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卢韦之思

高卢韦之思
于是受着头上一颗小星的笼罩

上一篇 下一篇
闻一多的诗——《天安门》
作者:高卢韦斯 提交日期:2012-7-9 13:42:00 正常| 访问量:8746

  

好家伙!今日可吓坏了我!


  

两条腿到这会儿还哆嗦。


  

瞧着,瞧着,都要追上来了,


  

要不,我为什么要那么跑?


  

先生,让我喘口气,那东西,


  

你没有瞧见那黑漆漆的,


  

没脑袋的,蹶脚的,多可怕,


  

还摇晃着白旗儿说着话……


  

这年头真没法办,你问谁?


  

真是人都办不了,别说鬼。


  

还开会啦,还不老实点儿!


  

你瞧,都是谁家的小孩儿,


  

不才十来岁儿吗?干吗的!


  

脑袋瓜上不是使枪扎的?


  

先生,听说昨日又死了人,


  

管包死的又是傻学生们。


  

这年头儿也真有那怪事,


  

那学生们有的喝,有的吃,──


  

咱二叔头年死在杨柳青,


  

那是饿的没法儿去当兵,──


  

谁拿老命白白的送阎王!


  

咱一辈子没撒过谎,我想


  

刚灌上俩子儿油,一整勺,


  

怎么走着走着瞧不见道。


  

怨不得小秃子吓掉了魂,


  

劝人黑夜里别走天安门。


  

得!就算咱拉车的活倒霉,


  

赶明日北京满城都是鬼!


  

 


  

精彩鉴赏http://www.qingshi.net/jianshang/xs/2307.html






#日志日期:2012-7-9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钓鱼舟 评论日期:2012-7-10 22:44
  不怪闻先生未卜先知,只怪这幕剧反复重播!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高卢韦之思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