箬叶青青棕子香

作者:梅岭听雨 提交日期:2008-5-11 17:40:00
小时候我总是盼望过节,那时没有很多的节让孩子们兴高采烈,无非是在春节,端午,中秋这三个传统的节日里,才能有向往以久的美食。现在想来,童年的我,盼望过节,无非是美食对我的诱惑难以抵挡。记忆中,最难忘是母亲包得箬叶粽。粽子只是在端午前后才有,哪里如现在,一年四季,都能见到粽子的踪影,可惜失去了粽子原有的清香,随之而来的是喧宾夺主的豆沙味,蜜枣味,火腿味……
那时过端午节要门上一定要插艾蒿的,再一个是吃棕子,至于吃肉、吃绿豆糕什么的,那只有富裕家才有。母亲在端午之前的一个星期,就会摊派我们几个姐妹上山采摘箬竹叶当然,竹笋叶、巴蕉叶也可以,但包出的粽子远不如箬竹叶。
箬竹一般生长在山崖、溪水边,也称辽叶、斗笠叶等,叶片翠绿,阔大,5月生长的最为葳迤,采摘箬竹叶最好选择老嫩适宜、叶片较大的叶子,粽子容易包的起来,不会有露米的尴尬。嫩叶虽好,如果不是包粽高手,断然不会将那些糯米轻易的包裹进去。而我喜欢那些小小的嫩叶,因为母亲的包粽能力,无人匹敌。嫩绿的叶拿在手中,软弱无骨,却又韧劲十足。将它们放置鼻下,深深吸一口气,沁脾的清香侵袭入肺,想着母亲用它们包出一个个小巧玲珑,清香四逸的白米粽,我一脸的灿烂。姐妹们笑我,还没包呢,已经等不及了吗?
将那些收获而来的们箬叶重重的搁在母亲面前,看到母亲赞许的目光,知道母亲的满意。剩下的事情,母亲不让我插手。现在想起来,母亲在包粽子这件事情的从头至尾,无疑是在雕凿一件另自己满意的工艺品,在众多的箬叶中,挑选一批,泡在水中,后用纱布轻轻的蘸水清洗,正反两面,都用纱布蘸洗两遍,而后将它们放入铁锅内,大火烧开,再捞起,放入凉水泡透,才开始包粽子。看母亲手指灵活的翻转,有如灵动的舞蹈。三十秒后一只玲珑的粽子横空出世。 
母亲不包别的类型的粽子,她说加入了别的材料,粽子的味道就变了,失去了原汁原味的粽子,还有什么吃头呢。我亦是认同。正如母亲的为人之道,质朴而真实。
放在沙锅里的粽子开锅了,水咕嘟咕嘟沸腾着,箬叶的清香扑鼻而来,母亲将火炉的门只留下一丝丝的缝隙,温温的火煮着,不急不躁。母亲恬淡从容的转身,赶我们上床,说等到早上就可以吃到嘴了。 我们只得闻着粽子的香味,闭起眼睛,安然入睡。
 睡眼腥松的清早,迷蒙中看见母亲端着热气四溢的白米粽,笑盈盈的望着我,猛然睁开眼,看见床边碗里两只剥去箬叶的白米粽,淡淡的绿色给白米粽披了一层薄纱,迫不及待咬上一口,来不及细细品味,囫囵吞枣般咽下,打出的嗝却溢出芦叶的甘甜,齿间仍留有芦叶的清香。
吃粽子一般要加点白糠,但能吃得起白糖的人家不多,村里人能买点“古巴糖”(当时人们把较粗糙的红糖称为古巴糖)就不错了,就是这点古巴糖也只给家里生病的人吃或老人吃,小时很少吃糖的我,至今我吃粽子也不加糖,虽然糖早已不是稀罕物了。
母亲尚还健在,只是身体亏空如不禁风雨的老树。那时物质的匮乏,又能有几个白米粽能进入母亲的口中。年近七旬的母亲,已省去端午包粽子的固定程序。儿女们都劲力的张开翅膀,飞的很远,母亲又包了给谁吃呢。 
今日又至端午,打个电话,问候母亲。母亲在那端快乐满足的问:吃粽子了吗?我肯定回答。母亲在末了又加一句,是白米粽吗?知道母亲白米粽的情结还是那样执着。
端午节下午,我上了趟县城,但见新开张的肯德基,麦当劳等洋餐厅前孩子们排起了长队,为了拥挤着买几份洋快餐。我想若干年后,我们下一代会不会渐渐的忘记端午、忘记那清香的箬叶粽? 
物质的丰盛,冲淡了节日的快乐和浓烈,记忆里留存的白米粽的芳香,只能停留在记忆的一个角落 。 



#日志日期:2008-5-11 星期日(Sun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jzwkw 评论日期:2008-6-18 8:24
物质的丰盛,冲淡了节日的快乐和浓烈,记忆里留存的白米粽的芳香,只能停留在记忆的一个角落 。 

同感。

评论人:jzwkw 评论日期:2008-6-22 7:34
今天就快去吃几个粽子,然后写几篇文章更新你的博客吧.

评论人:野面孔 评论日期:2010-12-13 23:43
好文,特别让人想多读几遍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山妹子手记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