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葉箋



華葉箋
且行且歌,读书读画。窗外绿野,屋顶花香。生命简单如水,与朋友共,有声有色。月明夜,茶解语,多少惬意,尽在不言中。
http://lanshanchu.blog.tianya.cn   [复制]  [收藏]                       首页 |留言板 |加友情博客 |天涯博客 |博客家园 |注册 |帮助
 欢 迎 光 临 
博客信息
博主:legendsinger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 访问:435074 次
  • ◇ 今日访问:110 次
  • ◇ 日志: -228篇
  • ◇ 评论: 15 个
  • ◇ 留言: 0 个
  • ◇ 建站时间: 2006-3-17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现代短篇小说选:《蕭蕭》(沈從文)
作者:legendsinger 提交日期:2009-11-30 17:43: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0996
蕭蕭

沈從文

  鄉下人吹嗩吶接媳婦,到了十二月是成天會有的事情。
  嗩吶后面一頂花轎,四個伕子平平穩穩的抬著。轎中人被銅鎖鎖在里面,雖穿了平時不上過身的体面紅綠衣裳,也仍然得荷荷大哭。在這些小女人心中,做新娘子,從母親身邊离開,且准備作他人的母親,從此將有許多新事情等待發生。象做夢一樣,將同一個陌生男子漢在一個床上睡覺,做著承宗接祖的事情,這些事想起來,當然有些害怕,所以照例覺得要哭哭,于是就哭了。
  也有做媳婦不哭的人。蕭蕭做媳婦就不哭。這小女子沒有母親,從小寄養到伯父种田的庄子上,出嫁只是從這家轉到那家。因此到那一天這小女人還只是笑。她又不害羞,又不怕,她是什么事也不知道,就做了人家的媳婦了。
  蕭蕭做媳婦時年紀十二歲,有一個小丈夫,年紀還不到三歲。丈夫比她年少九歲,斷奶還不多久。地方規矩如此,過了門,她喊他做弟弟。她每天應作的事是抱弟弟到村前柳樹下去玩,到溪邊去玩,餓了,喂東西吃,哭了,就哄他,摘南瓜花或狗尾草戴到小丈夫頭上,或者親嘴,一面說,“弟弟,哪,再來。”在那肮髒的小臉上親了又親,孩子于是便笑了。
  孩子一歡喜興奮,行動粗野起來,會用短短的小手亂抓蕭蕭的頭發。那是平時不大能收拾蓬蓬松松在頭上的黃發。有時候,垂到腦后那條小辮儿被拉得太久,把紅絨線結也弄松了,生气了,就撻那弟弟,弟弟自然哇的哭出聲來,蕭蕭便也裝成要哭的樣子,用手指著弟弟的哭臉,說,“哪,人不講理,可不行!”
  天晴落雨日子混下去,每日抱抱丈夫,也幫家中作點雜事,能動手的就動手。又時常到溪溝里去洗衣,搓尿片,一面還撿拾有花紋的田螺給坐到身邊的丈夫玩。到了夜里睡覺,便常常做這种年齡人所做的夢,夢到后門角落或別的什么地方撿得大把大把銅錢,吃好東西,爬樹,自己變成魚到水中各處溜。或一時仿佛身子很小很輕,飛到天上眾星中,沒有一個人,只是一片白,一片金光,于是大喊“媽!”人就嚇醒了。醒來心還只是跳。吵了隔壁的人,不免罵著,“瘋子,你想什么!白天瘋玩,晚上就做夢!”