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开的六千尺
王开的六千尺
年轻时候,我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向往城市。后来,我老了。老了的我越来越明白,我只属于乡村,属于这里的鸟叫,昆虫的翅膀,树叶的萌发或掉落;属于樱桃树上的长尾巴松鼠,菜青虫,打瞌睡的夜鹰;属于春天的播种和秋天的收割,犁仗和马匹,房顶覆盖的白雪,烫人的火炕,总爱惹点事的乡亲......我越来越喜爱这些事物,我在它们当中,真切地看到自己。摸索到有棱有角的自己。当我明白了这些,我知道,我的书写与他无关,除了这片生活了几十年,并且以后仍要依赖下去的土地。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在这给我留言吧 >>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博客音乐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80325 次
  • 日志: -185篇
  • 评论: 65 个
  • 留言: 5 个
  • 建站时间: 2006-3-5
博客成员


蓄意制造的忧伤
作者:辽宁王开 提交日期:2006-4-19 21:37:00 | 分类: | 访问量:419

刚刚读过徐则臣的《紫米》。应当说,故事不算多新。(大概属于旧瓶装新酒之类)他将背景设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以一个孩子的口吻和视角,描述了旧时代的悲喜,以及到任何时候都不能不提及的人性---三太太爱上的下人沉禾,并不憨厚。随着故事的走向,他的险恶逐渐的暴露。开始,他以为得到三太太,即可巧夺蓝家的财产。但是当小姐,少爷,和另一个重要人物陆续出场后,他意识到,在这场游戏中,他有了更合适的配角。那就是不谙世事的小姐。为了让故事更有趣,徐则臣安排少爷和他的同学,也就是小姐喜欢的熊步云搞同性恋。偏又让小姐本人看到最不应看到的一幕。这样,沉禾趁机得到机会,稍动手腕就轻易成了蓝家的主人。痴情的三太太沦为被遗弃者,不幸的从沉禾一手导演的游戏中退场。在失掉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后,她变得神志不清了。但是,沉禾也不知道,他和小姐订婚,新米库落成的那天,礼炮和战争的火炮同时响起。不仅炸乱他的订婚礼,老爷也被炸死了。连同他养的白猫。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国家与民族命运多厄之时,个体的命运必将深陷其中,而无法回避。得与矢,成与败,显得无力苍白。这篇小说中,始终处于暗角的,就是老爷。徐则臣在他身上,相当吝啬笔墨。几乎没让他说出一句话。即使轮廓,也是通过孩子的嘴转述的。这是这篇小说中的一个空白。或者说盲点。在小说结束之前,我一直猜测,徐则臣会在一个适当的时候,叫老爷正儿八经地搞一回动作。哪怕暗地里指挥也行。但是没有。看来老爷在徐则臣那里,是虚晃一招吧。至于叫为了故事需要,叫少爷和熊步云搞同性恋,我想,这个情节的安置,肯定是受了现代病的启发和影响。请原谅,由于我本人所受的教育的缘故,还不敢确信,旧背景下的同性恋公开张扬的勇气。而在此之前,即小姐发现两人的变态之前,虚则臣没有给读者任何的暗示。这就显得有些出人意料。如果是一个新手写来,很容易背上交代不清的嫌疑。不知徐会不会呢。但至少,我这么认为。说到底,最无辜的就是女人。可怜的三太太,她终于疯掉了

#日志日期:2006-4-19 星期三(Wednesday) 小雨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王开的六千尺
引用地址:


copyright 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