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放达
飞鸟放达
张凌云。 热爱。

· 全部博文(-244)
·小说连载 (5)
·短篇 (0)
·杂记 (0)
用户:
密码:
· 瓮之五 1999年,意外的画(2007-4-27)
· 瓮之四(2007-4-27)
· 瓮(3)翁小娈(2007-1-31)
· 瓮(2)兔子和狼(2006-10-20)
· 瓮(1)1997年,植物洗衣店(2006-10-11)
· 平地起大风(2006-9-27)
·路过,好看...(2007-5-30)
·我也不记得朋友们都说过些什么了,相逢一笑...(2006-11-9)
·世界就象你所说那样吧:爱可能有另一种方式...(2006-11-3)
· 2007-4(2)
· 2007-1(1)
· 2006-10(2)
· 2006-9(1)
访问:10089 次
今日访问:1次
日志: -244篇
评论: 3 个
留言: 0 个
建站时间: 2006-3-27
孟芊 管 理 员




<< 下一篇>>
瓮之五 1999年,意外的画

作者:孟芊 提交日期:2007-4-27 13:16: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390

五.1999年,意外的画

课结束时已经快九点了,我收拾完画具正准备走,听见美术老师在后面叫我:小娈!我回过头去,他问道:
“最近画的很困难吧?”
“恩。”
“都有这个时期的,慢慢来。”然后递给我一本画册:“这个拿回去临一下,下个月给我。”

工作之后,我报了绘画班。只是为了自己有点事儿做。我努力做的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尽量淡化过去。如今,我已经24岁了,我很喜欢这个不温不火的年龄。
在公交车上,我翻着老师给的画册,很多铜版,水粉,有点扭曲的油画,粗线条的插图,都非常大胆。我知道老师的用意,潜台词是:你最近越画越规矩了。
翻着翻着,有一幅画引起了我的注意,一个很瘦的人站在树底下,抬头看着树,一脸绝望。树是很茂盛的,有几个黄色的大果子冒出来,有点像芒果一类的,应该可以吃。树后面是一片湖水,上面漂着一件衣服。画没有署名,时间是模糊的,好象被刀片刮过了,只看到4月,小。。的字样。整页纸显得有点旧,我拽了拽,才发现是夹在中间的一张,应该是从别处剪下来的,翻过来一看是满满的一页字,讲的是一家裁缝店里的装饰,对吊灯细致地描写了一番,还说裁缝店的老板是个很丑的老头,但衣服做的很好。在“衣服做的很好”下面用铅笔画了横线。

我对“使用过的痕迹”存有好感,被别人使用过的东西转到我手中,总是让我觉得饶有兴味。最初,这物件会很抗拒我,我一进屋子就能看见它,把手伸进皮包就能摸到它,因为它暂时带有了其他人的强烈的味道,它不会因为我而兴奋。可慢慢的,它就会改变了,带有了一些我的特征,比如只有我才会造成的划痕,或溅上些柚子汁,柚子是我在小区外陈姓的水果摊买的,用一把很旧的手工水果刀割开时溅上的,它会因为我而兴奋了,但是它曾经属于过别人,拥有两个以上不同的痕迹。这会让我更加心仪它。

去年,我曾在换住处时捡到一个海螺,已经碎了,被人用胶水重新粘了起来。若它是完整的,就根本不会引起我的注意。可那些裂痕把我迷住了。我把它拿回来,洗干净,涂了清漆,现在仍呆在我的书架上。书架也是从大学教研室里搬过来的,曾经的班主任跟我说,有个待处理的书架,你要不要。我兴高采烈地接受了。搬回来一看,上面还印着编号,一个白白的6字,让我高兴了很久。
如此,我已依照自己的私愿,打算留下这幅画了,或许可以对老师说,不小心遗失了,他也不会生气吧。

坐电梯到九楼,走廊的窗可以看到西山,黑黝黝的为这个城市做着屏障。我在窗前站了一会儿,灯火的繁华离我很远,仿佛空落落的深井里闪着点点月光,我说不上为什么有点难过,转身将钥匙插进锁孔,“咔”的一声,门开了。
我推门,正欲开灯,却看见卧室里橘黄色的落地灯亮着。我起的很晚,是不太可能开卧室里的灯的,想着这个,去摸开关的手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眼睛习惯了周围的黑暗,我开始感觉到这里有些不对劲,很安静,但屋子里所有的家具,桌上的书籍,沙发底下的黑暗都冲我尖叫着,它们在抗拒我。我深吸了一口气,额头上的汗已让我感觉到凉意,屋子里好象没有人,虽然开着灯,但没有任何声音。我转过僵硬的脖子,朝墙上看去,有一幅画,黑糊糊的,看不清画的是什么,我房间的这个位置是没有画的,我越想越怕,正打算慢慢退出来看个究竟,突然厨房里发出西里哗啦的碗碟的倾倒声,我再也顾不得别的,夺门而逃,一路冲下楼梯,来到外面,小区仍一如往常,我慢慢走到小区门口,打算重新走一遍。

“弄错单元了也说不定”,我安慰着自己。
推开门,看见大楼的管理员正在昏沉沉的看报纸,我上楼,开门,开灯,一切照常,我松了口气,扔下画夹,失魂落魄地倒在沙发上。看时间,差七分钟十点,电话响了,是夏亦的例行问候。听到我的声音有些无精打采,他很担心,问我是否病了,我说没有,不知为什么向他隐瞒了刚才的事。他问以后从绘画课接我回来可以吗,我拒绝了。
冷静下来,细想了刚才的事,似乎也没那样可怕。是我反应过激了吧,只是看到了陌生的屋子而已,没看到什么陌生的人,更没看到异类的生物。其实,若是看到了才好呢,我这眼睛里的怪物也不至于那么寂寞了。
思想停了一会儿。
突然发现,自从和夏亦交往以后,就很少想到眼睛里的东西了。



#日志日期:2007-4-27 星期五(Friday) 晴 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幽谷图图 评论日期:2007-5-30 19:59

路过,好看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飞鸟放达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