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树
 
草树
首页 | 留言板 | 加友情博客 | 天涯博客 | 博客家园 | 免费注册 | 帮助
 
给孩子的诗 2
作者:草树tianya 提交日期:2007-12-7 8:43:00 正常 | 分类: 现代诗歌 | 访问量:1080

31


不只一头
一大群怪兽攻击我。

纵有久经历练的宝剑
曾经沧海的意志
烟幕弹和火箭炮
我不能抵御。

可是孩子
你的奥特曼跑来
立即帮我解围。


32


你要去郊区的公园
好,走吧。

我有幸短暂地逃离
燃烧的城市:
永远冒着火烟:冶炼厂的烟囱
酒吧的酒、音乐、美女
人心的硫磺。
发出尖叫或如
一坛死灰。

你给我带来
树林湿润的鸟叫,清新的湖
青草和露水。

巨大的灭火器。

一阵风吹走了我心头
最后一缕烟。


33


你夜哭
我去庵堂,托老尼姑
求了碗洒香灰的水。

没有几个人相信神、魂灵、上帝
把自己的屁股
放上高位。

多么高
下面一片虚空
他们再也下不来。

他们在哭还是笑?
老尼姑的光头
有古老的萌芽。


34


石头的菱角
石缝里的青草,
石板上几点白色的鸟粪
令你大为惊奇。

时间在上面溃退。
人类一次次上去
开凿,镌刻
企图永恒。

你只喜欢小小的石子
石子在水面上舞蹈的轻盈。


35


从前有一个姑娘
跳进海里,
露出一条长长的尾巴。

人们不知道,
为了她打响长达十年的战争。
木马。尸体。血流成河。

你没有尾巴。
你喜欢花裙子。


36


老榕树的枝条越来越低
胡须也不断下垂。
它的肩胛窝,膝头
伸出的手掌
长满了青草。

你在低处的草地
奔跑,弯腰。
摘下一朵二月蓝。
没有人叫你
你不必回头。

群山向你靠拢
月亮悄悄出来。
老爷爷也悄悄走来
他把曾经给我的火焰
酿成了金黄的蜜
给你。


37


一个孩子在超市走失
他的父母四处寻找
许多人和警车
也呼啸而来
他淹没在许多人之中。

他到了哪一个街区
哪一条河流?
在一个砖窑烧砖
皮肤裂开,烧焦
眼睛木讷望着鞭子
还是在一座立交桥下瑟缩?

树叶颤抖,
深夜的雨点袭来。

抓紧我的手,孩子
湍急的河流
卷走了树根。



38


黄昏的天空浮着雨云,
光线黯淡,天快要黑了。
你说不准黑,
还没有黑,马上要黑了。
不准马上!
我说天黑是挡不住的。
你哇哇大哭,拽着我的衣服摇——
不准天黑,不准天黑。
好好,不准天黑。。。

天黑了。你坐在我的膝头,
灯,照亮了我。


39


耶——
哇噻——
你不停地欢呼生活
你是胜利者。

这加剧了我失败的滋味。
我是我自己的残兵败将
我只是少部分
和你在一起
一大部分无法收复。

税务稽查,消防官兵
官员,股东,推销员或客户
不断抓走我
让我赔笑,
或送上大袋名烟名酒。
没有收回我自己
而是加倍搭进去。

必须坦白
我也有收获或更大的损失:
比如一个浴室的美女
她的红唇,一半乳房的雪白
彩色冰淇淋的心
加了毒。

你的欢呼声中我就是
那个受伤在地半支着身子的
俘虏。


40


坐下,孩子
别拦我。
我要看后视镜里
正在退去的世界:群山,河流,树木,村庄
石头,车辆,行人
忽然冒出的狗
或缓缓走去的牛群。
不是时代倒退,是记忆或诗歌
不断远去,也许明天
又倒回来,
像电影胶片。

