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寿文专栏

陈寿文专栏
chenshouwen.blog.tianya.cn
阅读·实修·转化

博客信息
博主:陈寿文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35566310 次
  • 日志: 1401篇
  • 评论: 5168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6-2-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文字炼金术,缓慢提纯,直到黑炭变成钻石。
乔姆斯基北大演讲:世界秩序勾勒:持续与变化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陈寿文 提交日期:2010-8-27 13:41:00 | 分类:新知 | 访问量:22677




乔姆斯基北大演讲:世界秩序勾勒:持续与变化

作者:乔姆斯基 陈芳、李杨/编译

  核心提示:2010年8月13日晚,美国著名学者乔姆斯基教授在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发表题为《世界秩序勾勒:持续与变化》的公开演讲。并在演讲结束后回答现场观众提问。乔姆斯基开篇便提醒大家,我们必须认真面对人类所面临的两大威胁:一是核战争,另一个则是由于对环境的破坏所引发的重大灾害。而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对世界秩序产生重要影响。

  关于核战争方面的威胁,伊朗核问题被视为最大的威胁。伊朗,除了自身谋求发展核武器,还试图将自己的影响扩大至其他国家。乔姆斯基认为,伊朗的威胁也再一次证明整个世界并不是由美国一家控制。与美国对世界失去控制相伴的一种言论是世界权力的转移,有学者认为中国和印度或将取代美国的位置。在乔姆斯基看来,如果单从以GDP为指标的经济发展来看,世界的权力确实在发生着变化,且中国在世界权力转移中发挥最核心作用。但是如果将公众幸福指数、生态环境等指数加入考核指标,将会是另一种情况。

  编译:陈芳 李杨

  “现在世界秩序方面的变化我有非常多的话要讲,这其中亚洲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8月13日19:30,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乔姆斯基在北京的公开演讲正式开始,演讲题目为《世界秩序勾勒:持续与变化》(Contours of World Order:Continuities and Changes)。

  人类面临的两大威胁:核战争与环境破坏

  在这个话题开始之前,乔姆斯基表示希望花点时间提醒大家一点:如果我们不认真面对今天我们人类生存所面临的严重威胁,就没有办法讨论世界秩序的变化。在他看来,现在我们人类面临的主要有两大威胁:一个是核战争,一个是由于对环境的破坏所引发的重大灾害。这些都是非常难解决的问题,也是导致人类现在不断逼近一些灾难的根源。

  尽管有一些组织和机构已经在关注,比如哥本哈根会议的召开,试图解决人类现在所面对的气候变暖和环境问题,但这些会议实际上并没有取得太大的进展。乔姆斯基的演讲围绕这些人类共同关注的问题展开,以及这些问题在接下来的世纪里可能给世界秩序带来的变化及威胁。

  全球气候变暖的威胁

  尽管目前各国都在关注环境问题,但在乔姆斯基看来,在环境可能带来的破坏的具体时间以及规模等问题还有很多的不确定性,而科研结果显示的也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乐观。科学家最近发布了一些研究结果,对未来100年全球气候变暖的趋势有一个全面的建模展示。但是“如果我们不能尽快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这些问题将会比现在所预估的严重两倍,将会比现在建模预估的结果更危险,将会导致大规模的冰川融化,以及甲烷的释放,这比二氧化碳对全球造成的威胁更加严重。尽管现在试图改变全世界能源结构,试图寻找能够降低能耗或实现温室气体零排放的替代能源。但乔姆斯基比较悲观,并没有看到非常好的发展趋势。

  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呼吁我们是不是应该采取更多的行动来解决现在威胁人口的问题,比如一些峰会号召富裕国家支付一些环境费用,来挽救那些受到环境威胁的国家。但是我们也看到实际进展在一些富裕国家遭到障碍。而一些公司,也通过很多活动来游说公众,这些企业有时会忽视对人类所造成威胁的的气候变暖情况。他们会想办法让自己在短期实现受益最大化。如果他们不这么做的话,就会被其他人替代现有的位置。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忽视一些经济学家所提到的永久化问题,并且必须要把影响转嫁给他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让公众忽视市场系统中的一些问题,他们的行为就变得非常不理智,目光就变得比较短浅,忽视系统性的风险,从而获得巨额财富。