蕭蕭听著卻不作聲,只是咕咕的笑。也有很好很爽快的夢,為丈夫哭醒的事。那丈夫本來晚上在自己母親身邊睡,有時吃多了,或因另外情形,半夜大哭,起來放水拉稀是常有的事。丈夫哭到婆婆無可奈何,于是蕭蕭輕腳輕手爬起床來,睡眼朦矓走到床邊,把人抱起,給他看月亮,看星光。或者互相覷著,孩子气的“嗨嗨,看貓呵,”那樣喊著哄著,于是丈夫笑了,玩了一會,慢慢合上眼。人睡了,放上床,站在床邊看著,听遠處一遞一聲的雞叫,知道天快到什么時候了,于是仍然蜷到小床上睡去。天亮了,雖不做夢,卻可以無意中閉眼開眼,看一陣在面前空中變幻無端的黃邊紫心葵花,那是一种真正的享受。
  蕭蕭嫁過了門,做了拳頭大丈夫的小媳婦,一切并不比先前受苦,這只看她半年來身体發育就可明白。風里雨里過日子,象一株長在園角落不為人注意的蓖麻,大葉大枝,日增茂盛。這小女人簡直是全不為丈夫設想那么似的,一天比一天長大起來了。
  夏夜光景說來如做夢。大家飯后坐到院中心歇涼,揮搖蒲扇,看天上的星同屋角的螢,听南瓜棚上紡織娘子咯咯咯拖長聲音紡車,遠近聲音繁密如落雨,禾花風悠悠吹到臉上,正是讓人在各种方便中說笑話的時候。
  蕭蕭好高,一個人常常爬到草料堆上去,抱了已經熟睡的丈夫在怀里,輕輕的輕輕的隨意唱著那自編的山歌,唱來唱去卻把自己也催眠起來,快要睡去了。
  在院壩中,公公婆婆,祖父祖母,另外還有幫工漢子兩個,散亂的坐在小板凳上,擺龍門陣學古,輪流下去打發上半夜。
  祖父身邊有個煙包,在黑暗中放光。這用艾蒿作成的煙包,是驅逐長腳蚊的得力東西,蜷在祖父腳邊,就如一條烏梢蛇。間或又拿起來晃那么几下。
  想起白天場上的事,那祖父開口說話:
  “听三金說,前天又有女學生過身。”
  大家就哄然笑了。
  這笑的意義何在?只因為大家印象中,都知道女學生沒有辮子,留下個鵪鶉尾巴,象個尼姑,又不完全象。穿的衣服象洋人又不象洋人,吃的,用的……總而言之事事不同,一想起來就覺得怪可笑!
  蕭蕭不大明白,她不笑。所以老祖父又說話了。他說:“蕭蕭,你長大了,將來也會做女學生!”
  大家于是更哄然大笑起來。
  蕭蕭為人并不愚蠢,覺得這一定是不利于己的一件事情,所以接口便說:“爺爺,我不做女學生!”
  “你象個女學生,不做可不行。”
  “我不做。”
  眾人有意取笑,异口同聲說:“蕭蕭,爺爺說得對,你非做女學生不行!”
  蕭蕭急得無可如何,“做就做,我不怕。”其實做女學生有什么不好,蕭蕭全不知道。
  女學生這東西,在本鄉的确永遠是奇聞。每年一到六月天,据說放“水假”日子一到,照例便有三三五五女學生,由一個荒謬不經的熱鬧地方來,到另一個遠地方去,取道從本地過身。從鄉下人眼中看來,這些人都近于另一世界中活下的人,裝扮奇奇怪怪,行為更不可思議。這种女學生過身時,使一村人都可以說一整天的笑話。
  祖父是當地一個人物,因為想起所知道的女學生在大城中的生活情形,所以說笑話要蕭蕭也去作女學生。一面听到這話就感覺一种打哈哈趣味,一面還有那被說的蕭蕭感覺一种惶恐,說這話的不為無意義了。
  女學生由祖父方面所知道的是這樣一种人:她們穿衣服不管天气冷熱,吃東西不問饑飽,晚上交到子時才睡覺,白天正經事全不作,只知唱歌打球,讀洋書。她們都會花錢,一年用的錢可以買十六只水牛。她們在省里京里想往什么地方去時,不必走路,只要鑽進一個大匣子中,那匣子就可以帶她到地。她們在學校,男女一處上課,人熟了,就隨意同那男子睡覺,也不要媒人,也不要財禮,名叫“自由”。她們也做州縣官,帶家眷上任,男子仍然喊作老爺,小孩子叫少爺。
