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树
 
草树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郁 葱:广西诗歌:诗意普照下的暖阳光
作者:草树tianya 提交日期:2008-12-14 13:40:00 正常 | 分类: 现代诗歌 | 访问量:1373

广西诗歌:诗意普照下的暖阳光 ——广西诗歌印象 □ 郁 葱 使用这个让人觉得从词义上不易解释的题目显然是我刻意的。不是阳光普照诗意,而是诗意普照阳光。接受为广西诗歌作评的邀请,使我颇为迟疑和犹豫,尽管做诗歌编辑多年,但我毕竟不是诗歌评论家,不能在理论层面系统全面地对广西诗歌进行评述,只能尽可能从一个诗歌创作者和编辑者的角度简要准确的谈谈我的思路。也许依然是不准确的,因为写诗说到底是一个实践问题而不是一个理论问题。当然这也使我避开了纯理论层面的归纳,使用了更为平实更为直接的语言来评价我所面对的作品,这反而使我更为清晰的意识到了广西诗歌的意义。 从编辑《诗神》到编辑《诗选刊》,多年来我有一个习惯或者说毛病,看稿子不大注意作者的名字,也不大注意其所在的地域,所以尽管阅读和编选过大量广西诗人的诗歌作品,去年还曾受当地刊物之约,专门为几位女诗人写过一些点评,但最近看到了的广西那么齐整的诗歌和诗人的名字,我还是对广西诗歌创作的繁盛表示惊讶。 在为广西诗人陆辉艳作的评论中我曾经说过:做了这么多年的诗歌编辑,我的一个基本主张是:尽可能不在某一个地域或者某一个年龄段的诗人中归纳他们创作风格的相同点,而是反之——在其中寻找他们的不同,寻找他们的独特和个性。我也一直认为,文学创作应该是自由、最个性的心理活动,诗人的经历不同,积淀不同,写作理念不同,生活状态不同,因此就不可能趋同。在一个健康的创作氛围中,诗人们形成各自独有的创作姿态是必然的,这肯定有它的道理。在我读到的广西青年诗人的作品中,我更感受到了这些年轻诗人各自具有的迥异的创作风格和潜质。他们没有更多的拘泥在自己地域氛围的涵盖里,而是眼界开阔,思路通透,语言润泽,观念前卫,这使得他们的今后具有了所有可能,这是我最为兴奋的一点。有许多好的字眼我一直记着,大家知道我总在重复自己的一些理念,比如:写诗要张扬,做人要克制,编诗要包容,其中两个字是“包容”。我觉得作为编辑,我们的责任就是给年轻诗人们一双翅膀,当然能飞多远,就在于他们自己了。 在我的印象里,有一些省份可以被称为诗歌大省,比如广东,比如山东,比如湖北。当然还有辽宁、湖南、福建省份等等。我之所以称广东为诗歌大省,是由于它诗歌的丰富性,这个省份有在诗歌界很有些影响的民间诗歌报刊,中青年诗人队伍也很齐整,广东公开发行的刊物对诗歌也很偏爱,而且他们还运作了一些很有影响的奖项。这些因素使得广东的诗歌丰富而多元,这是我看重广东诗歌的理由。而我称山东为诗歌大省,在于它的诗人群体在中国诗坛所占有的高度,我说的是中国诗歌的高度而不仅仅是山东诗歌的高度。山东诗人的诗歌创作的确很多元,很开放,这个省份有最为先锋最为前卫的诗人,也有较为传统的青年诗人,我称之为“新传统写作”。无论用什么方式进行诗歌创作,他们大多出手不凡,而且冒出来一个就“成”一个,可见他们有足够的艺术准备。而现在我们可以自豪的称广西为诗歌大省,原因在于广西青年诗人的迅速成熟,大家知道我最为看重的真正的好诗应该充满人性、人道和人格的魅力,应该是多元的、多样的、对人内心有有冲击力和冲撞力的那类作品,而广西诗歌体现的正是这种特征,广西诗人已经形成了一个具有集团冲击力的创作群体,他们所展示的诗歌的精神高度和艺术魅力使我对广西诗人和诗歌多了几分敬重。 