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寿文专栏

陈寿文专栏
chenshouwen.blog.tianya.cn
阅读·实修·转化

博客信息
博主:陈寿文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35997571 次
  • 日志: 1396篇
  • 评论: 5163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6-2-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文字炼金术,缓慢提纯,直到黑炭变成钻石。
《The Matrix》的多重意义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陈寿文 提交日期:2010-6-20 23:56:00 | 分类:新知 | 访问量:32839

  


  
 
The Many Meanings of The Matrix
  -- Larry Wachowski与Ken Wilber谈话内容
  
  编辑:RevolutioN, Sentient1, iceblink, blanket, Jestas
  来源:http://www.integralnaked.org/talk.aspx?id=205
  翻译:郭大路(英文版)
  
  (一)概述
  
    黑客帝国三部曲是近几十年来最成功的电影历险。三部电影总共获得了三十亿美元的全球收入,而且故事还在动画、漫画和在线游戏中继续。全世界观众的注意力被曲折紧张的故事和非凡的特技效果所吸引,但同时一个长久的问题依然存在:所有这些故事到底有什么含义?
  
    电影的编剧及导演Larry Wachowski和Andy Wachowsku从第一天起就不愿意分享他们自己对电影的解释,他们害怕他们说的话将变为一种教条。但这也给华纳兄弟公司在制作黑客帝国DVD套装(将于今年秋天发行)的时候带来了难题。要知道通常一个DVD套装都应该有一个导演解说,但是现在这套电影在导演拒绝解说的情况下,如何制作导演评论声轨呢?
  
    于是Wachowski兄弟请Ken Wilber和Cornel West出面为三部电影做导演解说。下面的谈话内容正是在Ken飞往洛杉机与Larry和Cornel会面并录制评论前被记录下来的。Ken与 Cornel录制了15个小时的解说评论,它们将被剪辑为6个小时左右的内容分散在三部电影之中,而这套有着Ken与Cornel的6小时解说评论的三部曲DVD套装将于10月发布。
  
    在下面的对话中,我们将有幸第一次倾听到Larry在这种情况下的公开评论。按照他的解释,这套电影在很多方面并不是为给出答案而设计的,相反是为了给出问题。人类是什么?真实是什么?谁在控制着?上帝存在吗?等等等等。如果导演解释了自己对电影的看法,那实际上是给予了人们另一个关于“真实” 的观念:接受或是拒绝??无论是哪一样,都会使问题所带来的开放空间消失。
  
    The Matrix将超现实主义注入主流文化,事实、虚构、原理和表象并不简单地以“真实”为基础,因为“真实”只不过是看起来真实而已。在梦里,梦是真实的 ??直到你醒来。在Matrix中,Matrix是真实的??直到你醒来。但如果你永远也不会醒来呢?类似这些问题正是Larry希望电影产生的,他的确成功了。
  
    Ken指出,第一集电影理解起来还算容易:在Matrix中的都是坏的,在Matrix外的都是好的;在Matrix中的每个人都是被制约的,在Matrix外的每个人都是自由的;等等。但在第二集20分钟后,观众们发现the Oracle就是一个机器的程序,这一点让大多数人产生了疑惑:恩,啥?
  
    一个简单的“好人/坏人”的电影变成了一个包含了不同层次解释的复杂的文艺作品以及关于“真实”的非常深奥的模型。Ken指出直到第三集的最后 20分钟,这三集电影的关键点才展现出来:虽然Neo身体上瞎了(也许正是因为他瞎了),但他能看到机器散发着明亮的金色光芒??这可不象大多数电影中坏人的样子。Neo明白地对Trinity说:“如果你能看到我所看到的,他们都是光...”。确实,机器象征着灵魂,但灵魂却被疏远并攻击...
  
    因此,Ken总结了一个三部电影所展现出来的更完整的解释:Zion象征着身体(在电影中表现为蓝色),the Matrix象征着思想(绿色),而第三集出现的机器则象征着灵魂(金色)。这条轨迹,正如世上至理名言所教给人类的那样,是人类意识从身体到思想再到灵魂的一条光谱。
  
    借用基督教神秘主义的名言:“地狱的火焰拒绝上帝的爱”,被疏远分离的灵魂(机器军队)一心要毁灭人类。只有身体、思想和灵魂合而为一,和平才会到来。
  
    Ken与Larry继续讨论分享他们对于哲学的毕生热情。Ken指出,正如你希望的那样,从Larry身上能够读到哲学和精神的东西,而The Matrix电影正是这一事实的极好的证据。Larry说当他发现Ken的著作,“那就象叔本华发现奥义书”。Ken说这引用太过誉了。尽管Ken的书以分裂一个幸福家庭而著名(我那位绝不会在象限上闭嘴),Larry对哲学的爱好似乎也进入了他的家庭:Larry和他的父亲正在一起阅读《性,生态,精神性》。这挺酷的!
  
    在《灵魂的眼睛》一书第4、5章中,Ken指出任何艺术作品可以至少从四、五个主要方面来解释,它们都很重要且不可分割。包括:艺术家的初始意图(他或她的艺术作品有什么含义?);艺术家的无意识因素;艺术家的文化背景;以及观众的反应(艺术作品对于不同的观众有哪些不同的含义?)。
  
    Wachowski兄弟不希望他们自己的原始意图压倒平等观众的反应,所以他们对他们的初始意图始终保持沉默。但是,这次谈话清楚地显示, Larry感觉到是时候对Matrix三部曲做更多更完整的解释了。因此他和Ken开始他们这种公开的谈话和评论。关于Matrix没有简单的、最终的解释,因为观点的总和是无限的。
  
  
  (二)对话
  
  Ken: 你自己从来没有对The Matrix三部曲电影作出过解释,因为你不想这变成教条的东西,或者说你希望人们按照自己希望的方式自由地解释电影。他们有这样做的自由,而一旦电影制作人自己说“这就是The Matrix的意思,这就是它的来源”,就真正地限制了人们的自由思考,我想让人们自由思考才是明智的...
  
