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采星驰



俊采星驰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http://xiangjianyubing.blog.tianya.cn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欢 迎 光 临 
博客信息
博主:乡间鱼饼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 访问:81693 次
  • ◇ 今日访问:6 次
  • ◇ 日志: -212篇
  • ◇ 评论: 149 个
  • ◇ 留言: 1 个
  • ◇ 建站时间: 2006-6-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十年
作者:乡间鱼饼 提交日期:2007-4-28 16:30: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664
1978年,夏。
齐雨涵坐在门前的小凳子上剥蚕豆。刘海齐刷刷地垂下。
赵雷明骑着凤凰二八式自行车过来,一只脚撑到地上冲楼上喊:“张春兰,张春兰。”齐雨涵连忙探出头去应:“我妈不在家。”
“那你下来一下,有东西带给你妈。”
齐雨涵蹬蹬跑下楼,到赵雷明的面前,羞涩地叫:“赵叔叔。”小脸因为跑得急,红红地,几缕头发被汗粘在脸上,愈显皮肤红白水嫩。
“啊,那个,你妈托我买的三斤鸡蛋。你给拿回去。“赵雷明小心翼翼地把一个纸盒递过来,又说:“小心啊,存心打碎了。”
 “噢,知道了,谢谢你,赵叔叔。”
晚上,张春兰回家拆开箱子一看,鸡蛋被荷叶一个个分开,完好无损地躺在箱底。就禁不住跟老齐夸起来:“老头子,你说赵雷明这小伙子,做起事来真地道,还知道用荷叶,你瞧,一个没破。”丈夫正在捣腾那台9吋金星黑白电视,没空体会张春兰看到可爱的红壳鸡蛋时愉快的心情。

大咕喇位于湖北省宜昌市西北的山中。四周群山环抱,平地小溪潺潺。除了交通不方便,是个休养生息的好去处。原先只有一些当地的山家农户,后来为了长期抗战大力发展军工企业,于是全国各地的山洼洼里平故多了许多厂房和来自四面八方的陌生面孔。单纯的年代加上封闭的环境。军工厂就如同一个微型社会,大家在其中不知山中岁月如飞。
570厂就是这样一家在大咕喇的军工厂。
张春兰踏着义勇军进行曲的旋律走进570厂,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到了第四车间门口,看到院子里的一棵桃树挂着累累果实。心里暗自盘算要做几瓶桃脯给丫头解馋。
车间里早就忙活开了,她站在门口停了一会儿,熟悉的机油味扑面而来。张春兰喜欢这种欣欣向荣的味道。
当年她也就是个苏州乡下的农民,初中没毕业就在家里抡铁锹了。进工厂?在当时是有技术有门路的人才敢想的事。如果不是齐明把她带到570,可能到现在还在那几亩自留地里奋斗着呢。
成为一名光荣的工人,对张春兰来讲无疑是摆脱命运的机会。她凭着一股子种地的憨劲儿在厂里拼命干,得到了车间主任的赏识,提她做了小组长,从此她的人生经验又多了一条,只要肯干才能上进。她不但自己这样想,也认为其他人都一样想,因此在她单纯的心里,偷懒怠工是不可宽恕的。
刚把东西放下,组员李小川来打小报告,说赵雷明又没来上班。张春兰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问李小川:“这个月第几次了?”
“都第三次了,这样下去,我看咱们组的奖金又泡汤了。”李小川也把眉毛拧成疙瘩,一面仔细观察组长的神色。“组长你说,他那活又该让谁顶啊?”
“王力军不在吗?”
“那可得您去说,我可再也请不动他了。”李小川咕嘟着嘴,一副委屈的样子。“而且这一个萝卜一个坑,自己的事儿老让人家做,算哪门子——。”
“行了行了,你在这儿,我去找他。”张春兰不耐烦地用笔头敲桌面。
“您是去找王力军啊还是赵雷明啊?”李小川说完自知多嘴,因为张春兰很不满意地横了她一眼。
李小川冲组长的背影撇了撇嘴。