我们知道诗歌其实是一门“感知”、“感受”的艺术,写诗、读诗、对诗歌的理解,一般靠每个人的感受能力,而恰恰在感受能力这一点上,差异是相当大的。但诗歌还是应该有一些我们大致都能够接受的标准,我曾经说过好诗的标准应该是:1、诗人的创造力、影响力。2、作品的价值和个性。3、持续的作品生命力和恒久感。4、诗中展示的诗人的境界、品位和尊严。5、作品的先锋精神和探索精神。6、语言魅力。这个标准显然不可能是唯一的,也许还是有缺陷的,但它起码为我的创作和我所编辑的刊物提供了一个尺度。近年来,提到广西诗歌,广西诗人,就会想到几个有代表性的诗人群体,像自行车、杨子鳄、漆、相思湖诗群等,他们的创作应该说已经达到或者超越了我的艺术期待。 《广西文学》以“双年展”的形式展出本土诗人诗作,这在国内文学期刊中尚属首家。本次诗歌专号推出了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出生的广西目前比较活跃的90位诗人的256件诗作。这与我们《诗选刊》中国诗歌年代大展的编排很相似,让我读起来感觉亲切。从这些数字让我直观的感受到了庞大的广西诗人阵容带给我们的震撼。从这部分的作品来看,它所透露出的“地域性”信息我感觉越来越微弱了。自从90年代广西一些较为成熟的民间诗歌刊物出现后,广西与国内一些诗歌大省的距离已经缩小,弥补了以往的断裂。互联网出现后,诗歌论坛的异常活跃,到近两年博客的出现,诗人通过互联网的交流,“地域性”特点已经较为模糊。其中更多显露出来的作品的内在特色,也就是精神层面的,个性色彩方面的,写作技艺方面的,在这一点上,地处祖国西南的广西与东北、华北的诗人似乎没有多少区别。诗人更多的返身内省,更多地观照个人的具体生活,对个人精神世界地发现与挖掘,表现自己与世界的矛盾、对立,困惑、犹疑。而且我从本期诗人的简介中发现,不少诗人虽然出生在广西,如今却生活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等全国各地。也有部分诗人原籍不在广西。因此我以为,广西诗歌是开放的,开阔的。诗歌的“地域性”犹如双刃剑,过分强调和提倡“地域性”,很容易造成闭塞,僵化。而失去“地域性”,则失去了差异,失去了特色,这的确需要我们的诗人们智慧的把握。 以下一些观点我在评论广西女诗人的文章中曾经谈到过,再次提到是因为我感觉有重复的必要。本次“双年展”,分为上下两卷,上卷集中展示的是在全国有代表性诗人,相对来说创作比较成熟,已经形成了自己鲜明的创作风格。除了作品专辑,还附有创作谈,为我们解读他们的作品提供了捷径。 生于六十年代的几位诗人创作手法各具特色。文学功底扎实,笔法老练,指向鲜明。盘妙彬是一位相对“老”一些的诗人了,我说的老不是指年龄上,而是我在办《诗神》时就经常发表他的作品,他的诗很有特色,他喜欢利用跳跃的语句,灵动的意象,捕捉内心突然闪回的感受。如他的《西非来信》一诗:“遥远的/西非1992,她在信上向我倾倒大西洋/那巨大的蓝/从海上经过好望角,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在北部湾登陆广西/从陆地,经非洲大草原,过苏伊士运河,在耶路撒冷作了祈祷/接着穿过数个阿拉伯国家/北边可以翻越帕米尔高原进入新疆,南边可以穿越丛林到达云南/一样是景色迷人的旅途/是她喜欢的,我也喜欢//她装大西洋的信封是蓝色的/西非一个人,东亚一个人,几万里路途是蓝色的//她在空空的海滩散步,我把她改称呼为你/把大西洋改称呼为你/把几万里山山水水改称呼为你/把西非1992改称呼为你/把空空的寂寞改称呼为你//你还好吗/我把遥远的改称呼为亲爱的。