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的六千尺
王开的六千尺
年轻时候,我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向往城市。后来,我老了。老了的我越来越明白,我只属于乡村,属于这里的鸟叫,昆虫的翅膀,树叶的萌发或掉落;属于樱桃树上的长尾巴松鼠,菜青虫,打瞌睡的夜鹰;属于春天的播种和秋天的收割,犁仗和马匹,房顶覆盖的白雪,烫人的火炕,总爱惹点事的乡亲......我越来越喜爱这些事物,我在它们当中,真切地看到自己。摸索到有棱有角的自己。当我明白了这些,我知道,我的书写与他无关,除了这片生活了几十年,并且以后仍要依赖下去的土地。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0165 次
  • 日志: -185篇
  • 评论: 65 个
  • 留言: 5 个
  • 建站时间: 2006-3-5
博客成员


应景之作---村庄之上的花朵
作者:辽宁王开 提交日期:2006-4-20 16:49:00 | 分类: | 访问量:512

又是一个冬天了,北风裹来一场一场的雪,村庄及其周围,一片梨花白。这个时候,到处都是安静的。整个的村子,只听见风声和雪落的声音。我呆在温暖的屋子里头,看着雪逐渐覆盖了众多的屋顶,对面的山岭。看它覆盖了一村子的黄昏和夜晚的梦呓。我就这么一直看到腊月,雪深及膝。
 腊月里,我知道,有一种冰雪下面的植物,提前苏醒了。我穿好棉袄,棉鞋。出门,一个人朝后山走去。阳光疏朗的秋天,原本有条上山小路,清晰地蜿蜒在两侧长满草木的陡坡。因为雪的厚度,已辨不出它的痕迹了。好在路不是很远,掉了树叶的树林又不怎么碍事,隔着树枝相连的空隙,沿大致方向,我朝山脊的最陡地方走。
崖上的风犹如锋刃涂毒的刀子,当我扯着枯藤,艰难攀援时,准确地刺入身体。我觉得了穿透心脏的冷。棉鞋里灌满了雪,彻骨的凉,至脚底输导,随流动的血液散播体内。但是很快,我找到了一丛丛的,并不茁壮的映山红。枝条裸在冰雪之中,四周的柞树、桦树、油松,显出它的瘦和矮小。我忘记了发抖,寒冷。谨慎地在悬崖边挪动双脚,伸出手,一枝一枝折下来,抱在怀里。
这个过程应当算漫长的。等我下山时候,手脚僵硬,脸庞和嘴唇麻木,脖颈里也全是雪。我像个雪人似的,紧紧抱住长短不一的枝条,回到家里。我将它们分成小扎,用珍贵的红毛绳绕几圈,系个活结,插在玻璃瓶子里,蓄满水,放在南窗台。
以后,每天早上醒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观察瓶子里纤细的枝。开头一些天,没有任何动静,它们好像还沉睡着,不理睬我的焦急。但瓶子里的水位下降很快,隔几日,就得添加。再过些日子,苞芽从青色的树皮下拱出来,米粒般大。我生了希望的心里,暗暗欣喜。
米粒渐渐鼓胀,我每天关注它的时间也延长了。我殷勤换水,玻璃瓶子擦拭的干净明亮。它们对我的响应,是露出顶端一点绿,或者粉红。它们像是羞涩的,不管是绿,还是粉红,只那么一小点,针尖大。后来,开始饱满了,螺旋状的花瓣和叶子探出来,颜色越发鲜艳。
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窗前开满了灿烂的花。花儿不断地铺展,先是我家,接下来是村庄,我就陷在无边无际的粉红中,头发,手指,衣服,都是粉红颜色了。梦着同样的内容,直到清晨。我没有急于睁开眼,记着梦里的花,我想到大人们说过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觉得自己是按捺不住了。待我睁眼,仍不免些微的紧张。我假装看外面,眼睛迅速地扫过窗台。这时,我轻轻地啊了一声。
