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詩哥
陳詩哥
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意味着生命如节日般归来。 邮箱:7846894@qq.com

· 全部博文(101)
·诗集:快乐与忧伤 (235)
·几乎什么都有国王 (61)
·自传体 (12)
·散文 (3)
·杂类 (33)
用户:
密码:
· “创造性的想象与野心”——评《童话之书》(2017-3-13)
· 访谈:一次关于童话的行为艺术(2016-3-22)
· 盘点:《童话之书》的童话之旅(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十至十二月)(2016-3-22)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八、九月)(2016-3-22)
· 获2015深圳风尚人物奖(2015-11-23)
· 《童话之书》获上海好童书奖(2015-11-16)
· 《童话之书》和朋友们的故事(第六、七月)(2015-11-4)
·  祝贺开斌兄!找个时间去触摸下你的奖,...(2013-9-27)
·  写的真好,在微薄上也转了你这偏文章。...(2012-7-2)
·  谢谢你的童话!希望好童话能流行起来!...(2012-6-5)
·  一个可收录你喜欢的博客的网站,如果收...(2012-2-26)
·  惭愧,是我不知道什么叫抓虾...(2012-2-20)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几年前我玩抓虾的时候收藏了小三师兄的...(2012-2-19)
·  问好千信!...(2012-2-13)
·  师兄,读你的文字,会温暖到眼眶湿润。...(2012-2-10)
·  呵呵,共勉!...(2011-10-31)
·哦…那我记错了…是姓蔡的…...(2011-3-3)
·或者加我QQ吧:7846894...(2011-3-3)
·呵呵,记得记得。这个海琳是我的师姐,我问...(2011-3-3)
·啊!真的吗?!真的是你吗?你还记得我哦?...(2011-3-3)
·呵呵红豆同学,我是你的老师。这是我的邮箱...(2011-3-3)
· 2017-3(1)
· 2016-3(4)
· 2015-11(5)
· 2015-5(1)
· 2015-3(6)
· 2015-2(2)
· 2015-1(4)
· 2014-12(5)
· 2014-11(2)
· 2014-10(2)
· 2014-9(0)
· 2014-8(3)
· 陈诗哥新浪微博
· 陈诗哥诗生活专栏
· 海琳:虚无的城市
· 王京儿的前世今生
· 志翔的道路
· 栖息地
· 阿喜
· 陈丹青
· 芒克
· 张三四
· 川江耗子
· 樊晴雪:凤凰花又开
· 凤凰社
· 阿顿:与春光同在的旅行
· 一文
· 米吉卡童话
· 阿翔
· 王蔚童话
访问:566538 次
今日访问:5次
日志: 101篇
评论: 279 个
留言: 41 个
建站时间: 2006-4-11
陈师哥 管 理 员
陈诗哥 管 理 员




<<上一篇 下一篇>>
访谈:一次关于童话的行为艺术

作者:陈诗哥 提交日期:2016-3-22 23:43: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999

访谈:一次关于童话的行为艺术

 

 

小编:“一本童话书能够走多远——《童话之书》阅读传递”,自从201412月策划了这个活动,在这里小编首先要对大家说一声:谢谢各位参与!《童话之书》传递活动辟了全国34条线路,有这么多小朋友和大朋友共同参加,红红火火传递了一年,回头看看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啊!

陈诗哥:是啊,《童话之书》能在各位热爱童话、喜欢阅读的小读者和大读者中传一年,并深受大家的喜爱和关注,真是让我特别感动。这让我想起,小王子离开B612星球,在地球上旅行,正好也是一年。而“童话之书”,在这本作品正好也是一位书国王子呢。事实上,我把这次活动当作一次关于童话的行为艺术。

 

小编:是的,确实是《童话之书》的一次行为艺术,也是关于童话的一场行为艺术!