中国2008,5月//。”独特的句式,读来颇富节奏感,既有现代诗的夸张舒展,又有中国传统诗词的抑扬顿挫。他用自己丰富的想像,构建了一个别样玄妙的世界。 非亚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一位广西诗人,应该说是广西有代表性的青年诗人之一,《诗选刊》也曾多次重点推举过他的作品。我知道他是一名出色的设计师,并且多年一直在编辑一本名叫《自行车》的民间诗刊,对广西诗歌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他的诗从日常具体的事物入手,通过看似简单轻松的叙述,来展现现代都市人的生活,揭示出人与现实世界的复杂关系,表现现代生活的纷繁,以及现代人内心世界的孤独。《一种状况》、《稀缺的信仰》、《工具》、《倒立》等几首诗延续了他的创作风格,都可以称得上是佳作。非亚很会描述平实的生活,这不是谁都能做得到的。其实“诗意”并不难,但平实的诗意就不容易。他为诗注入了更多的情感和爱,所以他的许多诗是好诗。 张民的诗。我原来对张民印象不深,这显然由于我阅读上的狭隘。这次认真读了他的作品,让人感觉是一位朋友坐在身边,在向你缓缓的谈心,又像是一个人默默地在跟自己说话。他用冷静的语调,客观地笔法,抓住了生活中的细节,展示自己内心的秘密,以及日常生活中人性的光辉。 陈琦的这几首诗,不论是写“桃花”,还是写爱情,纯熟的语言都闪烁着金子的光泽。有直抒胸臆的豪放,也有细腻婉转的温情。尤其是《一次爱》一诗:“我爱你/我给你嘴唇/给你舌头/给你整个夜晚//他说我们的奔腾有更多的跌荡/更多的呐喊/更多的尘土飞扬/他说更遥远的/是寂穆的雪山/是雪山下波光潋滟的瑶池/在那逐渐暗淡下来的光影里/一个被安顿好的夜晚//最后他说: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一次爱/只有嘴唇/只有舌头/只有五百里的青草/和一个山头的雪//”用简洁的诗句把爱情展现得极致的热烈和炽热,让人印象深刻。 刘频借助一组描写“麻雀”的诗歌,借助“麻雀”这一平凡的意象,让我们读他的作品时,想到的是与“麻雀”一样平凡平常的人。他用朴素的语言,饱含深情地抒写了“麻雀”们的喜怒哀乐,感觉出他对底层的、普通事物的关怀,从中看出他的悲悯与朴实的胸襟。 莫雅平在这几位诗人中也有他的独特性,他的诗是日常生活的如实写照。有童年美好的记忆,有对爱情玫瑰般的赞美,也有对草根阶层的关爱。他的写作技法受传统的影响更大一些,语句显得朴素平实。 《诗选刊》是国内唯一的一家诗歌选刊,他的视野当然不只在河北,但因为《诗选刊》地处河北的缘故,我们也不定期地推出过几期“河北青年诗人专号”,我想,编辑这种带有明显地域性的诗歌专号,刊物的目的也大致是相通相近的。“首届河北青年诗会”上,我对河北的青年诗人们说过一段话,记得当时我说,要做一个好的诗人,起码要“第一,不趋同。我认为诗歌越多元越好,我反复说过这句话。任何一个诗人都是不可替代的,文学创作是一个追求差异的事业,应该在心灵上最自由,最个性,没有心灵的自由就没有所有的自由。诗歌艺术是先锋艺术,这是这门艺术的特质决定的,音乐、绘画、诗歌在任何时代都一定是那个时代的艺术先锋,不要限制自己,我们就是放开写作,还未必能够最终达到什么高度,何况还要约束自己。