  Larry: 是的,我想说,当你完成一个艺术作品,你希望它引起争议,你希望人们谈论它,[Ken: 是的.] 你不希望他们依靠某人告诉他们这是什么,或者...它象什么,这部电影的本质正是在于...你得自己去观察它去思考它...
  
  Ken: 没错。
  
  Larry: 是的,如果我们自己出去告诉大家它应该是什么,或者你应该如何对它进行思考,即使是用最优雅的术语来研究我们对它的解释,无论是我或Andy这样做的话,都显得挺伪善的...
  
  Ken: 是的。
  
  Larry: 因为作为作者的我们这样做的话,你知道,它将变成一种既定规则...
  
  Ken: 是的。
  
  Larry: ... 它将变为既定的解释,而任何别人的解释则会被认为是疯狂的个人行为.
  
  Ken: 没错,是这样。
  
  Larry: 我不希望贬低任何人的观点,因为他们是所有...恩,我不知道,我想这是艺术值得体验的一个原因。
  
  Ken: 因此,你们拒绝对这三部电影做导演解说,因此华纳建议...
  
  Larry: 他们有一大堆关于典型的DVD评论解说的主意,你知道,我们发现,你知道,我们发现大多数解说相当平凡,相当乏味,相当罗嗦,相当浅薄...
  
  Ken: 没错。
  
  Larry: ...而且,你知道,我对多数评论解说不感兴趣,于是我开始思考并跟Andy讨论,噢,什么才是有趣的?于是我们有了这个想法就是...试图做一些来自他人的能激发人们思考的电影评论音轨...
  
  Ken: 好的。
  
  Larry: ...它们应该能激发大家对任何事物的讨论...[笑] 那么,我们想那将能证明电影所激发的不仅仅是只局限于The Matrix电影本身的讨论,而是我们谈论艺术的方法...
  
  Ken: 没错。
  
  Larry: ... 那么,突然地,解说将不仅仅是关于The Matrix的了,它将变为更大的东西,它将包含一个大的视界,于是我们跟华纳说了这些...“太棒了!”(指华纳的反应) [Ken笑] 但是,我的意思是,我们将让两位批评家来谈论这部电影,两位讨厌这部电影的批评家...
  
  Ken: 没错。[笑]
  
  Larry: ...然后再由两位看了电影并由电影激发了灵感的哲学家来谈论它,这是两个相互对立的谈话,于是华纳就说“你想让...让我直接一点...” [Ken开始大笑] “...你想让两个讨厌这部电影的评论家为它谈论六个小时?”“是呀!” [Ken继续笑] 而且,你知道,不仅是因为我认为这很有趣,他们的对话、他们形成这些观点的内在方式都将会很有趣...
  
  Ken: 没错。
  
  Larry: ...看这两个批评家如何谈论这部他们不喜欢并且看不到任何意义的电影一定很有趣,然后再看两个能从电影中读到什么意义的哲学家来如何谈论它也一定很有趣...
  
  Ken: 没错。
  
  Larry: ...我想听到这样两种不同的观点一定是很有趣的...
  
  Ken: 是的,是的。所以这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正如你知道的那样,这有点,恩,这让我处于了一个有点棘手的位置,因为你跟我有了一个协定。我们花时间讨论了我对这部电影的想法和你自己对电影的解释。我们的共识是我不会与任何人讨论你对电影的解释,那是你私人的东西,以及你和一些朋友所谈论的东西我们都将保留而不去谈论。同时,我被要求公开发表自己的解释,我也已经这样做了而你也已经带来你的工作人员为我拍摄了三个小时对三部电影的解释。正如你所知道的,我认为这是惊人的大胆的阐述,因为按照我的解释,The Matrix三部曲的关键点出现在第三集的最后十五、二十分钟的时候,解谜的钥匙(注1)就是当Neo说那些机器“如果你能看见我所看见的...他们全是光。他们是由光形成的”,等等... 这种阐述是整个三部曲电影的钥匙,这是惊人的大胆的,因为电影第一集...很多人都能论及第一集是因为它很合理??至少你在没有看后两集的情况下会认为它是合理的,如果只看第一集的话它看起来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事实上它非常地正邪分明(注2),就是说,在Matrix中的都是坏的,在Matrix外的都是好的;在Matrix中的每个人都是被制约的,在Matrix外的每个人都是自由的,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的二元关系,机器是坏蛋他们试图危害自由,等等... 然后每个人都认为这挺棒的,然后你去看了第二集,你看到Neo与Oracle谈话的那部分,Neo说“你不是人类对吗?”她说“是的。”“你是个程序对吗?”“是的。”然后每个人都开始抓脑袋,因为我们突然被带出了第一集的框框而被带进了一个复杂的文学领域,因为这是由非常多的谜题组成的复杂的结构,而这些谜题直到第三集才能解开。于是事情开始一个个出现,Architect的讲话、Oracle的第一次讲话、与Oracle的第一次对话,哦, Smith是所有这些东西的真正的关键,总之,真正的全面的阐述就是身体、思想和灵魂在三部曲中以分离的形式存在,然后他们在第三集结尾复苏愈合为更为整体的形态。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没有看完整个电影而感到非常迷惑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看懂了第一集却在看第二、三集时有点找不着北的原因。所以我可以说是粘住了这个解释,你知道,可以说是咬着嘴唇说,哇噢,我碰巧知道Larry在这方面同意我的观点,至少看起来象 [笑],因为我想要说...
  
  Larry: 这就是我说过的,这就象,它变成一种自然的确证。
  
  Ken: 我知道。[笑]
  
  Larry: 我在这里要说你的观点是疯狂的![都笑]
  
  Ken: “我不认识那个刚从街上走进来开始与Cornel谈话的瘦高个,我完全不知道他是谁。”恩,我们谈论了解释的本质,当你有了更完整的来龙去脉,无疑更相似的含义就开始显现出来,我们,你知道,你和我都知道这一点。我的意思是,我们分享这种把握整体的方法所带来的激情。于是我想,毫无疑问的,它包含你和我都能看到的全面的成果。
  
  Larry: 是的,你知道,我...,第三部电影有着启示的瞬间,但他们的基础都建立在所有三部电影之中...
  