赵雷明正和几个哥们儿在单身宿舍前的水泥场上打篮球。明明看到张春兰迎过来,还是心不慌手不软地助跑起跳投篮。
 张春兰喊他几声。他才故作惊讶地跑过来说:“呀,张组长,您怎么到单身宿舍来上班了?”
张春兰气极,噼噼啪啪讲了一通诸如纪律组织,积极性,任务,完成之类。赵雷明笑嘻嘻地听着,等她发完火,把她拉到一边,递上一个水壶:“您喝口水,组长,您看这么大热天,您发这么大的火,多不合适啊。万一身体有什么不适,您看,咱车间该群龙无首了。”
 “你!”张春兰气结,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来。直喘粗气。
 “好了,好了。”赵雷明看她这样,声音更加软和:“组长,其实我是没来得及跟您汇报,您看,我今天不上班可是厂长特许的。”
 “哪来的屁话?!”
 “您看您又激动,不然您去问问厂长,我昨天和几个哥们儿,是不是帮他家刷油漆,干到晚上两点?”
 “—————”
 “不骗您,不信您真去问厂长。”赵雷明一脸真诚地看着张春兰。
 张春兰在心里思量了一会,虽然不能去找厂长质问,但总觉得赵雷明还不至于拿厂长扯谎。可这时候不说些什么,又对付不过去,于是硬撑着气势:“那你上次,上上次总也不至于是给厂长家刷漆去了吧,小赵,我说你这个人吧,其实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
 赵雷明笑得更加愉快了:“组长,您记性真不好,上次我不是听您的吩咐去小溪塔帮主任买东西去了吗?您再想想。”
 张春兰气焰顿消,嗫嚅着说不出话来。赵雷明像哄小孩似地拍拍她的手,心平气和地:“组长,您想啊,我赵雷明什么时候不听领导的指示就敢自作主张了?而且您也知道,我一直都支持您工作,从来都是您指到东我就去东,您指到西,我就去西的啊。”说完又冲张春兰眨眨眼。
 此时张组长想起了家里的鸡蛋,没法再铁骨铮铮正义凛然,只好说:“那既然是厂长同意的,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不过,明天可得按时上班了。”
 “放心吧,您就。”赵雷明乐呵呵地保证。
 回到车间,张春兰像吃了败仗,原本是去兴师问罪的,可结果倒像是自己无理取闹。她觉得不妥,可又想不出来理由,只是模模糊糊泛起一个问号,那还有很多次赵雷明是怎么回事没来上班呢?不过又很快地忘了这个问题,因为她看到主任正站在办公室门口向她招手。

 夏天快过去的时候,赵雷明在一个星期天来到张春兰家里。彼时张春兰正歪在竹躺椅上睡午觉,一条亮晶晶的口水蜿蜒流下。
 赵雷明叫醒她,笑眯眯地递上一个玻璃罐。张春兰不是十分清醒的眼睛分明看到一罐桃脯。她困难地转动着结成一团的大脑。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 “组长,我让我妈做的桃脯,给齐老师和雨涵尝尝。”
 “啊?噢。”
 “那行,您继续睡吧,我还有事儿。”赵雷明放下罐子转身而去。
 “哎,小赵小赵,你坐一会儿嘛。”
 “不了,不了。我真有事儿。”
 张春兰过了好一会儿才完全清醒过来,她想起前几天在车间院子里桃树下的念头,仿佛是许的一个愿竟然有人帮她实现了。不由得心花怒放。
