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詩哥
陳詩哥
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意味着生命如节日般归来。 邮箱:7846894@qq.com

· 全部博文(103)
·诗集:快乐与忧伤 (235)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61)
·自传体 (12)
·散文 (3)
·杂类 (33)
用户:
密码:
· “创造性的想象与野心”——评《童话之书》(2017-3-13)
· 访谈:一次关于童话的行为艺术(2016-3-22)
· 盘点:《童话之书》的童话之旅(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十至十二月)(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八、九月)(2016-3-22)
· 获2015深圳风尚人物奖(2015-11-23)
· 《童话之书》获上海好童书奖(2015-11-16)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六、七月)(2015-11-4)
·  祝贺开斌兄!找个时间去触摸下你的奖,...(2013-9-27)
·  写的真好,在微薄上也转了你这偏文章。...(2012-7-2)
·  谢谢你的童话!希望好童话能流行起来!...(2012-6-5)
·  一个可收录你喜欢的博客的网站,如果收...(2012-2-26)
·  惭愧,是我不知道什么叫抓虾...(2012-2-20)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问好千信!...(2012-2-13)
·  师兄,读你的文字,会温暖到眼眶湿润。...(2012-2-10)
·  呵呵,共勉!...(2011-10-31)
·哦…那我记错了…是姓蔡的…...(2011-3-3)
·或者加我QQ吧:7846894...(2011-3-3)
·呵呵,记得记得。这个海琳是我的师姐,我问...(2011-3-3)
·啊!真的吗?!真的是你吗?你还记得我哦?...(2011-3-3)
·呵呵红豆同学,我是你的老师。这是我的邮箱...(2011-3-3)
· 2017-3(1)
· 2016-3(4)
· 2015-11(5)
· 2015-5(1)
· 2015-3(6)
· 2015-2(2)
· 2015-1(4)
· 2014-12(5)
· 2014-11(2)
· 2014-10(2)
· 2014-9(0)
· 2014-8(3)
· 陈诗哥新浪微博
· 陈诗哥诗生活专栏
· 海琳:虚无的城市
· 王京儿的前世今生
· 志翔的道路
· 栖息地
· 阿喜
· 陈丹青
· 芒克
· 张三四
· 川江耗子
· 樊晴雪:凤凰花又开
· 凤凰社
· 阿顿:与春光同在的旅行
· 一文
· 米吉卡童话
· 阿翔
· 王蔚童话
访问:565664 次
今日访问:12次
日志: 103篇
评论: 279 个
留言: 41 个
建站时间: 2006-4-11
陈师哥 管 理 员
陈诗哥 管 理 员




<<上一篇 下一篇>>
抵达彼岸的秘密(陈诗哥)

作者:陈诗哥 提交日期:2015-3-19 11:43: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422

  

 抵达彼岸的秘密(陈诗哥)

 

抵达彼岸的秘密

文/陈诗哥

                                                        

 

在第二个月的《童话之书》阅读传递中,有一位体育老师的话语引起我莫大的触动。他说:“童话直指人心。”

这位体育老师以简洁的语言,说出了童话的本质,胜过千言万语,从而有了禅宗的味道。

与这位体育老师相映成趣的,是樊晴雪老师,她把童话誉为“抵达彼岸的秘密”。

然而,奇怪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事情最简单,最简单的事情最复杂。这一悖论,构成了我们可悲的生存处境。所以,美国物理学家卡普拉说:“两千多年来,人类的知识在成倍增长,而人类的智慧并没有增长。”

很不幸被他言中了。

于是便有这样的一幕:如今我们整天拿着手机,被各种资讯狂轰滥炸,但是我们幸福吗?

答案是否定的。

但是,我们能向人们呼吁“扔掉手机吧,重新回到单纯的生活”吗?

