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一把壶云居            
  
  闲一把壶云居   
        
  作者:我家冰儿 提交日期:2009-7-21 13:54:00      
  
     闲一把壶云居
罗斌冰










于底是个古镇,古镇里有座百年老宅,百年老宅里有户人家叫壶云居。
壶云居里自然有壶,主人家痴壶,就壶性得很。
壶性二字是我在写字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总觉得人与人相惜,乃性惜。人于壶相惜,自然也是性惜。所谓性情中么,所以壶亦人性,人亦壶性,两两相知而相惜,妙得很哦。
其实壶性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太准,清、静、寂、和,该是有的。清则净,静则灵,寂则悟,和则聚。一壶茶语,说来的都是闲散流云,道来的都是风吹轻柳。想悟点什么,壶在手,茶入口,想得明白就想,想不明白,喝茶就好。
喝了一个下午,不明白点什么似乎对不住主人家的好壶好茶。到这壶云居,我便想明白了这些平日懒去想的话。





壶云居主人家姓景。这姓是不在百家姓里的。据说楚国有望族景差,好辞而以赋见称,其家族昌盛,后代以景为姓。再一说是齐国齐景公谥号“景”,后代中有人以其谥号为姓而有了景氏一族。楚国在现在的两湖流域一代,山东别名齐鲁,那齐国自然是在那里。看来燕赵大地上有了景姓人家,是迁徙来的了。
不知道为什么写这个,可能是觉得景姓少见的缘故。当然也有这景在《说文解字》里是日光的意思,主人家叫景波,望字生意,是日光里的云波,曼妙哦。
以上是闲说,就是想陪那壶云居的主人家玩玩文字而已。





郭晖在给我形容壶云居时,我是有些不以为然的。我见过石家庄附近的乡村,除了一处叫“石头村”的地方令我砸砸留恋,我还真是不相信这里的一处民居能在壶中闲适风云谈笑霜雨的。很久日子闭门,郭晖说放风去。郭丫头也是好文舞墨的人,想她带我去的地方不至于太次,便说,好哦,放风去,顺便讨来茶喝,讨来饭吃。
我对石家庄不熟悉,只管让那车载了我奔走就是。高楼、矮屋之后,视线越来越开阔,心情也越来越松弛。到底乡村和都市不一样,少了都长得差不多的高楼大厦,多了都长得差不多的原野和平房,望天的眼就舒坦得很,没有障碍物了。
车在一个写着“古镇于底”大门前拐了进去。我诧异片刻,把“古镇于底”念成了“底于镇古”,觉得好是意思。自以为是地联想了壶云居,说底通抵,到达也。镇古,更绝,“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哈哈哈,大笑三声!




笑完就失望,这哪是什么古镇哦?就一居民菜市场。恨意上涌,哼,郭丫头骗我!









车行数百米,来到一高院前停下。嗯,这还有点感觉。下车,行进,我kao,我抱了郭丫头,谢了哈。
这就是传说中的百年老宅了,至少三米以上的灰砖高墙,好几户人家连在一起,有点像现在房地产商搞的那种联排别墅,但幽静肃穆很多,也自然惬意很多。





壶云居有两处小院,一处北方味十足,一处很江南。
北方味的这处,红色把北方的大气和男人劲显现在一壶茶里时,很是“得”。
“得”是我到北方学会的一个词,点缀在任何形容词上就很起劲很强调。这让我想起了《红高粱》。或者他们并不搭界,西北和北方是有差距的,但我喜欢《红高粱》那得劲,也喜欢壶云居的得劲。
置身其中,我在想象我是这乡间的地主婆,裹了清民时期的高领大棉袍,收租!不,不,还是当地主家的小姐好,我算不来数字,怕收租收得不够数。当小姐,读点书,写点字,弹点琴,下点棋,然后邂逅一个大膀子的汉子,演一出私奔的爱情电影。啊,天涯海角n多年,暮来白发寻亲,站在这处熟悉的院落,感叹,泪涌,然后提笔写到:从前多少事染白发,才知壶云居还青丝。哦,最后还要坐在壶云居的炕上,喝着茶,深情地唱: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













