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树
 
草树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给孩子的诗 4(全诗完)
作者:草树tianya 提交日期:2007-12-15 8:25:00 正常 | 分类: 现代诗歌 | 访问量:1140

80

你不断地推倒房子。
推倒,又搭起,
看一看。

孩子,你看你
多象我们这个城市的市长,
只不过你没有动用
推土机、挖掘机
日夜嗡嗡叫的振动棒
伸入云天的塔吊。

也没有把铲车
开进棚户区的忧虑,
履带碾碎阳光
压倒一垅麦苗。

你是设计师,又是建设者,
秩序服从想象
色彩隶属快乐,
从一堆废墟再度搭起
自由的城堡。

81

一间规模日益扩大的超市
占领了我灵魂的领地。
货架的沟渠
不存水,条形码不能
识别人心,我必须雇佣
更多的眼睛,
动用节日的阳光和卡片
巨大的充气娃娃
维持它的存在。

小小儿童乐园的设置
也颇具机心:孩子,我常常喘息
必须向你交代这病根。
它存在,我消失
在世界的背后,
是你在滑梯上冲浪
一阵快乐的潮
再次把我推回生活
热烈的滩头。

82

给你信用卡,密码
给你血液,生命
孩子,来支取吧,
你每来一次自动柜员机,
我就减轻一点
重生一点。

我知道你会给我买回一切:
面包,植物油,空气清新剂
树木,山河,泉水,麦子
海洋的天空,流逝的陆地
鸟叫和花香。

我会叫神龛上的亲人
书架上的大师
一起来迎接你,
我们要看看
你每天带回来一鱼篓
怎样新鲜的时间。

83

当我把爱情放在精装的盒子里
红丝带扎着没有动静的生活,
我知道,迟早有一天
你会打破僵局。

迟早有一天,会有一个姑娘
跨进我们的门槛,
她美丽而不陌生,眼睛荡漾着
你的爱情。

我将迅速给你们办理
ISO宇宙体系认证,
并再一次品尝
糖果的甜蜜。

84

回到最初的山顶
高声喊:啊——啊——
多么美妙的语言:
你从半山腰
露出笑脸,
几粒松果
滚入灌木丛,
“坎坎伐檀兮”,隐约。
溪流呢喃,如在脚下。

那无形的箭矢
飞向广袤的原野、河流
海洋的上空,
撞上高楼,山峰
目力不能抵达的回音壁,
它归来:野鸡毛的斑纹缀着
早晨的露珠。

世界如此简单:
小鸟唱歌,
羊群吃草。

85

你是我最高的宗教,
我的福音书,
我的禅宗秘笈。

你坐下,我坐下,
尘埃落下。
你站起,我站起,房屋站起,
树木升起
炊烟升起
旗帜升起。
你打我左脸
我伸出右脸。

你小手一挥
大雾消弭,
世界露出清新的面容。
一瓦罐水够我们一起
捉住星月。
并不逃窜也不
挣扎的鱼。

86

祖国的大江南北
留有我的足迹。
我知道那是短暂的、肤浅的印记,
也许在早晨的露水或厚厚的积雪之中
多存在片刻,
很快被最新的脚印吞没,
昨日昙花。

一些名字留下来
在井冈山的竹子上
沦为竹子无法愈合的伤口,
在长城的青砖上
变成歪曲而模糊的笔画,
南海的海水吞没了它
陀江的吊脚楼
一张广告纸覆盖了它。

“到此一游”,
反抗遗忘的檄文,
虚弱的,不堪一击的。

孩子,站在大雾之中的绝顶
我也不必宣战虚无,
我的名字将铭记在你的血液里。
你听,那雄浑的松涛,
如同血液的下游传来
不息的风声。

87

推倒,推倒吧,孩子
你不用哭。

乳房贴上了标签
爱情添加了筹码
亲戚这个古老的词
打了致命的楔子
钉锤撬不出。
不识水性的人
被拖下了水:温泉的碧波
水床神秘的手。
大街上骂孙子的人
把孙子请回来
在一家咖啡厅的包间
叫爷爷,爷爷。

推倒吧,孩子
我们一起来重新搭建,
要不然玩变形金刚
从背后伸出
出其不意的铁拳。

88

我的生命
一半是乡村,一半是城市。
在大街上
树林的鸟叫
把耳朵留在大街,
草窝鸟蛋的温暖
抵御着天桥上的寒风
我满怀泥土
酒店的服务生并不阻拦,
他敬礼,说
“您好,先生”。

