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作者:我家冰儿 提交日期:2017-7-24 10:01:00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罗斌冰

 

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

十年前,我离开成都,为了心中那诗和远方。三年游离,几乎走遍了中国,回至成都才发现,原来,远方只是心的距离,诗只是心的芳华,让心有了安稳处,便有了诗和远方。

成都,我的诗和远方。于是,停下来,真正回到成都,居住在三圣乡,一个极其美丽浪漫的花乡。

是的,三圣乡很美,美至每一天清晨醒来时,我都会想起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是的,成都很美,成都很好,尤其是三圣乡,四季花香,没有雾霾,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等等,写文字也好,与朋友说起也好,我像个找到怀抱的孩子,也像个絮叨的老人,不停地不停地述说成都的好,成都有宽窄巷子有金沙有世界最大单体建筑等等,还有我美丽的三圣乡。

我对我先生说,我们的社会真好,待我们不薄,我们也理应回报社会,等我们老了,等你退休了,我们或者就在这里,或者找一个偏远山区,我免费教孩子们读书写字,你免费给大家看病。

于是,我以为,我可以在这里写尽人间美好,我的灵魂将因为这座城市的这一隅羽化成仙。

可是……

2017年7月21日的上午,一群穿着和警察制服差不多的人在三四个便衣者的带领下,突然擅自闯入我的家园,噩梦惊魂。

我在三圣乡红砂村已经居住了七年,邻里和谐,2017年5月从原租住地搬到不远处的联合二组88号院子。88号院主结构为一栋两层小楼和一栋平房,因平房属于危房,墙面倾斜,因此在对88号院做整体装修改造设计时,平房需要拆了重修。

我不懂得装修改建需要审批。5月16日,装修工人进入88号工作。两天后,红砂村治安巡逻来通知我说室内装修可以做,但重建房屋应该要审批,我便立刻拿着装修方案到红砂村社区办理。红砂社区的工作人员办事效率极高,勘看现场,比对设计图后,签字同意,然后让我再到三圣乡景区签个字。时间为一个下午。

很感动,觉得现今的ZF真好,所以我们今天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指数能得以大大提高。

我以为,接下来的审批也会如此。

次日,我到三圣乡街道办公楼的景区综合管理科找到万科长。万科长大致看了一下说等通知。我问什么时候能接到通知,万科长说每月第二个星期开会,开完会通知。

好的,我等通知就好。于是,我让装修工人先进行室内装修。

五月的枇杷沉甸甸地黄了,六月的栀子花飘香在三圣乡的上空。我想,月中了,第二个星期都过了,该有通知了吧。然而,只有花香如故。

于是,我前往景区打听,却被告知还没有开会,但我的房屋重建设计不合格,因为原来的危房是斜顶,而我重建的设计是平顶。

???

我有些不懂了,问为什么那么久不通知我,为什么一定要斜顶。原房面积为27平米,重建面积也是27平米。原房顶最高处为3米,最低处为2.6米,重建房顶为2.7米的平顶,平均高度低于原房,且因是整体装修改建,平顶更为美观。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原房实拍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设计稿

 

 

我得到的答复很简单,万科长说我们景区就是这样要求的,有关法规就是这样规定的。

有关法规?——这让我想起“有关部门”。在哪里?

这里我需要用的情绪表述,应该是脑门上三条黑线吧。即便这样,我依然还是相信ZF工作人员是按章在工作,态度不好是因为工作很辛苦。

于是我开始咨询“有关法规”,结果自然无果。

好吧,不是还没有最后开会决定吗?或者有领导会同意我的方案呢?好吧,我等待开会结果便是。

时间就这样耗着,我只得让工人先把地基打好,等待最后的开会结果。

6月眼见就要过了,说好的人民ZF为人民呢?说好的公平公开公正呢?说好的坚决杜绝办事拖沓呢?

朋友认识ZF里的人,说再帮我咨询一下。许日后,朋友说应该没什么问题,我完全没有违章违法,审批需要一个过程。

好吧,我再相信一次ZF,我等。

7月17号,我接到通知说我的审批通过了,去景区综合管理科办理手续。我立刻前往,万科长给我一张纸条,要我去红砂社区交5000元装修保证金,然后便可以开始修房子了。

大喜!两个月的等待漫长是漫长,但终归是有了结果。赶紧到88号院告诉装修负责人,可以动工建房了,然后再回住所取钱。负责人告诉我,很快,因为房子是在厂里定做好的钢架房,拿来组装好就可以了。

再次大喜!

