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书偶记之《退步集》
闲书偶记之《退步集》

作者:夏虫语冰钦 提交日期:2007-3-22 16:09:00
闲书偶记之《退步集》

近来始读《退步集》。画我是不懂的,上过几堂课知道几个术语,其实比不知道还危险。陈丹青的绘画水平与艺术理论如何,我一概不知。可是他的文字端的是好。善于吹毛求疵之辈当然也能找到毛病,比如模仿痕迹、文白夹杂、下江口音等等。但是,十全十美的作家与作品,真有人见过么?透过陈丹青的文字依稀可见许多熟悉的背影,单是这个原因我就会喜欢。何况,除了语言本身,更为佩服的是他的见识。许多人徒有运笔挥毫的上等技巧,涂抹出来的不过腐朽平庸自恋。难得一个学画的人对世情看得如此睿智透彻,更难得的是他徐徐道来恰倒好处的分寸。单凭这份拿捏分寸的本事,陈丹青就完全可以被称作“杰出”的散文家。我自己也写写弄弄,所以明白这分寸的难度,往往控制不住自己,沉溺于煽情或刻薄。年轻时,觉得非要极端、尖锐才是个性;现在知道真正的个性必定要建立在成熟的独立思考之上,表面却完全可能温文。“中庸”并非无原则的妥协,而是源于自信的游刃有余。
《退步集》是临床读物,聊附风雅而已;这几日来花时间正经拜读的却是另一本:《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读本》——想必人在天涯的读者不止我一个。为了完成作业,多年不写字的我竟然磨破了食指,可怜我却连写了些什么都不知道。多么庆幸洋鬼子发明了电脑与网络,想要什么都能从这虚拟世界找到。而我们中国的学子,改头换面、掐头去尾、东拼西凑更是驾轻就熟,绝对发扬光大“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传统。终于理解为什么《红楼梦》抄本会有那么多异文与错漏,抄书者的大脑是可以处于“休眠”姿态的。
可是,即使是“休眠”中,某些字眼还是偶尔进入大脑皮层,引起一阵翻腾。“一些新的矛盾和问题日益凸显。化解这些矛盾,解决这些问题,首要的还是坚定信念,坚信党有 ‘刮骨疗疾’的勇气和方法。”这话里透着的一丝绝望与悲怆令我动容。刮骨疗疾已经太难,古往今来只有个关羽;何况现在我们需要的甚至是换心手术。又到哪里去找寻陆判官呢?
满目疮痍的故土,病入膏肓的组织,丧失信仰的民众,每每在我随人群歌舞升平的时候忽然刺进胸怀。我不过是个计较衣食住行、讲究小资情调的女子,可以找到一百个理由逃避现实和责任。甚至,可以写下这样一些文字,表示自己还愿意朝“知识分子”的目标努力,而后欣然。乱世中人依然有寻找快乐的权利,何况我们正于盛世。然而,当我们日渐冷漠的时候,我们也就日渐沦落为致使沙兰的孩子、兴宁的矿工失去生命的罪犯的帮凶。
然而,这种不让自己遗忘的努力,凸现出的恰恰是无助与绝望。这才是真谛。

#日志日期:2007-3-22 星期四(Thurs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虫语沉吟,但为悦己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