  核威胁:伊朗被看作全球秩序最大的威胁

  下面要讲到另外一个威胁,那就是核威胁。自1945年以来,核威胁便如影随形,二十世纪两个最著名的人--罗素和爱因斯坦,他们在当时便提出警告:将来核对人类可能产生威胁。到1962年,核战争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尤其在古巴导弹危机之后。那次危机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危险的时刻。

  现在在核武器方面,备受关注的是伊朗核问题。西方国家政治决策层以及一些评论家,将2010年称作”伊朗之年“。因为伊朗的风险被看作是对全球秩序最大的威胁,并且也成为现在美国对外政策的焦点。欧洲亦是如此,他们提到的风险也是伊朗正在努力开发自己的核武器。

  另外,也有其他国家加入到伊朗这一行列中。伊朗现在被很多核武器国家包围,其中包括三个拒绝签订核不扩散条约的国家:印度、巴基斯坦和以色列,他们都是在美国的支持下开发了自己的核武器,这其中的支持也来自奥巴马政府。

  在伊朗的两个邻国中,这两个国家被世界两个大国侵略或占据控制,他们现在也和伊朗保持着一种敌对的关系。伊朗现在肯定不可能忘记萨达姆-侯赛因对伊朗使用生化武器所造成的影响(编者注:1980年,由于领土和宗教问题引发两伊战争,在这场战争中,萨达姆政权曾对伊朗使用生化武器),他们也没有办法忽视这种化学武器所带来的杀伤性。萨达姆的进攻,实际上在之前受到了美国或是英国的支持。在美国和英国进攻伊拉克之后,以色列军队中一些重要人物,包括一些历史学家认为伊朗如果还发展核武器,那么他们肯定有些疯狂了。实际上伊朗确实在计划这么做,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做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将会进一步加强开发核武器的能力。

  伊朗的这种威胁对整个美国和欧洲将产生怎样的影响?根据五角大楼和一些情报机构权威人士认为:有一点非常清楚,伊朗的主要威胁不在军队方面,伊朗的军队支出相比其他地区更低一些,与美国相比更是微不足道,但是他们还们有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可能,这是最大的威胁。

  下一个风险是怎样的呢?五角大楼和一些情报机构的报告分析得非常清晰,就是伊朗在寻求拓展对邻国的影响力,报告称之为”对现在世界的去稳定化活动“。相对地,美国及北约对邻国的影响就被看作是实现稳定化的努力。在帝国主义概念中,稳定一词意味着按照大国的意愿来做事,如果反抗这样一种意愿,就被看作是一种”去稳定化“。

 黎巴嫩真主党的军事抵抗活动,哈马斯发动的大规模恐怖主义行为都在威胁着这一地区。5月份,土耳其与伊朗之间达成协议,伊朗很大一部分浓缩铀转移到土耳其。土耳其这一行为受到了美国政府和媒体的猛烈抨击。很多官员和政治评论家也开始提出这样的问题:土耳其如何沿着正确道路走下去?如何使土耳其在正确的道路上走下去?

  在伊朗核问题上,中国和俄罗斯也有所反应。不难发现,在伊朗问题上,尤其在伊朗资源和能源上,西方国家和东方国家之间是有所争夺的。实际上美国也非常关注自己伊朗地区的利益是否能够得到维护。

  几天前乔姆斯基看到美国国务院向中国发出警告:如果中国想要在世界各地保持发展与合作关系,中国就必须要保护自己的声誉;如果中国想要维持自己的声誉,就必须承担自己的国际责任!中国也称,自己的国际职责是非常清晰的,也必须要加以维护。美国在这一问题上一直坚持中国必须承担责任的立场。

  为什么视伊朗为世界秩序的主要威胁?因为伊朗特立独行,而且它也致力于将自己的影响波及到这个核心区域中。目前非常明显,当我们看到这种特立独行的威胁已经拓展到伊朗之外的国家和地区,尤其那些并不支持西方帝国主义所建立的国际秩序的地区和国家。如果伊朗的力量扩展到这些地区和国家,就会非常危险。