只是,红砂村离我临时借住的地方很远,当我回到城里时间已晚,加之此后两日我写稿没有时间,只得在次日请装修的人来我住所取钱去交钱。

7月21日10点过,手机响起,先是邻居来电话问我院子怎么没人,说有人翻墙进了我的院子,并有好多人跑进去了,要我赶紧去看看。我还没回过神来,装修的人来电话说他刚到院子,看见一群穿制服的人围住了我的院子,不让他进,说我们的房子是违章建筑,马上要强拆。

???

几个问号立刻挂在了我眼前。为什么?我立刻打车前往红砂村联合二组88号,未至近处便听见一片吵闹声,至近处,见我院外已经围了很多人,有邻居乡亲,有穿制服和便衣的执法者,剑拔弩张颇是紧张。赶紧上前问情况,想要进我的院子去看看情况,却被院门口一排持盾牌铁叉的制服汉子阻拦在院门口不让进。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房屋主人罗斌冰被制服者拦在自家门外不准进

 

???

警察?武装警察?警匪对峙?抑或武装打劫?更或者枪战大片?一时间,我以为我穿越去了某个电影电视的现场。

我的院子为什么不让进?我问警察。

我们在执法,这里是违章搭建,无关人等一律不准靠近。一个黑衣男子从院子里走出来,冷面而语。

你们是谁?我问。

三圣乡景区的。黑衣男子依然冷面而语。

有手续吗?我要看你们的工作证和执法手续。我说。

没带,要看去办公室看。黑衣男子还是冷面而语。

没带你们就不能拆。我说。

好,你不拆我拆。黑衣男子道。

你们不给我电话通知,又不给我看任何的文件,我为什么要拆?我说。

我没你电话。我贴了通知在你院子里,你自己不看。黑衣男子说。

这是我第一次领教强词夺理。

你不让我进去,我怎么看?我交到景区的审批材料上有我电话。我说。

我不管,我只管你违章,只管拆。黑衣男子说。

这是我第二次领教强词夺理。

那你让我进去,你告诉我哪里违章了。我说。

现在我们已经依法封锁了这里,你不能进。黑衣男子说。

你凭什么封锁?依法你就给我看你们的文件。你们不能不讲理。我要报警。我说。

好,我支持你报警。黑衣男子不再理我,一挥手,大喊:给我拆!

……

从我赶到红砂村88号,到那黑衣男子大喊“给我拆”,两分钟。

两分钟啊……

我那美丽的家园啊,我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在我眼前坍塌,围观邻居乡亲的愤怒吼声和着我的眼泪模糊了一切,什么情何以堪,什么问苍天无语,没有,没有,一切都没有,有的就是院子里那些拿锯拿棒拿铁锹的人在挥动双臂,有的只是,噩梦惊魂。

片刻,我回过神来,我要保护我的家园!我想要进去我的院子,未及我靠近,四个制服汉子立刻行动,两个用盾牌来拦,两个用叉子一样的铁棒举向了我。然后我听见一个男子大声质问我:你敢袭警?

天!袭警?何从谈起?坦言说我没那个胆量,也没想过,我只是要去保护我的家。

你们不要脸!太不要脸!我用尽全身力气大喊。

就在这时,我身后刚刚赶来的朋友拉住我,把我护在她身后,大声对我说,不要,你阻止不了的,不要给他们借口,也不要伤了自己,我们报警。

对,报警!我止住眼泪,变得理智,拨打了110。

对嘛,你们可以报警嘛,我就支持你们报警嘛。黑子男子走到一旁说。

你们是怎么进我院子的?我的大门是关了的,里面又没有人。报完警,我走向黑衣男子问。立刻,一个制服汉子立刻过来用盾牌护住了黑衣男子。

你不要行凶!制服汉子厉声说。

行凶?我行凶?又是从何谈起?一时间我竟无言以对。

黑衣男子不理我,只是看着手里的手机。

你是谁?你是负责的吗?我在盾牌外问。

啊,我是局长,怎么了?黑衣男子还是看手机,答。

什么局长?你叫什么名字? 我问。

三圣乡景区的局长,冉,我姓冉,你要做啥子?黑衣男子答。

我要看你的证件。我说。

……黑衣男子瞪向我,稍有迟疑后,说:我没带。有事去景区办公室找我,我是局长,冉局长。

这里,我不想表述我听到这几个字的心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110来了,看了看,问了问情况,说这事不归他们管,不立案,让我们自己解决。