当然先锋不是肤浅、玩闹、也不是狂躁,而是一种自由、超前和个性,是使旧的艺术发生改变的新的艺术形式。第二是不老化,也就是不要狭隘,任何年龄的诗人都有个老化的问题,不要腐朽,当代诗歌风格越来越多元,如果固守一种诗风,就会显得狭隘。写作要微调,要把眼界打开,放出去,把自己的心放出去。我们的诗人欠缺的是一种冲击力,年轻人在创作中要张扬起来,保持先锋的观念和姿态。这有创作理念上的问题,也有自身状态上的问题。第三,不是非,诗歌界有很多观点,而任何一种极端的观点都可能写出好诗;也有很多是非,不要陷入无目的无意义的争论。要注意有价值的诗歌现象,但不要被其所累。类似的这些争论真的对于写作没有多少意义。好好生活,好好写诗,要有写作、写字的幸福感。还是我说过的话:不在于谁在某一个瞬间走得多快,而在于谁能够一直走下去,一直好好走,一直走到底。年轻时的写作可以凭灵感、才气,但最终还是要靠学问写诗,还是要写‘学问’。” 我对河北青年诗人说的心里话,在这里重复,是由于我觉得广西青年诗人内心和我很贴近。上面我提到了先锋,大家知道我主张的先锋是不被渲染的先锋,在广西七十年代出生的几位诗人里,我们开始有了我所期待的更新颖的感受,无论是语言,还是形式上,他们善于运用鲜明的意象,极富个性化的语言来表现活跃的思想和丰富的精神世界。 许雪萍的诗更接近我期待中的诗意。她追求的是那种纯正的纯美的抒情。她超凡脱俗、宁静安详,在我读过的广西女性诗人的作品中,她是独特的。我赞同审美情趣的多元、诗歌创作的多元,那样才让人有比较、有选择。艺术上“唯一”、“最”这些字眼真的不好。读许雪萍的诗歌,让我看到了广西诗歌创作的多样性和丰富性。在我们习惯了的城市的繁杂和喧嚣之后,读一读许雪萍的诗,感觉很清爽、很净化。她的诗沉稳、自然,保留了天然的姿态、颜色和气息,又融入了诗人恬静、淡然的心境,读她的作品,很容易被感动被浸染。她似乎成为了大自然中一切事物的代言者。她的诗因为有那么多美好的衬托与滋润,显得轻盈而明亮,“我所能忆起的都是些微小的事物/比如涧溪,涧溪旁的一丛白蝴蝶/当它们惊飞,留下山谷那么深的幽暗。”这样的诗句在语言时尚的当下,显得多么鲜亮和美好。“美好”是个旧的词汇,却是其它词汇替代不了的。 刘春因为主持活跃的“扬子鳄诗歌论坛”而为我们熟知,他是广西的一位成熟的有代表性的诗人。我对他的诗的评价曾经是八个字:想像。比喻。语言。抒情。在这八个字上,他都几乎做到了极致,他一直在极其认真和在意的写作。我说过他的一些诗句注定能够被人记着。这次我们读到了他的诗歌“尘土”,他说“风就在这个时候拂了过来,/温柔得/像爱人的手掌,/轻轻抚摩你的脸颊你闭上眼,/要享受这难得的惬意/世界在寂静中变化/清醒过来时,你的头发一片灰白//这就是生活,一切都在不经意中进行/最残酷的段落往往表现得最轻盈/你眼含泪水,幡然醒悟——/有些事物貌似简单,实际上/不容回避,像漫天飞舞的微尘//这与尘土无关。尘土就是尘土/沾上一朵牡丹,也无法改变卑微的出身/就像一个人,无论有多傲慢的表情/多厚实的腰包//在时间的河流里,都不过是一滴水珠。”我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感觉,但我会记着这些诗句。 黄芳如同她的诗:“一直很安静”,这是我对她的印象。喜欢这样的诗句,喜欢这样的状态和心态。许多时候我读诗就是读作者的一种好心态。一直觉得她是一位冷静而内敛的诗人,她写诗的时间不短了,但与那些善于制造“声音”的人相比,黄芳引起我们关注的更多地是她的文字。