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的六千尺
王开的六千尺
年轻时候,我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向往城市。后来,我老了。老了的我越来越明白,我只属于乡村,属于这里的鸟叫,昆虫的翅膀,树叶的萌发或掉落;属于樱桃树上的长尾巴松鼠,菜青虫,打瞌睡的夜鹰;属于春天的播种和秋天的收割,犁仗和马匹,房顶覆盖的白雪,烫人的火炕,总爱惹点事的乡亲......我越来越喜爱这些事物,我在它们当中,真切地看到自己。摸索到有棱有角的自己。当我明白了这些,我知道,我的书写与他无关,除了这片生活了几十年,并且以后仍要依赖下去的土地。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79639 次
  • 日志: -184篇
  • 评论: 65 个
  • 留言: 5 个
  • 建站时间: 2006-3-5
博客成员


走马城市三
作者:辽宁王开 提交日期:2006-5-18 12:29:00 | 分类: | 访问量:539

小巷
 吃完炒米粉,喝下几口味道怪异的罗宋汤,从小食店里出来,已是深夜。店铺们纷纷打烊了,铁皮的卷帘门紧闭,光线暗淡,白天熙熙攘攘的步行街顿时沉寂。我有些不辨方向,沿着纵横的长街胡乱走。越走,越分不清东西南北。登三轮车的人偶尔自深深的巷口经过,老远的搭上影子就招呼:“小姐,坐车走吧。”说罢,故意将车铃按的叮当响。我不敢答话,怕露出外地口音被纠缠,只管加快脚步往前走,却不知走的是哪个方位。
 也有胆子大的女孩子,站在路边喊三轮车夫。更胆大的,不紧不慢的速度像散步,边走边打电话。她们穿着极少的衣服,在昏暗的巷弄,扭动出夜晚的暧昧。
 好不容易转到大街,立交桥下的三块蓝底白字的指示牌又让人发懵――一块写着东门街,一块写着火车站,一块写着罗湖。来时见到的牌子,这时反造成记忆上的混乱。停了一会,凭感觉辨认一下,我通过天桥到了街对面。我记得,我住的湘雅旅馆大致是这样的走向。谁知,不知不觉中,走错了路,没头苍蝇似的扎进居民区。
 事后我想,那个夜晚我所见到的深圳,应当是真实的。它是一个城市最细致的脉络,是一个城市的不可分割与组合。烟熏火燎的烧烤摊,遍地的垃圾以及横流的脏水,这些和高楼大厦都属于城市。仿佛病瘤和健康的肌肉,同生与一个人的肌体。世界是多维的,丰富的,再文明,再富庶的城市,也免不了充斥异质。譬如著名的伦敦,华盛顿,和平鸽飞翔的广场,照样游弋着衣衫褴褛,面容枯槁的乞丐。因此对于深圳内部的污垢,讶异之后,我便平静地接受了。
 那天夜里,我先是在居民区的一条小巷,见到一辆卡车,一些人聚集在车下,将车上装载的屠宰后的生猪肉卸下来,过秤,付款,再装上各自的手推车。他们吵嚷着挣抢,愤怒的声音在空空的街上蔓延。他们重重地把猪肉摔到车子上,嘴巴嘟嘟囔囔地说着什么。
 我拐进一条丁字路,避开那股呛鼻子的肉腥,糊里糊涂地继续走。我没有想到,那条丁字路,就和迷宫一样,拐来拐去,拐得心里惊慌起来--狭窄的小巷里,密集着搭建的塑料棚子,外侧用竹竿撑起,上方挂一盏白炽灯,很多男人裸露上身,趿着拖鞋,还在喝酒,聊天;有人坐在凳子上摆弄盆子里盛装的小吃,守候光顾的客人;卖水果的摊主大声喊:“小姐,芒果要买吗?便宜的啦!”我知道他是喊我的,心里忽地忐忑,偏偏又想起深圳的自由作家们笔下的31区。他们记录的生存之地,肮脏,毫无秩序,还时不时发生抢劫的事情。这么一惶惑,脚下愈加歪扭,踩在倾倒了面条,菜汁,果皮等污物的路面,老是摇摇晃晃的样子。我这一个孤身女子,半夜独行,误打误撞的闯进来,像一个蹩脚演员似的,管不得什么风度气韵,尽是一副两股战战,几欲跌跤的窘相。惊怕之间,只盼着赶快走出曲折的迷宫。
 凌晨2点钟,我终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旅馆。前台值班员趴在桌上打瞌睡,我轻敲了两下桌面,他立即醒来,拿钥匙为我打开房门。道声谢,我一下栽在床上,一梦到翌日上午。

