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聚焦]全景分析台海战争!(转载)
[热点聚焦]全景分析台海战争!(转载)

作者:dcqinghua 提交日期:2007-9-1 8:44:00
个体在一个国家里的命运,常常会受到来自不同方向的拉扯和撕裂,甚至扮演社稷祭坛上牺牲品的角色,所以,我们经常会听到这种痛苦的疑问:“我爱这个国家,为什么这个国家不爱我?”“不爱我的国家,值得我爱吗?”这是个体的不幸,而个人逃避这种不幸,又会导致种群承受更大的苦难。逍遥遁世,或者卖国求荣,极少数“个体”得到了奖赏,而牺牲的却是绝大多数的“个体”。这是国家框架下每个人都可能会遇到的两难,这是个无法取掉的极其沉重的十字架,它挂在我们每个人的胸口,只有殉道的精神,才能让我们得到救赎。人类文明的发展方向,就是让我们摆脱这种“两难”,进入更高的人道境界,这就是我们要寻求的真正的民主,也是全人类的未来,尽管道路漫长而曲折,但它一定会到来。 “民主派”们神往无限的美国,每每在世界某处发生危机时,在电视面前口口声声说得最多的,都是要保护美国在全球的“国家利益”,而在对手遇到麻烦的时候,美国压住内心的兴奋,才会义正词严的要来捍卫“民主”的尊严。“美国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从来都是美国人最响亮的口号。国家契约学说思想家托马斯·霍布斯认为,人性是恶的,人自私自利、恐惧贪婪、残暴无情,人与人彼此离异、敌对,又互相防范、争战不已。不过,由于人人都有保存自己、企求安全的欲望,在理性的驱使下,或者说,在自然法的支配下,人们为了摆脱悲惨可怕的自然状态,甘愿放弃了原来享有的自然权利,彼此订立了一种社会契约,于是建立了国家。 在《利维坦》一书中,霍布斯把人类进入社会、组成国家之前的时期设想为人人自危的普遍争斗的自然状态。在这种“战争状态”下,人像兽类一样处于暴力死亡的恐惧和危险中,人的生活孤独、贫困、卑污、残忍而且短寿。更有甚者,他认为自然状态的威胁随时存在,只要人们一旦脱离了国家,或国家主权一旦遭到破坏,就会立即恢复到互相争斗、恐惧不安的自然状态了。 就像基督教认为人从出生起就带着“原罪”一样,国家的起源也确实带有某种“原罪”。人类的群居和生产工具的使用,带来了物质产品的剩余,剩余产品的分配便使得混沌平等的原始人类中开始出现私有制,而私有制又形成阶级,而阶级最终消灭了氏族社会,形成了国家。 人类的群居和生产工具的使用,带来了物质产品的剩余,剩余产品的分配便使得混沌平等的原始人类中开始出现私有制,而私有制又形成阶级,而阶级最终消灭了氏族社会,形成了国家。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国家就作为一个集团,天然就具备了一种压迫的功能,要么多数人剥夺少数人的权益,要么少数人剥夺多数人的权益。从奴隶制到封建制,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社会最根本的变革方向,就是国家政权从“天赋神权”的极少数统治者手中,慢慢向人民大众转移,一个人的国家,变成一部分人的国家,又变成大部分人的国家,最后成为全民的国家,这就是民主的最终标准,也是民主成为人类追求的最终价值所在。国家全民化的程度,也就是民主化的程度。 以长远的眼光来看,随着文明的演进,国家的观念会逐渐淡化最后直至消亡,全世界消灭了阶级,消灭了集团,民主发展到最后,又与“共产主义”殊途同归,倒真成了反对“共产恶魔”的“美氏民主”的天大笑话,会成为一个没有樊篱阻隔的大家庭,这是一个人类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但是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仍还看不到这种趋势,看不到国家消亡的征兆(欧盟只是几十个国家在政治经济上形成平衡的联盟,联盟消灭不了国家),尤其是今后全球又将面临一个更加危险的新帝国:美国帝国的疯狂扩张,我们更不能放弃国家这一最有力的防御武器。 “美氏民主派”们偏斜的目光,看不见美国在“反恐”大旗下,不惜编造侵略理由:美国最终承认了“情报失误”,萨达姆没有和“基地”勾结,也没有制造“大规模杀伤武器”,美国当初攻打伊拉克的理由完全不复存在:无限制的追求自己国家的最大利益,占领他国领土,掠夺石油资源,却反过来要让中国超越国家观念,扮演无私的“和平耶稣”,把自己钉在别人的十字架上,成全犹大们的阴谋和“罗马人”的功绩。