  最近,土耳其和伊朗之间的贸易快速增长,在几星期之前他们签署了新的输油管道协议,巴基斯坦在不久之前也签署过这样的协议。在过去多年,这些国家一直大力支持伊朗发展浓缩铀。除此以外,他们也支持其他核不扩散协议签署方与伊朗之间进行合作。这样的行为引起得美国以及阿拉伯世界的高度关注,他们认为伊朗核问题会导致中东形势进一步复杂,而这种情况是几年前所没有出现过的。

  毫无疑问,这些不合作者也强烈反对美国针对伊朗的制裁。伊朗学者哈米德曾经说过,对于伊朗,最严峻的制裁就是在伊朗国内造成政治方面的波动,伊朗国内的民权运动将在伊朗造成非常大的社会动荡,这样的社会动荡一旦发生,美国所实施的经济制裁会是非常重要的诱因。对伊朗来说也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威胁。毫无疑问,没有人想要看到伊朗独立开发核武器。

  乔姆斯基认为西方国家在决定政策的时候,关注点是有所不同的。但今后,无论伊朗采取什么样的措施,都会对世界平衡造成威胁。

  世界并不是美国一家控制

  乔姆斯基认为,伊朗的威胁也再一次证明整个世界并不是由美国一家控制。

  二战之后,当时美国是全球秩序的规划者,战争的最终结果是让美国达到掌握全球权力的巅峰,这在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当时罗斯福总统规划了”伟大区域“的计划,在这个伟大区域中,美国将会持有毫无疑问的权力,美国在军事和经济方面将会拥有不可动摇的地位,同时美国也要确保其他国家实施自己主权的时候面临一定的局限性。这个伟大区域至少包括西半球以及东亚,还有以前英国的殖民地,以及西亚地区。美国试图控制世界上大多数的能源和资源,这样才能在很大程度上对全世界产生实质性的控制权和主导权,这样美国才能作为有影响力的世界秩序规划者并发挥作用。但后来随着俄罗斯在东欧发挥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对美国来说,至少它要保持自己的势力,而且西欧必须要遵循独立发展的轨迹,目前的欧洲一体化进程,说明欧洲正朝着这样一个轨道前进。

  对华盛顿的规划者来说,发展一个伟大区域规划并不是很现实。当时美国几乎已经掌握了世界一半的财富,而且拥有了不可比拟的安全,并已经控制了世界。但1970年代,我们看到世界已成为三极:以美国为轴心的北美地区,这个地区几乎是构成全球的工业中心;第二极是欧洲;第三极是快速发展的东北亚体系,当时主要是以日本为核心的。1990年苏联解体后,独霸全球的心理再次抬头,在美国也出现了再次建立单极秩序的诉求。

  当然,在超级敌人突然解体之后,美国政策也面临着重新制定。老布什政府提出了一个新的决策原则,这个原则跟之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前提条件变了,美国政府仍需要强大的军事体系,但现在这个体系的存在要基于冷战时不同的前提,那就是美国需要建立在第三世界的科技领先地位,美国不得不维持国防工业基础。当时美国的自由市场程度并不是非常高,美国要建立强大的高科技产业需要政府的支持,而且当时诸如里根也极力支持政府应该发挥强大的作用。

  美国在中东面临最大威胁是爱国主义思潮:当时美国的新政也特别强调,美国必须维护在中东地区的主导力。对美国来说,它今天所面临的真正威胁是不断发展以及不断高涨的独立和爱国主义思潮。尤其在中东地区,使用国内资源用于自身发展的爱国主义思潮,对美国来说是很大的威胁。

  美国在欧洲遏制新生独立力量并非易事:曾经有人认为苏联的解体预示着北约的命运,因为北约成立的初衷就是为了保护欧洲不受苏联的侵略,随着苏联解体,存在的前提不再存在了,所以当时有人预计,北约也会随着苏联的解体而解体。但北约不但没有解体,反而很快扩张到了东欧地区。在美国的指挥之下,北约的干预作用无处不在,现在已经成为影响世界范围的官方机构。对美国来说,让北约继续存在的目的就是保护欧洲,维持欧洲的现状,来扼杀欧洲内部所崛起的新生独立力量。但对美国来说,要维持这样一种状态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即便美国非常强大。

