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无声
父爱无声

作者:愚人说愚 提交日期:2006-5-20 18:54:00
听母亲说,父亲是在解放前推着独轮车从河南睢县逃荒来到乡里来的,当时同行的还有爷爷和奶奶。那一年父亲17岁。   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经过了解放前兵慌马乱的岁月,也曾饱受过60年代初那段自然灾害。正是那段忍饥挨饿的日子,使父亲的双眼几乎失去了视力。   父亲就我一个独子。七十年代,我们的家乡还很穷,有那么几年几乎全靠红薯充饥。   晚上做过饭,地锅里的火仍旺着,父亲时常把一两个生红薯埋进去,第二天自然就熟了。有时天不亮,父亲见我醒来,就光着膀子跑进厨房,把烧熟的红薯扒出来,送到我的床头。这是留在我脑海中的最早记忆。   父亲在农村种庄稼是一把好手,犁地耙地扬场做畦,样样精通。正因为如此,造成了父亲很多偏见。我七八岁时,父亲把我送进了学校,但却从没有管教过我。父亲说:庄稼人靠种地吃饭,学那劳什子也不能当饭吃,某某上了几年学,回来不也是照样种地。上小学时,我成绩特别好,在班里一直数一数二的,父亲见邻居夸我,总是笑笑说:我们世代农民,祖辈也没有当官的命。   上初中时,因与几个小朋友贪玩,成绩急流而下。毕业时,我外语只考了8分。此种境况也只有下学了。父亲对我的下学表现得非常平静。   毕业后,我跟着父亲当起了学徒。俗话说:庄稼活不用学,人家咋着就在咋着。意思是说看人家怎么干咱就怎么干。更何况我父亲还是庄稼的“老把式”呢。   说实在话,从小娇生惯养的我,干起农活来还真不行。一两个月下来,我就厌烦死了。于是就想着耍滑、磨洋工。父亲认识到了我的危机,有一次狠狠地骂了我一顿。当时乡里很多邻居在场,让我感到无地自容。   我重新又想起了上学。暑假结束后,母亲三番五次地劝父亲,让他找一找乡中学的领导,看能不能让我复读,最后父亲很无奈地去了。当时任校长的是母亲的远房亲戚,去一趟也就办成了。但我知道父亲作出了很大的努力,因为自我记事起,父亲从来没有求过人,更何况他平时连一句很客套的话都说不好。   复读的那一年,父亲请人给我介绍了一个所谓的“对象”(按照我们乡里的风俗,男孩一般十五六岁都要提亲,过了这个年龄,如仍没有人给提亲父母脸上是不光彩的)。说实在话,这件事家里人做得很霸道,事前没有一个人给我商量。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天还没有亮,父亲就喊我说:亮子,起床吧!我差人给你介绍了一个对象,你去见吧!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简直懵了。这已经是什么年代了?再说我年龄还小呀!你不是刚刚把我送进学校嘛!当时我就气愤地说我不去,要去你去。 父亲是一个犟脾气,问我到底去不去?我仍说不去。父亲火了,掀开我的被子,脱起鞋就打。我任凭父亲出了口气,一动不动。   父亲发过火出门去了。只听他讲:这样不听话的孩子,让我对人家怎个交待。   我的心碎了。穿上衣服,收拾好书包,就离开了家门。我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进这个家。父亲的一顿毒打,几乎让我十几年的尊严损失殆尽。   我真的出走了。顺着乡间小路,沿着田埂,我一直向北走去。心中没有目的,没有思想,就是为了反抗。   两天后,当我的一位亲戚找到我时,我已经变得面目全非,纯粹沦为一个乞丐了。   回到家,母亲痛哭了一场,父亲抽着烟,蹲靠在门槛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上高中时,我因基础差,成绩一直上不去。不知怎地,有一段时间竟怨恨起父母亲来。如果他们也象同学们的家长那样有知识有文化,我也许不会是这个样子。有一次回到家,一进门我竟冲着父亲发了一通火,大意是你也看看人家的父母,是如何如何教育自己的子女的。当时父亲没有骂我,也没有吭声,只是低着头走了出去。   这件事过后,我就后悔了。我觉得这件事给了父亲刻骨的伤害。   九十年代初,上高中的学费已经不低,当时父亲已年近花甲,在视力很差的情况下,仍象黄件似的拚着老命。生活难以维系时,只有用平板车拉着一袋袋粮到集市上卖。   我太对不住父亲。对他来说我应是一个不孝的儿子。   大学毕业后,我结婚、生子,也做了父亲,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渐渐感到自身的压力与责任,对“父亲”的认识也在不断加深。我感到我与父亲是缺乏沟通的,有时真想找个时间与父亲好好谈一谈,但父亲已经老了,在交流上语言已经成了我们的障碍。我想终究会有一天,父亲会把他要说的话告诉我。这也许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日志日期:2006-5-20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散淡心情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