可是他们擅闯民宅,我的院子关了门的,里面没有一个人,他们是怎么进去的?你们也不管?我问。

110笑笑,不说话。

为什么?我问。

110笑笑,还是不说话。

……

有一句人人都知道的温暖贴心的话:有困难找警察。

是吗?

来拆我家园的人穿着和警察一样的制服,拿着写着警察的盾牌,有人说他们是城管,有人说他们是联防,有人说他们是二排,我不懂,我看不出来制服上的区别,我以为他们是警察,

接到我报警的应该是真警察吧,可他们站在我院子外,陪着围观的人,陪着那些呵斥邻居乡亲的人,淡定地看着我的家园被毁。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房东大爷和乡亲们说那么多搞经营的扩建你们不管,这里没有扩建你们偏偏要拆,冉局长只看手机,不予理睬。

 

然后,我的房东大爷大妈来了,脸红耳赤带着颤声的怒吼在那些执法者的呵斥中,微不足道。

然后,红砂村社区的工作人员来了,怯怯地说为什么我们都没有接到通知。没有人呵斥他们,也没有人理睬他们。

然后,一个家中才被偷盗的乡亲问,我们被偷你们不管,拆房子你们鼓捣管。话未说完,被一声厉呵“闭嘴”打断。

然后,越来越多的乡亲来了,所有的质问如石沉大海。如果,如果让我们安身立命的法律和执法者是大海的话。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严格按已经同意的设计图纸修建的钢架房

 

我不想质疑法律,我相信法律,那是一个GJ的道德及行为规范,代表一个GJ的尊严,我相信我们很多很多人都是守法的好公民。热爱这个GJ,热爱这片土地,我们就理所应当遵循法律法规,只是……

 

        我也不想质疑某些执行法律法规的GJ工作人员,他们在执法的同时,是否也要保护生活在这些法律法规里的人民。

 

        我看完了《人民的名义》,热血沸腾,我以为……哦,原来那真的是电视剧。

 

        然后,然后啊,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之后,那些执法人员相互吆喝着收工了去吃午饭,留下满院的狼藉。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我不敢走进我的院子,只远远地看着,我怕我会嚎啕大哭。

朗朗乾坤,太平盛世,我美丽和谐的成都,我如诗如画的花乡,怎么了?

罗老师,别怕,告他们!我们都支持你!

罗老师,你们一家人那么好,你们家没有扩建,我们都为你作证!

罗老师,告他们,他们拿习惯来了,你不给他们就乱来,乡上区上告不了,还有市里省里,就不信没人管得了他们了。

……

很多认识不认识的乡亲来到我身边。

很温暖,真的很温暖。

 

朋友进了院子,从墙上扯下一张纸拿给我,确实是三圣街道办事处的通知,全名为《责令停止违规违法行为通知书》,字迹虽然潦草,仔细辨认后,还是看了个清楚,发件时间为2017年7月21日,执行时间也为2017年7月21日。但执行时间有涂改痕迹,似乎是23改成了21。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为什么?21号发通知21号上午10过贴在我院子里半个小时后拆了我的院子。不管执行时间有没有被改过,明明上面写着让我自行拆除,为什么不让我看到就强拆?违规通知发放人是谁?没有人签字。违建人如果是我,为什么不让我签字?再者,景区综合管理科已经给我条子交钱,条子上明明白白说清楚景区评审会集体讨论通过并同意了我的维护维修方案,还要我交纳保证金,为什么《责令停止违规违法行为通知书》上要我拆除并恢复原样。房屋原样是危房,难道景区宁愿要危房,也不要美丽家园?

好!告他们!

