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寿文专栏

陈寿文专栏
chenshouwen.blog.tianya.cn
阅读·实修·转化

博客信息
博主:陈寿文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34731398 次
  • 日志: 1557篇
  • 评论: 5238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6-2-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文字炼金术,缓慢提纯,直到黑炭变成钻石。
心灵转化的“特殊条件”(上)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陈寿文 提交日期:2012-5-14 15:05:00 | 分类:新知 | 访问量:150725





心灵转化的“特殊条件”(上)
  
  野兽爱智慧
  
  在我们这个年代,确切地说是自古以来,人类少有能超越自我的层次,或者说超越个体意识的层次。心智自我似乎是很难跳脱的一个层次,就它对自身的执迷来说,它既聪敏又愚昧,它的强项是够机灵,才维持得住一个压抑排他的结构:但这恰好也是它的盲点,因为即便在摆明了这些结构与自我圈限就是受苦的肇因时,心智自我对此依然视而不见。
  
  心灵转化的发生,看来是因缘具足的结果,需要有特殊的环境、特殊的情况,特殊的条件相配合。超个人意识要从个体的个性开显出来,需要的是比维系住心智自我的常态能量还要高的能量。我们不妨想象一座整洁的壁炉,里头有皱纸当火种,和堆叠得井然有致的风干柴木。我们可以张罗好生火的材料,随后却转身离开,让它原封不动留在那儿数十年之久,最后慢慢化为尘土。这壁炉若要有变化,需要有充分的活化能加入——就这情况来说,就是点一把熊熊烈火。外加充分的活化能,以葛吉夫的话来说就是“震撼”。活化能是改变现状、使转化得以发生的外来能量。它是一种促生能量。在各个智慧传统里被通称为“善巧方便”的各种修行方法,就是这种借以引导进入超个人层次的促生能量。这类能量即是“特殊条件”(special conditions),亦即心灵转化的触媒。
  
  自古以来各种智慧传统所发展出来的每一种‘善巧方便’,都代表一条修行之道(a Way),或者佛家所谓的法(dharma),或是真理。这些善巧方便起作用的道理其实很简单。任何的善巧方便都是对要转化的那个意识层次的人格的打击。修行这些善巧方便即是将动能导入自我的系统中,借此让意识拓展。
  
  善巧方便虽然会引发痛苦与焦虑,但又是脱离个人痛苦与焦虑之道,它化解了我们所制造的自我界限,并疗愈因为这些界限所带来的伤痛。当我们体验到这些界限所引发的痛苦时:心灵的疗愈就开始了。奉行某个善巧方便就是将促生能量或活化能注入我们的系统,使得心灵转化得以发生。每一种善巧方便都要全心投入,这样的全心投入本身就是促生能量。当自我采纳了某种“善巧方便”时,便自然地转往内在觉识中更高层、更包容、更精微的向度发展,从而在生命之中展现出一种全面性的精炼与提升。
  
  禅修
  
  不论你选择的是哪个智慧传统,禅修(meditation,或默观静祷)不仅用来揭示意识中较为深广层次的存在状态,它本身就是通往此等存在状态的道路。禅修可以把平常状态下在脑里横冲直撞、千丝万缕的念头清除干净。这些意念个个拖曳着情绪,有如云雾室里受热蒸发、过于饱和的粒子高速乱窜,织出错综复杂、看似牢固实则不然的密网,而让我们受苦的,就是这些彼此冲撞的意念。这意念之网障蔽了我们的视野,使得我们看不见本心(Original Mind)的浩瀚与力量。当我们借着禅修,把凡夫心变得清澈无垢,本心的光芒就会发散出来。
  
  禅修就是正念,一种不偏不倚的观照。伟大的当代禅师铃木大拙(Suzuki Roshi)是这么形容禅修的:“不针对特定对象的一个大问号。”禅修和临终时的状态很像,心神很警觉,但同时也很放松。
  
  禅修的作用,在于松绑人对自我、对目前的意识层次的认同。禅修会逐步净化凡夫心,耗弱它的习气,拆穿它的幻相。心越是纯净,我们越能参透自身,一道道分别心也会随之逐渐愈合。
  