她的写作较少掺杂诗之外的东西,这原本应该是一个诗人固有的风范和心态,好的诗人都是这样。我说过,写诗是为了让我们心态、状态都好起来,黄芳很沉得住气,很沉稳,很踏实也很松弛,这样写出来的诗一定有魅力。我在评价黄芳一首题为《注定》的诗时说:她诗歌的基本色调是冷静,沉着的,但并不让人感到压抑,她的诗句总有明亮也总有温暖。这样的写作恰恰呈现出了诗人成熟的技艺,当然也包括她带给我们的诗的节奏感。而当我们读到这样的诗句:“你用温暖的手按住厌倦、离别。——按住生活压下来的沉。/多么轻的端详啊,我在你衬衣的第一颗纽扣,/听到了生命里最温柔的低音。/我返回了最初的纯净”的时候,就会被她的抒情所触动所撼动,即使她总是低声的,平静地说话,但那种隐忍和潜藏,依然是打动读者的最重要的理由。她写爱,写悲伤,写苦难,都用一种沉静的笔调,这似乎成为了黄芳的风格和性格。这种风格可感而可信,让人很快接受她的安然和安静本身带来的诗意,我被她的诗句感动是由于这种安然和安静也是我曾经的一种诗歌理想。 李心释的诗经常是从日常事物中展开的,很松弛也很从容。吉小吉原来因使用虫儿的笔名为我们所熟悉。他的诗通常短小、精练:“我轻轻念着‘飞翔’/内心是飘逸的。当我再轻轻念‘飞翔’,/一颗种子/就在风中落下。”这种轻盈和坦然让人难以忘记。 唐远志的诗明白如话,说得也都是通俗易懂的道理,有时用近于调侃的语言,对自己,对生活中的现象进行善意的嘲讽和挖苦。他的《自省书》是很可读的:“这多么难得 三十五岁啦”,然后他说:“很多人已变为泥土和尘埃/而我还活着 还能够/看到世界在慢慢地/变得美丽和美好。”其实坦率地说许多诗人都有类似的表达,但我看到这样的诗句我依然被感动。 1999年,伍迁曾和北流的几个诗人共同创办了“漆”诗歌沙龙,2001年到南宁工作后,又与“自行车”诗群亲密接触,因此他的诗有浓郁的抒情性和口语化色彩。这几首作品显得干净,简洁,而不失哲理的光辉,读来流畅,毫无阅读上的阻碍,如《有一天》写道:有一天,我的血会流遍这片大地/有一天,我的手/会无力地垂下,无力地写下/这些文字//有一天,我的呼吸停止/有一天,我会死在自己的手里/有一天,我不再是我自己/有一天,你也不再是你//。 其实真正的好诗不可言说,我曾经说过,关于写诗,真的没有什么更多的可说的,古人早用八个字说尽了。诗写什么:“情景事理”,诗怎么写:“起承转合”。舍此无它。我看到洋洋洒洒数万字,论述如何写诗,就觉得莫名的困惑。记得有一次在大学和同学们谈诗,我对孩子们说“我不能对你们说怎么写诗之类的话,我是诗歌编辑,我只能读了你们的作品之后谈我的感觉。诗是内心的一种综合感受,诗不可说,我要非对你们谈怎么写诗,要不然就是胡说八道,要不然就是对你们说假话。”因此我的观点是:真正的好诗不可阐释只能感受。 我一直对80年代、90年代出生的诗人和作品充满着自信、满足和期待,他们一次次让我充实和兴奋,这包括他们相对独立的诗歌立场、自由的创作心态和个性化的创作风格以及他们松弛、包容的创作姿态。当然我对人为制造的“年龄概念”不感兴趣,但我看重他们这一代人的思维特征和表达特征。80年代以后出生的诗人不大左顾右盼,不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和“归纳”,没有把自己限定在一个什么“规范”里写作。由于他们这种较为独立的个性化的心理状态和生活状态,使得他们各自的作品在风格、语言上迥然不同,使人产生阅读的欲望。我谈过一种观点:他们不像之前的诗人那样,曾经受到一种共同的创作理念的涵盖,他们甚至不是在刻意“创作”或者“写作”,仅仅是为了表达,这反而使他们的诗歌耐读而鲜活。