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寿文专栏

陈寿文专栏
chenshouwen.blog.tianya.cn
阅读·实修·转化

博客信息
博主:陈寿文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35778790 次
  • 日志: 1400篇
  • 评论: 5168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6-2-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文字炼金术,缓慢提纯,直到黑炭变成钻石。
此心只在当下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陈寿文 提交日期:2010-8-29 22:43:00 | 分类:读书 | 访问量:21395





此心只在当下
  
  卡巴金有现代医学与心理学的精深造诣,又有禅修经验,既不流于唯物论,也不落入唯心神秘论,只相信实证的身心经验
  
  陈寿文
  
在忙碌和烦躁的生活中停下所有的“作为”(doing),切换到“存在”(being),让“此心只在当下”(Wherever you go,there you are),单纯觉知当下的身心,本自具足的完美便呈现。正因为曾经从执着、造作的“动”中停下来过,一旦在“无所住”中“生其心”,再行动起来,那便是活泼与丰富的“动”。这一番话直接师承佛陀正知正念的禅法,而新鲜的是,作者从一个西方禅者和医师的观点来审视这古老而弥新的传统。
  
    西方禅者卡巴金
  
    禅虽然是我们东方人自家的“宝贝”,却蒙尘已久,要擦亮它已非东方文化自身所能独力完成。事实上,古籍天台《小止观》、《禅观正要》,到禅家各宗的语录,所遥指的禅功经验均更为深广,可是对现代读者而言,这些“经典”除了文字隔阂外,更欠缺的是与现代生活脉络的契合,也就无法让读者相信书中所说的禅真是那样“当下即是”与“日用平常”。于是,听一听远来的西方“和尚”念经,便成为一种“互补”的选择。
  
    不过,文化藩篱所造成的限制只在意识的次级经验中有其拘束力,对于禅修原初经验的体验则无甚影响。因此,乔·卡巴金(Jon Kabat-zinn)在书中对“禅定”、“禅观”与“禅用”的阐述,以及所举的个人生动事例,自然也可以为东方禅修者提供最基本的观念准备与修行参考。当然,解行应该并重,任何具有启发性的“闻”与“思”,都只是实践的开始,而非结束。
  
    禅修的入门在于“定”力的修持,也就是念力或专注力的发展,以改善一般人通常情况下心智易落入散乱、昏沉与掉举的习气,奠定修观的基础;禅修境界的提升在于“观”、“想”能力的开发,突破奠基于日常经验的世界观,体验心灵那自由想像的无限可能,以脱困解缚;禅修的圆满在于日常生活中的运用,能于举手投足之间无处不显道用,使灵性的深层探索归返素朴的日用平常。修行时,以上三者间有其次第开展之道,亦有其交相缠绕的辩证关系。
  
    乔·卡巴金,美国麻省医学院荣誉教授,毕生致力将正念禅引入主流医护界,是整合佛教禅修和现代医疗方法的创始人之一。他从1979年开始,在麻省减压临床中心教导正念减压法(MBSR)。《正念》一书是他在临床实验十五年后,对一般大众做出的介绍:如何在日常生活中运用正念作为自我疗愈的方法和原则。他的努力证明了,正念的心能疗愈身体的疾病,自我疗愈是可能的。近年来,MBSR被英美主流医护界、心理治疗和咨询辅导界广泛运用。
  
    卡巴金有现代医学与心理学的精深造诣,又有禅修经验,既不流于唯物论,也不落入唯心神秘论,只相信实证的身心经验。书中所提到的禅法,主要属于南传佛教,兼及汉传、藏传佛教,并将正念应用于压力情绪与免疫系统的治疗。
  
    作者强调本书是写给那些抗拒结构性、逻辑化的课程、不喜欢按部就班受教、却好奇并尝试拼接各种线索来探究正念的人。因此他采用看似随兴的散文书写,缀篇成章,将正念的面向一个接一个呈现出来,看似独立,实则有着深层连结。
  
    该书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说明唯有正念方能活在当下,并进一步澄清正念的含义,第二、三部分则分别陈述正念的两种训练方法:严谨密集的正规坐禅及行禅,以及较为松散的日常正念。
  