下午,房东大爷大妈和乡亲先去三圣乡景区办公楼找领导,我等先生做完手术也一起前往景区办公楼,然后我们找到景区管理局副局长的办公室,里面,端坐着冉局长。

冉局长让我们坐下,说:说吧。

我看到你们的通知了,我们没有违章建筑,我……

我话没说完,冉局长打断我:只要你拿得出证据,我赔。

我拿出景区综合管理科万科长17号给我的《成都三圣乡景区农家乐(农房)提档升级打造(维护维修)履约保证金交纳表》以及《锦江区三圣街道办事处社区结算统一票据》,递给冉局长。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这个不算数。冉局长没接,只是看了一眼,说。

为什么不算?我问。

这个只是喊你交保证金,不是正式的通知,而且我们没有同意你改建。冉局长说。

 

成都,是否还能让我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这上面写得明明白白。我指着纸条上写着同意那行文字说。

我喊人拿正式的文件过来。冉局长打了个电话,片刻,景区综合管理科的万科长进屋,递文件给冉局长后,在其身边坐下。

你看,你们的设计方案我们写了意见,不能长宽、不能长长、不能长高,只能是房屋原样的斜顶。冉局长说。

咦,为什么17号那天万科长让我去交钱的时候没有将此文件给我看,21号执法时也没有给我看?

我没有接到这样的书面通知,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文件。我说。

我记得我给你说过。万科长插话。

是,你是给我说过,那时你们还没有开会,你只说你不能同意。但17号那天你给我电话的时候说是开会通过了,让我来办手续让我交纳保证金。我已经交了保证金,你们又说我违章了……

你交保证金了?什么时候交的?万科长打断我。

20号。我出示保证金票据。

不是钱的事,你就是违章了,没有按照我们的规定改造,拆除是正常执法。冉局长说。

就算我违章,你们的通知也没有到达我的手里啊。你们上午10点不经我们任何人同意闯入我们家,贴了通知10半就开始拆,你们不让我进院子,

这位女士,万科长打断我,我们代表GJ在执法,没有必要凡事都给你汇报,还有,根据GJ有关法律法规,我们的通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口头通知,一种是书面告知,我们采取的是第二种。

可是,第二种书面通知我也没有看到啊,我也没有签字啊,还有……

这位女士,我在说话的时候你不要打断我,你是有文化的人。万科长说。

???

我惊诧,我打断他,还是他打断我?

我们是GJ公务员,我们代表的是ZF,不是我们自己,我们的一切执法都是依据GJ有关法律法规,你要觉得我们做错了,你可以告我们,信访办,纪委,随便。我很忙,还有人在等我开会。万科长言辞凿凿地说完,站起身来,走了。

???

这是7月21号这一天,我听到过的第几次强词夺理我不记得了。

我想起了上午我打110报警的时候,冉局长也是笃定地说我就应该报警。报警的结果,没有结果。

我们离开了三圣乡景区办公楼,灰溜溜的,沮丧的,也茫然的。

 

这篇实名公开信很长,写得我都有些厌烦自己的啰嗦。但我不知道该怎样来写这样一封公开信,我想叙述事实本身应该是最好的方式。

 

我不是愤青,甚至于讨厌愤青。我热爱我的祖国,也相信现在的ZF是一个有作为的ZF, 所以我不愿意去指责ZF。

我的老恩师在年轻时遭受过不公的待遇,他说那不是GJ的错,是ZF有些人的问题,知错就改,改了还是好ZF。他平反了,他用余生来教书,教出桃李满天;他写诗,写赞美祖国赞美人生的诗。他说,做人要以德报怨。

我敬遵恩师教诲,做人要以德报怨,所以,我亦行文于人间美好,我相信,所有的美好值得我们赞美,亦需要我们维护。

可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我不知道这次事件的发生为什么,问题出在哪里。ZF是GJ的形象,是替GJ服务人民并监督管理人民,有权利也有义务,但如果人为地权力远远大于义务呢?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我遵守我所知道的一切法律法规,我也相信任何事件的发生都不会只是单方面的问题,就如同这次事件,我也应该有我的责任,所以,这封实名公开信,尽管我带着情绪,但我依然啰嗦地如实陈述事件发生的经过,并将所有我能找到的资料附上。