  她們自己不喂牛,卻吃牛奶羊奶,如小牛小羊:買那奶時是用鐵罐子盛的。她們無事時到一個唱戲地方去,那地方完全象個大廟,從衣袋中取出一塊洋錢來(那洋錢在鄉下可買五只母雞),買了一小方紙片儿,拿了那紙片到里面去,就可以坐下看洋人扮演影子戲。她們被冤了,不賭咒,不哭。她們年紀有老到二十四歲還不肯嫁人的,有老到三十四十還好意思嫁人的。她們不怕男子,男子不能使她們受委屈,一受委屈就上衙門打官司,要官罰男子的款,這筆錢她有時獨占自己花用,有時同官平分。她們不洗衣煮飯,也不養豬喂雞;有了小孩子也只花五塊錢、十塊錢一月,雇人專管小孩,自己仍然整天看戲打牌,讀那些沒有用處的閒書……總而言之,說來事事都希奇古怪,和庄稼人不同,有的簡直可以說豈有此理。這時經祖父一為說明,听過這話的蕭蕭,心中卻忽然有了一种模模糊糊的愿望,以為倘若她也是個女學生,她是不是照祖父說的女學生一個樣子去做那些事?
  不管好歹,做女學生并不可怕,因此一來卻已為這鄉下姑娘体念到了。
  因為听祖父說起女學生是怎樣的人物,到后蕭蕭獨自笑得特別久。笑夠了時,她說:“祖爹,明天有女學生過路,你喊我,我要看看。”
  “你看,她們捉你去作丫頭。”
  “我不怕她們。”
  “她們讀洋書念經你也不怕?”
  “念觀音菩薩消災經,念緊箍咒,我都不怕。”
  “她們咬人,和做官的一樣,專吃鄉下人,吃人骨頭渣渣也不吐,你不怕?”
  蕭蕭肯定的回答說:“也不怕。”
  可是這時節蕭蕭手上所抱的丈夫,不知為什么,在睡夢中哭了,媳婦于是用作母親的聲勢,半哄半嚇說,“弟弟,弟弟,不許哭,不許哭,女學生咬人來了。”
  丈夫還仍然哭著,得抱起各處走走。蕭蕭抱著丈夫离開了祖父,祖父同人說另外一樣古話去了。
  蕭蕭從此以后心中有個“女學生”。做夢也便常常夢到女學生,且夢到同這些人并排走路。仿佛也坐過那种自己會走路的匣子,她又覺得這匣子并不比自己跑路更快。在夢中那匣子的形体同谷倉差不多,里面有小小灰色老鼠,眼珠子紅紅的,各處亂跑,有時鑽到門縫里去,把個小尾巴露在外邊。
  因為有這樣一段經過,祖父從此喊蕭蕭不喊“小丫頭”,不喊“蕭蕭”,卻喚作“女學生”。在不經意中蕭蕭答應得很好。
  鄉下的日子也如世界上一般日子,時時不同。世界上人把日子糟蹋,和蕭蕭一類人家把日子吝惜是同樣的,各有所得,各屬分定。許多城市中文明人,把一個夏天全消磨到軟綢衣服、精美飲料以及种种好事情上面。蕭蕭的一家,因為一個夏天的勞作,卻得了十多斤細麻,二三十擔瓜。
  作小媳婦的蕭蕭,一個夏天中,一面照料丈夫,一面還績了細麻四斤。到秋八月工人摘瓜,在瓜間玩,看碩大如盆上面滿是灰粉的大南瓜,成排成堆擺到地上,很有趣味。時間到摘瓜,秋天真的已來了,院子中各處有從屋后林子里樹上吹來的大紅大黃木葉。蕭蕭在瓜旁站定,手拿木葉一束,為丈夫編小笠帽玩。
  工人中有個名叫花狗,年紀二十三歲,抱了蕭蕭的丈夫到棗樹下去打棗子。小小竹竿打在棗樹上,落棗滿地。
  “花狗大1,莫打了,太多了吃不完。”
  雖听這樣喊,還不停手。到后,仿佛完全因為丈夫要棗子,花狗才不听話。蕭蕭于是又喊他那小丈夫:“弟弟,弟弟,來,不許撿了。吃多了生東西肚子痛!”
