垚的山谷


垚的山谷
maozhuang.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博客信息
博主:maozhuang 
友情博客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97016 次
  • 今日访问:4次
  • 日志: -187篇
  • 评论: 12 个
  • 留言: 3 个
  • 建站时间: 2006-6-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阴转晴
这一切都并非你我所能控制
作者:maozhuang 提交日期:2008-3-3 16:29: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093

这几天腿莫名其妙的酸痛,不是剧烈的酸痛,象是突然运动过量的后遗效应。腿部肌肉好似被腌渍的酸菜,缩水、发酵、抽缩,正在逐渐变成瘫软的一堆窝在缸里。夜晚安静的时候,躺在床上,我体会着那种酸痛,由于是撇去了旁事的专注,酸痛感格外鲜明,让我感到一种惧怕。
我想到了很多伤病的腿,很多伤痛场面,当然不是我的,而是电影里的战争场面。《拯救大兵瑞恩》里偌曼底登陆时被炸飞的无数支断腿,《集结号》里子弹打中士兵的腿鲜血迸出,当然那都是化妆术的杰出作品,可留在我记忆里的决不是什么化妆术,全都是雪淋淋的事实。我还想到了几年前父亲手臂摔断后的情形,从手术室出来,他的胳膊上蜿蜒着一条长长的蚯蚓,那么粗的线绳将皮肉咬合起来,好象那不是人的皮肉,而是某种皮革制品。
关于死,活着的人们喜欢猜想,用宗教的、哲学的、艺术的等种种手段去想象这个没有答案的过程。在还没有走到那个尽头的时候,一切都是未知数,是个无边无尽的深渊,因为未知,所以充满神秘感。有时,对于死亡的惶惑、不安、恐惧,让一切手头的事瞬间显得没有意义,而过了这个时刻,一切又会回复到原来的样子,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再想意义这事反而显得无聊,因为你无力终止,唯有选择继续。
腿的酸痛引起了对死亡的联想,许多关于死亡场面的记忆重新被焕发。母亲从前所在医院的太平间,一间简陋的小黑房子,就在母亲办公室后面,出去上厕所时必然经过。那是一个夏天,一个工伤死去的年轻男人躺在里面,被巨大的冰块包围着,黄蜡一样的手垂下来,象是睡着了一样。我记得曾仔细观察过他的手指尖,它真的没有动。死亡往往是难以置信的,因为一去不返的神秘引起的只有惶惑,继而惧怕。
腿疼会不会是某种来路不明的萎缩症前兆,也许是某种病变的预告,或者仅仅是因为缺乏运动而导致的肌肉疲劳。我是该去医院请医生看看,过过各种检查仪器,还是应该等待它自动消失。去医院很麻烦,要坐车排队看医生脸色闻难闻药水味,等待很煎熬,要克服没有依据的想象和无休止的自我折磨。很多时候,侥幸心理会出现并停留,挥之不去,运气这个假象会哄骗的你欲罢不能。
也许一切都会过去,明天依然会来临。可疼痛未消失前,明天的来临显得多么漫长。也许死亡只是瞬间,而疼痛却是这瞬间的延长,这多么恐怖。或许死亡之于人的恐惧,最深的乃是对疼痛的惧怕,那种无休止的、难以忍受的,令人扭曲的的疼痛,让一切疾病变成了魔鬼,它的利爪不明就里地抓上了你,让一切良药失灵,让一切医术失效,于是,势弱如你只有任其蹂躏摧残,直至其吞噬完你所有的力气和精神,再一脚把你踢进死亡的大门。
在一种无望面前,人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软弱,需要帮助,需要安慰。在这方面,宗教的作用可能是最有效的,还有一些新兴起的临终安慰组织,用麻醉剂和温情送完最后一程。
其实,最幸福的是寿终正寝,年龄到了,睡着就过去了,不知不觉中抵达另一个世界。对长寿的追求,前提应该是健康,有质量的长寿才有意义。
然而,无论长寿或死亡,更可怕的是,这一切都并非你我所能控制!


#日志日期:2008-3-3 星期一(Mo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垚的山谷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