陈诗哥:嗯,咱们做这个活动,本身目的并不是为了宣传卖书,那样既浪费时间,也没多少意思。而这个活动,正好与《童话之书》的内容契合。在书中,“童话之书”一直行走在路上,遇见各种各样的人,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故事,被人珍惜,也被人遗弃。而在这个活动中,《童话之书》作为传递棒,在不同的读者手中传递,让素不相识的爱书人因为一本童话书结缘,让那些读着同一本书的人彼此关注,彼此鼓励:即使在困境中,也依然相信童话是真实的。事实上,《童话之书》的确和读者们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

 

小编:这个活动其实是《童话之书》内容上的一个延伸,也可以说是将书中的童话世界放到现实世界里,来实现交汇融合的一个富有意义的“大事件”——时间越久,越能凸显其价值。

陈诗哥:是的。不知你发现了没有,其实有三本《童话之书》:首先,这本书的主角就是一本《童话之书》,他既是一本具体的书,可以说是人类童话的一个总和;其次,《童话之书》自述一生,这本身又形成了一部童话,为第二本《童话之书》;第三,在这个传递活动中,《童话之书》又去了很多地方,遇见很多人,发生了很多故事,形成了第三本《童话之书》。更有趣的是,有些朋友还对他进行续写,这就为他增加了很多的可能性。套用米切尔·恩德的一句话:这是一部永远讲不完的童话。

而这又跟我的一个主张天然吻合:即试图在文体上打通童话、诗歌和散文的界限,在精神内核上试图打通文学、哲学、人类学、信仰之间的隔阂。在读大学的时候,我为一个事实感到悲哀:读中文系的不读哲学,谈话流于浮华,难以深入进去;而读哲学系的不读小说,说话毫无情趣,味同嚼蜡。

 

小编:这个确实是需要大量的阅读、思考,积累一定程度的学养,才能做到,诗哥通过创作在跨界与打通方面做出了自己的努力,很赞!

陈诗哥:我记得《中庸》里有一句话:“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这个世界上本来有一个伟大的统一。但随着后来各种知识的分工,世界就变成了碎片。你瞧各种主义各自为政,互相攻击,每个部分都以为自己真理在握。

在这样的背景下,童话能否自然而然地知道自己是谁?我觉得很难。维特根斯坦说:“眼睛看不见眼睛。”这时候,我们要把童话放到一个整体里去观照,因为万事万物相互依存,相互为镜子。例如,我试图把童话放在诗歌、人类学、社会学、教育学、哲学、宗教学的范畴里去思考,不停地跟它们纠缠,不停地跟它们对话,以便看见童话的本来面目。

当然,这并不意味我就看见了童话的本来面目。但总要去尝试一下。

 

小编:所以,你提出童话不仅是给孩子看的,而是给所有人看的。

陈诗哥:是的,我认为只给儿童看的儿童文学是可疑的,这样的定位也导致儿童文学的门槛过低,儿童文学的写作过于泛滥。好的文学应该适合所有人看。我在《童话之书》里提出,希望099岁的大人和老人读了童话之后,重新成为099岁的孩子。

在周其星老师的《童话之书》童话课上,有一位学生的回答让我很受触动,她说她很想把《童话之书》推荐给她爷爷看,因为他就是0到99岁的老人,他完全不看童话,而且还不让孙子看,因为他觉得童话是很幼稚的。如果他看了《童话之书》,他可能会觉得童话很智慧,世界很美好。

我很欣赏台湾儿童文学作家林世仁的一句话:儿童文学以儿童为中心,但不以儿童为界限。

 

小编:听说有些线路失传了?

陈诗哥:失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经常说:我们所处的世界是一个寓言世界,充满了偶然和转折。而在书里,“童话之书”也遇到了很多偶然的事情。对于失传的书,我并没有插手,而是采取任其自然的态度。这更接近现实。

       听说有位老师读了《童话之书》后,自己跑去买了一本,在自己的学校传递了起来。

 

小编:这34本《童话之书》去过哪些城市?