“美氏民主派”们一边在赞赏迈克尔·乔丹在中国的商业巡游时要求必须乘坐美国汽车,赞赏美国人对国家的忠诚和爱戴,一边却对自己的国家大加责罚,而且振振有辞:美国国家富强,人家当然要热爱,中国落后贫穷,我们为什么要去爱她。 许多“民主派”的先生们对国家的感情,在这里完全变成了“有奶便是娘”的势利交换,变成了无耻的市侩嘴脸。 从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来看,战争是社会每过一段时间就要降临的常态,和平只是战争之间的间歇。到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人类终于有可能来享受较长时间的和平,但是在和平的枕头下面,我们仍然不能忘记放一把警惕的宝剑。和平是宝剑带来的战利品,而宝剑又必须是和平的守护神。国家是我们遮风挡雨的屋顶,民族主义是我们打击豺狼的猎枪,我们只有守住坚固的阵地,握紧了武器,才有资格来谈对幸福的向往,才敢追寻通往真正民主的天堂之路。 2、“美氏民主”正像慢性毒药一样,侵蚀着我们的机体,使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丧失了“抗体”,当最后病菌大规模袭来的时候,我们突然才发现,原来我们手里面已经没有救命的“抗生素”了。这种危险的场景:中国人在2003年的“SARS”风暴中已经切身经历了一次。值得感谢的是,我们只是经历了一次近乎演习的“生化危机”,否则,在国家遭受重大危机的时候,这样一个微小而凶恶的病毒可能就击倒一个国家,葬送一个民族。我们的敌人撒播下那许许多多的病毒,在暗中等待的就是那一天。 美国播下的最致命的“民主毒药”,就是给许多迷茫的中国人带来的一个梦幻般的福音:只要中国人民推翻“专制”,抛弃“社会主义”,象台湾一样走上“民主”的道路,美国对中国的所有敌对行为便会改弦更张,美国就会成为中国最亲密的朋友,美国不说倾其所有来帮助中国人享受民主富足,最起码会平等待我,再也不会与我为敌。所以,美国拦截“银河号”也好,美国炸中国大使馆也好,美国撞中国的飞机也好,美国给台湾大量军售也好,美国逼迫人民币升值也好,美国频频制裁中国也好,这些都不是美国不对,而是中国不好,是中国的制度不好,要是中国放弃了这种“制度”,以上所有的事情就再也不会发生。世界上有这么美好的筵席在等着我们入座吗? 在这里,我们不讲正面的理由,还是来看看俄罗斯。十几年前,身为苏共中央总书记的戈尔巴乔夫,带领人民一举推翻了自己的布尔什维克,然后叶利钦再往前走了一步,摧毁了苏联那庞大的碉堡,顷刻间,一个“邪恶帝国”土崩瓦解,这是全世界人民的幸事,自然也是美国的幸事。劫后余生的俄罗斯,开始接受西方经济学家的帮助,用“休克疗法”来建立纯西方的市场经济架构,可得到的却是经济濒临崩溃的结局,人民生活一落千丈,在1988年,美国金融寡头索罗斯雪上加霜,还没忘记给俄罗斯再来一刀。 几乎在一夜之间,俄罗斯放弃了前苏联所有的势力范围,退回到“独联体”的疆域中去,只是在关键的几个中亚国家内保留了一部分军事存在。而又在十来年的时间里,美国或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便完全“攻占”了俄罗斯“让”出来的这些地区,一直把坦克开进阿富汗、吉尔吉斯、塔吉克斯坦,炮口紧紧的抵住了俄罗斯“柔软的下腹部”。俄罗斯的退却还没有结束,2000年3月,还处于叶利钦卵翼下的普京试探性的放风说,如果(加入北约)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俄罗斯有可能加入北约。对此,北约秘书长罗伯逊作了一个精辟的“表态”:俄罗斯加入北约,就像大象要进入浴缸一样,到头来结果是浴缸保不住,大象也没有真正洗成澡。换句话说,象俄罗斯这种大象,根本就不要想进到北约的浴缸里去洗澡,真要想洗的话,除非俄罗斯不再是大象,而是化整为零变成了北极圈里的驯鹿。 象俄罗斯这样一个基督教文化圈里的欧洲国家,即使推翻了“共产暴政”,完全实现了民主选举,照样没有资格参加北约的筵席,那象中国人这样的完全没有基督文明和资本主义“血统”的亚洲黄种人,即使砸开了自己的围墙,可又凭什么来博取美国人的欢心,被请到到德克萨斯克州劳福德小镇的牧场上去吃牛排呢?
#日志日期:2007-9-1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浪漫心灵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