  Ken: 的确如此。
  
  Larry: 电影的开头,每部电影的开头都有一些整个电影要阐述的东西,而且,你知道,我们说在每部电影的引子中,我们多少得告诉观众们我们处于发展旅程中的什么位置...
  
  Ken: 是的。
  
  Larry: 我的意思是,the Matrix是个人意识的探险,每部电影的开头的那些小片段都或多或少试图帮助你描绘出整个旅程...
  
  Ken: 没错。对我来说,这种丰富的文艺作品有着多种层次的含义,而我想批评家们在这个基础原则上迷失了,既然他们没有退后一步以看到一个更宏大的影片,那么他们有用任何方式批评的自由,正如任何人都能用任何方式来解释电影一样...
  
  Larry: 是的,我希望有一些层次的问题是不证自明的,你知道,一种内外兼备的描述事物的方式,the Matrix在很多方面就是以这种方式来描述,外在趋向于保持显而易见的、基于表面的能直接看到的东西。我希望关于外在的对话和关于内在的对话这两种对话能够并列在一起,批评家们将对外在的东西感兴趣,而哲学家们则将对内在的东西感兴趣。
  
  Ken: 我们当然希望如此,但是你知道,我们将在那儿被铭记,而周围满是抨击...
  
  Larry: 是的。
  
  Ken: 恩,你和你的父亲还在读SES吗?[Sex, Ecology, Spirituality: The Spirit of Evolution 1995,《性,生态,精神性: 精神的进化》,Ken Wilber本人于1995年的著作]
  
  Larry: 是的!
  
  Ken: 真酷...
  
  Larry: 我们大概看了一半了。
  
  Ken: 非常酷。
  
  Larry: 它很不错,可以说是非常好,你在书中的讨论非常有趣,而且我能感觉到的你与黑格尔之间的联系,当然我的感觉有可能是完全错误的[Ken笑],...(?)
  
  Ken: 他(指Larry的父亲)对之感兴趣吗?
  
  Larry: 他吗?
  
  Ken: 是的。
  
  Larry: 当然,我们谈论它,恩,这是毫无疑问的,我要说,我想这本书大部分是清晰的...
  
  Ken: 是的。是的,我想SES这本书是真正第一本将所有涉及到的详细片段组合在一起的书,使之成为整体。对我来说有些事情在这点上发生了改变,因为看得越多,全面的描绘就会越透明 [Larry: 没错。] ... 我的天,内容太多了,有时候人们看到第五第六章的时候他们已经忘记了第一二三章...
  
  Larry: 哦,你在提醒上面做得很不错,我是说,好的作者在编写这些脉络时,他们会在你需要的时候提醒你[Ken: 是的]。他们创造了自己的语言并且在你需要的时候提醒你这些语言的定义[Ken: 是的],我不认为很多人[笑](我想他的意思是说不认为很多人能做到这一点?)我喜欢这本书的一点就是你能写出非常困难的概念,然后你能在句子中用一种技术性的术语对之定义,比如说“迷信”...[笑]
  
  Ken: 但你的兴趣回到了所有这些上面,我的意思是那本书上涉及到的人,例如黑格尔、尼采、柏罗丁等等所有这些人,这是你喜爱的,这是你曾经感兴趣的,在真正的象我这样的年纪,它们都综合为一个必然的认识...
  
  Larry: 是的,唔,我是说,我曾经寻找,寻找一个理由[笑],那就是,...我曾对我父亲说过,它就象四个象限(注3),将他们聚集在一起的依然是那个零点,那个终点(注4),那个x-y坐标轴的中心,对吗?没有四个宇宙大爆炸,而只有一个[Ken: 没错],它就准确地位于正中心,有意思的是有人说,我的意思是叔本华为什么如此精确的认为,那一点在某些方面来说似乎是唯一值得谈论的东西,因为它是所有的开始,它聚集了四个象限,它将所有事物结合在了一起。如果你没有这样一个点,那么他们将再次被分离[Ken: 没错],什么都不是了。但是,你不能...如果你完全这样弄那么你等于什么都没弄,因为你不可能知道。
  
  Ken: 是的,而且那个空间与那个原点是一样的[Larry: 没错],那是你最初的面貌...
  
  Larry: 是的,所以这很有意思,你就象叔本华那样能将四个象限谈论得很好[另:《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注5)也包含四个部分,跟Wilber的学说有一定的相关性],然而将它们结合在一起的东西则变得非常难以谈论。
  
  Ken: 是的,将它们结合在一起的东西并不是另外的一个附加的象限,它并不是位于整体之外的东西。我经常说它就是图表画在上面的那一“页”,或者类似的东西,但那正好是另一个...
  
  Larry: 我想这东西就是它们的原点,它产生它们,因为有了它你才能说四个象限是整体的,四个象限是彼此关联不可分割的...
  
  Ken: 同意。
  
  Larry: ...它们靠自己紧密结合。而将它们结合在一起的正是原点...
  
  Ken: 对,而且那个原点...
  
  Larry: 它就是...象第三集电影的开头那样:“我们如何开始第三集?”...我们要谈论的是那么非常难以表达的东西[Ken: 对],这就好比:好,你进入黑暗之中,然后你必须有一个宇宙大爆炸的时刻,这是所有事物的起源,思想的起源、意识的起源,无论怎样,那个时刻就是从无到有的时刻...[Ken笑]
  
  Ken: 那就是同样的原点...
  
