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

作者:夏虫语冰钦 提交日期:2007-3-22 16:10:00
与谁同醉采香归——花语之木棉

门前的木棉正在怒放,真是“四厢花影怒如潮”。除了木棉,不知道还有没有其它花木能够这样奔放不羁。
我回头,正好看见刚刚进门的宏。他轻轻一笑,有些腼腆。于我,却如电光火石。《时光倒流七十年》里,简西摩目光如梦地说:是你吗?是你吗?而我知道,是他。
我们在同一个项目组工作,每天有十几个小时在一起,从清晨到夜深。宏会帮我做那些他认为吃力或危险的事,不发一言,而我也同样沉默,却分外默契。工地上也有几株木棉。休息的时候,我们并坐在木棉树下。有花朵慢慢旋转着落下,有时在我发上,有时在他膝头。
木棉花过着双重生活:枝头的还在开放,树下的,虽然红颜依旧,却终究凋零。而我,也陷入相似的情境。早上,送我上班是景;晚上,最后一个道别的是宏。我变得喜怒无常,时而莫名其妙落泪,时而又高兴得象个孩子。爱和被爱都是体力劳动,远胜于工地上的劳作。
也许我就是从那时开始衰老。我等着每一朵木棉从初开到凋谢,我数着满树红花一天又一天。直到盛夏的台风来临,摧毁了最后一朵芳菲,我也没有等到宏对我说那一句。
工程结束的那天,我知道从此相见也只能依靠偶然,绝望地想要抓住每一分钟。我爬到顶楼,从空的窗框向外望,象被关在塔上的周芷若。只是,我不知道,有没有一个张无忌能够接住我——或者,是接住,再遗弃?
建筑的另一边,同样的空洞里,宏忽然伸出头望着我。那一个凝视漫长如一个世纪,那是索罗的那只眼,从此开启了我的黑暗时代。
看着门外的木棉花,我羡慕它的英姿傲然。它从来不等待春天的到来,而是用自己的火焰点燃春色。然而我是懦弱的,懦弱却固执。我戴着镣铐却又想跳佛拉门戈,将自己磨得血肉模糊却终究舞不低那一轮清冷的弯月。
又是一个木棉花开的时节,宏在树下等候。终于,要等答案的人不再是我。本可将铁链化作金环的人,却只见到锈迹斑斑的断锁。我们终于知道,三生石上的前缘,也经不起时光的往复冲刷,最后总会生锈腐蚀。好在,心灵总还没有生锈,我一定能够召唤到真正的春天。
我拾起一朵完好的木棉,如我裙袂鲜艳。传说中,花草都想修炼成人;但只有人类自己清楚,修成一朵木棉花,该经历几劫几难。

#日志日期: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君行伴月 评论日期:2009-7-2 13:09
很喜欢你的文字风格,收藏下,下次再来拜访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虫语沉吟,但为悦己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