充足的光线,鼻尖的汗微微外渗。
拾级而上,植物如皱纹,
掩护你我老练地眺看大海。

这半山坡简直美若天堂,仅有精神出窍是不够的。
那些恍惝无毒的植物
在绿叶子间迷上遮蔽的旧途。
寂静。百步不见人。体肤下汹涌的暴动。

《莲花》

莲花临水。以后一段时间
正好被你我截取。从1845年到2005年,
我们依靠对方,装点四面透风的凉亭。
人烟稀少,有人吹笛为乐。
多年来,鞋子摇晃的习惯
一直是脚趾的烦恼。

莲花遮掩,鱼的嘴唇不是你我的嘴唇。
我们商量好了,
趁着十八岁的骨骼在长,
先渡一渡良宵,让良宵寸有所长尺有所短。
然后,去湖边看看黄昏,
听众后生演说,痴情人投湖自尽。

《月光曲》

一生仅有一个清澈的月夜,
月光的回答是迅速而完整的——

他的三声咳嗽,造成了空气的静止,
她的三声叹息,打破了空气的静止。



#日志日期:2008-1-7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傲慢之书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