  Larry: 没错。
  
  Ken: 是的,我绝对同意。有一条重要的路线,每个人都知道个体发生与系统发生的路线,但同样存在着微观发生的路线,就是说运动按照序列产生的瞬间过渡,因此,举例来说,我看见一个苹果,微观的运动就是一个推动力、一个印象、一个简单的感觉,然后我脑中才具体形成“苹果”这个映象,然后才形成“苹果”这个概念,然后我才能做出自己的反应,等等。
  
  Larry: 是的。
  
  Ken: 微观发生论概括了个体发生论,个体发生论概括了系统发生论,而系统发生论则概括了宇宙论。因此宇宙大爆炸的那一瞬间正是呈现四个象限的时间序列,这个瞬间到瞬间的序列一直重复,于是无变为有。这是很有意思的因为当你发现在宇宙大爆炸之前的本来面貌时,你同时也发现了那个瞬间 - 那个顿悟的瞬间,那个明白自己所包含的根本的瞬间 - 在那瞬间与瞬间之中,所有事物一一浮现,所有四个象限、所有层面、所有线条、你谈到的那个将四个象限结合在一起的原点都一一浮现,因为象限不过是原点的 “元”或者“位”。
  
  Larry: 是的。
  
  Ken: 这就是你在第三集开头用图像表现出来的东西...
  
  Larry: 唔,至少我们试图这样做。[Ken笑]
  
  Ken: 你跟我一样在很长的时间里对之感兴趣,你知道,横跨你整个成年。当我们第一次接触时在电话里谈到这些,正如你所知,我们花了三个半小时来谈论这些而停不下来,这非常象,恩...
  
  Larry: 象两个闲不住嘴的出租车司机 [?] [笑] 你知道,这就好象那些你与某某某会面的重大时刻,你们进行着讨论,你们对世界问题达成某种共识[Ken: 没错]。这就好象你们建立了某种连接,你们有一种友谊或是共性的直觉,[Ken: 没错] 这很好,这是一种很好的感觉...
  
  Ken: 这感觉在发生着在形成着...
  
  Larry: 没错。还有件有意思的事,我曾跟我的朋友、Matrix的画家Jeff谈到人是如何产生这种感觉的,你知道,我们是社会的动物,这就好象,我们大量的“真实”是我们建立在交流基础上的行为结构。我们有着某一世界观而我们通过从另一个人身上发现类似的观点来证实自己的观点,因为我们说“啊!”[Ken笑]你知道,这就好象,因为我们不可能真正地了解任何事物,[Ken: 对,没错。] 所以一旦找到足够多的志同道合者,我们就能够相信空中楼阁...
  
  Ken: 没错。
  
  Larry: 直到我把带子翻个面... [Ken大笑] 我才发现自己就象个笨蛋![Ken笑] 相互性是友谊的基础,你帮助我制作DVD,我跟你谈话,我不跟别人谈,你不跟别人谈...
  
  Ken: 这没错。
  
  Larry: 我们表现出多么的关心对方...
  
  Ken: [笑]互相勒索!
  
  Larry: 对啊!互相勒索... 互相敲诈!
  
  Ken: 但我想,我想这是非常愉快的,我不认为在我们没有真正建立起共鸣的情况下我们会来做这些事,因为正如你所知,二十五年来我根本就是拒绝在公众前做任何事的,这是我第一次做采访录音,第一次为你和Josh录制这种节目,而众所周知你也是不愿意跟任何人谈论这些的,于是我...
  
  Larry: 唔,我们在名人的本性和公开体验上有着非常相似的观点[Ken: 是的] - 那就是这并不是有多重要的...[Ken 笑]
  
  Ken: 但是,我是说,令人惊奇的是...唔,我的意思是,要理解一个理论哲学家(指Ken自己)如何能避免引人注目是挺容易的,但是,你知道,令人惊奇的是作为一部近几十年最惊人的电影的导演和遍剧,如何才能避免引人注目... 你曾谈起当你们在日本参加首映时[笑]你们就象是[笑]...你知道其他人是...
  
  Larry: 是的我们实际上站在记者那排旁边...
  
  Ken: 正是如此...
  
  Ken: 那一排好象全是摄影机、摄象机和记者,我们好象就站在他们旁边...
  
  Ken: 是的... [笑]
  
  Larry: 每个人都...就象那个看着Carrie-Anne和Keanu走下过道、和他们拍照、非常兴奋的女人,当Joel Silber走下过道时她就...
  
  Ken: 制片人...
  
  Larry: 站在我旁边的这个日本女人就变得异常兴奋,[模仿日本人的口音,急促地呼吸着]“那是Joel Silver!Joel Silver!Joel Silver!”[Ken和Larry笑]而我却说“噢...他谁呢?”而她就...[笑]
  
  Ken: 她就用肘推搡你道“瞧!快看呀!那是制片人耶!”,上帝!于是你坐在那儿...你当然得表现出适当的兴奋吧?[Ken继续笑]
  
  Larry: 哦当然,我当然得先想想他是谁...“他是谁?哦...他是the Matrix电影的负责人...哦。”[Ken继续笑着]不,我是说,绝不,绝对不要说Joel的任何坏话...
  
  Ken: 是的,了解。
  
  Larry: 他可是我们的...头儿...
  
  Ken: 或者,他对那日本女人如此的重要。
  
  Larry: 不不,她很可爱,她很棒,只是,我觉得非常...高兴的是他们都不知道我们是谁。[笑]
  
  Ken: 没错...[笑] 嗯,顺便提一句,等等,现在你们,你知道,啊,我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你们目前并不打算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回过头来拍摄更多Matrix的东西。你们已经花了长达五年的时间来拍摄Matrix的三部电影,你们现在只想先歇一口气再说,对吗?
  
  Larry: 是的,事实上完整的时间跨度大概是十年...
  
  Ken: 是的。
  
  Larry: ...那是我们花在它上面的时间...
  
  Ken: 是的。
  
  Larry: 而你只知道就是它了,就是这个故事了,我不知道,我们走着瞧吧...
  
  Ken: 是。
  
  Larry: 沿着这条路走下来我希望,我能够有足够的休息来恢复到想要再去拍摄另一部电影。
  
  Ken: 是的,没错。所以你们只是等着看看将会发生什么事?
  
  Larry: 对,对...
  