 第二天,赵雷明又没来上班。张春兰闷闷地听李小川数落赵雷明的不是,最后憋出一句:“我来顶他的工。”把个李小川惊讶地合不上嘴。半晌无话。
 下班后,张春兰来到集体宿舍,赵雷明正和几个人在房间里打牌。张春兰站在桌边上就开始苦口婆心,赵雷明一改常态,对她不搭不理。等她说完了,拖腔拖调地:“张组长,我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咱们车间的油漆有毒,我又有鼻炎,本来就不该分到这个车间。你说,我这一进车间就头昏脑胀,出了问题,该找谁负责?”旁边的几个也起哄:“就是就是,咱们赵大哥还没娶媳妇呢,出了问题谁负责。”
 张春兰本来是想找赵雷明好好谈心,她误将赵雷明平时的一些小恩小惠当成是对她的恭敬,以为他还把她这个领导当回事。可从刚才他的态度看来,那些小礼物不过是把她当小孩哄哄,在赵雷明心里,她张春兰可能根本不算什么。心里不由得又是生气又是惶惑又是没面子,一个念头还没经深思熟虑就脱口而出:“你愁什么?只要你好好上班,找不到媳妇,我把我们家姑娘给你!”此话一出,四座皆惊。张春兰心中后悔,刚想找话圆场,那边已经哄起来。“噢,噢,赵哥快叫丈母娘,快快快。”
 赵雷明也把手中的牌一摔,站起身来说:“好!就冲咱们张组长这句体己话,我赵雷明要还像以前那样,就让我娶不到她们家闺女。”
 赵雷明一帮子送张春兰下楼,一路闹哄哄地丈母娘,女婿地喊个不住。张春兰已是悔得肠子都绿了,满头大汗不知应对。最后赵雷明盯着她的眼睛,似笑非笑地:“张组长,您的话可得算数。从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有什么事直管找我赵雷明。”赵雷明眼珠漆黑不见底,张春兰看着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
 齐雨涵无精打采地吃早饭。她今年正上初三,觉得有些力不从心,一大早起来就呵欠连天。
齐明爱怜地看着独女儿,十四岁的小姑娘已是亭亭玉立,纯净的脸上两团粉红晕,叫人看了由衷地喜欢。齐明想起一句诗,小荷才露尖尖角。眼前的女儿真像一支含苞待放的小荷尖。
张春兰也看着雨涵,不过心事重重。她想起女儿糟糕的成绩,心里一烦乱,用筷子敲了敲碗边儿,催促道:“快吃快吃,你看你,才起来就萎靡不振的样子,哪像个学生。我在你这么大,老早就下地干活去了,现在供着你吃饭上学,还不抓紧,以后考不上学,我看你该怎么办?”
 小姑娘诧异地看着妈妈,不明白自己什么也没做为什么讨得一顿数落。她怨声道:“不怎么办,你没上过几天学,不是也过的好好的吗?”
 张春兰将碗重重一顿,“你这丫头,怎么说话的?你能和我比吗?我从小家里穷上不起学。要不然能从苏州到这山沟沟里待一辈子吗?”
 齐明看形势不对,赶紧对雨涵:“吃好了没?吃好了就去上学。”小姑娘气哼哼地摔了筷子,拖着书包走出门去。
 “你还敢摔筷子了?!晚上回来收拾你。”张春兰冲门外叫。齐明不解地看着老婆:“你这是怎么了,孩子怎么地你了?”
 “没怎么,我———。”张春兰欲言又止。干脆也推碗不吃。