  美国已经失去对拉美的控制:1971年尼克松总统的国家安全理事会指出,如果不能控制拉美,美国就没办法在世界其他地区维持成功的秩序,无法实现对全世界的控制。但今天美国已经没有办法再去控制拉美了。在乔姆斯基看来,过去十年也表明美国真的没有办法再控制拉美了。南美正在朝着一体化的方向发展,这也是许多南美国家独立的前提,南美现在也开始越来越多注重解决自己内部的问题。除此之外,南南合作在发展,中国也在其中发挥领头羊的作用,中国作为投资大国越来越多地在南美地区投资,在南美投资的步伐远远超过了美国。

  美国也受到传统盟国的挑战:我们来回顾一下美国对西亚的控制原则,就是通过控制西亚地区的石油,从而获得对西亚乃至世界的控制权。这也是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试图建立的世界格局。但今天美国的这一目标已经受到了挑战,不仅受到了伊朗的挑战,而且也受到了许多美国传统盟国的挑战。美国目前在沙特阿拉伯还是最大的投资者,也是沙特阿拉伯最大的贸易伙伴,但是沙特阿拉伯现在出口的一般石油都到了亚洲地区,而且现在也制订了更多面向东方和西方的计划;同样的情形可能也会出现世界第二大石油储备国伊拉克,如果伊拉克能摆脱最近几年大规模战争所带来的毁灭并重建,它会有非常大的潜力。现在,中国已经取代美国成为这一地区最大的石油进口国。

  这对世界的启示是非常大的。我们也看到了上海合作组织的兴起,也包括与俄罗斯的合作,这都对美国在亚洲的地位产生很大的影响。

  世界权力转移:中印可能取代美国吗

  现在很多人讨论比较激烈的问题,就是全世界权力的转移。有人怀疑中国会不会很可能取代美国的位置成为全球主要大国,除了中国还有印度。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将对全球秩序产生怎样的影响呢?会不会回到欧洲占领之前的世界格局?当时世界的格局和市场主要是以东方为主导的。

  我们可以通过经济方面的发展来观察,比如GDP,现在这些地区GDP增长确实是非常令人惊讶的。当然,还有别的指数考量,在GPI(Genuine Progress Indicator,由于GDP只强调生产和市场总值,而忽视了随着经济发展所带来的资源,人力和环保等方面的负面问题,西方经济学家提出了新的衡量指标GPI,“真实发展指数”,用以评估一个国家经济发展的真实写照)评估中,印度基本是垫底的,只稍稍超越了缅甸、老挝和塔吉克斯坦。中国排在92位,超越了约旦,但低于多米尼加和伊朗,中国也面临着全世界最大的不公平问题。

  印度的市场经济改革在20年前就启动了,但我们看到农村人口比例在下降,现在印度仍有40%的儿童现在可能还没有受到教育,根据世界银行的估算印度的人均收入基本上只占美国的2%和中国的5%。如果要进行更加细致的计算,得出的数字可能还会有所不同,比如考虑上生态问题,资源的减损,以及劳动者的权利等。

  关于世界权力转移的话题,我们必须认真理解一个问题:就是一些国家逐渐脱离了原有的内部权力分配格局,现在成为国际事务中的领导力量,并且也影响到国内经济的主要控制体。如果坚信亚当·斯密的自由市场经济理念,在乔姆斯基看来,可以看到全世界确实出现了权力的转移,尽管这些国家暂时还没有占据到世界中心的位置,但已经从劳动力密集型向跨国界的资本贸易进行转移。像美国工人,他们成为了经济全球化以及进口产品的受害者,他们也必须忍受债务和资产泡沫所带来的对收入的影响;像印度的一些农民正在捱饿;以及中国几百万工人现在可能也面临着很多问题。