  Ken: 是吗?
  
  Larry: 也不能这样说...我不知道,我曾经热爱着电影。[Ken大声笑]我过去常常去看电影,你知道我曾经每年看数百部电影...而现在我却无法忍受它们。 [笑]有人问我通过观看其他电影,the Matrix拍出来是怎样的,我说刚刚去看去感受了那些让你感到拍摄者的抱负是如此缺乏的电影,再来拍摄the Matrix,那可能会将它拍摄成最糟糕的样子。
  
  Ken: 是的。
  
  Larry: 我在想,我在想 -- 为什么要让它们来影响我呢?
  
  Ken: 是的,是的。
  
  Larry: 如果他们不能产生出抱负和能量,我为什么要对他们感兴趣呢?
  
  Ken: 是的,没错。我认为无论何时你试图给任何事物带来某种品质和优点,这是一种职业性的冒险,我的意思是,老实说我感觉作家也是这样,你知道,我是说我的屁股被这些东西击得粉碎,我拿起那些书来读了一遍,然后我想“上帝,这人你认识,我不能这样做...。我的意思是,这真是,这真是太糟糕了!”
  
  Larry: 是的,这很有意思,因为同时那也是真正在一开始时激活你的东西。就好象,Kubrick曾说过他在最开始的时候会去看那些电影然后他说“上帝,这简直是垃圾。我头朝下站着都能拍得出来。”
  
  Ken: 是的,是的,没错。
  
  Larry: 而且你忘记了那种垃圾在你拍电影之前就在那儿,在你拍完之后还在那儿。但是,在你去拍电影之前它简直就是“哇噢!”多么的激动人心。[笑]但在你拍了之后,它只不过是...
  
  Ken: 还在那儿而已。
  
  Larry: 是的。它有点象是,呃,以某种方式被击败。
  
  Ken: 对,没错。啊,那么,趁着我还没忘掉,你对黑格尔有什么心得?
  
  Larry: 哦,我们谈论过...这相当复杂,但从本质上来说,黑格尔思想是说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引向个体的特殊性(注6)的,对吗?
  
  Ken: 是的。
  
  Larry: 这是整个过程,你谈论的绝对精神、生存本质就是所有事物都引导我们向自我意识和自我知觉发展。我想首先应该是自我知觉,然后是自我意识。
  
  Ken: 是的。
  
  Larry: 而这种发展,我想按你们的术语来说应该是在充分强调个体的同时做好整体协调的发展(注7)...
  
  Ken: 没错。
  
  Larry: ...向那个特殊点发展(注6),就是说,由基础点引向那个特殊点,对吗?
  
  Ken: 啊,这个,这个... 个体性对我来说并不是终点(注4),它有点...呃...
  
  Larry: 对,是的,但我的意思是,我是说你看到了那个发展,你看到了那个发展的过程。
  
  Ken: 我是这样想的,到目前为止你所说的也是我所认为的,是的。
  
  Larry: 然而他来了,你知道,他基本上在说“我来了,我是黑格尔,我是有自我意识的,我是那个终点的化身”...于是你转身走出了那个金字塔。
  
  Ken: ... 经过了更进一步的发展。
  
  Larry: 是的。
  
  Ken: 没错。
  
  Larry: 我想,有意思的形式是我们进行讨论的本质,因为一般人想要描述事物,到了一个顶点却不会转身走出那个塔尖。
  
  Ken: 是的。我知道,这是一个冒险,当人们进入进化的发展的思考,他们发现自己不可思议地到了那个顶端,而我则发现我们不可思议地才到达一半的高度,那个顶点显而易见但却又永无终止。你从那个进化的螺旋下来,这对妥协非常重要,但你发现了我们刚谈到的那个原点、那个所有事物的基础,因而找到了自由,于是,你知道...
  
  Larry: 对,但那条路线是一个不断扩大的发展路线...
  
  Ken: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是这样...
  
  Larry: 然而你开始,而且,你知道,我们从基本物质开始,从原子、分子、细胞、有机体,到三位一体的大脑,你知道,那是一个行程,一个发展的过程,基本物质发展为一个实体,发展为黑格尔[Ken笑],发展为黑格尔一家、黑格尔一族[Ken: 哦上帝!]、黑格尔一国,然后是...这个世界,然后是不二实相,它最后将你带回了最基础的元素 -- 不二实相(注8)。
  
  Ken: 现在的作家与叔本华那个时代的作家一个主要的不同之处在于,科学一直在我们设想的范围发展,科学发现了这个相对客观的世界中的一些东西。然后,你知道,我的天,我们有了如此多的科学知识,例如进化次序本身,这是黑格尔那些发展实践者全然没有概念的另人惊异的东西,这是在另一个世纪,你知道,达尔文谈论他的观点并将其应用于生物学的世纪,而之前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没有任何学说提出进化论的观点...
  
  Larry: 是的,这完全是由天生直觉得到的成果。
  
  Ken: 他们做到了并获得了成功,这真另人惊奇...
  
  Larry: 是的。
  
  Ken: 我们能够确信那...
  
  Larry: 不,那是另人惊奇的,那是,唔,是另人惊愕的... [Ken笑]
  
  Ken: 你父亲显然在这些事情上是非常聪明的,但他是否研究过唯心主义还是只是有一般的了解?
  
  Larry: 啊是的,他读了很多...
  
  Ken: 耶。
  
  Larry: 他可以说是陷入了叔本华(的哲学)之中,因为我也是如此的沉迷于此。
  
  Ken: 耶。
  
  Larry ...清了清喉咙!(?)
  
  Ken: 耶。
  
  Larry: 是的,在影响和形成历史的这些思想上,他可能比我还要更加地马克思主义[Ken笑]...
  
  Ken: 是的,好吧,那我们就给他那个右下象限吧...[笑]
  
  Larry: [喃喃道]...社会体系...
  
  Ken: 好吧,那么Karen要去(指去洛杉机)吗,我们是否就要看到她?
  