  练习禅修到某个程度后,内在会体验到一种消解的状态。我们性格上原本很坚固的特质,自我感所赖以为恃的面向,会在这时候开始崩裂、消解。内在对话开始气急败坏地嚷嚷,语无伦次,漏洞百出。在这天崩地裂之际,禅修者失去了可立足的坚实地面,悬在万丈深渊之上。这就是灵修时照例会遇到的灵性危机,经过这一番痛苦煎熬,自我才能蜕变。我们探到了恐惧的底层,看见了赤裸裸暴露在眼前、生死二分的可怖。等到自我充盈着存有本源的大能,臣服于丰盛而永恒的生命本源,并且信赖她——真正体受它,而不是在概念上接受它而已——生死二分的裂口才会逐渐愈合。
  
  收摄注意力
  
  禅修的威力来自专注。人的注意力具有惊人的力量,它会筛选意识的内容。所有的智慧传统都指出,不管我们把觉识用在哪里,心灵不仅涵容得更宽广,也会更清明。把专注当成一种“善巧方便”,可说是“用对”了精力。当注意力集中在某个目标上,它会产生无比的转化力量。在平常的生活里,我们精神散漫,漫无目标,到处蜻蜓点水,受诱于感官刺激和欲望,拒斥厌恶之物,任注意力在这有形世界里随意地涣散。当我们用一种持续性的方式来收拢、控制和使用注意力时,它的威力就会开始显现。事实上,天音瑜伽这个对光和音进行默观的印度修道传统,就明明白白指出,注意力受引导而聚敛集中时,其本身和所谓的灵魂并无分别。
  
  我们很容易想到用光来比喻注意力,因为两者都是能量的表现。平常可见的光都是不规则不连贯的散射光。然而就人大半的知觉所需的照明来说,平常光是很足够的——事实上是搭配得天衣无缝。平常光让我们的视觉功能得以发挥作用,形成视像,借以在我们所谓“真实”的,或者说实体的世界里活动。平常光让我们走路不会因为视线不良而绊倒,让我们在黑暗中也可以看得见东西,可以眺望远方,甚而在某个限度内看见微观和巨观的领域——平常用肉眼看不见、因此也不熟悉的领域。这么看来,就很多方面来说,平常光都和人清醒时的意识状态颇为类似。虽然平常光有时也会变得很微弱,但是它基本上是用途广泛的工具,是日常生活少不了的。
  
  接着我们用镭射光来想象。如果我们设法把不规则散射的平常光聚合起来,使之行进方向一致,高度指向某个目标,这个相对简单的动作,效果可是十分震撼,它造就了一个新现象。相较于平常光的漫射,镭射光聚敛光线的特性,展现的是一个新的物理秩序。它可以穿透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很多形体与物质,而平常光只能照亮这些东西。镭射光让我们看得更远更深入,最重要的是,它让我们透视没有它就无法看见或了解的现象。
  
  人之所以有概念化、客体化和二分化的倾向,全都是注意力没有百分百发挥作用的缘故。在我们的存在状态中,能量时时刻刻涌入我们,纯净明澈,不依附任何形体或概念,它会赋予掠过我们注意力的所有形体活力。我们离这股纯净能量越远,由这能量所赋形的概念越是牢不可破。这股时时刻刻涌现的纯净能量,这股我们可以直接领会从而随时进入“究竟”之境的能量,会因为我们持续地制造概念、想象、记忆和情绪而消散。
  
  对此,禅宗大师开普鲁以听到钟声为例形容得极为优美。钟声进入我们的意识之初,纯粹只是声音,纯粹只是能量,可是我们立即施以判断(什么声音如此悦耳?),加以区辨(肯定是钟声),进一步搜集信息(从哪来的?),然后继续分心(说不定是午餐时间到了),心智自我就这样永不停歇地进行内在对话,往往在无意识中滔滔不绝,为凡夫心所不察。禅修的练习或是被死亡“聚敛”的这个过程,会把这些幽微的对话逐出无意识,暴露在觉识中。
  
  2012年05年14日,13:16,野兽爱智慧居

#日志日期:2012-5-14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洛桑达吉 | 评论日期:2012-5-15 7:33

  让生命不再等待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陈寿文专栏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