  当然,中国在这种全球权力转移中发挥着最核心的作用。中国现在作为一个区域性的生产系统和集中工厂的角色,日本、台湾以及亚洲其他经济体在向大陆出口部件,这也提供了非常大的技术优势。但有一点值得关注,就是美国对中国的贸易赤字,大家没有意识到的事实就是美国与日本以及亚洲其他国家的赤字在逐渐下降,这可能也是因为一个新的地区型的生产系统在成型。一些国际经济学家预测,如果将中国制造商的附加值都计算在内的话,美国与中国的贸易赤字可能会降低30%,同时美国对日本的贸易赤字将会上升25%。美国的制造商可能也会按照同样的情况发展下去,那就是向中国提供零部件,在中国进行集装,最后再回美国。在乔姆斯基卡看来,在未来几年,这种模式很可能发生巨大变化,因为中国大陆逐渐开始向高科技方向发展,这也很可能对全球经济产生重要的影响。

  人类的生存空间更重要

  但乔姆斯基也认为,仅仅以GDP作为衡量标准是不准确的,也会产生一定的误导。他提到另一个与GDP不同的指标:GPI发展指数,这一指数还评估了一些社会、环境因素,比如犯罪率或交通事故、再比如墨西哥湾石油泄漏等因素对GDP的影响。这些其实并不会增加世界的财富,反而会损耗。GPI可以真正衡量出一些社会情况对经济的影响。

  经济财富化的过程与新自由主义经济措施结合起来,对美国及世界很重要。但乔姆斯基认为这也会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人类的生存以及社会的繁荣。

  几年前,现代生物学最重要人物玛雅先生观察到,高智商的存在是整个进化过程的错误,他们可能没有办法在整个进化中存在太久。在生物学家看来,一些最成功的物种应该是那些具有固定的生物发展迹象的生物,像甲虫,像其他细菌一样,可以快速地突变。但人类可能是个例外。玛雅先生也做了一个悲观的推断:他认为一个物种的平均生命时间是10万年左右。而这个时间就是现在人类在地球上繁衍生存的时间。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证实玛雅预言的时代。

  还有一个天体物理学家也提醒我们,我们现在处在整个地球历史上非常重要的时刻。最后乔姆斯基称,“我们作为地球上最重要的物种,世界的未来在我们手中,我们(的行为)不仅危害到我们自己,也威胁到整个生命的发展前景和潜力……我们应该在关键的时代中发挥自己的作用,我们人类也应该证实之前的预言可能是错误的。”

  (特别感谢美国哈佛大学黄正德教授,感谢北京大学中文系!)

来源:凤凰网

-------

乔姆斯基北大演讲,校长主持,一个粉丝的观感

作者:熊蕾 文章发于:熊蕾博客 点击数:2254 更新时间:2010-8-16

8月13日晚,去北大听首次来华的乔姆斯基演讲。感觉很爽。

乔姆斯基的演讲题目是"世界秩序的勾勒:持续与改变"(Contour of World Order: Continuities and Changes)。他集中讲了当今世界面临的两大威胁:环境的恶化和核战争的阴影。但是不同于西方主流世界和媒体让人们相信的一些概念,乔姆斯基对这个威胁都有他的看法和分析。

比如环境的恶化,他就指出资本和市场经济对此摆脱不了的干系。市场经济追求短期效益,乔姆斯基说,你如果不能实现短期效益,那就立马走人。人家马上会换用能立即盈利的主。所以乔姆斯基对以GDP为目的的发展模式很不感兴趣。墨西哥湾的石油泄漏尽管是一场生态灾难,但是照样会显示GDP的增长。

对于核战争的威胁,他说,2010年好像成了伊朗年,西方大肆宣扬伊朗的核威胁。但是看看伊朗的周边,三个核国家,两个没有加入核不扩散条约。伊朗的邻国有两个战火不断。伊朗所在的地区都没有实现无核化,特别是以色列没有对无核做出承诺,这都是核战争的隐患。而且,美国的军费超过世界其他所有国家军费的总和。乔姆斯基把这些事实和分析摆出来,听众自然就会得出核战争威胁来自哪里的结论。

在回答一位听众关于"中国模式"的评论时,乔姆斯基说,如果是说中国发展的模式,那么按照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说法,中国1979年以后的经济迅猛发展,和毛(泽东)时代打下的基础是分不开的。这一点同印度做一个比较就更为明显。