  Larry: 是的,她正要去那儿。
  
  Ken: 哦,酷...
  
  Larry: 她就要去那,这一定很好玩,她也盼望能再次见到你。
  
  Ken: 那你们到时候住在哪儿?
  
  Larry: 嗯,我们可能会住Viceroy酒店,或者在,嗯,我们也许会带着我们的狗...
  
  Ken: 哦,你们还带了条狗呀?[Ken笑]
  
  Larry: 是啊,那只狗死了所以我们就带了一只来,这就是宇宙之间的平衡...
  
  Ken: [笑]但Viceroy酒店不允许狗进入,所以你们也许得住别的地方了?
  
  Larry: 是啊,那儿不让有狗,我们也许得另找地方住了,你住哪儿呢?
  
  Ken: 我也许会住Standard酒店,我就一个人来的,就住Standard好了...
  
  Larry: Standard酒店?
  
  Ken: 是啊。
  
  Larry: 西好来坞的那个?
  
  Ken: 应该是吧。
  
  Larry: 那可是个时髦的地方...
  
  Ken: 你说的没错。
  
  Larry: 那可是时髦人住的地方!
  
  Ken: 对极了!我和西好来坞,相互吸引...
  
  Larry: 你们都是都会时尚男!
  
  Ken: 没错,我是都会时尚男人...
  
  Larry: 我打算请Joel吃个饭,我想那将[Ken: 这很棒]...很好玩
  
  Ken: 这很棒...
  
  Larry: 事实上当你飞过Getty艺术中心的上空时,你能看到Joel那非常酷的房子...
  
  Ken: 哇噢。
  
  Larry: 红房子!
  
  Ken: 那么好吧,我在星期五晚上、星期六、星期六晚上、星期天和星期天晚上(汗...直接说整个周末不好吗?)都有空,那么...
  
  Larry: 打算参加一些社交活动?
  
  Ken: 我想既然我来这儿了,你知道,也许我会... 我还真没怎么想好呢。
  
  
  (三)注释
  
  注1:Ken在这里用了rosetta stone来表达解谜钥匙的意思,rosetta stone是埃及的罗塞塔碑,古埃及象形文字曾经是世上不解之谜,1799年,在靠近亚历山大城的一个叫罗塞塔(Rosetta)的地方,一位法国军官发现了一块有三种文字的石头,后来被称为罗塞塔碑。罗塞塔碑最上面一部分也是最不完整的部分是象形文字写的,中间是一种名为Demotic(意为通俗)的埃及文字,底部则是古希腊文。学者们根据Demotic和希腊文字破解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参见:http://gb2.chinabroadcast.cn/770/2002-8-1/72@76703.htm
  
  注2:Ken在这里用了Manichean(摩尼教的)这个词,摩尼教教义认为:在人类初始时,存在着两种互相对立的世界,即光明与黑暗,它们具体表现在两个界线分明的“国度”里。在“光明之国”里,由“光明之父”来统治,他周围有一群神仙。与此相反,“黑暗之国”的统治者是“五类魔”,他是许多残暴魔鬼的首领,他们总是生活在争吵不休之中,这是由于他们都贪得无厌,并被其他欲望所驱使。一方面,光明之国的特征是安宁、和谐、和睦、风景优美、芳香宜人,另一方面,在“五类魔”统治的国家里,则笼罩着动乱、争斗、吵闹、臭气熏天。“二宗”从物质上是这样理解的:在光明之国里,一切都有美丽的外表,而在黑暗之国里,万物都是丑陋的。参见:http://www.xinjiangtour.gov.cn/people/whjc-mnj.htm
  
  注3:象限是在笛卡尔坐标系中,被坐标轴分开的平面中的四个区域的任一个,命名为第一象限、第二象限、第三象限和第四象限。
  
  注4:omega是希腊字母的最后一个, omega point意思即是终点。
  
  注5:《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是德国哲学家叔本华阐明其意志主义哲学的最主要的著作。叔本华认为:世界的一切都为着主体而存在,世界与人的关系是表象和表象者的关系。而表象的世界是“现象”的世界,在它之外还有一个世界即被作为“自在之物”的意志。意志的客体化就是理念,而理念的显现就是现象。人的认识是生而为意志服务的。但人也可以作为纯粹认识主体摆脱认识为意志服务的桎梏,而进入无我(即失去了意志)的审美境界。作者还认为:人生是痛苦而悲惨的。为了免于空虚和无聊而达到解脱,最好自行绝食而死,或实行严格禁欲,彻底否定意志。叔本华哲学是从德国古典理性主义向现代非理性主义过渡的最后一环,也是现代西方人本主义哲学的开端。全书共四部分,五十一万字。中译本由石冲白翻译,商务印书馆出版。参见:http://www.zxrs.net/zhexue/ren/20031013004.htm
  
  注6:singularity??有人以为宇宙在大爆炸之前,本是一个体积极其微小,而密度、温度和压力则无限大的点,经过大爆炸之后,才成为现今的宇宙。那个点就叫做singularity。
  
  注7:holonic??源自希腊语“holo”(the whole,整体)与“on”(the part,个体),匈牙利裔英籍作家Arthur Koestler将这两个词结合而发明了“holon”这个词,即强调个体独立,同时又与整体协调。它用来描述社会、细胞和组织的行为。
  
  注8:不二实相??佛学的骨髓和核心,“无有自相,而非有即有”,即是有无或空有不一不二之实相无相义。(汗...)