  丈夫听話,兜了一堆棗子向蕭蕭身邊走來,請蕭蕭吃棗子。
  “姐姐吃,這是大的。”
  “我不吃。”
  “要吃一顆!”
  她兩手哪里有空!木葉帽正在制邊,工夫要緊,還正要個人幫忙!
  “弟弟,把棗子喂我口里。”
  丈夫照她的命令作事,作完了覺得有趣,哈哈大笑。
  她要他放下棗子幫忙捏緊帽邊,便于添加新木葉。
  丈夫照她吩咐作事,但老是頑皮的搖動,口中唱歌。這孩子原來象一只貓,歡喜時就得搗亂。
  “弟弟,你唱的是什么?”
  “我唱花狗大告我的山歌。”
  “好好的唱一個給我听。”
  丈夫于是就唱下去,照所記到的歌唱:
  天上起云云起花,
  包谷林里种豆莢,
  豆莢纏坏包谷樹,
  嬌妹纏坏后生家。
  天上起云云重云,
  地下埋墳墳重墳,
  嬌妹洗碗碗重碗,
  嬌妹床上人重人。
  歌中意義丈夫全不明白,唱完了就問好不好。蕭蕭說好,并且問跟誰學來的。她知道是花狗教的,卻故意盤問他。
  “花狗大告我,他說還有好歌,長大了再教我唱。”
  听說花狗會唱歌,蕭蕭說:
  “花狗大,花狗大,您唱一個好听的歌我听听。”
  那花狗,面如其心,生長得不很正气,知道蕭蕭要听歌,人也快到听歌的年齡了,就給她唱“十歲娘子一歲夫”。那故事說的是妻年大,可以隨便到外面作一點不規矩事情,夫年小,只知道吃奶,讓他吃奶。這歌丈夫完全不懂,懂到一點儿的是蕭蕭。把歌听過后,蕭蕭裝成“我全明白”那种神气,她用生气的樣子,對花狗說:“花狗大,這個不行,這是罵人的歌!”
  花狗分辯說:“不是罵人的歌。”
  “我明白,是罵人的歌。”
  花狗難得說多話,歌已經唱過了,錯了陪禮,只有不再唱。他看她已經有點懂事了,怕她回頭告祖父,會挨一頓臭罵,就把話支開,扯到“女學生”上頭去。他問蕭蕭,看沒看過女學生習体操唱洋歌的事情。
  若不是花狗提起,蕭蕭几乎已忘卻了這事情。這時又提到女學生,她問花狗近來有沒有女學生過路,她想看看。
  花狗一面把南瓜從棚架邊抱到牆角去,告她女學生唱歌的事,這些事的來源還是蕭蕭的那個祖父。他在蕭蕭面前說了點大話,說他曾經到官路上見到四個女學生,她們都拿得有旗子,走長路流汗喘气之中仍然唱歌,同軍人所唱的一模一樣。不消說,這自然完全是胡謅的笑話。可是那故事把蕭蕭可樂坏了。因為花狗說這個就叫做“自由”。
  花狗是“起眼動眉毛,一打兩頭翹”會說會笑的一個人。
  听蕭蕭帶著歆羡口气說,“花狗大,你膀子真大。”他就說,“我不止膀子大。”
  “你身個子也大。”
  “我全身無處不大。”
  到蕭蕭抱了她的丈夫走去以后,同花狗在一起摘瓜,取名字叫啞巴的,開了平時不常開的口,他說:“花狗,你少坏點。人家是十三歲黃花女,還要等十年才圓房!”