对另外一个问题,即"有征服传统的美国对中国的崛起能够容忍到什么程度",乔姆斯基的回答也很有意思:中国没有海军到加勒比海,但是美国海军到了南海。他说这种炮舰政策也不是美国的独创,英国在"日不落"时代也是这样的。他还讲到欧洲殖民者用美洲原住民所不具免疫力的病菌灭绝当地人口的历史,引用华盛顿、杰佛逊的话说到这些殖民者曾经想建立百人一统天下的企图。

82 岁的乔姆斯基虽然步履有些迟缓,但是思维敏捷。他讲话的风格也不是慷慨激昂,而是很平和,很理性,有时像是在自言自语。--这和有些媒体给他贴的"激进" 标签大相径庭。好像任何不同于西方主流思想的人物,都会被贴上"激进"的标签,真不知是何道理。

非常感谢北大中文系及其他北京、香港、台湾的机构及学者发起的这次活动,使得我们这些久仰乔姆斯基思想学说的人得以一睹这位大师的风采。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北大校长在授予乔姆斯基北大名誉博士学位时的致辞。这位校长上来就说,今天晚上,会是乔姆斯基难忘的一个夜晚-- 引起全场一片哗然:难忘不难忘,要人家乔姆斯基自己来说吧?你怎么就知道人家难忘?没想到接下来这位校长又说,授予乔姆斯基北大名誉博士学位,这是乔姆斯基的光荣。--台下又是一片哗然:这是你北大的光荣,是不是乔姆斯基的光荣,得让人家来说,你就是北大校长,也不能如此武断吧?而后校长又说,在美国《科学》杂志评选出的20世纪全世界前10名最伟大的科学家中目前唯一的在世者--这是介绍乔姆斯基宣传册上的话,可是当着乔姆斯基本人的面这样说,未免太失礼了。此话又引起观众中的惊讶的哗然。我不了解北大校长,听说北大学生对他印象不错,但是从这个致辞看,交流传播技巧还需要加强吧。


#日志日期:2010-8-27 星期五(Fri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陈寿文 | 评论日期:2010-8-27 13:55

南方评论周刊:当乔姆斯基遭遇中国

谦虚并不意味着乔姆斯基对中国没有他自己的看法。在采访中,乔姆斯基对中国政治以及中国崛起后的世界角色有着直言不讳的批评和期待。乔姆斯基对美式民主的批评,也已在网络引起很大争议,但对美国的批评并不意味着他对中国模式有更高期待。在北大的演讲中他亦表达了他对中国的意见,那就是对中国发展模式付出巨大代价的担忧

乔姆斯基

生于1928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和哲学教授,杰出的语言学家、哲学家、思想家和政论家,被誉为美国“最伟大的持不同政见者”。

8月13日,乔姆斯基到访北京。在北大的演讲中他再一次强调了对美国的批评,同时亦表达了他对中国的意见,那就是对中国发展模式付出巨大代价的担忧。在乔姆斯基看来,中印等新兴国家对美国霸权的挑战为时尚早,中国还需要耐心解决自己内部诸多的政治与社会发展问题。

南都评论记者张传文

8月13日,名满天下的语言学家、哲学家、美国异见人士诺姆·乔姆斯基,在他年逾八旬时终于来到了中国,这一过程据说酝酿了十年之久。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算起,乔姆斯基在美国已经“红”了半个世纪。他不但是20世纪最重要的语言学家和哲学家之一,同时也是美国最重要的公共知识分子。在学术研究之外,他指责美国是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揭露美国控制全球的野心,他也和美国主流媒体对着干,称它们是“宣传机器”。他还是名符其实的活动家,因从事反战而被捕。他告诉我们,市场经济空洞无用,全球化是坏东西。

乔姆斯基对美国以及新自由主义的批判广为中国知识界所熟悉,对其意见争议极大,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对中国,他保持着谦虚的谨慎。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表示对自己的观点例如对民主的批评在别国产生的负面效果还是有一些担心,但他的确管不了那么多。他在北大也提到,每个人都可以从身边的事情做起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他本人能做的,就是批判自己的祖国,美国。