是的。花儿的确开了。尽管只一朵。在众多的绿色叶片里面,丝绸似的花瓣半张半合,但深藏的花蕊,已是一目了然了。中间一根,四周围着相应细小的,柱头呈梅红。(许多年后,我知道,那是花朵的性器官。当时我只有单纯的感动,而缺少理论知识)五角状的半透明花瓣,含浸的水分像要滴下来,闪着朱砂般的光泽。我慌忙找来红墨水,朝瓶子里倾倒,瓶子里的水立即变了颜色。那时候,红墨水于我来说,还是很奢侈的东西,自己不舍得轻易使唤。但我听同学说,吸收红墨水的花朵更鲜艳,因此宁可自己不用,转而做了花色素。
跟着,花朵们犹如希腊神话中的美女,仪态撩人。略带慵懒,野性又肆无忌惮,点染了我们苍灰的生活空间,也点染了我们的生命。它让我--一个孩子,在人生初期,获得了原初的审美感。并且一以惯之。我喜欢它的独立,韧性,近乎傲气的倔强。根须扎在贫瘠的土中,以弱者的姿势,高高在上的俯视。很多时候,我以为自己就是它的摹本,我这么说,不是夸耀自己有多好,我是说,成年之后,我的确发觉彼此之间的某种内在联系。转而我又想,一样的风,一样的土地,一样的雨水和阳光,滋养的物种,只限于外部形态的区别。而本质上是相同的,譬如精神。
十几年前,我亲爱的老祖父去世了。那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善良,勤劳一辈子。他中年丧妻,为了儿女,他没有再娶,一个人守过长达四十多年的寂寞。但他晚年做了好多的媒,成就美好姻缘。在村子里,他颇受尊重。他在早春时去世,逢着农耕大忙。全村人停了犁铧,为他守灵。三天后,老祖父落葬了,细雨霏霏中,风水师将祖父的坟茔朝向对面的大山,而那座山的脊背上,映山红花繁如海。岩石,溪水和青草上面,落英无数。风水师说,坟茔的向口打的远,祖父会保佑子孙出人头地。想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我泪眼婆娑。我是个没什么本事的人,至今也是。我自觉愧对祖父,他对我的宠爱,偏疼。时隔多年,我非但没出息,反而日甚一日的萎缩了。因此,我惧怕去看祖父,怕他询问。一旦他询问起来,我该如何对他说呢?说我这些年当中,所经历的种种。于是我每次见到映山红,便不由自主的忧伤顿生。我抑郁,更加怀念。祖父在的那些旧日时光,仿佛一部无声的老电影,没完没了的播放。
现在,又是三月莺飞草长了。满山遍岭的映山红,照例灼灼盛开。它们生长在高处,在我的视线之上,在村庄之上,在我的所思所想之上。我看着它们---年年依旧的花朵,我说,一个人老了。她已拿不出一点力气,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回到童年去,回到人生的故乡去。我十分明白,失去了人生的故乡,就意味着,被迫流浪的命运启程。而与此的一切关联,如同那周而复始的花朵。

#日志日期:2006-4-20 星期四(Thursday) 阴

评论人:沙沙爽 评论日期:2006-4-20 17:28
亲爱的,总算和你链接上了。感觉天涯的博客比较难弄,看来你就是比我聪明,不服气不行,55555555555

评论人:辽宁王开 评论日期:2006-4-20 18:22
喔,亲爱的,你终于来了。抱抱~~

评论人:山东房子 评论日期:2006-4-20 22:29
  这个虽然和你过去文章相比,略显得有些随意,但几件小事的典型性却非常有说服力.看好你拿这个去参加比赛.

评论人:金色湖滩 评论日期:2006-4-21 22:21
王开好:)在你家开一扇侧门好吗? http://xiang2496.tianyablog.com/

评论人:辽宁王开 评论日期:2006-4-22 6:44
啊呀,亲爱的,好啊好啊。正盼着你来呢!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王开的六千尺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