  花狗不做聲,打了那伙計一掌,走到棗樹下撿落地棗去了。
  到摘瓜的秋天,日子計算起來,蕭蕭過丈夫家有一年了。
  几次降霜落雪,几次清明谷雨,一家人都說蕭蕭是大人了。天保佑,喝冷水,吃粗礪飯,四季無疾病,倒發育得這樣快。婆婆雖生來象一把剪子,把凡是給蕭蕭暴長的机會都剪去了,但鄉下的日頭同空气都幫助人長大,卻不是折磨可以阻攔得祝蕭蕭十五歲時高如成人,心卻還是一顆糊糊涂涂的心。
  人大了一點,家中做的事也多了一點。績麻、紡車、洗衣、照料丈夫以外,打豬草推磨一些事情也要作,還有漿紗織布。凡事都學,學學就會了。鄉下習慣,凡是行有余力的都可從勞作中攢點私房,兩三年來僅僅蕭蕭個人分上所聚集的粗細麻和紡就的棉紗,已夠蕭蕭坐到土机上拋三個月的梭子了。
  丈夫早斷了奶。婆婆有了新儿子,這五歲儿子就象歸蕭蕭獨有了。不論做什么,走到什么地方去,丈夫總跟到身邊。
  丈夫有些方面很怕她,當她如母親,不敢多事。他們倆“感情不坏”。
  地方稍稍進步,祖父的笑話轉到“蕭蕭你也把辮子剪去好自由”那一類事上去了。听著這話的蕭蕭,某個夏天也看過一次女學生,雖不把祖父笑話認真,可是每一次在祖父說過這笑話以后,她到水邊去,必用手捏著辮子梢梢,設想沒有辮子的人那种神气,那點趣味。
  因為打豬草,帶丈夫上螺螄山的山陰是常有的事。
  小孩子不知事,听別人唱歌也唱歌。一唱歌,就把花狗引來了。
  花狗對蕭蕭生了另外一种心,蕭蕭有點明白了,常常覺得惶恐不安。但花狗是男子,凡是男子的美德惡德都不缺少,勞動力強,手腳勤快,又會玩會說,所以一面使蕭蕭的丈夫非常歡喜同他玩,一面一有机會即纏在蕭蕭身邊,且總是想方設法把蕭蕭那點惶恐減去。
  山大人小,到處樹木蒙茸,平時不知道蕭蕭所在,花狗就站在高處唱歌逗蕭蕭身邊的丈夫;丈夫小口一開,花狗穿山越岭就來到蕭蕭面前了。
  見了花狗,小孩子只有歡喜,不知其他。他原要花狗為他編草虫玩,做竹簫哨子玩,花狗想方法支使他到一個遠處去找材料,便坐到蕭蕭身邊來,要蕭蕭听他唱那使人開心紅臉的歌。她有時覺得害怕,不許丈夫走開;有時又象有了花狗在身邊,打發丈夫走去反倒好一點。終于有一天,蕭蕭就這樣給花狗把心竅子唱開,變成個婦人了。
  那時節,丈夫走到山下采刺莓去了,花狗唱了許多歌,到后卻向蕭蕭唱:嬌家門前一重坡,別人走少郎走多,鐵打草鞋穿爛了,不是為你為哪個?
  末了卻向蕭蕭說:“我為你睡不著覺”。他又說他賭咒不把這事情告給人。听了這些話仍然不懂什么的蕭蕭,眼睛只注意到他那一對粗粗的手膀子,耳朵只注意到他最后一句話。
  末了花狗大便又唱歌給她听。她心里亂了。她要他當真對天賭咒,賭了咒,一切好象有了保障,她就一切盡他了。到丈夫返身時,手被毛毛虫螫傷,腫了一片,走到蕭蕭身邊。蕭蕭捏緊這一只小手,且用口去呵它,吮它,想起剛才的糊涂,才仿佛明白自己作了一點不大好的糊涂事。
  花狗誘她做坏事情是麥黃四月,到六月,李子熟了,她歡喜吃生李子。她覺得身体有點特別,在山上碰到花狗,就將這事情告給他,問他怎么辦。
  討論了多久,花狗全無主意。雖以前自己當天賭得有咒,也仍然無主意。這家伙個子大,膽量校個子大容易做錯事,膽量小做了錯事就想不出辦法。
  到后,蕭蕭捏著自己那條烏梢蛇似的大辮子,想起城里了,她說:“花狗大,我們到城里去自由,幫幫人過日子,不好么?”