我看重这些诗人的诗作一是由于他们诗中渗透的创作个性,二是他们的表达方式。即使这些青年诗人尽管在写作手法上还稍显生涩,但他们前卫的姿态,潜在的才气令人产生兴奋。 陆辉艳的诗我们曾在去年的年代大展中重点推出,我说过能够展现她作品特点的在于她诗歌的丰富性,我们总在说诗人的成熟,其实诗人的成熟不在于过早的形成了自己固定的写作风格,那样会使他的创作变得狭隘和枯竭,更重要的是他能够熟练的运用多种表达方式。我觉得这才是一个诗人成熟的真正标志。我曾经赞美过他的一首“像孩子一样自由”,这是一首单纯的诗幸福的诗,而单纯幸福的让人羡慕。这次我又读到了她的“一会儿”:“我看着你的时候,就想爱你一会儿,一会儿也像是永远。”诗歌的语言更有魅力了。 费城的诗让我们第一印象是与他的年龄更成熟些,看得出,24岁的诗人极力想在词与物、文字与内心间寻找一个平衡的支点。诗中透露出鲜明的个人生活境遇和心灵体验色彩,在貌似平静的叙述下,掩藏着焦虑与迷茫。 典韦善于将纷繁的生活用文字化繁为简,他的诗没有华丽的辞藻和故作高深的哲理,更多的是生活中片光鳞羽的生动记录。我们发表过他的不少作品,是80年代中的“老诗人”了。 牛依河的诗更多来自于生活中感动的瞬间,他珍惜生命,感恩生活,用生动的生活细节记录下亲人坎坷的命运,记录下小小的疼痛的幸福。他把写诗看成是疗伤,把从笔尖里挤出来的字,当作一粒粒药片,来安神爽神,排毒解乏。 乌丫的诗让我们读到是来自于生活底层的无奈和抗争。他的《人民的手》一诗,通过对各种的手的描写,像电影中的特写镜头,是对现实世界高度地浓缩,读来让人怦然心动。 我们从胡银锋的诗中看到是一个变形的世界,如《做一次精神手术》一诗,他用荒诞的笔墨,奇特的想像,挖掘出生活的另一个侧面,新鲜而狞厉。 生于1985年的徐季冬为我们展现的是一个破碎的快速的世界,诗中充满年轻人常有的彷徨和自责,孤独和厌倦。“一个新的生命未能创造/一颗流星在天空消失/一个黑夜被噩梦唤醒/一个被另一个取代/快得不可思”。这样的诗句是他诗歌中的精彩。 陈前总的几首诗率真、诙谐、机敏,有思辨,有禅意。让我们看到文字的另一种魅力所在。如《就是她》一诗:她是快乐的,也是孤独的/她笑,是因为她想哭/她睁着眼睛,黑夜是黑的/白天也是/她挥了挥手,一些东西消失了/而该来的没来/她想起了一些日子,一些地方/天空碧阔,大地无垠/而人在天涯/她在哪里/我指指心胸//。 值得一提的是1986年出生的朱茂瑜。我们从自然来稿中发现了她的诗,发表在了今年的第4期《诗选刊》的重点栏目“最新力作展示”上。那些洒脱的词句已显露出一个优秀诗人的潜质。她的感觉敏锐,诗句轻灵、俏皮,有丰富的联想,铸造着自己的诗意世界。比如她的诗《日落之后》中的诗句:“天色渐凉,阳光在夜晚悄悄冷却成了月光/在这个世界上,它从未抛弃那群尚未成熟的孩子”。还有她在本期“双年展”中的一首诗“爱人”:“我的爱,它的名字是爱人,细细微微/闪着芝麻的光亮。”都是很动情的诗句。 本期“双年展”的下卷以个人的习作为主,60年代的诗人18名,70年代的诗人23名,80年代出生的诗人28名。让我们看出广西诗歌强大的诗歌阵容,展露出他们各自的创作态势。如广西这片神奇土地上的繁花,各呈情态,各具神姿。 六十年代的庞华坚、草树、汤松波、透透、戈鱼等人,七十年代的三个A、朱山坡、董迎春、倮倮、琬琦、甘谷列等人,80年代的陈振波、李双鱼、李冰、黄尚宁、小猛、丘清泉等人都曾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对于我这都是很熟悉的名字,他们各自不同的创作风范都为广西诗歌增添了自己的一抹生动。