    正念被称做佛教禅修的心要,正念的力量来自修习和应用。正念意指以特殊方法进入专注的状态:清醒的觉知、当下的经验、以及对经验不加判断。这种专注可滋养出正知、清明智慧(clarity),并更能接受当下的现实(reality)。禅修使我们觉醒,知道生命并无“过去、现在、未来”,而只在当下这一刹那间展现,若无法全心与这些刹那同在,就将错失生命中最宝贵的事物,且领略不到蕴涵于成长和转化中那丰富与深刻的可能性(而非世人追求的确定性)的美感。
  
    若对当下不具正知,不自觉和惯性反射的行为终究会引发问题,这些行为往往由埋藏在潜意识中、根深蒂固的、对实际生活完全无用的不安全感所驱动。如果不加留意,日积月累,最终会让我们万般纠结、进退失据。一段时间后就会失去信心,觉得自己无法扭转局面,并在暗示之下真的失去扭转内心的力量。
  
    正念的力量
  
    正念提供了一条简捷有力的途径,让我们从无意义的纠结中脱身,“转识成智”,重新联接本自具足的智慧和生命力,重新掌握生命的方向,包括家庭关系、社会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最主要的,还是我们自己身与心、潜意识与显意识的关系。其关键在于以谨慎和明察,持续不断地专注、感受当下,培养对当下经验的亲密感。与这种态度相对,错误的态度是视生命为理所当然,领悟不到“人”是怎样一个奇迹。
  
    我们习惯了忽略当下,反而喜欢期盼虚无缥缈的未来,因此对置身其中的普遍联系的生命之网缺乏正知。这严重限制了我们的视野,看不到“人身难得”,不知人生有何意义,也没有发现万物是如何相互依存。如果立志以开放的方式专注,不堕入一己好恶、偏见、期望的“颠倒梦想”之中,便有了觉悟的可能,有望从无知中解放出来。
  
    另一种修持正念的方法是“全心全意”(heartfulness)。例如,只细密地感觉气息的呼出与吸入,不去记挂要到达哪种境地,出入息如锚索一般将我们的心从造作中拉出来,重新系于当下。专注出入息之际,同时也易于开发当下即是的心境。
  
    禅修体验必须整合到生活之中,蒲团外的日用非常,才是测试正念的考场。有了正念,面对反感的事物时通过反观自身可以为当下的愤怒抽丝剥茧。正念将刻板庸碌转化为高度与深度,让生命脱离被动和惯性的常轨,拥有了主动选择的能量。正念为我们揭去表层的恐惧和创伤、贪婪和嗔恨、妄想和执著,包容着一切的人、事、物、时间和空间。
  
    正念是觉醒的枢纽,正念是温柔、感谢和滋养,是一场宁静的革命,没有冲撞和挣脱,也无受伤或失败之虞。它不过就是让我们觉察到自己的“颠倒梦想”:沉湎于回忆、懊悔过去、憧憬未来、害怕在此刻担当;打造与当下时空割裂的空中楼阁来禁锢自己;不由自主地身心分家,在“只在当下”的生命体验中缺席。
  
    然后,面对一切外境和心念,既不随之起舞,也不强制驱离,只是观照、放下,从“失念”走向“正念”。仅一念之差,我们便可以从纠结中摆脱,置身此时此处,令当下如繁花盛开,达到“诗意地栖居”的境界。

#日志日期:2010-8-29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陈寿文 | 评论日期:2010-9-4 12:24

   场馆有冷热门之分,而在盖章这一事情上,每个国家的场馆终于实现了“平等”。在只有6个房间的乌拉圭馆,为应对盖章的人流,其中一半房间被改成了盖章专用 房。在泰国馆,铜、木、橡胶等各类材质的印章则被悉数敲坏。
  
   中国游客的狂热在盖章上终于全面爆发。在丹麦馆,游客为争夺印章而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这被拍成视频传到了网上。爱尔兰馆的印章被当场抢去,原因是工作人 员拒绝为同一个人盖数十本护照,于是游客决定自己动手,最后爱尔兰工作人员不得不报警。
  