恐怕不会有多少人听你的,骂你傻瓜的人反而会很多。

去年圣诞节,在《儿童文学》主办的“童话重新开始——陈诗哥新书赏评会”上,有位与会专家提出:“要征服大人,必须要发展出比成人更复杂的思想。”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这跟我们所理解的童话相差太远了啊。童话之所以为童话,是因为它有一种伟大的单纯。

其实,还是被这位专家部分地言中了。

对于某些冥顽不灵的成人来说,他们根本看不起童话,也不会阅读童话,所以童话怎么能征服他们呢!那么,童话是否要放弃这些人作为潜在的读者呢?

不能。童话没有理由放弃任何人。

那么问题又来了:作为传统儿童文学中的一个种类,童话能肩负拯救成人的重任吗?而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是轻松的、快乐的、美好的、天真烂漫的,你忍心把这样的重担压在他们肩上吗?

但是,有没有这样的可能:童话突破了传统的儿童文学范畴呢?我的意思是,它不仅仅是给儿童阅读的,而是给所有人阅读的;它不仅仅是一种文体,还是一种本体,从而成为一种本源性的精神,甚至是一种信仰?

我想,不仅可以,而且必须。唯有回到单纯的源头,才能因应繁复的事象,例如复杂的社会方案。而重返源头的童话精神,同样也可以发展出一套多层次、以所有人为对象的童话美学。

前些天,有个学佛的朋友不同意我说的“世界是建立在一本童话书上”观点,他从佛教的角度认为:只有究竟智慧才能让人解脱。我不知究竟智慧为何物。我知道的是,如果没有爱和宽容,智慧无从谈起。我还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绝大多数人根本够不上我朋友所说的智慧。

所以,我觉得,这个世界的根基是爱和宽容,而不是智慧。

童话是什么?很简单,童话就是爱和宽容。有爱和宽容的世界就是童话世界。

但是,在这个知识淹没一切的时代,如何才能找到那条通往单纯的小路呢?

恐怕,还得要像我朋友说的:需要智慧,准确地说,是适度的理性。或者像那位专家所说的:发展出一套通往单纯的深邃思想。

抱着这样的目的,我写作《童话之书》,试图以一种新的文体,融童话、论文和诗歌于一炉,从根本上来厘清“童话到底是什么”。

为了明确童话的本质,我找了几个参照物——神话、寓言和故事,详情请看书。例如故事,我分别从绝对层面和相对层面去思考故事的作用。

在绝对层面上,我发现故事有一种不羁的本性。从本质上说,故事谋求的是自身的精彩,而童话是为了他人的美好。而在相对层面,我又发现了故事的作用。例如哲学有两种言说方式,一种是柏拉图式的,另一种是亚里士多德式的。亚里士多德式的言说方式,经由黑格尔、康德等人的发展,就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论文,这是很枯燥的,看得懂的人也不多。

而柏拉图的哲学是通过戏剧的方式来传达出来的,戏剧就是讲故事的意思。在古希腊,诗歌是有两种的,一种抒情诗,正是这种诗被柏拉图逐出了理想国,而第二种就是叙事诗,像荷马史诗、古希腊悲剧。它的继承人有莎士比亚、但丁、克尔凯郭尔、还有尼采、还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我还发现,安徒生也是这一方式的继承人。

为什么要通过讲故事的方式呢?

首先是因为,讲故事的方式对哲学家有保护的作用,其次,真理并非逻辑的推演,而是与生命生活息息相关;第三,没人不喜欢读故事。

所以,我说:“童话当然也注重故事,但故事不是首要条件。童话的首要条件是为了让人的心灵变得更美好,像‘床前明月光’一样清澈。正是这一点,克服了故事的恩怨情仇。”

在阅读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时,我发现,原来在古希腊,“理论”这个词是奥尔弗斯教派的一个词,它的意思是“热情的动人的沉思”。

那么,我希望,《童话之书》也能够是一部“热情的动人的沉思”,从而抵达爱和宽容的童话世界。

 



#日志日期:2015-3-19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陳詩哥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