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卢韦之思

高卢韦之思
于是受着头上一颗小星的笼罩

上一篇 下一篇
莫言的《大风》
作者:高卢韦斯 提交日期:2009-7-26 22:52:00 正常| 访问量:7868

风怒号,从成都一路刮回杭州。隔了好几天,才想起翻出莫言的书来看看。那排长江文艺的“跨世纪文丛”中,有王安忆苏童余华格非贾平凹王蒙残雪刘恒林白,就是没有莫言那本,再找找,才发现那本《金发婴儿》,与莫言的《红高粱》、《欢乐十三章》两本,单列在别处。


翻开来,扉页上写着购书的时间与地点:95511日,求是书店。那是文一路与学院路口的一家书店,现在已经夷为平地,栽着几株梧桐,弱弱地宣告此处已是梧桐公寓。


扉页上还有莫言的亲笔:



莫言

2003823

于杭州





那次是枫林晚书店请莫言来,后来刘翔老师与他在小房间里单独聊,我也旁听了好一会儿,顺便请他签了名。一个圆脸、说话和气的作家。


翻开《金发婴儿》,第一篇就是《大风》,写的是因八十六岁爷爷去世,我赶回故乡,并想起幼时与爷爷一起去割草,归途遭遇一场飓风的事。


那风是一个黑色的、顶天立地的圆柱,呼噜呼噜卷地而来,而爷爷只是推着车毫无表情,木然镇定。只有在狂风中才能理解什么叫“镇定”。莫言笔下的大风,在与一老一少的对抗中,尽显能量:



我们钻进了风里。我昕不到什么声音,只感到有两个大巴掌在使劲扇着耳门子,鼓膜嗡嗡地响。风托着我的肚子,像要把我扔出去。堤下的庄稼像接到命令的士兵,一齐倒伏下去。河里的水飞起来,红翅膀的鲤鱼像一道道闪电在空中飞。


爷爷——我拼命地喊着。喊出的声音连我自己都没听到。肩头的绳子还是紧紧地绷着,这使我意识到爷爷的存在。爷爷在我就不怕,我把身体尽量伏下去,一只胳膊低下去,连结着胳膊的手死死抓住路边草墩。我觉得自己没有体重,只要一松手,就会化成风消失掉。


爷爷让我拉车,本来是象征性的事儿。那根拉车绳很细,它一下子崩断了。我扑倒在堤上。风把我推得翻斤斗。翻到河堤半腰上,我终于又伸出双手抓住了救命的草墩,把自己固定住了。我抬起头来看爷爷和车子。车子还挺在河堤上,车子后边是爷爷。爷爷双手攥着车把,脊背绷得像一张弓。他的双腿像钉子一样钉在堤上,腿上的肌肉像树根一样条条棱棱地凸起来。风把车子半干不湿的茅草揪出来,扬起来,小车在哆嗦。



最后,垒得像座小山包一样的整车的草,全部都被风刮走了,只剩一棵草夹在车梁的榫缝里。那是一根普通的老茅草,孩子已经被刮晕了,他眼里看去,甚至分不清草是红色还是绿色。爷孙俩推着车走回家,说不出什么话,一天的劳作就这样被席卷一空。


而清晨他们出发的时候,坦荡荡的旷野上浮动着雾气与爷爷的歌,曲调古老,节拍缓慢,悲壮苍凉:



一匹马踏破了铁甲连环


一杆枪杀败了天下好汉



一碗酒消解了三代的冤情


一文钱难住了盖世的英雄


一声笑颠倒了满朝文武
一句话失去了半壁江山
 

《金发婴儿》,莫言,长江文艺出版社,19936




#日志日期:2009-7-26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阿啃1919 评论日期:2009-7-27 0:41
一本本拿出来显摆,偶也有很多:))

评论人:书度年华 评论日期:2009-7-28 22:54
郭兄认为这套书值得收藏?我买的不多(10来本),喜欢张承志早期的这本《黑骏马》!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8-8 16:55
郭兄收藏丰厚

评论人:天涯网友(游客) 评论日期:2009-8-21 20:10
老人与海啊...

评论人:阿逊的天空 评论日期:2014-3-25 15:26
  黑骏马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高卢韦之思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