陈诗哥:粗略统计一下,大概去了五十多个地方:北京、上海、重庆、香港,广东省的广州、深圳,浙江省的杭州、金华、丽水、衢州、武义,江苏省的南京、苏州、徐州、常熟、昆山,福建省的福州、泉州、湖南长沙、郴州、济南、威海、潍坊、淄博、曲阜、辽宁沈阳、大连、葫芦岛,黑龙江省的大庆、富锦,云南省的昆明、大理、宾川,安徽省的合肥、六安,湖北省的武汉,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南宁,贵州省的贵阳,山西省的太原,江西省的宜春,宁夏省的银川,甘肃省的兰州、天水,陕西省的西安,河北省的保定、衡水,河南省的郑州,四川省的成都,河北省的石家庄,海南省的海口……

    更多是在一个城市里来回穿梭,例如北京、上海、南京、福州……

 

小编:真是风尘仆仆啊!《童话之书》在这么多地方,邂逅了各种各种的人,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呢,你帮我们概括一下吧。

陈诗哥:呵,是啊!遇见了各色人马,如儿童文学作家、评论家、编辑、阅读推广人、学校老师、教育专家、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家长、艺术策展人、白领、普通读者、媒体人士……

    印象最深的是,有好几次是母女或父子共读《童话之书》,例如儿童文学作家毛芦芦和她的女儿、顾鹰和她的女儿、福州教师陈蕾和她女儿,梅山中学还有一位家长和她的女儿分别写了《童话之书》的书评。

 

小编:现在全部34条线都结束了吗?

陈诗哥:没有。还有几条线在继续,如浙师大专线、福建省读书援助协会专线。浙师大在读儿童文学研究生周琼华说:“永远读不完的童话。”福建省陈峥老师说:“想慢慢传下去,到我们的孙子的孙子……”这些都让我十分感动!

 

小编:当中有没有发生一些什么好玩的事情?

陈诗哥:呵,那太多了。大家可以看《盘点:<童话之书>的童话之旅》。

     我印象最深的是童话作家秦萤亮的讲述,她说:“《童话之书》有一百段旅途,一千种身世,曾经短短地停留在我的书房。站在书架上的两位鸭先生,围着它看了很久。‘这本书真是风尘仆仆的样子啊…’我好像听见他们这样交谈着。那一晚,不知道童话之书有没有给他们讲个故事,一个专属于压力很大的白领鸭先生的故事?我猜一定有。因为,它在世界上漂泊了那么久,知道那么多那么多的故事啊。”这简直就是一个童话!

     还有童话作家贾为,她讲述了《童话之书》在她家里发生的一系列故事:先是她儿子八棱给封面的女孩画上黑溜溜的眼睛;然后是她爸爸给《童话之书》盖萝卜章;最后是她自己给《童话之书》贴上几枚邮票,让漂流之书更有流浪感。真是有趣极了!

    深圳梅山中学的师生还决定把写满各种感言的《童话之书》,连同其他值得纪念的物品,一起尘封十五年,十五年后再开启。蛮有意思的哈!

 

小编:这本书在儿童文学作家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堪称“作家之书”,你在写作过程就考虑过给儿童文学作家阅读吗?

陈诗哥:没有。写这本书主要是为了解决我自己的问题,我是因为一些特殊的经历走上童话之路,“童话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在纠缠着我,让我不得安宁,为了解决它,我便写了这本书。对我来说,童话不仅是一种文体,也不仅是儿童文学中的一个种类,她是观看世界和人生的方式。可能作家们对这点感到好奇吧。事实上,很多成人,包括中学生、大学生,对这点也感到好奇。

 

小编:在阅读传递中,有很多人给了很高的美誉,例如《福建文学》编辑部主任小山认为这本书是百年一遇,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萧萍预言你将会成为一座巨峰。这些话对你很触动吗?

