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的六千尺
王开的六千尺
年轻时候,我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向往城市。后来,我老了。老了的我越来越明白,我只属于乡村,属于这里的鸟叫,昆虫的翅膀,树叶的萌发或掉落;属于樱桃树上的长尾巴松鼠,菜青虫,打瞌睡的夜鹰;属于春天的播种和秋天的收割,犁仗和马匹,房顶覆盖的白雪,烫人的火炕,总爱惹点事的乡亲......我越来越喜爱这些事物,我在它们当中,真切地看到自己。摸索到有棱有角的自己。当我明白了这些,我知道,我的书写与他无关,除了这片生活了几十年,并且以后仍要依赖下去的土地。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0342 次
  • 日志: -187篇
  • 评论: 65 个
  • 留言: 5 个
  • 建站时间: 2006-3-5
博客成员


告别里尔克的尴尬
作者:辽宁王开 提交日期:2006-6-7 20:07:00 | 分类: | 访问量:422

先是看到关于荣誉的解释,我惊叹他的精辟。他说荣誉是聚集在一个新名字周围的一切误解的总和。在书的前八页,他一直在说奥古斯特 罗丹。说怎样的一双手塑造一种动态,一种表情。从也就是从第八页开始,里尔克突然前言不搭后语的向读者描述起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根本于他所崇敬的罗丹无关。荒诞不经的内容持续到第49页,分别讲了怎样发财,阔人幸福吗,乐善好施,照相师的润色。好在这个时候,我已经走神,我因为想着一个女人引诱男人的事,并为此琢磨如何着手解决它,而挖空心思而书中的罗丹,里尔克模模糊糊。在读到第五十页的时候,我警觉过来,我发现那几十页其实不是里尔克在说话,而是一个叫做里柯克的人在讲幽默故事。我觉得这太幽默了,本身就是个幽默,就像那个女人,引诱男人一样幽默。我要阻止这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更是幽默----男人不是我丈夫,不是我亲戚不是我兄弟;女人不是我敌人,也不是朋友。其实什么都不是。第八页中断的叙述,在第41页(书页排码页乱了),重新续上。我躺在床上,继续往下读:......颤动着一种神经质的疲劳,呵呵,里尔克说的可太对了,这真是,一种神经质的疲劳。且看里尔克笔下的罗丹,如何在他的工作室,利用光和刀子等一些道具,塑造出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品。

#日志日期:2006-6-7 星期三(Wednesday) 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王开的六千尺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