----------------------- 
  原文地址:http://www.lilacbbs.com/bbstcon.php?board=Movie&gid=86175
  
  两位哲学家Cornel West和Ken Wilber都是Wachoski兄弟的朋友, Cornel还参加过The Matrix Reloaded和The Matrix Revolutions的演出,两部续集中的 West议员就是他扮演的,而Ken则在前段时间与Wachoski做过一次公开的讨论,我曾翻译 了他们的讨论内容。这二位都非常喜爱The Matrix三部曲电影,都对之有着站在哲学角度 思考的独到见解,他们在评论中不断地引经据典,从苏格拉底到摩尼教,从《爱丽丝梦游 仙境》到《绿野仙踪》,整个评论大多在根据影片情节探讨何为虚拟何为真实的哲学问题 ,内容十足,非常精彩。两位大师在观影中看到精彩段落时,也是大声喝彩直呼过瘾,有 时甚至会开一些小的性玩笑,比如他们说Neo与Trinity初次见面时在想怎样上床等等,另 人莞尔。
  
    Ken Wilber一开始就提到一个重要的观点:你需要站在一个整体的高度来分析每一个 局部,整体把握得越好,局部的细节才能分析出更准确的含义。在他看来,单看The Matrix本身,就是一个简单的二元论电影,Matrix之中的都是坏人,Matrix之外的都是好 人,善与恶界限分明。这非常符合美国人的世界观,所以当他们面对呈现多元化思想的续集时难以接受。Ken指出,当你看完整个三集电影再回头来看第一集,你会发现它已经深 藏着许多在二、三集中才逐渐展现出来的含义。事情并不象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这也正 是The Matrix要告诉我们的。比如他特别提到了Morpheus这个人物强烈的教条式独裁,这种独裁本身就是与自由的定义相违背的,而Oracle这个角色属于Matrix的内部,但她又在帮助着Matrix外部的人们反抗Matrix。这些内容都是逐渐在续集中展现开来,呈现出多元化的思想。
  
    Cornel West是个对东方哲学深有研究的人,他在评论中多次提到了东方宗教的教义在影片中的体现。比如他解释Trinity这个名字的含义时说,除了圣经中的三位一体外,佛教也传说释迦牟尼有三个身体,分别代表了身、心、灵(Body、Mind、Spirit),是佛祖的三个位格。体现在影片中,则是Zion、 Matrix和Machine City。在小孩的汤匙这一段中,他更是引用了六祖慧能的这个经典故事:两僧论风幡动,一说是风动,一说是幡动,相争不下,慧能插言曰:“既非风动,也非幡动,而是心动。”
  
    他们在Neo与Trinity一起去救Morpheus这一段时的讨论也非常有意思。他们说The Matrix三部曲电影最棒的主题之一就是The One的雌雄合体性,是Neo和Trinity雌雄合体共同完成了救世主的使命。东西方很多教义的最至高无上的形象象征,都是雌雄合体,代表了阴与阳的平衡。
  
  ———————————————————————
    今天记录的,是The Matrix Reloaded哲学家评论音轨的观看过程。这一集的评论音轨听得很累,虽然有三区字幕的保证,但大段大段的哲学讨论依然是极为考验消化能力的,不过这跟 The Matrix Reloaded电影本身的风格倒是非常符合,这部电影同样不是看一遍就能轻易看懂的,从表面上看来是简单二元论的第一集到突然呈现大量多元化思想的第二集,很多渴望看到很单纯的善恶交锋的观众逐渐在电影中迷失。Cornel West和Ken
  Wilber的评论音轨能为观众理解这部电影带来一些思考上的指引,让我们来看看他们都讨论了些什么。
  
    在评论中,Ken Wilber一再提到三部曲的核心思想:身体、思想和灵魂。蓝色(Zion)代表了身体,绿色(Matrix)代表了思想,金色(Machine World)代表了灵魂。在第二、三集中,机器是由光组成的生命,而不只是人们原本认为邪恶的东西,三个世界的关系在发生转变。那些机器向下挖掘进攻 Zion并不一定就是坏事,从Matrix中被解救到Zion也不代表你就自由了,Zion同样在依靠着机器来生存。在第一集末尾Neo进入Smith身
  体时,Smith就变成了一道光芒,而之后只要Neo与Smith搏斗,Neo就找不到光,无法找到The One的完整性,所以最后当他意识到这一点,与Smith在强光中合而为一,才是救赎发生的时刻。
  
    West和Wilber在一开始就对影片的特效赞不绝口,称影片中的特效本身就是真正的艺术,当看到Neo“doing Superman thing”的时候,他们更是讲解了一大通尼采的超人理论。Neo与100个Smith的大战,则伴随着二位哲学家大谈叔本华哲学、大谈生命的目的性和选择性、大谈自由意志和无选择觉醒。
  
    对于那场很多批评家认为过于冗长且毫无意义的山洞狂欢,Wilber和West认为这一段落是对身体的沉思与庆祝。根据笛卡尔等人的说法,身体本身就是一个机器,而现在却诉诸于身体来对抗机器,同时这场庆典也是对各种有色人种的颂扬。与庆典同时发生的Neo与Trinity的性爱,则表现了Neo在自身成长过程中寻找着一种确认感,Neo一直存在对自身的疑惑,如果他是The One,他怎么知道呢?Oracle不能告诉他,Architect也不能,能给Neo带来确认感的东西,就是爱。他们用爱来度过风雨完成救赎,Neo与 Trinity共同踏上The One的这段旅程。
  
    Oracle在第二集出场是整套电影的一个关键点,Ken Wilber认为Neo与Oracle对话的几分钟能区分出真正了解这部电影跟无法了解电影主旨的观众,观众若不能跟上电影的步伐,就会在这里迷失。从这里开始,机器世界变得更为复杂更为深奥,帮助人类的Oracle本身就是来自机器世界的程序,再也不能简单地用二元论来看待机器世界,它代表了我们还不了解的某种灵魂形式,即使是天使(Seraph),也是从机器世界中来的。Oracle对Neo说:“The only way to get there is together”,因此,从这里开始,电影的主旨进一步呈现:机器和人类都在同一条船上,“我们都在一起”,他们要么一起被解放,要么全部无法被解放。 “这个场景远比之前的场景复杂深远得多,”Ken说,“如果我对Wachoski兄弟的处理方式有所批评的话,那就是这里一下出现这么多的资讯,很多人都无法跟上”。这么多的资讯一下都丢给了观众,你不禁会问,Oracle身为机器世界的程序,她到底拥有多少自由意志和选择的权力?
  