那里面的事物更逼近真实。
找准与一堵墙或一个沟坎的距离必须付出
无数次代价,
然后在某一个早晨或晚上
突然顿悟。

孩子,你可以看前面
也可以后面
只管大声赞美
自然和生活。


41

灰尘不断堆积。
镜子里的事物
深陷。

以前是曾祖母
或更古老的女人
在那里梳妆,
青丝梳成白雪
梳成无。

如今祖母很少去看它。
世界在她的眼睛里
开始模糊。

它孤单、寂寞
在时间里蒙尘。
偶有一只蟑螂来临
闹出大动静,
早晨从窗棂进来的阳光
忽的从地上爬起
跃到楼板上。

妈妈回来
里面出现了廊柱、树木、小鸟
还有你
在草地上奔跑。

风,清洗了雾。

43

是的,哈一口气
冬天的窗玻璃
可以写字。

一个孩子的嘴唇
压成扁平
在窗玻璃上,
雨水从外面
划伤了他
寒冷的额头。

你看见了吗,孩子
邻家那个小哥哥
没有了妈妈。

我也不知道
天桥下的小姐姐
为什么跪在那。
她的脸很脏,眼神
疲惫。汽车掀来的风
不断地吹乱
她的头发。

哧——
就这么一下
你又擦掉了玻璃
严肃的神情。

44

老虎,老虎
哦,是的,老虎
它出笼了,站上
高高的木架。

一只脚踏空
引来一阵笑声,
从喷火的铁环旁绕过
吃了一鞭子。

在人类的鞭子下
收起了牙齿
山林里的长啸。

它们的皮毛斑斓
条纹依旧。会不会咬人
会的,孩子。

45

我是你的国家、省,南方某个
不知名的都市。
我是你的籍贯,出生地。
我的行政区划里的法律
只有一部
标题和条文
相同:爱。


46

回头看,许多人
面目全非:认识的或陌生的
自己或别人。

火锅里的辣椒味、鱼丸子
血肉模糊的西红柿
度假村温泉的碧波:
乳房和阴茎。

镜子里辨认自我
或面对墓碑诉说
一片寂静的虚无,
一轮明月高悬:灰暗、苍白。

孩子,给我,你的手
让我确立浓雾之岛的树木,
存在的依据。

47

夜晚。
一个陌生人走进我的房间
掏出证件,
说是检察院的。
我没看清就跟着他走了
去到一间没有方位的房子。

很久之后审问才开始
一开始再没有结束。

更多的人叫走
更多的我:四处闯荡。

火车车门角,
有一个
睡在颠簸的疲惫里,
几个小青年
揣着刀子
搜走了他所有的钱物,
那些站立的人,
没有一个睁开眼睛。

陌生的城市,
公交车的最后一排,
另一个睡到了终点站,
被末班车吐出
茫然往回走。

孩子,那时候还没有你
要有你,
我不会醉在酒馆,
不会浪迹天涯,
至少有一个
和你在一起。

48

孩子喜欢坐过山车、海盗船。
排在长长的队伍里
两个小时煎熬换来
三分钟尖叫。

一个青年挽着爱人
走向婚礼。
谁也想不到
战争来临,《婚礼进行曲》中断,
礼服换成军装
他奔赴战场。
开坦克、飞机
向敌人发射炮弹。
从噩梦醒来
拖着一条残废的腿
回到故乡。
爱人的乳房喂在
别人的孩子嘴里。
他没有再上前,
就象今天我
不敢坐过山车。

孩子,要不是你
海盗船我也不敢坐。
世界颠倒
哪怕几分钟
也比大海的风浪里出现海盗
恐怖。

49

今天你和我
明天的旧照片。

天坛。
你拉着我
寻找一只鹅。
紫色琉璃瓦屋顶的光芒
千年古柏的清香
树瘤的疼痛
一丛二月蓝的影子
没有鹅。
或许皇帝早把所有的鹅
煮熟放在了祈天的银盘上。
丰裕之火
浩荡的车马
悠远的回音
都不再有了,好比
你寻找的鹅。