草树是我在博客里结识的,并在《诗选刊》用大篇幅发表过他的作品,几年来在博客里屡有交流。他写一个人的生活“有了形状和蜜”,这种诗意对于我们无疑是新奇的。他“出道”晚了些,但却能一出现就站在某种高度。丘清泉的“变化”和“情人节”也是很值得一读的短诗,是那种简单的深刻。 李冰和琬琦是我评论过的诗人。在应该感性的年龄里,李冰的诗却很理性,这缘于她对人、对世态最初的思考。因为“最初”,所以独到所以深刻。我总是在说诗人的成熟,当然我也知道,诗人本不该成熟。但这个阶段的理性使得李冰的作品有了一种让人沉默让人沉思的力量(能够让人沉默让人沉思的确需要一种非凡的力量)。“我悲伤地放下镜子/我悲伤的镜子让它悲伤”。写作这些诗句的诗人已经不是我感觉中的孩子了,她的诗句已经成为她内心世界的象征性符号,这是一个优秀诗人成熟的标志,读了李冰的诗歌观点,她说:“诗人,沉溺生活,太深太惨。”这好像是诗人共有的情绪,这种状态是由于她敏感、她敏锐、她有超常的想像能力和感受能力。这种状态纠缠和挤压内心,但最终成就文字。 琬琦有的诗很理性,很理智,是那种充满质感与内在的理性和理智。这本来是一个成人,或者说更年长的人才应该有的体味,但琬琦把对生命最初和最终的体验表达的那么深刻,许多人穷其一生悟不出来的道理,她悟出来了,许多人穷其一生写不出来的诗句,她写出来了。从她的诗歌中我读出了诗人的诗歌天分、才智和敏锐,还有她的另一首诗“奏鸣曲”,也是那种让你读过一遍之后仍然想再读一遍的作品。我还想起了名字没有在本期出现的诗人谭延桐,他的写作更为成熟、更为博大、更为超然和洒脱,承载着对现实世界另一面的深刻揭示和内心理想的探究和追问,饱含作为一个诗人的良知、道义和尊严;还有安石榴等等,他们的作品也应该是广西诗歌的骄傲。 我觉得,诗歌作为一种艺术、语言、形式还缺乏基本规范的艺术形式,设立一个单一的评判标准是不科学的,我也在以上谈到了我认为的好诗的标准,当然还有一些其他标准,比如作为一个好的诗人,应该:1、尽量不引经据典;2、尽量不重复别人;3、用简洁的、直接的、明了的语言表达。不要玄奥,要知道把诗写的玄奥是最简单也最没有意义的事情了;4、在情感、语言、思想、形式等方面要有自己的新发现。等等,我觉得,广西诗人们从这些方面带给我的阅读满足,是超乎我的想像的。因此,系统的发表这些作品,使我更多看重的是它对本地的诗歌和诗人具有的总结、展示、引领和提升作用。当然,作为一个风头正劲的诗歌省份,广西诗歌还应该会出现更加具有突出创作个性和风格的代表性诗人。 原谅我由于篇幅的原因不能一一提到所有的诗人,但我知道你们是优秀的和杰出的。你们和你们的文字是我热爱并感受到广西的温暖的理由。 祝福广西诗歌。祝福广西诗人。 2008年10月22日

#日志日期:2008-12-14 星期日(Sun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草树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草树tianya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51964 次
    ·今日访问:5次
    ·日志: 60篇
    ·评论: 20 个
    ·留言: 2 个
    ·建站时间: 2006-4-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