壶云居另一处很江南,进了大门就是一幅灰调的大壁画。再进去,视野大开,整个院子都在灰调中被碧翠的树、自顾嬉戏的猫昂然出了趣味:是幼时满园颠跑的小脚步被爷爷奶奶担心地怕要跌倒,是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不知黄昏影斜,是坐在小板凳上看了大人们忙碌来忙碌去觉得他们真是傻,还是在爸爸怀里和爸爸一起寻找天庭那端的广寒宫,还是,还是少女心思时,望那人儿的点点秋波丝丝儿地窜出门去。
有些挪不动脚步了,依在门边,手里的葡萄也着了我的心思。













可是,来个大可是哈,恨死郭晖那死丫头片子了。
我在酝酿情绪的时候,郭丫头问:冰儿你今天怎么了?那么安静?
我低头小小声地说:人家是淑女么。让我再装会儿嘛。
郭丫头说:别装了,你再装就不好玩了。
我说:求你了,让我再装会儿嘛。
郭丫头:求你了,别装了嘛。
我说:哦,好嘛。
哦,好嘛。唉,我一高兴,就和郭丫头疯癫起来。疯癫倒也罢了,她给人家壶云居的主人说,那冰儿就两爱好。写字和做菜,还做得很好。壶云居的主人景波同志立即打狗随棍上地说:那感情好,今儿的晚饭就你做了哈。
做了一大桌的菜,出得厨房,吓我一跳,十多个人在院里等我做菜。先前还在先想自己是这院里的地主婆或是小姐,可以喝三吆四地脾气一下,结果我倒成了这里的烧火丫头。晕!
其实呢,这壶云居啊,赏壶玩壶是一份乐趣,朋友家聚聚,谁能做谁做饭,很是玩过家家的感觉。我做好了饭菜出来,也大玩了把主人家的感觉:来,坐,坐,吃啊,吃,别客气。呵呵,当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跟我客气的。

壶云居真是诱惑了我,做了一大桌菜出来,和大家伙们喝着酒,我就想趁主人家高兴,使劲挤出两个小酒窝:我可不可以来这里住住?
主人家斜眼看我,然后正眼看我,再把眼睛斜到一边,斩钉截铁地说:不行!
为什么啊?为什么别人能住,我不能住?我嘟了嘴嘴。
主人家坐正了身子,挺得像院子那棵老槐树:我纵横这里几十年了,什么都闹过,就是没有闹过绯闻!
我坐的凳子有扶手,我摇摇欲坠了半天没坠下去。长嘘一口气,我依然怯弱弱地央求:那你就闹一次绯闻吧,求你了,人家也没有闹过绯闻的。
主人家更加斩钉截铁:不行!
我再次低头:哦,那好嘛。低头的时候我眼泪都快憋不住了,心里大喊,耶!
   
  
  #日志日期:2009-7-21 星期二(Tu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莫言秋雨 评论日期:2009-7-21 15:00
      
 坐上冰儿姐姐的沙发,呵呵,好开心!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09-7-21 15:44
      
随便坐,不客气哈。壶云居的老大,端茶来!
  
           
  
评论人:西沟散人 评论日期:2009-7-21 16:17
      
管它外面多热,还是这里凉快吧
  
           
  
评论人:陈若雷 评论日期:2009-7-21 16:30
      
以前我还不相信,
冰娃子凶,这回信了。
  
           
  
评论人:陈若雷 评论日期:2009-7-21 16:49
      
女人就是煮饭,
嫁人就是找个地方煮饭,
离婚就是换个地方煮饭,
万万没有想到,
出去嗨,
也就是嗨个地方煮饭。


  
           
  
评论人:陈若雷 评论日期:2009-7-21 16:52
      
本来以为冰娃子待字闺中,
排斥张生,打击李甲,
此情除却天边月,
无人知。

  
           
  
评论人:陈若雷 评论日期:2009-7-21 16:53
      
现在大盘泛绿,低于真股,
冰娃子终于
泸纳河靖,永宁河清,
却原来冰女子
是在选厨房啊。

  
           
  
评论人:朴素大方 评论日期:2009-7-21 17:11
      
切,冰儿。我还没吃到你做的饭。
是好是坏,别人说的都不算数。

嘻嘻。。。好饭不怕晚。
我是不急地。
嘻嘻。你急不急?