   拒绝这些长时间排队的中国游客的盖章要求时常要冒一定风险。“死爱尔兰鬼”、“死丹麦鬼”、“死法国佬”……各种口音的咒骂足以令人崩溃。
  
   Shela所在的古巴馆干脆将盖章台移到场馆外面,并用铁链将章子链了起来。更多场馆把印章收了起来,不再提供盖章服务。在白俄罗斯馆,工作人员同样挂出 了纸牌,上面直截了当地写着“没有章”。“他们做的就是盖章盖章盖章盖章,根本就不看我们的馆”,一位挪威馆的工作人员在面对上海电视台的摄像机时忍不住痛哭。
  
   泰国的Saranpat告诉记者,盖章的人群不时地与工作人员发生冲突,最后他们干脆把印章放在桌子上让人们自己动手,导致的结果却是更加混乱,中国人自 己竟然也打了起来。打斗密集地持续了两三天后就没再发生,因为印章也被偷走了。
  
   Saranpat很不理解,他们的场馆设计用很多技术手段设计了逼真的互动体验,依然有很多中国人进来只是盖个章,然后就匆匆寻找出口。
  
   对这一点中国人看得更清楚,一位经常出入世博园的上海本地记者说:“其实世博会更像一个充满异域风情的游乐园,人们来这里玩耍,心态和旅游没有区别,那些代表现代科技走向的技术既没人懂,更没人看。”
  
   而“盖章”则不一样,这在中国从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有时候甚至是一种文化。有一次,白俄罗斯馆要送一个平板小推车进园区,最后盖了十多个章才获得批准。 每一次填写表格,都是疲于奔命地在楼上楼下四处寻找那些手握印章的人。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社会系统,所有人在找人办事。在我们国家,一个章就足以通过所有审批。”梅芳无奈地说。
  
  失去尊严的地方
  
   一群筋疲力尽的排队游客终于情绪失控,他们在场外齐声大喊“纳粹!纳粹!”,以致于德国馆不得不 向园方要来了更多的保安。
  
   每一天发生的零星不快,并不足以阻止游人的到来,相反,在开园初期遇冷之后,每天游客数量都在节节攀升。每天游览人数已经从最初的每天20几万人上升到现 在的45万人以上。
  
   顾晓芳是江苏一家国企的员工,6月初她被单位组织前往上海参观世博。在人满为患的沙特阿拉伯馆,她看到很多散客因为长达5个小时的排队时间而瘫坐在地,这 个过程中大人们没有机会上厕所,小孩子们开始随地大小便,有的人开始打牌玩游戏机,更多人无所事事。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恐怖的春运。
  
   闷热潮湿的上海加剧了人们的烦躁。上个月德国媒体报道,一群筋疲力尽的排队游客终于情绪失控,他们在场外齐声大喊“纳粹!纳粹!”,以致于德国馆不得不向 园方要来了更多的保安。
  
   顾晓芳认为网络上把园区里出现的种种不文明现象都归结到游客身上并不公平,在她看来,超长的排队使人们失去了尊严。“园区可以修得很大,蛇形栅栏可以设置 得很弯很长,人们的耐心和体力却是有限的。”
  
   在志愿者蔡雯俊看来,很多时候园区和游客需要共同改进,比如世博文化中心的6楼有几家餐厅,前来就餐的人可以由餐厅人员带领直接上楼,但是很多人并没有途 径可以订餐。蔡雯俊和她的同伴做过尝试,他们试了包括查号台在内的各种方法都没有找到订餐电话。“我们都联系不上的话,游客更不可能了,最后他们肯定就要 开始抱怨。”
  
   来自上海第二工业大学的刘永生是该校志愿者在中国馆的带队老师,她认为在排队两三个小时后人会极端疲惫,场馆方在设置上可以更加人性化。她举例子,在中国 馆南广场排队的游客通常比较长,平时尽量安排到伞亭处,如果遇到天气炎热的情况,就把队伍再往里放,一直排进手扶电梯,“让游客觉得毕竟是进馆了,这样就 可以很好地安抚他们的情绪。”
  
   然而陆续增加的旅游人数,无疑还将对园区公共服务构成持续挑战。公共汽车站大部分时间人头攒 动,尤其是世博大道线上的乘客时常需要分流到过江线上,再从就近站点步行到达场馆。
  