  “那怎么行?到城里去做什么?”
  “我肚子大了。”
  “我們找藥去。場上有郎中賣藥。”
  “你赶快找藥來,我想……”
  “你想逃到城里去自由,不成的。人生面不熟,討飯也有規矩,不能隨便!”
  “你這沒有良心的,你害了我,我想死!”
  “我賭咒不辜負你。”
  “負不負我有什么用?幫我個忙,赶快拿去肚子里這塊肉罷。我害怕!”
  花狗不再做聲,過了一會,便走開了。不久丈夫從他處回來,見蕭蕭一個人坐在草地上哭,眼睛紅紅的。丈夫心中納罕,看了一會,問蕭蕭:“姐姐,為什么哭?”
  “不為什么,灰塵落到眼睛里,痛。”
  “我吹吹吧。”
  “不要吹。”
  “你瞧我,得這些這些。”
  他把從溪中撿來的小蚌小石頭陳列在蕭蕭面前,蕭蕭淚眼婆娑的看了一會,勉強笑著說,“弟弟,我們要好,我哭你莫告家中。告我可要生气。”到后這事情家中當真就無人知道。
  過了半個月,花狗不辭而行,把自己所有的衣褲都拿去了。祖父問同住的啞巴知不知道他為什么走路,走哪儿去。啞巴只是搖頭,說花狗還欠了他兩百錢,臨走時話都不留一句,為人少良心。啞巴說他自己的話,并沒有把花狗走的理由說明。因此這一家希奇一整天,談論一整天。不過這工人既不偷走物件,又不拐帶別的,這事過后不久,自然也就把他忘掉了。
  蕭蕭仍然是往日的蕭蕭。她能夠忘記花狗就好了。但是肚子真有些不同了,肚中東西總在動,使她常常一個人干著急,盡做怪夢。
  她脾气坏了一點,這坏處只有丈夫知道,因為她對丈夫似乎嚴厲苛刻了好些。
  仍然每天同丈夫在一處,她的心,想到的事自己也不十分明白。她常想,我現在死了,什么都好了。可是為什么要死?她還很高興活下去,愿意活下去。
  家中人不拘誰在無意中提起關于丈夫弟弟的話,提起小孩子,提起花狗,都象使這話如拳頭,在蕭蕭胸口上重重一擊。
  到八月,她擔心人知道更多了,引丈夫廟里去玩,就私自許愿,吃了一大把香灰。吃香灰被她丈夫見到了,丈夫問這是做什么,蕭蕭就說肚子痛,應當吃這個。雖說求菩薩許愿,菩薩當然沒有如她的希望,肚子中長大的東西仍在慢慢的長大。
  她又常常往溪里去喝冷水,給丈夫見到了,丈夫問她她就說口渴。
  一切她所想到的方法都沒有能夠使她与自己不歡喜的東西分開。大肚子只有丈夫一人知道,他卻不敢告這件事給父母曉得。因為時間長久,年齡不同,丈夫有些時候對于蕭蕭的怕同愛,比對于父母還深切。
  她還記得花狗賭咒那一天里的事情,如同記著其他事情一樣。到秋天,屋前屋后毛毛虫都結茧,成了各种好看的蝶蛾,丈夫象故意折磨她一樣,常常提起几個月前被毛毛虫所螫的舊話,使蕭蕭心里難過。她因此极恨毛毛虫,見了那小虫就想用腳去踹。
  有一天,又听人說有好些女學生過路,听過這話的蕭蕭,睜了眼做過一陣夢,愣愣的對日頭出處痴了半天。
  蕭蕭步花狗后塵,也想逃走,收拾一點東西預備跟了女學生走的那條路上城。但沒有動身,就被家里人發覺了。
