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小小说)
相亲(小小说)

作者:天共远 提交日期:2013-7-12 19:51:00
  女孩看着还顺眼,娴淑的样子,但不是惊艳的那种,话少,从介绍人走后,就听他一个人在说。
  
  殷志成从女孩的眼睛里看出,她不反感他,这是成功的第一步。
  
  知道她是学中文的,他故意谈起了《草叶集》,冀图让她多说两句,最近他正在热火朝天地读这本诗集。
  
  “‘我是曼哈顿之子,能吃,能睡,能繁殖!’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写出这样的诗句的,那种粗豪,那种生命的张力——”他意犹未尽地挥动着手臂,寻找下一个合适的词句,但卡壳了。
  
  “蓬勃,一种蓬勃向上的力量!”女孩的声音不大。
  
  “对对,是这个感觉,像茂盛的植物。”他暗自佩服女孩用词的贴切,庆幸终于从惠特曼那里找到了共鸣。
  
  送这位叫张雪的女孩回家后,殷志成独自返家,他拿不准自己是否能和这位张姑娘来一场恋爱,他没有被爱情闪电击中的感觉,没有渴慕,也没有念念不忘,他究竟需要什么,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眼看三十岁了,至今孑然一身,不由得让人心急。
  
  平日,殷志成觉得这座城市里到处都是美女,可一到自己谈婚论嫁时,她们却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泼在沙子上的水。
  
  殷志成上了有轨电车,时间晚了,车上没几个乘客,他拣了个斜对车门的位置坐下,脑子里乱纷纷地,没有头绪。算上这次,他前后看过十一次次对象了,始终没有结果,是不是自己太挑剔了?
  
  不知何时,车门旁边多了个女的,扎着马尾辫,从殷志成所在的位置看,这个女的身材绝佳。纤腰,窄肩,呈半圆形微突的臀部,腿和身子的比例恰到好处。待她半转过身来,殷志成窥见她的相貌,蛮漂亮的,大眼睛,细眉毛,鼻子小巧精致,下巴稍尖,皮肤白净,一脸的平静。
  
  殷志成心潮起伏,想那张雪姑娘如果长成这个样子,我还用犹豫么,可是,天不遂人愿啊。张姑娘的腰如果再细点,眼睛再大点,皮肤再白些,脸上的肉再少点,就太称心如意了。唉,只能是如果,叹息连着叹息。
  
  马尾辫不经意间回眸一瞥,殷志成发现她化了淡妆的脸上虽然平静,却暗藏着一股不易察觉的妩媚。太妩媚的女人是不宜娶回家的,圈子里的男人早已就此达成了共识。也许,眼前的女子并不是过分妩媚,而只是灯光造成的错觉。殷志成祈祷老天能赐个机缘,让他和眼前的马尾辫相识相恋,相依相守。我会全心全意地好好爱她,珍惜她的美丽——他的誓言只能在肚子里轰鸣。
  
  电车行至终点,殷志成不得不停止想入非非。他下了电车,转眼间,马尾辫已不知去向,机缘没有降临。他心里空落落地,每次相亲回来他都有这样的感觉,一种答案揭晓后的失落。
  
  简直难以置信,在人行道上,殷志成的前方,出现了马尾辫的背影,步态优美,富有节奏感。殷志成盘算着,怎样才能得体地上前搭讪呢。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了一段距离,殷志成还在犹豫不决。
  
  马尾辫突然拐向了右边,拐进了那片闪烁的霓虹灯的光晕里,那里有个舞厅。殷志成早就听说了那是个什么地方,在这夜半时分,那里只有两种人——寻欢的男人和卖春的女人。马尾辫面不改色地飘进了门口站着个保安的舞厅大门,消失在那一片霓虹制造的幻影里。
  
  殷志成站在原地,苦笑,对自己刚才的想入非非狠狠地嗤之以鼻。
  
  一年以后,张雪总爱问殷志成,“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啊,要不怎么第二天一早就急着给我打电话呢?”
  
  殷志成笑着对妻子说,“我坦白,我确实是对你一见钟情,我怕电话打晚了,你就被别人抢跑了。”
  
  张雪笑成了一朵花。
  
  (字数:1305)
  
  
#日志日期:2013-7-12 星期五(Friday) 晴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天共远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