有人问我写实名公开信,要得到什么。我不知道。

我想了很久,我的家被毁,我想我应该得到赔偿。但赔偿又如何?我原本可以过两天就住进我美丽的小院,听小草呢喃,看小鸟踱步,闻小花芳香,然后写美丽的文字,安静地写小楷抄经书,然后为心爱的男人和年迈的母亲做饭。一旦理赔,手续程序诸多,这一切的美好只怕遥遥无期,还纷扰了心性。

我还想请ZF的人告诉我,装修改建的申请需要多长时间能办理,是不是规定必须缴纳保证金。还有,那些穿制服的人,能不能让我们普通公民一眼能看出制服的区别。还有,所谓的有关法律法规,能不能有明文告知?还有,ZF的工作人员能不能把字写得清楚明白些?汉字,多么伟大而美妙的文字,我们的GJ近平都写得一手好字, 公务员们能不能提高一下自身素养?

再然后,我还希望冉局长和万科长给我一个道歉,公开的道歉,同时希望ZF有比他们大的领导可以管到他们制约他们,告诉他们,他们不能代表GJ不能代表法律不能代表ZF不能任意妄为,他们没有权利拿看不见的有关法律法规搪塞我们并作为其并不真正懂法的借口。

 

我的梦想,我的希望,有吗?

 

在我要写这封实名公开信的时候,朋友建议我不要文绉绉,言辞应该犀利,也要做标题党,比如文弱女子被城管强闯民宅暴力执法吓瘫在地等等,我没有同意。我爱我的祖国,我爱成都,我爱三圣乡红砂村联合二组88号我的家园,只是,当这一切发生,我想我依然还是爱的,但我不知道我否还能一如既往地那么爱。

 

 

                                         罗斌冰

2017年7月21日夜

 

 

 

 

 

  
  
  #日志日期:2017-7-24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0:21
      
很久没上博了,我自己都没有料到再写博居然是这样的文章。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0:22
      
咦,为什么之前我的留言没有?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0:48
      
恳请转发!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0:51
      
事发当天我就去找了锦江信访办,那里的人社区和景区不归他们管,那态度,我以为我是去要账的。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0:54
      
陪我去是朋友说,都让你凶点了,你以为在有些“有关部门”斯文和讲道理有用?有用的话,拿来那么多的上访和告状?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0:58
      
其实,事件发生的时候,因为110不管,我朋友就打了市长热线12345.我等了两天,查询后的结果是,市里责成锦江区处理,锦江区又责成三圣乡街道办处理。天!我告的就是三圣乡街道办。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0:59
      
如果不是我投诉是这样的结果,我不会发这篇文章。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1:02
      
我在自己的博里不停地写留言,颇是无奈,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有些神叨叨的。我只是想要多一些留言,冲博客的排行榜,以便扩大影响。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1:06
      
我在微信上发了此文,我的一个朋友留言:
有一天和朋友谈论现在是否是太平盛世。朋友说:是幻觉,因为鬼没有敲你家门。我们应该怎样保护我们的生活?一如既往,苟且沉默,还是......
  
           
  
评论人:我家冰儿 评论日期:2017-7-24 11:25
      
4:为公民的“中国梦”节哀吧。
5:有朋友看了这文章,问我,发生这样的事,是要赔偿还是要执法者脱衣服。我说,最好都要,如果一定要选择,我宁愿放弃赔偿也要让那些违法执法者脱衣服。钱能解决的事就不是事。
6:为什么不要赔偿?光拖衣服就行了?脱衣服的人是经过政府选拔的个人。什么个别人不能代表政府,屁!不能代表,你用他干毛线?那些通知之类的东东他自己印的?就算他自己印的,他能带那么多穿制服的人?110还来了,来干啥子?看热闹?
  
           
  
评论人:晓来轻酌 评论日期:2017-7-24 18:56
      
请大家到论坛上留言:http://bbs.tianya.cn/post-free-5767315-1.shtml
  
           
  
评论人:菜菜子216 评论日期:2017-7-25 14:49
      
看得我愤怒不已,原以为现在的风气已好转,没想到还是这么让人绝望。
支持你用法律手段维权到底,前提是不要 气坏身体。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罗斌冰写字耍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