  家中追究這逃走的根源,才明白這個十年后預備給小丈夫生儿子繼香火的蕭蕭肚子,已被別人搶先下了种。這真是了不得的一件大事。一家人的平靜生活,為這一件事全弄亂了。生气的生气,流淚的流淚,罵人的罵人,各按本分亂下去。懸梁,投水,吃毒藥,被禁困的蕭蕭,諸事漫無邊際的全想到了,究竟年紀太小,舍不得死,卻不曾做。于是祖父從現實出發,想出了個聰明主意,把蕭蕭關在房里,派人好好看守著,請蕭蕭本族的人來說話,看是“沉潭”還是“發賣”?蕭蕭家中人要面子,就沉潭淹死她,舍不得就發賣。蕭蕭只有一個伯父,在近處庄子里為人种田,去請他時先還以為是吃酒,到了才知道是這樣丟臉事情,弄得這老實忠厚家長手足無措。
  大肚子作證,什么也沒有可說。伯父不忍把蕭蕭沉潭,蕭蕭當然應當嫁人作二路親了。
  這處罰好象也极其自然,照習慣受損失的是丈夫家里,然而卻可以在改嫁上收回一筆錢,當作賠償損失的數目。那伯父把這事告給了蕭蕭,就要走路。蕭蕭拉著伯父衣角不放,只是幽幽的哭。伯父搖了一會頭,一句話不說,仍然走了。
  一時沒有相當的人家來要蕭蕭,因此暫時就仍然在丈夫家中住下。這件事情既經說明白,照鄉下規矩倒又象不什么要緊,只等待處分,大家反而釋然了。先是小丈夫不能再同蕭蕭在一處,到后又仍然如月前情形,姊弟一般有說有笑的過日子了。
  丈夫知道了蕭蕭肚子中有儿子的事情,又知道因為這樣蕭蕭才應當嫁到遠處去。但是丈夫并不愿意蕭蕭去,蕭蕭自己也不愿意去,大家全莫名其妙,只是照規矩象逼到要這樣做,不得不做。
  在等候主顧來看人,等到十二月,還沒有人來,蕭蕭只好在這人家過年。
  蕭蕭次年二月間,十月滿足坐草生了一個儿子,團頭大眼,聲響洪壯,大家把母子二人照料得好好的,照規矩吃蒸雞同江米酒補血,燒紙謝神。一家人都歡喜那儿子。
  生下的既是儿子,蕭蕭不嫁別處了。
  到蕭蕭正式同丈夫拜堂圓房時,儿子已經年紀十歲,能看牛割草,成為家中生產者一員了。平時喊蕭蕭丈夫做大叔,大叔也答應,從不生气。
  這儿子名叫牛儿。牛儿十二歲時也接了親,媳婦年長六歲。媳婦年紀大,才能諸事作幫手,對家中有幫助。嗩吶吹到門前時,新娘在轎中嗚嗚的哭著,忙坏了那個祖父曾祖父。
  這一天,蕭蕭抱了自己新生的月毛毛,卻在屋前榆蜡樹篱笆看熱鬧,同十年前抱丈夫一個樣子。

  一九二九年冬作

[注:一九五七年二月沈从文校改字句,将结尾的一段改为:

這一天,蕭蕭剛坐月子不久,孩子才滿三月,抱了自己新生的毛毛,在屋前榆蠟樹籬笆間看熱鬧,同十年前抱丈夫一個樣子。小毛毛哭了,唱歌一般地哄著他:"哪,毛毛,看,花轎來了。看,新娘子穿花衣,好體面!不許鬧,不講道理不成的!不講理我要生氣的!看看,女學生也來了!明天長大了,我們也討個女學生媳婦!" ]



★ 日志日期:2009-11-30 星期一(Monday) 晴 送一颗闪亮闪亮的心^-^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華葉箋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