 车间里,赵雷明正和一帮工友胡吹,看到张春兰,亲热地向前打招呼。李小川不知轻重:“组长,我听说你认赵雷明做女婿了?”张春兰头皮发麻,咬牙不吱声。李小川看她这样暗自惊讶,难道传言是真的。赵雷明见状上前解围:“散开散开,乱问什么,都八点了,还不干活。”
 大家满腹犹疑,不知两个人唱的是哪出。
赵雷明说改就改,按时上下班不说,张春兰让干啥就干啥,态度恭敬,同仇敌忾。车间统计员吴素素因为奖金分配的问题和张春兰一向有矛盾,赵雷明成了张派后,有一次伙同几个人把吴素素堵在车间门口,大声起哄,闹得吴素素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一直到哭出声来才罢休。车间里的人看在眼里,哪里还敢为难张春兰。

 主任办公室。
 陈主任正摆弄他那几盆盆栽。看到张春兰进来,点点头,并不放下手中的活计,慢慢悠悠地说:“小张,你们组的赵雷明平时表现怎么样啊?”
 张春兰心里格登一下:“啊,还好—--- 吧。”
 “噢,我看这小伙子不错,办事能力可以,还能写写画画,咱们车间的黑板报不是一直是他出的嘛。”
 “嗯。”
 “你看,教育科要从咱们车间调个人去写材料。我推荐了小赵。你觉得怎么样?不会舍不得吧?”
 张春兰一听不是她想的那回事儿,长长松了口气,连忙表示按主任的意思办。
 于是赵雷明如愿调离了四车间,车间里的工友有羡慕有嫉妒,想不通怎么赵雷明这家伙尽撞上好事。可没几个人知道他赵雷明为了今天,暗中使了多大劲,花了多少血本。
 赵雷明调到机关去以后,对张春兰一如既往地关照,往张春兰家里跑得也更勤了,送东西做事辅导齐雨涵做作业。齐明开始还觉得奇怪,后来也渐渐习以为常,觉得这样也挺好,只当是多了个热心的同事罢了。雨涵也高兴,赵叔叔不但能教她做功课,还是一个很大方的朋友,经常给她带些瓜子花生之类的小零食。甚至有一次送了条彩色的纱巾,这让她在同学们面前大大风光了一回。
 张春兰紧张地观察着家里人对赵的看法。她终于没敢把一时糊涂告诉老齐。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脑筋绕了个弯,没有直通通地吓人一跳。而是考虑了很久,决定采取迂回渐进的方式把这个事情慢慢公布到大家面前。在当时还不流行洗脑这个词,但张春兰明显地开始给齐明洗脑。她先是不断地在齐明面前抱怨生活的压力,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是自己一肩挑,光给几块小菜地浇水如果不是赵雷明帮忙那她的腰就快断了之类,让齐明逐渐更加觉得赵雷明出现在这个家庭里是多么的适时,不然他就必须放弃愉快的钓鱼时光,陪老婆去整那几块小菜地;然后张春兰又开始不断地夸赵雷明,说厂里的人是多么地势力,多么地欺负她没文化,如果不是赵在背后帮她说好话,她几乎连小组长也做不长久,说完还会朝齐明看上一眼,让齐明这个老实人不禁为自己作为一个百无是处的小学老师,不能在前途事业上帮上妻子而痛感惭愧;再来就是长长叹息,姑娘大了总要嫁人,我们老两口以后怎么办呢,还不如招个上门女婿是正道,齐明先是对这点不以为然,但听得多了,就觉得也对也对。
 这个洗脑的过程持继了几年。其间赵雷明不断利用自己的才干以及人际关系,上窜下跳,居然成了教育科科长。

 然而张春兰还是很后悔当年的轻率的。不说雨涵长大后会对这个可笑的决定会有什么看法,就是她张春兰也没怎么看上赵雷明。要知道,当年把女儿当做人情许给人家的时候,赵雷明已经是二十六岁,比雨涵大足十二岁不说,家里兄弟五个,虽然不能用穷的揭不开锅形容,但家境也够呛。不然赵雷明不瘸不傻,怎么就找不到媳妇呢。
 所以张春兰虽然一直在说服老齐,但她心里是犹豫的。有时候赵雷明涎着脸跟未来的丈母娘套近乎,张春兰也会一阵恶心,发脾气把赵雷明冲地远远的。每当这时,赵雷明只是看着丈母娘逃也似的背影轻声笑笑。

