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采星驰



俊采星驰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http://xiangjianyubing.blog.tianya.cn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欢 迎 光 临 
博客信息
博主:乡间鱼饼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 访问:82063 次
  • ◇ 今日访问:12 次
  • ◇ 日志: -212篇
  • ◇ 评论: 149 个
  • ◇ 留言: 1 个
  • ◇ 建站时间: 2006-6-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在那桃花盛开的部落
作者:乡间鱼饼 提交日期:2007-7-31 11:00:00 | 分类: | 访问量:541
   剪子到了离家的年纪。她穿上妈妈连夜为她缝的虎皮裙,戴上骨饰,叮叮当当一路响到河边。河水里映出一个婀娜身影,搔首弄姿。
   临行前,部落里的长老为她和另外要出门的孩子做了祈祷,为了保佑平安,本来应该用新鲜虎血将脸抹红以企勇敢,但遭到了剪子的强烈反对。
   “不要不要!”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每个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都要涂的。”剪妈不高兴了。
   “总之不要,腥死了,会招蚊子,而且我晕血地说。”其实是她比较了前面几个涂过的女娃,得出了一个结论,不涂比涂好看,小脸白白的要多美有多美,一旦涂上虎血,先是惨红地吓人,然后等血干了就呈现出黑紫色。哎呀呀~~~。
   剪妈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心中的母爱就会升腾,因此对剪子的任性也就无计可施了,她摊着手转向长老。
  长老捧着一碗血,气愤地跺脚:“腥什么腥。这是虎神的血,它将为你带来平安让邪恶不能近身,它有神灵赐予的力量。它~~~~。”
  “买疙瘩,好了好了。我涂,自己涂。”剪子听得头昏脑胀。
   最后她在脸上象征性地抹了三道,额头一道,两颊骨各一道。
  这样的妆容让蚕豆艳羡不已,她心里忽然有了美丑比较的萌芽,她将一对眼睛在鲜红小脸上转来转去。虽然想不通为什么剪子可以涂成这样好看,但还是立即大声抗议:“我要洗掉重来!我要和她一样。”
  最后的结果是所有的女孩,包括前面涂过的和后面没涂的,一致发起脾气,不肯涂满脸了。
   长老气得直哆嗦:“这还了得这还了得。”但场面明显不受控制,十几个小姑娘又是跳又是闹,更有赖在地上打滚的。刚被杀来取血的虎灵魂,飘在半空欲哭无泪:“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解决方案是召开临时长老会,经过几大长老的协商,将涂虎血满脸改为三道。长老一边摇头一边安慰自己,还好还好,总算还能涂,神灵还在还在。
  彼时洋洋得意的剪子不会想到N年以后,这一天才发明,有了名称,叫做晒伤妆。
  
   十几个小姑娘越行越远,流着眼泪送别的亲人已看不见了。又过了几个岔道,大家也三三两两分道扬镳了。剪子这一伙只剩她和蚕豆两人。
   第一次离开部落,什么都有意思。路边孔雀开屏也惹得两个人大呼小叫,看到七色花也傻笑不止,其实部落里的孔雀天天开屏,七色花更是房前屋后到处都是。
   但走得越远,两个人的惊呼也越来越少,脚步越来越沉重,小憩的时间也越发长了,最后干脆躺到一棵大树下的草棵里不动了。
   躺了一会儿,剪子听到自己肚皮里发出咕咕的声音,她有点后悔没听剪妈的话带点吃的出来。扭头找蚕豆,发现蚕豆正没心没肺地啃着饭团。她讶然:“这是什么?”
   “饭团呀。”蚕豆口齿含混地。
   “给我一个。”
   蚕豆三下五除二把手里的饭团塞到嘴里,她的腮帮子因此鼓嘟着,表情很痛苦:“没了,只有一个。”
   剪子咬起下嘴唇,告诉自己要坚强。
   她站起来继续走,蚕豆紧跟其后。
   “离我远点。”
   蚕豆愤慨:“真的只有一个,不信你自己看。”她把蛇皮包包送到剪子跟前。剪子轻蔑地眼朝上看。
  “好了,好了,我错了。大不了到前面我抓鱼给你吃。”蚕豆想出的解决办法让剪子联想到了喷香的烤鱼,她的肚子又咕咕叫了两声。
   两人拖拖沓沓地又走了一段,天渐渐黑了下来。途中除了摘到几个酸苹果以外一无所获,两个人的肚子此起彼伏地响着。又饿又渴又累。
   正要开始想家,不远处传来淙淙流水声,两人对看一眼,撒丫跑过去。
   一条不大不小的河,在月光下潾潾泛光。她俩猛灌了一阵,跌在河边直喘气。等体力恢复了五成,两个人趟到河中间从包包里拿出网,开始捉鱼。鱼很多,几乎是自己跳到网里去的。不一会儿,岸边就堆起了一堆。
  