谦虚并不意味着乔姆斯基对中国没有自己的看法。在采访中,乔姆斯基对中国政治以及中国崛起后的世界角色有着直言不讳的批评和期待。乔姆斯基对美式民主的批评,也已在网络引起很大争议,但对美国的批评并不意味着他对中国模式有更高期待。因为篇幅等原因,这部分内容无法刊出,有心的读者,可去乔姆斯基网站浏览他更多关于中国的观察。

乔姆斯基在访华之旅中应该能体悟到,这是一片在巨变之中却略显混乱的土地。《人民日报》称乔姆斯基访华“热度超过国家元首”,在乔姆斯基北京大学讲演并被授予名誉博士学位前,北大校长周其凤稍有激动地说,这是乔姆斯基教授难忘的一个夜晚,是乔姆斯基教授的“光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校长身边的翻译,则将乔姆斯基政治评论家的身份翻译成“politician”(政客),可其实乔姆斯基是一位伟大的独立批判者,他痛恨政客。而后校长又称他是前10名最伟大的科学家中目前唯一在世者,此次,翻译用了“still alive”,似有“奄奄一息”之意。现场“雷”声滚滚,一片哗然。唯独乔姆斯基本人安然静坐。

日益高傲的中国显然还没有做好迎接这样一位伟大人物并与之深入对话的准备。

没有一个政权会喜欢民主

南方都市报:在中国,很多时事评论者认为美国是文明的民主法治的国家,是中国学习的标杆,但你认为美国的民主有问题,这令很多追求民主自由的中国人很疑惑,你如何回应他们?

乔姆斯基:我想对这些批评家说,你们应该尽量去挖掘西方这两种制度的真实面。中国确实没有制度形式上的民主,不过在社会层面也有不同程度的公众参与。在美国,确实有制度形式上的民主,不过也存在重大缺陷。

以奥巴马总统的竞选为例,他赢得竞选的同时也打败了苹果电脑,从而赢得了美国广告行业的一座奖项———2008年美国最佳市场宣传奖。他的策划者们则欣喜若狂,公开在商业媒体上说,他们就像包装牙膏和汽车一样包装候选人,他们取得了自里根当选以来最大的成功。奥巴马的竞选口号是“希望”和 “改变”,这和他的竞争对手麦凯恩的竞选口号一样。原因很简单,因为选举本质上是由公关公司和广告公司操纵的,他们能看到民意调查数字,能看到大部分公众都认为这个国家正在向一个错误的方向前进。因此,你推销的商品,即所谓的候选人,就会用希望和改变做竞选口号。希望什么?何种改变?候选人给了选民们一块空白的黑板。在黑板上,你可以尽情写上希望、改变之类的口号。美国的竞选一般都是靠筹措资金而成功的。你可以通过观察谁花的钱多而预测竞选结果,资金是竞选结果的指针——竞选结果很大程度上都是花钱购买的。你也可以通过观察谁购买了选举而预测政府的新政策。这就是我所说的候选人的竞选资金来源。竞选经费是一个很好的预测因素,政治学在这方面已有广泛的研究。

这个体制有很多好的方面,我们在保护言论自由方面是领先世界的,这是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方面,这个选举制度本身充满瑕疵。你会发现公众对政府极为不满,国会支持率也在下降,半数选民认为应该废掉换掉国会的议员,改为其他人来担任。作为总统,奥巴马的受欢迎程度过得去,但他并不高,远低于多数。上次民意测验中,认为他“非常好”的选民大概有25%.这是宣传造就英雄的时代里的典型现象,里根总统也是这样。

这些假象可能正是中国的评论家所认为的那样,但却不是事实。世界上确实有民主的选举,比美国的要民主得多。最震撼的例子就是与奥巴马同期举行选举的玻利维亚———南美最穷的国家。这个国家中大部分的选民都是土著居民,他们是南半球最受压迫的人民,他们经受了欧洲的侵略,他们在2005年第一次登上了选举的舞台,并赢得了选举。当选的是一个家徒四壁的农民,来自和选民们一样的阶层。