   就在顾晓芳参观世博园前后几天,世博局发布的旅行社团队入园预约情况信息显示,6月4、5两天的预约团队数共达到9152个,预约游客人数共达35.35 万人次。截止5月底,世博局票务中心提供的数据,已售出的3771.2万张票中有接近三分之一是团体票,而其中大量是单位采购的“福利票”。到上海看世博 在很多地方更像是一项任务。一位在重庆工作的女士因为害怕拥挤的原因拒绝参加世博,而被所在工作单位罚款1500元。

  中国成人礼
  
   世博会不止是拍个照,盖个章,不理解世博真正的含义,无以理解现代化
    
   在园区的许多角落,游客似乎正在让世博会走向尴尬。在靠近美国馆的吉野家,欧洲广场附近的肯德基餐厅,在公交车站,不时可以看到冲突的人群。人们因为碰撞、排队、踩脚而爆发了各类口角。
  
   成年人们看起来兴奋而富有激情,同时像小孩一样易怒。他们中的很多人从周边的江浙一带赶来上海,心情迫不及待,然而从每天早上排两小时队进园开始,这一天 的游览就注定是一个极费体力和耐心的工程。
  
   阵雨不时地袭击人群,在那些拥挤的队伍里,撑伞的人们互相把雨水滴到周围人的身上,然后开始了互相指责。6月27日早晨7点钟开始,南方周末记者体验了一次两个半小时排队入园的经历。游客的争吵从未停止。两位来自香港的游客在队伍中为人劝架,他们对园方表示不解:“明知道每天队伍都这么长,上海最近又每天 下雨,为什么不多盖一些遮雨棚?明知道每天好几万人等着入场,为什么不把开馆时间提前?”
  
   精心建设对比走马观花,在世博园这个微型城市里,人与城市的不匹配成了目前为止最大的尴尬。
  
   在志愿者蔡雯俊看来,世博会让很多人聚焦在一个空间里,很多问题就会放大凸现出来,这并不是世博会的问题,而是人的素质问题。在大部分行色匆匆的游客的理解里,花160元人民币进园就是享受服务的。在应聘上海世博志愿者时,蔡雯俊曾经怀揣着不错的预期,“我们对游客提供了帮助,他们应该会是感谢的态度,结 果他们经常喊我们服务员!”
  
   在集中逛了几个热门场馆之后,顾晓芳和几位单位同事便放弃了继续参观,“说实话,都是看个热 闹,什么高新科技真的看不懂。”他们围坐到高架步行桥下一边打牌一边抱怨这里一点都不比普通游乐园好玩。
  
   “四十年前的日本大阪世博会参观者突破6000万人,日本一半的国民参加并见证了那场盛会,其成功的举办被公认为是日本国家现代化到来的标志。而上海世博 会的价值正被低估,一个本来应该是全民科技的盛会正在成为一个的只是养眼的景点。”一家上海媒体评论说。
  
   6月26日傍晚,梅芳坐在白俄罗斯馆的角落里,这份工作已经让她精疲力尽。她开始怀念在北京的生活,她回忆起北京奥运会时候的愉快经历,“所有事情流程顺畅,每个工作人员会讲英语,没有观众会袭击你……”
  
   有时候她也在沮丧中表达了理解:“我知道你们有过三十年的封闭,人们的价值观被推翻并重建,就像苏联时候的我们一样。”这似乎正是她理解中国人行为的机缘 所在,面对她那圈已经厌烦中国的朋友,她说:“如果只到了上海和北京,那你就没有真正到过中国,更多的地方不发达。这里有坏人也有好人,有时候他们只是因为还不富裕。”
  
   这一天傍晚,在雨水和排队双重考验下,游客们已经筋疲力尽,人群东倒西歪地坐在路边的草地上。一场盛大的花车游行让他们重新兴奋起来。那是一场连绵细雨之后的移动演出,远处是吹奏着西洋乐曲的铜管乐团。近处的一辆花车上京剧演员们京韵婉转,围拢而来的游客们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在雨后的阳光下,演员们 水袖挥舞,华装闪亮,那样的场景宛若盛唐。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陈寿文专栏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