  
           
  
评论人:老唐子 评论日期:2009-7-21 18:44
      
这样的古镇也上算的了.
  
           
  
评论人:赵荔红 评论日期:2009-7-21 20:17
      
我喜欢有灯影的那张,冰儿好:)
  
           
  
评论人:无忧之主 评论日期:2009-7-21 20:59
      
 我喜欢檐下那几片黄叶,貌似现在是夏天。那是什么树儿。
  
           
  
评论人:陈没落 评论日期:2009-7-21 22:44
      
耶,,,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7-22 9:02
      
给楼上各位看官补充点冰娃子没说的料啊:主人请各位来友留言,冰娃子大笔一挥:罗斌冰到此一游,钦此。主人端着茶杯喝着的茶险先没喷出来,当然还有很多料,以至于主人说郭丫头怎么你每次带来的朋友都这么邪性!汗一个,再臭美一个,嘿嘿...我的朋友都有个性嘛!
郭丫头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7-22 9:10
      
借冰娃子宝地出出名,嘻嘻
以下是郭丫头很早的时候写的壶云居:

一个警察的风华雪月
 夜已深,依旧无法入眠。适才的所见所闻使我疑是幻境,一霎时搞不清楚今夕何夕。好象时光划了一个圆,重新把我抛回到了梦里的家园:暑深园阔,日长飞花,郁郁小草满院,青青荷叶摇曳,潺潺流水绕怀,悠悠琴韵穿飘,玄静而有禅意。踏踏屣音,清悦的扣门声在这老院响起时,主人听见了,便知是老友来了,早早捧出嫩茶,自是喜悦盈怀。
有茗堂
有茗堂内壶云集:千姿百态、风格迥异的茶壶摆在了笨拙的松木架上,笔筒造型的、南瓜造型的、菊花造型的、佛手造型的、太极阴阳壶、更有奇异的山水清音……,有的清秀飘逸,有的古朴敦厚,有的轻快明朗,有的粗犷简雅,视线所及之处无不有紫玉金砂。一一拿起把玩,发现每一把壶都是“工”在壶内,“功”在壶外,心中的欣喜之情难于言表,甚至对拥有它们的主人产生了丝丝醋意:这要具备多少年的“紫龄”方能坐拥如此至宝?
我知道宜兴过去“精陶”“紫砂”“彩陶”“青瓷”“美陶”被并称为五朵金花,然而随着大众过于的一味求新,“五朵金花”到现如今只剩下“紫砂”一朵花了。而景波的所作所为正是对传统文化传承的一种深思和考虑:从买了一把又一把摆满一柜子,追求的是形状与数量到让一把壶自己说话,再到一把壶的文化含量,例如壶体上的装饰、书画刻制以及在制、烧、刻、书画等工艺上的难度,或是有特殊意义的作品,或是“物以稀为贵”的作品,景波走了十几年。
这一境界从物质升华到了精神。每把壶虽数量不多,但都有一段来历,一个故事。在别人眼里也许不屑一顾,而在他的心中却是敝帚自珍、看似心肝宝贝。“明代家具在设计上非常简练,但使人越看越耐看,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舒服。同样一把好的紫砂壶有的在造型上并不抢眼,但能让人把玩无穷,越看越喜欢,比如我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收了一把壶,它平常的就像日子,很朴实很亲切”。景波认为,明代家具和壶艺的最高境界其实是一致的:和谐即是大美。明代家具与做壶之章法同样如出一辙:内敛而不张扬,骨子里依然是虚静。
都言艺术家的作品即人品,景波亦然。
品茶讲究“味外之味”,赏壶也是讲究“壶外之味”。孔子说“君子不器”,就是要大家不以利为目的去读书赏物,那才是真正的快乐,景波做到了:红棱青瓦的老院内,火红的炭火沸着白鹿清泉,个性绝佳的砂壶盈握手中,座上的同好壶友,文人雅客,或轻言细语,或谈笑风生,一炉沉香,月白灯红。醇香枭绕的茶馨,让你清心明性间,得刹那之高尚,天地之从容,想想这应是何其难得的幸事?