   升火烤鱼,第一条鱼还没熟透就下了肚,两个人一言不发,一直吃到撑才住嘴。饱了,离家的感觉也美好起来。蚕豆打了一个幸福的饱嗝,问剪子,“你准备走到哪儿?”
   剪子把剩下的鱼烤好,准备明天当干粮。
   “我么,我要找到一个地方,自己开创一个部落。”
   蚕豆第一次听到这么远大的理想,刚要表示钦佩,又一个充满鱼腥味的嗝窜上来。剪子慢条斯理地烤着鱼,鱼油吱吱地落到炭火上。由于那个嗝打岔,蚕豆的钦佩变成了疑问:“那你的部落叫什么?”
   “这个,这个嘛。”剪子一手举着鱼串,一手拖下巴额,开始思考。
   蚕豆看到剪子思考,认为自己的问题很有深度,不由地高兴起来。她心满意足地仰面躺到地上,看着满天的繁星,多亮的星星啊。蚕豆睡着了。
   第二天,蚕豆被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叫醒了。她扭头看剪子,剪子正精神抖擞地啃一只螃蟹,满嘴蟹黄。她对蚕豆说:“我的部落名字就叫阿卡迪亚。”
   蚕豆对这个名字没有兴趣,她也想尝尝螃蟹。
  
   这一天,两个走到一个小山谷。呵!真是好去处啊。山洼里开满了粉色的桃花,青草地上点缀着众多各色各异的花朵,白孔雀拖着尾巴懒洋洋地踱步,一条山泉汇聚的小溪在谷间流淌,几只色彩斑斓的凤凰从山头飞过。剪子的眼睛眯起来,她立即决定,要把这里作为她的蟹壳部落。
   两人东张西望地走进谷里,剪子一路指点,这里以后是稻田,那里以后是仓库。山谷不大,很快就巡视一圈。两人爬到一棵大树上,各自找了树桠睡觉,凉风习习。
  蚕豆嚼着顺手摘的野果子,她提议:“这个地方的名字应该叫桃花源。”
  剪子很不以为然:“什么嘛,阿三他们的部落就叫桃花源。”
  “可是,阿卡迪亚到底是什么意思嘛?”
  “————”
  剪子也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在她脑海里的词是什么意思,她恼火地:“总之是我的部落,管它是什么意思,就叫阿卡迪亚。”
  蚕豆正待表示不满。树底下传来一阵“啦啦啦”的歌声。朝下一看,一个女娃正在树底下跑来跑去。剪子先行发话:“喂,哪里来的野丫头,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女娃闻声,抬起头来,指着剪蚕二人:“吓,这里几时成了你的地盘。”
  剪蚕二人溜下树来,三人面对面了。
  剪子仰然道:“这儿当然是我的地盘,首先,是我们第一个发现这里的,第二,这儿的名字叫阿卡迪亚,是我起的。” 说毕,转向蚕豆:“对吧?”
  蚕豆点头:“可是,我还是觉得阿卡迪亚不如桃花源这个名字好”。
  剪子愤然:“胡说,当然阿卡迪亚好,你说呢?”她转向女娃。
  女娃做沉思状,顷刻,肯定道:“我也觉得阿卡迪亚比较好。”
  剪子得意至极,放声大笑。蚕豆无计,只好转移话题:“新来的,叫什么,从哪来,报身高,报三围?”
  “我叫五月,从黄石村来,后面两个问题拒绝回答。”女娃将头一拧。
  “嗯,算了”剪子拖腔拖调:“那就先交入部费吧?”
  “什么入部费?”蚕豆和五月同时疑问。
  “就是加入阿卡迪亚的费用喽。一般而言是大米一担,鲜果两筐。”
  五月脸白了。
  “当然喽,如果交不出来,那个嘛,也可以作诗一首抵充,三天为限。”
  五月咬牙:“我作诗。”
   “嗯,现在我们这里有三个人,必需有分工,不然乱了辈份。”剪子将手背在后面,俨然是领导:“我嘛,不用说,当然是长老。谁让是我最先发现这个地方,最先给它起的名字呢。”
   “七~”蚕豆五月表示不屑。
   剪子接道:“你们俩个就是部员一,部员二好了,主要负责捉鱼种地。”
   蚕豆急了:“凭什么凭什么。我才不当什么部员,我要做明星。”
   “明星是什么?”另外两个茫然。
   “明星嘛,就是像星星一样挂在天上让人仰望,让人崇拜的喽。”
   “这算什么事儿?”五月首先表示不满,“我也不要做部员,我要当村长。”
   “村长?”轮到剪子和蚕豆不明白。
   “就是一村之长喽。在俺们那疙瘩,部落的组织形式已然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已然弃部立村了。”五月振振有词。
   剪子和蚕豆还是不明白。
   五月说了这么先进的话,不由得意洋洋:“总之,我就是村长了。”
   于是,在阿卡迪亚这个部落,有了一个长老,一个明星,还有一个村长。
  
   (待续,五月,你的诗快快写将上来啊)
  
★ 日志日期:2007-7-31 星期二(Tuesday) 晴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俊采星驰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