没有哪一个城乡
有我这样美妙的结合。
小区迁移来的草坡
呈现一个老妓女的腰部,
郊区的面目
被成吨垃圾模糊。

从广阔天地返回的青年
已经在孽债和伤痕中垂老,
我在他们的终点站下车
走向我的起点。

当我的下巴长满青草,
你也来到了我的小巷。
牛和羊没能来。
但我相信你回去
不会在血管的任何一个岔口
迷路。

89

为了你
我也要学会忘却——

一场骗局,一次伤悲
一张假票导致的机缘错失
一把金刚钻划碎的理想
一截流水线吃掉的手指
一瓣蚕食的心

雨前发作的旧伤
抹蜜的玫瑰果酿成
如埂在喉的苦楚。

我要学习你大声呼喊,
所有的通道将会敞开——
霉菌被阳光驱逐,
积雪在早春瓦解。

一扇古宅的门洞开
来回摇摆。

90

你画树,
树木沙沙作响。

超现实的小鸟,抽象派的鹅
印象主义的云霞,
都是你告诉我的。

你柔软的手腕
颠覆了我们的几何学、透视原理。

我愿意接受你的解释:
一个点,就可以代表
眼睛或嘴巴,
(不必更多点子)
一条短线
就是鼻子。
就这么简单——
直线,也并非笔直才是直线。

91

一个人久不久
伸出拳头,或在嘴边挂起
广泛的人缘,
和他们关系多么好:
隔三岔五打麻将,请吃饭
在卡拉OK保持同盟
在桑拿中心坚守秘密
偶尔还送来
珍贵的谄谀。

忽然一天到了穷途:
他在谷底呼救,无人下山
一个躲在灌木丛偷笑,
一个在高高的山腰上说
“对不起啊”,然后拐进
另一条路。

孩子,你在院子里一声呼喊,
那些小伙伴从楼上
象一只只皮球
迅速滚到了你身边。

92

潜入这深海多年,
我放弃了许多:陆地的树木,山阴的鸟叫
一个少女在椰树下裙子一闪。
呼吸困难。是你
不断给我输送氧气。

梦想当然不是这一片幽蓝:
单调的,无边的,
吞没了所有色彩和声音,
长长的鼻子总是徒劳:
水泡,不断破灭。

你伸来一只小手
犹如定海神针,
它使我漂浮的身姿得以纠正,
抱柱而立:终于象一个人。

大声呼喊吧,孩子
我将服从你的快乐,象一头鲸鱼
破水而出。

93

所有事物的诞生
都没有你神奇:一只粉红的小老鼠
摄取了我的模样和你母亲的乳汁,
我头一次看见小小的我,
我向我的幼年递去
第一个吻。

追债的鼻子追上我:
铁门喧哗,几只猎犬吐出红舌头
呼呼喘息,一把刀的寒意
送到脊梁。

我不得不从遥远的时光撤离,
象一个囚犯戴着镣铐,
离别之时频频回首:年轻的母亲
手扶松开的头巾在楼梯上呼救,
她刚刚缝合的阴道再度撕裂。
你大哭。

一场大雨过去,
整个平原的花朵张开了嘴巴,
阳光的乳汁流淌。
一张小鲤鱼嘴的咂咂声在我的梦里
犹如屋檐上明亮的水珠。

94

因为你
我获得了两维观察世界的权利,
甚至更多维:儿子,女儿,孙子,孙女
更多的血液继承人,
我将取得永恒并生活在许多不同的年代,
从前雪水里的鲤鱼和若干年后
河口的鲟鱼
在入海口相会,它们亲切地吐出
我幼年的肥皂泡。
我中年的酒香将向岁月两端的杯子灌注,
我的老年白鹤亮翅或动若脱兔
我将通过现在和以后的手
不断开启尘世世代的保险柜:
它保存的不是黄金、珠宝、遗嘱,而是
不褪色的爱。

95

别的国家的手碰了我的国家的脸,
我召来那个国家的大使:
强烈抗议。然后把一堆外交辞令的黄油
灌进发热的轴承。

你没有黄油,只有奶油面包。
你甚至不需要法律:你打我一巴掌
我不会找律师;你砸烂了我价值连城的墨宝
我不会索赔——

“我不是有意的。”
“好了,好了,不哭,知道你不是有意的。”

96

你才是我的解放者。

战争接近尾声,胜利的旗帜插上
城门。我爬在监狱的铁窗前:
一个胜利的失败者。

运动轰轰烈烈,
砸碎了庙宇、神像,一切锁链。
锁链在我心上。

你朝我走来,
不带武器,不宣读大赦令——
锁链哗然坠地,
城门訇然洞开。

春水冲出久冻的冰层。
时间的解放者。

97

我愿意按照你手指的方向行驶。
不准掉头:嗬,那个弯弯的箭头
画了一杠。

好吧,多走几公里,几十公里
又如何?山峦起伏的胸脯
河流优雅的转身
给了我额外的赐予。

还有你大声说出的
我多少年不曾再说的赞美。

98

在一个遥远的海滩,我曾看见
一个扎红头巾的女孩在歌唱,
她的哥哥在弹琴,妈妈在伴舞。
他们的身后
是一碧无际的大海,连绵不断的
海浪:许许多多年代的起伏,
一部浩瀚的家谱,
血脉的涛声。

那就是你,孩子,
你的歌声稀释了这个世界的硝药味,
溶解了傍晚海风中的盐——
鸥鸟息羽,礁石倾听;
时间的流波荡漾的花瓣;
一本将在我的暮年
反复打开的相册。

99

松开梯子上的手
刀把上的手,
松开越过拥挤的人头
吊在车门上的手,
密谋的手、魔术的手
松开滞留在
陌生乳房上的手,
文件里的手。

把手,给孩子吧,
甚至贿赂。


100

坐在荒凉的山顶
或对着水中之月
沉思默想的哲学家,
你们的工作是徒劳的。

和每一个孩子对视
最终会引发
终极的真理。





2007/11



#日志日期:2007-12-15 星期六(Satur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周易起名中心 评论日期:2007-12-15 8:42
哈哈!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草树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草树tianya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52284 次
    ·今日访问:11次
    ·日志: 60篇
    ·评论: 20 个
    ·留言: 2 个
    ·建站时间: 2006-4-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