院外百米处,即是灵光普照的“虚云禅林”,空灵、意远的梵音伴着茶绿,茶黄,茶香,茶淡,茶凉,茶弃的全部过程,自然随意间,便让人多了几许感悟,生了几许禅意。心中那浮名功利、纷扰交流的块垒,也被这一砂一叶辗转成了一种最简单的快乐,久违了的安然与温暖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许鑫山先生在此题壁曰:小庭无芳草,却有茗香扰;若问香何处,入堂壶中找;壶纳三江水,又容百川草;紫砂无日月,唯有匠心巧;今生痴壶乐,草堂更逍遥。
今日我再妄言:壶无王道,茶无王道,有的就是心有所属,有的就是情有独钟。
站台
“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能汇聚如此众多的流动量,从来没有一个地方,能拥有如此丰富的悲欢离合。从清晨到黄昏,从黑夜到黎明,数不清的脚印,带着各地的泥土,重重叠叠,密密麻麻。有红色的来自山间,有褐色的来自田野,有黑色的来自城市,有白色来自海滨。聚拢又失散,堆积又泻落。来来往往,忙忙碌碌,这是个制造离散的时代,来的脚步掩盖了去的脚印,去的脚印也覆盖了来的脚印。轻快的脚步播散着欢聚的愉悦,沉重的脚步载着如许忧愁,从容的脚步踱向预定的目标,匆促的脚步显示心情的迫切,迟缓的脚步缠绕于厌倦,悠闲的脚步只为一次探访,也有犹豫不决的脚步,属于迷失自己的旅客……”
这是—座具有现代化气息但又充满清韵的小院,被命名为站台。打开大门,一副铁轨交叉的影背墙一下子冲击了你的视线,继而落眼点放在了一个由暖气管道组建的框架上,这还不算,弥勒佛稳坐其上!
这主人是何等的率性和我行我素!突然间就想到了武功里有一种叫做沾衣十八跌。凡事有了沾带,自会不利落,总有把柄在人手,不定什么时候就被人跌个人仰马翻,倒地不起。无沾带,就无弱点,就可以肆行无碍凭来去。光头着鞋,赤脚戴帽,颠颠倒倒,一丝不挂。
就在这瞬间开悟了济癫之癫,猴哥之狂,鲁智深吃狗肉喝烈酒暴打山门毁坏金刚,惊得卷堂大散,方丈还说他有大慧根,人皆不及他。心经上说“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没有缠碍,自不至百苦丛生。若人心无有沾带,无有挂碍,管它天上天下,你富我贫,花谢花开,月暗月明,只是一个廓然忘虑,草头庵里坐,世上红尘行,哪个官家巨佛能奈得我何?
心中暗叹:好一个景波!
正堂里的背景依旧就站台和站台相关的铁轨、正在隆隆前行的火车。芸芸众生,多少次我们被卸在站台,多少次我们又从站台离去,别离多于团聚,失望多于获得。寂寞、惆怅和深沉的悲凉,常是我们密切的旅伴。离去的不是离去,心仍萦留于亲情;归来不是归来,浮土又焉能扎根?
酒至兴处景波起身,指着墙上一个背景对我说:这幅照片就是我,我就是在冬天冰天雪地里孤独行驶着的这辆火车!是啊,倾尽心力或不被人理解,默默耕耘却不问收获。佛家说,缘来相聚,缘尽相离。孤独的行程,只能靠你孤独的行走!
继续走下去吧,那隆隆而行的火车冒出的缕缕青烟不是还有一丝温暖么?是起点,但不是终点;是开始,但不是结束;是出发,归宿尚待寻求;是离散,欢聚当可期待,这本身就是流动的和谐。
人在旅途,景波所做的是:在生命的站台多献爱心有鲜花,让芬芳弥漫你我一段一段的行程。
一个警察的风华雪月
如此的诗情画意,如此的意境深远,如此的虚静浩淼,来自于一个警察,一个110大队长;
如此的无拘无束,如此的云淡风轻,如此的悠然雅之,来自于一个警察,一个110大队长;
红尘之内,红尘之外;
出世,入世;
一隐,一现;
一俗,一雅;
对于懂他的人,自是不必多说;对于不懂他的人,则没必要多说。他不受制于什么外力,也不为直接功利驱使,象《藏着的关中》中的麦客一样,拍摄与割麦均为一种生命存在的方式。是的,就是这个意思,壶云居只是景波生命存在的一种比较合适的方式,无所谓得,也无所谓失。他只是用他的壶来记录自己一生隐微的心程,或某个瞬间的照影惊鸿。
想起《封神演义》里一个片断:
纣王问云中子:“先生从何处来?”  
云中子:“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   
纣王发难:“云散水枯,汝归何处?”   
云中子从容答对:“云散皓月当空,水枯明珠出现”。
云散不是没有收梢,水枯不是至于绝境。云破月来,水落石出,看似的困顿转化成了另一种新生。怀一份洒洒落落,云水襟怀,玩弄着自己的紫玉金砂,这就是景波,一个警察的一场风花雪月。