窗口
 来深圳数日,似乎还没有真正的领略它的精髓。据说,到深圳不到世界之窗,就像到北京不去长城,到上海不去外滩,到杭州不去西湖一样。尽管知道那些地方已沾染了太多的人为痕迹,面目不堪,但还是要去。不去,人家会笑你土包子进城。说到底,也不完全是怕遭耻笑,是自己难拒蛊惑。
 从老街地铁站到终点站世界之窗,十几分钟时间就可到达。但一见面,我心里就不喜欢这个微缩景观。我甚至跟自己说,宁愿千里跋涉,去荒无人烟的戈壁大漠。那里应当埋藏着人类最原始的情感吧,简单而纯粹。贫瘠也好,荒凉也好,一粒沙子,一棵荒草,一只野生的动物,在绝境之地,生命焕发蓬勃的生机。显现出一种顽强固执的精神。但在世界之窗里,我所能见到的,无非是一座座呆头呆脑,是似而非,了无生气的,造价高昂的赝品。非洲部落、尼亚家拉大瀑布、科洛罗拉大峡谷、埃及金字塔、还有莫斯科红场、泰姬陵无一不是如此的。在日本的桂离宫,许多人换上了艳丽的和服,摆出姿态,挤在塌塌米上拍照。我以为,那是件很别扭的事,只张望一眼,就举着雨伞,淋着细细的小雨走出去。
 世界之窗和全国各地的旅游景点一样,除了堆放粗糙的模型,还要挤进大量的商业混在其中。餐厅、冷饮店、旅游纪念品店蜂拥在有限的空间。在一家店里,我还见到一位写书法的人,端端正正坐在案后,穿黑色的竖领上衣。右首的电视机,播放着他在中央电视台的书法讲座。一旁有一个年轻的女人,大约是他的助手,每进游客,她就说,看看大师书法吧,中央台讲课的xxx。若有人靠过去,她又说,大师在黄金周义卖,今天是最后一天啦,机会不容错过......于是有人花十块钱,有人花一百八十块钱,请大师写了生辰福字,欢天喜地走了。
 如果没有一丛丛的热带植物烘托,我以为,世界之窗该是十分奢侈的一处人造废墟。幸好,里面还有棕榈,草坪,杜鹃和槟榔树。 再有,让我震撼,惊讶的榕树。我不想描叙它如何的美,我只难以忘记它的根须---从树枝的高度低垂下来,一种土黄色的,强大的力量,在空中,向地面回归。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它们,它们的决心和勇气。看着那些根须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人。更多的是,想到了自己。那时,我真的流下眼泪 。
 世界之窗占地庞大的园子里,也有例外之处。是我即将离开时,在园子的一隅发现的。它是一座雕刻---用数百年的桃花心木刻成的南海观音像,背靠一个人工堆积的太湖石假山,面容安详如水,宁静的眼神注视每一个过往的人们。有一个孩子看见了,叫他的爹妈等他,他跑过去,焚香,朝拜,模样虔诚。然后,他走在我的前面,随他爹妈远去了。幼稚的孩子不知道,他做的这些,被一个人永远的记下。他长大了,他老了,都不会知道。




#日志日期:2006-5-18 星期四(Thursday) 晴

评论人:渔人1234 评论日期:2006-5-24 15:39
看望猪。深圳让你写尽了。

评论人:wy2070 评论日期:2006-5-28 23:31
有空带咱一起去啊

评论人:辽宁王开 评论日期:2006-5-29 12:58
鱼哦,好久也不见你!


wy2070:可来辽宁玩哈!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王开的六千尺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