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俞翔兄:11月25日,“丑”行
转俞翔兄:11月25日,“丑”行

作者:蘅山剑法 提交日期:2006-11-27 16:53:00


我把自己扔在沙发里,斜倚着身子哼哼唧唧地直喘气。
女儿凑过鼻子来闻闻,皱起了小眉头又一努嘴,还两手捧着鼻子生怕掉下来似的,拿腔捏调地说:“老爸,你好臭啊!”
“老爸又吐了一回。”我有气无力地说。
她看了我一会儿,仿佛在琢磨我。我努力地挤出一点笑容给她。她忽然说:“老爸你不行的。不能喝酒么就少喝一点嘛!”
原本气咻咻的妻扑哧笑出声来了,又数落我一声:“瞧你,连个孩子都不如!”
我也乐了,问她:“宝宝,你说爸爸像什么?”
她退到沙发角落里,顾自翻着她的《大灰狼》画报,看也不看我。我以为她生气了,不理我了。没曾想她冷不丁开腔了:“你啊,你么是猪八戒喽!”
于是又把我俩笑瘫了。
咳,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自从她有了“金箍棒”,理所当然就是孙悟空了。

今天的酒其实喝得不多,却实实在在醉了,哪怕我自认为头脑还清醒得很。
和车前草、郁离子喝酒,就我们仨还是头一回。郁兄说他的妻知道他有我们这么两个朋友,对他很放心。我不想说什么“受宠若惊”之类的话,那显得太生分,虽然我们相识不久而对他的学识和修为敬佩得很。于是就说起彼此的另外一半,也是第一次。车兄说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性,即便我们还远谈不上成功,或者永远不成功,而我们背后的那一位也许也并不伟大,但是很“契合”。苦李老师早就无限倾慕的说过车兄和车嫂是志同道合的一对;听郁兄谈起他的妻曾经讲自己要带两个孩子,一个是他们的儿子,一个却是郁兄,他的神情难得的舒朗;而我想到自己往日的种种“劣迹”,想到妻,竟满含了愧疚。于是喝尽一杯,我差点说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死生契阔,与子相悦”这样的话来,只说理解不易,容忍更难得。
酒喝多了,总会说一些平日想说而无处说或不敢不愿说的话来,于是我就说出了自己的一些小烦愁、小郁闷、小遗憾、小志向之类,当然原本以为自己“男儿有志当凌云”,现在坐在两位老兄面前,一位淳厚而绵密,一位内敛而深邃,我有的只是“小”了。借酒壮志,可以胡说八道;倚志豪气,可以肆无忌惮地喝酒。自然就神悟陶陶了。只记得说起人需要有两个圈,内里的是自己的内心,精神家园;外在的就是社会生活。没有外圈也就丧失了生活,固然可怕,大约还是可以自怜自爱的,守着一点小情感;假如丧失了内圈,大概就没有自我疗救的一线根据了,毕竟这样的社会生活等于一场“厮杀”;要是两个圈都没有了,也就进退失据无所适从了。大概如此。

妻自然要埋怨的,却又是端茶送水,又是准备适宜酒后的饭食。我竟然很受用,一边唧唧歪歪地跟她讲我们今天谈的话,一边一再声明没有什么不适,看到她的嗔怒我还好受,见了她的愁容我只有愧疚——我想我大概是这世间最幸福的人。
“你以后还喝酒吗?”
“我再也不喝酒了。”我真诚地说。
现在记下这一笔,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自制力,好在我的妻大约也不会把我的话当一回事。
——我想,这大概就是夫妻了。


#日志日期:2006-11-27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郁李子的天空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