 1986年 夏
 齐雨涵早已出脱地如花儿一般。当年没考上大学,进570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男女之事渐懂,不再和赵叔叔亲密无间了。却和厂书记梁永强的儿子小梁眉来眼去,互有好感。赵雷明彼时32岁,正是工会副主席,官途光明可后室依然空空。每日看到小齐和小梁一路来去。心里真如滴血一般。自己花了八年时间等待的爱情怎能放弃?可赵雷明必竟是个心机极深的人物,不然也不会为了一句话空守这许多年。他深知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和书记正面抗衡,于是他在一个清早,来到工厂小游园里。
 王厂长的夫人退休后每天必到这里来锻炼身体。赵雷明早就知道。今天他特地赶个早,候着。王夫人如期而至。赵故做巧遇状,王夫人看到他很高兴,这个小伙子不错,平日就积极上进,上个星期还到她家送了一只金华火腿。
 王夫人一边甩腿弄胳膊,一边和赵雷明拉家常。话题自然而然被赵引到结婚上面。王夫人关心地问:“小赵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个人问题还没解决呢?要不老嫂子给你介绍一个?”
 “哎哟,那敢情好。不过我未来的丈母娘该不乐意了。”
 “未来的丈母娘?!”这个话题太有趣了,立即引起老太太的兴趣。连早操都忘做了,停下来细问。
 赵雷明含羞带涩,将当年张春兰允婚的事儿轻飘飘地抖了出来。然后表达了这八年他对齐家姑娘的期期等待深深爱意,顺便把齐雨涵当年和他的亲密悄悄话也一股脑儿说了。王夫人的眼睛越瞪越大。允婚!等待!八年!所有这些新鲜刺激的词汇让王夫人兴奋不已,这事儿简直太那个啥了,老太太兴奋地搓着手。赵雷明讲得是那么自然,脸红红的,神情怯怯的,压根儿就是一个幸福在望的年青人。他把潘多拉的盒子交到老太太的手上,转身离去。
 这件事儿当天晚上就传到了梁书记的耳朵里。梁书记以前模模糊糊听别人说过,但年深日久,大家都没当回事,这次是赵雷明自己讲出来的那还能假?梁书记立即和老伴一起召来儿子深谈。小梁听到这个消息大吃了一惊,开始还用恋爱婚姻自由之类的混话反驳老爹,但梁夫人最后的一句话让小梁小齐还不稳固的感情彻底崩溃。梁夫人忧心忡忡地对儿子:“听说赵雷明已吃住在齐家了,谁能保得住齐雨涵清白?”
 过了几天,厂里上上下下都知道了齐雨涵是赵某人的未婚妻。
 雨涵对小梁态度的转变感到莫明其妙。以至于后来不断有人清楚地,半清不楚地来询问她和赵的事情,她才大梦初醒,跑去质问张春兰。张春兰这几年受了赵雷明的好,自己升了车间主任不说,连老实不中用的丈夫也因为赵雷明的关系被升做校长。早前的不如意也被赵雷明的强势能力压碎磨平。所以面对齐雨涵怒气冲冲的脸,她反过来劝女儿,赵雷明有什么不好,就算比你大一点,可人家在这厂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现在正准备把你调到厂办去呢。家里这些年受他的照顾难道看不出来?你这么大的孩子也不知道懂个事体。
 齐雨涵在母亲那儿吃了瘪,转而将一腔怒火发到赵雷明身上。对赵雷明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赵雷明正为自己阴谋成功感到高兴,怎会把一个小姑娘的胡搅蛮缠放在心上,他甚至开始计划结婚的事了。雨涵都二十了,他想。
 齐雨涵觉得受了蒙骗,小时候可亲可爱的赵叔叔原来是一只大灰狼在那儿等着把她这个小红帽一口吞下去。可是当赵雷明使劲把她调到厂办,让她远离了脏乱的车间,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的时候,她却无论如何没有勇气拒绝。的确,齐家人这些年如果离了赵雷明不会有今天。
 感激归感激,一想到要和赵叔叔结婚生活,齐雨涵还是打了个寒战。
 一个休息日,齐雨涵和小姐妹一起坐厂车去宜昌市玩儿。大咕喇离宜昌市区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由于没有公交线,到了休息天的时候,厂里就将一辆小面包腾出来,接送去市里办事的职工。小齐一上车就后悔了,原来赵雷明和小梁都在车上。小梁对她是视而不见,她对赵雷明是视而不见。
 中途有人下车,赵雷明赶紧抢了个位子,招呼齐雨涵来坐。齐雨涵感觉到车上所有的人都看着她俩,包括小梁。她想到小梁轻蔑的眼神,不禁无名火往上,冲着赵雷明一顿好骂,其中夹杂了狗屎癞蛤蟆之类的污蔑性词语。车厢内立时安静下来,大家兴奋地关注着事态的变化。
 赵雷明愣在那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再有涵养也忍不下去了。他沉下脸:“齐雨涵你不要太过分。今天我把话放在这儿,我等你这么多年不是白等的,你要是愿意就活人进门,要是你不愿意就死人抬出去!”说毕令司机停车,司机正竖着耳朵细听,被他一喝,倒吓了一跳,赶紧地煞车。赵雷明甩袖而去。
 车门才关上,齐雨涵就哭起来。

 两年后,齐雨涵正式过门,成了赵雷明的媳妇。厂里考虑赵是大龄青年,特别照顾分了一套房子给他。既然成了一家人,张春兰和齐明对这个女婿就更没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何况赵雷明已是下届党委书记的人选。齐雨涵就算再委屈,婚也结了,眼看孩子也要生了。时值1988年正是改革开放迈大步的年月。报纸上的内容一天比一天激动人心,许许多多的大事小情让人们眼花缭乱,要学的东西太多,要干的事情太多。再没人关心赵雷明是怎么娶到齐雨涵的。于是她心也平了,日子就这么过下去。

★ 日志日期:2007-4-28 星期六(Saturday) 晴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豆妖 评论日期:2007-4-29 15:23
蠶豆!!!

你什么不好捣鼓,非要捣鼓这至尊滴豆捏?作孽啊.
评论人:无花无忧 评论日期:2007-4-30 9:51
这么长的时间更新,突然……感觉……好大的反差
评论人:倒挂的鱼 评论日期:2007-5-2 12:38
只想说一句话:"您居然还活着!"

 ----- 活着就好! : )

节日快乐!
评论人:乡间鱼饼 评论日期:2007-5-7 15:37
豆子你在说什么啊?完全不懂.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俊采星驰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