喜鹊出现在柏枝上。
你依然要寻找鹅
扯歪了我的衣服。
咔嚓一声,
夕光和喜鹊的欢叫
也进入了这一刻。

这一刻凝固
我们永恒的姿势。


50

一面旗帜垂落于无边的孤独
象一个悲伤或绝望的人。

没有风,
它没有依傍,活力。
或许曾经充满激情
轻狂或愤怒
发出猎猎的呐喊。
现在疲惫了,如同
悬挂的冰凌。

春风吹动晨光中的旗帜。
声音是温婉的
象情人的呢喃,
姿势是优雅的
象微微的波澜。
它仿佛从梦中醒来
置身一个流水潺潺的世界,
呼吸和脉搏
回应树叶和草尖。

孩子,你扯着我的衣襟不断向前,
看我们俩是否象
风和旗。

51

我失去的许多东西
都给你捡回来了——贝壳,海螺,铁环,弹弓
夹住电杆胯间的一阵颤栗
或一只手在青蛙上空的迟疑。

风吹开一扇扇门
春天从鼻子穿过耳朵
或进入喉咙绚丽的长廊。
模糊的时间开始清晰
生雾的玻璃顷刻透明
桌上的杯底
只有薄薄的喧嚣
落入沉静之下。

握着你的手
我确信世界
有温暖柔软的一面。

52

天安门永远没有空旷的时间,
总有人填空。
一道伟大的题目
交给人们思考。
六月广场砖炽热
你蹲着揉脚。
没有人听见
我给你大声上课。
你只好烂着脸
把自己挂进队伍的拖厢。
从纪念堂出来我们各怀心事
过了很久我才知道
你想象的北京。


53

大部分时间我想独处
灯下翻书,
电梯里遇见男人如在异乡
一个女人半露乳房
让我不知道如何放置
自己的目光。

三十楼的家。
我很久才适应高处的恐惧。
下面的树木
虚妄的图画,
一只小鸟牵着我旋晕,
天空不是越来越近。

电梯的狭窄
或中庭花园的盲肠
不能限制你。
你迅速拓展了你的疆土,
我知道,孩子。

54

一次闪电制造了你
或你见证了闪电
没有雷鸣的闪电。
没有你
黑夜的树木都不存在。

泉水喷涌而出
没了痕迹。
草地上的云耳:柔软,娇嫩。
没人知道花朵
什么时候酿造了果实。

如果你不来
这条小街也不存在:
石板上薄薄的晨光
木门次第的吱呀,
一盆泼出的尿
裹着黄金。

从夏天进入秋天
天空灰色的寂静
偶有光辉的怀想。
时光漫长而短暂
惟有你再次带来
安静的闪电。

55

雨喋喋不休地说着,
我品尝着你睡眠的蜜。

今夜,我不打开窗门。
万家灯火一片渺茫。

你每翻一次身
就象我翻开一页书。

从此我不敢赖床
害你老祖母每天早晨叫我。

56

悲伤把悲伤锁死。

潮湿的时间
漫长的氧化过程,
断掉的钥匙在锁孔里
修锁匠拔不出。

唯有你一个吻
融化了所有的锈。
积雪自己松动,
春天爬出来。

57

五个女孩就象五张
没中奖的彩票
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她们爬起来
眼睛闪烁着与你一样的光芒:
清澈,快乐
没有为满身尘土而害羞
也不因父母的目光聚焦
那最终中奖的奖券而怨恨。
只是当她们开始舞蹈
迈出第一步
远比你慢。
也许她们一开始就慢半拍
不象你——一直就站在
我的手掌上。

58

爱情没有集体主义
永远是个人性的,
好比诗歌,一旦躺在
大众的海洋上
就象一滴雨落入
消失得无影无踪。

孩子,
你也是个人性的。
通过你
我走向了更加广阔的世界。

59

你在前,时间在后,
我在旁边:拎着包——
我是秘书。

不必左一声老板右一声市长,
不必点头哈腰必恭必敬,
只需把你扔下的词语和花瓣
拾拣在手,略加整理。
诗歌由此诞生。

我由此获得
无数隐秘的快乐,
象一个产后的母亲
腰身慢慢恢复
无从言及的自由。

60

两平方米的土地足以构筑
我们的国度。

爱是旗帜,
吻是国徽,
快乐是我们不应修订的宪法。
大部分时间
你是执政党,
我是你肝胆相照的民主党人。

小小的国家
没有战争、运动、清洗、观念、恐惧。
蜜蜂不搞宫廷政变
蝴蝶不去营私结党
蜗牛掌管历书
蚂蚁负责建设。

你和我
共同商定和执行
游戏的规则。




#日志日期:2007-12-7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草树
引用地址:


博客信息
博主:草树tianya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访问:151928 次
    ·今日访问:12次
    ·日志: 60篇
    ·评论: 20 个
    ·留言: 2 个
    ·建站时间: 2006-4-5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