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7-22 9:14
      
郭丫头再留一条:
冰娃子你可照看好我那两条漂漂的裙子啊,过两天我就去把我的裙裙带回来,嘻嘻...
想象下冰娃子表情啊:天啊,赖处于赖更胜于赖啊,我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啊,郭晖你这个死丫头片子......哈哈哈哈
  
           
  
评论人:yuyi3 评论日期:2009-7-22 9:26
      
欣赏
好久我也把我那“余壶居”也推荐出来欣赏欣赏哈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09-7-22 12:42
      
西沟散人:
那就来多凉快哈哈。

陈若雷:
我做不做饭、在哪里做饭,管你pi事啊,我就选厨房了,我喜欢我愿意,三八!
呵呵,骂完真爽!我说雷哥哥,你真的有点那个、那个,算了,不骂你了。

大方:
过两天我去北京,时间够我找你哈。
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09-7-22 12:48
      
老唐子:
这哪是什么古镇,就里面有几栋老房子还看得过去。而且这样的院在我们南方多得很。

荔红:
你的那些pp才好哦,看得我眼都直了。

幽幽:
我也不晓得是什么树,照片也不是我拍的。呵呵,人家拍了,我借来用的。
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09-7-22 12:52
      
没落:
耶!

郭丫头:
你这篇字写得很好呢,双手举起来赞两个!

yuyi3 :
弄嘛,弄来大家一起欣赏哦。
  
           
  
评论人:晓来轻酌 评论日期:2009-7-22 20:04
      
嗨,硬是巴适哈。
想你咯,冰。
  
           
  
评论人:桔子黄红 评论日期:2009-7-23 0:10
      

冰儿不乖,自个检讨去!
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7-23 2:09
      
主人家坐正了身子,挺得像院子那棵老槐树:我纵横这里几十年了,什么都闹过,就是没有闹过绯闻!
我坐的凳子有扶手,我摇摇欲坠了半天没坠下去。长嘘一口气,我依然怯弱弱地央求:那你就闹一次绯闻吧,求你了,人家也没有闹过绯闻的。
-----------------
在想这个场景,笑死人了。

  
           
  
评论人:古意今志 评论日期:2009-7-23 16:45
      
品茶 品人 品文字!
  
           
  
评论人:杨沐 评论日期:2009-7-23 17:04
      
养眼!
  
           
  
评论人:雨田园 评论日期:2009-7-24 11:10
      
真能写:)
  
           
  
评论人:老邪323 评论日期:2009-7-30 0:13
      
想想那个主人家真是幽默的很,冰儿你哪天带我去哈。
  
           
  
评论人:竹石木 评论日期:2009-9-26 22:43
      
哈哈,庄子,我看到了,偶也有一套呢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罗斌冰写字耍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