而在美国,我们举行广泛的投票,但是大部分的民众都不知道选举的详情。这并不是由于他们笨或不关心,而是由于经营选举的公关公司不想让选民知道,这样他们就能像销售商品一样来推销他们的候选人了。如果你曾留意过电视广告,你肯定知道,商品做广告时并不是以它们的特性为卖点,而是以形象为卖点的。如果一个广告商想出售一辆福特汽车,他们不会公布该车的信息。

但是玻利维亚却不一样,人们知道选举所涉及到的所有重要争论点,他们为这些问题奋斗多年,他们的选举日也不同于美国,不是按一下按钮就完事回家,而是持续的政治斗争中的其中一天。

你想要一个民主的模型,那么这就是民主的模型。当然这个模型并不完美,但是它却具备民主体制的很多特征,而这些特征中有许多美国是不具备的。因此你没有必要从中国模式、美国模式甚至是玻利维亚模式中硬选一个,你应该谈论民主国家应该是什么样的。

南方都市报:你觉得存在完美的民主形式吗?

乔姆斯基:你让我列举其它的民主形式吗?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反应非常有意思。以阿拉伯国家为例。事实上,他们没有民主,都是专制。但是他们却有过一次自由选举,即2006年1月在巴勒斯坦举行的选举,那次选举监督严格,每个人都认为那是民主选举。直到今天,它仍是阿拉伯国家中的一次真正自由的选举。美国当时的反应是什么呢?美国对巴勒斯坦人民实施了长期持续的严惩,因为他们投错了票,选举结果让美国不满。就在结果出来的几天内,美国公开宣布,将对巴勒斯坦实施严惩,以色列、欧洲国家也纷纷表态。对不喜欢的选举结果就是这么表态。

因为民主是个危险的东西,美国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国家。没有一个政权会喜欢民主,因为民主牵制权力。因此任何一个政权都在防止民主。以韩国为例,韩国之前处在严厉的专制统治之下,那是受美国支持的,后来爆发了民主革命,韩国才成了一个相对民主的国家。历史就是这样。美国早期的民主只是拥有财产的人才能享有。但随着岁月的变迁,民间抗争扩大了民主,赢得了言论自由,但同时也出现了用钱购买选举这种逆向发展。这些事情说起来很复杂,你不会以这些事例作为民主模型的。

中国的成就和全球化没有关系

南方都市报:全球一体化已被多数中国人接受,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尤其是中国加入W TO以后,绝大多数的中国人都从中受益颇多。但你对全球化和W TO的评价似乎很低。

乔姆斯基:中国的发展和经济成就实质上与全球一体化没有太大的关系。这和贸易与出口有关,中国逐渐成了一个出口导向型国家。没有人,包括我,会反对进出口,但那并不是全球化。事实上,中国已经成了东北亚地区生产系统的一个装配厂。如果你看一下整个地区,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地区。中国出口量非常大,但这里头有些误解,中国的出口在很大程度上是日本、韩国以及美国等国的出口。这些国家给中国提供零部件和高科技,而中国则将它们组装起来并进行出口,而这就被称之为“中国的出口”。

中国依靠其明智的政策的确发展得很好。但事实上,数百万人摆脱了贫困,但却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而许多代价会转嫁给下一代,如生态成本。经济学家不会考虑这些,但代价就是代价,总要有人来偿还,可能由你的孩子或孙子来偿还。这些真的和全球一体化没什么关系,和世界贸易组织也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研究一下W TO的规则,会发现那些并不是自由市场的规则。W TO的规则是一系列自由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结合体。W TO存在严重的贸易保护主义现象,而中国就从中吃了很多亏。比如药物,W TO给了一些药物前所未有的专利保护。如果当年美国必须遵守这种专利法,那么美国到现在就只是一个贫穷的农业国家。但是现在呢,富人们想要自己的公司得到保护,因此,W TO就给了这些医药公司价格垄断权,这就使得全球医药价格骤升。一旦有国家想打破这些垄断权,比如前几年泰国的做法,美国就会对这些国家实施严厉的制裁。

你若看一下乌拉圭谈判,就是建立W TO的那次会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陈寿文专栏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