陈诗哥:她们是为了鼓励我吧。我谢谢她们!对我触动最大的是《人民文学》副主编李东华老师的一句话:“陈诗哥看上去是在写童话,实际上他在寻找一种信仰。”当时看到了有一种掉眼泪的感觉。

    信仰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我是因汶川大地震突然开始写童话。如果说汶川大地震让我从地狱里走了一趟,那接下来的几年经历,简直让我从炼狱里走了一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写作《童话之书》,我必须回应我所经历的一切,我所思考的一切。在书中,“童话之书”一路在寻找,千百年来,她被阅读,被丢弃,被重压,被埋没,被误读,也被当作宝贝过,他不屈不挠,他放任自流,他横眉怒目,却一次又一次用自己的生命在呼喊:相信童话!在《童话之书》里,几乎每一章都是从相信开始,历经怀疑,再到相信。

 

小编:嗯,相信童话!在写作这本书的过程中有没有遇到一些困难?

陈诗哥:因为《童话之书》承担着诠释“童话到底是什么”的任务,但又要消除理论的痕迹,同时又要写得好看,所以写作难度非常大。我写得非常慢。曾经有好几次,我坐在桌子前面,对着电脑,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但整个胸膛洋溢着某些东西,必须要把它写出来才觉得舒服。有好几次想过要放弃,因为感觉身体已经到达了一种极限。可幸的是,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

 

小编:真是一场艰难而幸福并存的写作,最终你完成得这么出色,真是特别为你高兴,再次祝贺!关于这本书,除了赞誉,你有没有收到一些不同的意见,或听到不同的声音呢?

陈诗哥:在传递过程中,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童话居然可以这样写”!这句话有两种意思,第一种是“童话原来可以这样写”,充满惊喜,如儿童文学作家王勇英说她脑海里反复跳跃着这样的问题:“这是童话吗?太有趣了!这是童话吗?嗯,这是童话!”第二种“童话怎么可以这样写”,充满疑惑。关于第二种,我的回答是:为什么不能这样写呢?文无定法。既然可以小题大作,为什么不能大题小作呢?上帝存在于细节中,可上帝也存在于整体中,更存在于各部分之间的关系中。

 

小编:这个阅读传递活动有没什么遗憾的地方?

陈诗哥:有的。在全国《童话之书》阅读传递中,我特意设置了一个环节:“一本童话书的寻人启事——《童话之书》寻找李红旗”。李红旗是《童话之书》中的一个人物,从小读了很多童话,并相信自己会成为一个王子。因此,他以王子的脑袋思考,以王子的举止做事,以王子的口吻说话。但命运没有让他成为一个王子,在历史的漩涡中,他和当时的很多年轻学生一样,不得不离开家庭告别城市,来到乡村劳动,成为一名山区代课教师,并遭受了一系列非童话事件,他为此感到不解,并怨天尤人。他把怒气撒在“童话之书”身上,认为世界根本没有童话。后来,他把“童话之书”留在臭气冲天的公厕里,从此斩断与童话的联系,不知所踪。随后几十年里,“童话之书”一直在寻找李红旗,想和他聊一聊。它觉得李红旗心里始终有个孩子,但一直被误解,被压抑,它想把那孩子唤醒。

我觉得现实中有很多李红旗,便想寻找他们,跟他们聊聊童话。但这个活动响应者寥寥无几。不过想想也是,谁会愿意自己被称为李红旗呢?如果换个角度想,正因为没有人愿意是李红旗,其实说明每个人在心底都是相信童话的,只是有时候世界暂时地改变了“我”和“你”。

 

小编:继《童话之书》后,你未来有什么写作计划吗?

陈诗哥:我会从《童话之书》里再引伸出五个系列或者长篇,以《童话之书》为中心,形成“一花五叶”的结构。这是在写作《童话之书》时就有的想法。

 

小编:期待!最后请你用一句话做总结?

陈诗哥:读童话,可以重新成为一个孩子;重新成为一个孩子,意味着生命如节日般归来。

 



#日志日期:2016-3-22 星期二(Tues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陳詩哥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