    对于Smith不断复制自己的做法,Ken认为这是导演半开玩笑的一种处理方式。Smith 在第一集中说他不喜欢人类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他们象病毒般不断地繁殖,而在他自己进化的过程中,他变得越来越象人类,也象病毒般地不断繁殖,这真是一个讽刺。Neo与重生的Smith见面,这个时候他们都陷入迷惑之中,Smith说“You destroyed me,you set me free”,同时又说“We''re here because we''re not free”,他们二人之间的复杂关系,他们之间的相互解放是三部曲中最复杂的部分之一。
  
    接下来Neo与 Merovingian的会面,Ken认为这是Neo在学习世界上的现象论,这是Neo的任务之一。他有觉醒的认知,但得籍由直觉、理性和权力的旅程才能了解,Oracle代表的是女性直觉,Architect代表的是男性理性,而在法国人Merovingian这里,Neo上了一堂关于权力的课,因果与权力、命定论与意志论两大哲学观在这里形成了冲突。接下来的大厅打斗与公路追逐依然让两位哲学家大为赞叹,同时他们指出,影片中的这些特效动作都包含着一定的思想,Matrix代表了Mind,Neo在Matrix中的战斗都是思想的战斗,比如 Merovingian大厅之战就代表了权力之战,而Neo与 Smith持续不断的搏斗则是无选择与选择之间的战斗。他们认为影评忽略了这些特效的意义,没有一篇影评真正了解到了这些特效所隐含的广泛本质。
  
    两位哲学家的讨论在Neo会见Architect时达到了高潮,两位层出不穷的哲学讨论为这段理解起来比较困难的场景做出了非常有力的解释,整段对话滔滔不绝极其精彩。Ken Wilber再次强调,你必须看完三部电影,才能理解他们的意义,大部分影评只专注于片段的对话而忽略了对话的丰富涵义,他们只是太习惯于看一般的动作片,看那些“愚蠢又白痴”的动作片。Cornel West亦表达了对大多数影评的不满,他认为大部分影评人都是肤浅大众化的发声管道,而不是像苏格拉底一样探讨实质理解度的人。“如果那是你想看的电影,就不要来看The Matrix”,Ken Wilber说道。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Cornel West所扮演的West议员在Zion议事大会上说:“你不必了解,只要奉命行事”,Ken开玩笑道:“这是很棒的台词!这是具有奥斯卡奖水准的演技!”,West大笑。
  
    伴随着哲学家评论音轨观看The Matrix Revolutions依然是一次有趣的旅程,Cornel West和Ken Wilber继续滔滔不绝就谈论着他们对影片的理解。我相信他们的很多解释是跟导演Larry Wachoski和Andy Wachoski的本意相吻合的,因为他们也经常跟Wachoski两兄弟进行这些哲学上的讨论,他们这次做评论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导演自己的观点。
  
    影片一开始另人眼花缭乱的混沌图形变换到Mega City,他们解释说这表现了宇宙大爆炸到Matrix的过程,这也是导演兄弟想要在影片开头表现的东西,对这套宇宙大爆炸的理论,Larry Wachoski与Ken Wilber进行过更为详尽的讨论,你可以在他们的“The Many Meaning of The Matrix”( 英文原文 / 我翻译的中文 )中读到。Ken Wilber说在这一集中,Zion、Matrix和Machine三个世界在持续且非常快速地变化和演进,Neo随着对
  Matrix的更新的了解,他逐渐知道自己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在每一次战斗中所学到的教训都使他得以适应这个在逐渐改变的世界。三个世界依然是分裂的,依然在互相攻击,Neo要成为 The One,就得找到新的方法让大家团结在一起。两位哲学家表达了对Wachoski兄弟的敬意,认为这需要很高的智慧与热情的投入才能达到这种程度,这不只是一部没有思想的单纯的科幻动作片。Ken认为那些批评者说“这些都是拼凑的瞎掰的”只
  是反射性地做攻击,如果他们能以智慧的角度来看,那么能更了解第二、三集在说些什么。他批评说大多数的影评人都“太懒”了。
  
    West提到,Neo在影片中说了很多次的“我不知道”,这是很罕见很有深度的,要知道Neo可是The One,他却常把“我不知道这个,我不知道那个”挂在嘴边。West说Neo不想隐瞒他也有所不知的事实,这是东西方玄学对无知的一种典型观感,当你真的敞开心灵,当你真的想被灌注神的爱或神的启示时,你就得先放空自己的思想,呈现出初学者的心态,自愿地说“我不知道”,只有呈现出最纯真的思想,才能真正地学习。这也是Neo得以持续学习并从教条中解放的基础。
  
    两位哲学家对于Neo与Smith之间关系的讨论非常之多,贯穿了整个影片。Smith是Neo必须整合的特定因子,他们是一体两面,正如Oracle所说“他就是你的另一面”。影片表现他们之间持续不断的战斗并不代表一方会赢而另一方会消失,他们唯一能整合的方式,就是双方必须互相包容相互渗透合而为一,才能得到完全的解脱完成救赎。在我们每个人的成熟过程中,势必要与我们内在的另一面不停地抗衡,这就是导演兄弟想要让世人了解的,如何面对死亡,如何面对我们灵魂深处的自我交战。Neo从“我能感觉到他们”开始从人类世界进入机器世界,而Smith则从Matrix世界进入人类世界,他们之间、三个世界之间的持续交流在影片中不断出现。Neo在去往机器世界的途中眼睛瞎了,这是身体上的,但他能看到一个由光形成的机器世界,一个微妙的万物之源的世界,那将是团结、整合与疗伤之处,Neo籍由他精神上的身躯看到他即将掌握的融合的关键因素,这一点,对全面地理解三部曲非常重要。
  
    在Neo与Trinity一起去往机器世界的旅程中,他真正地开始启发自己拥有的灵魂,他真正的面对死亡与复活,在光芒的世界中持续的战斗,敞开地投入更多元的空间,一个Body、Mind、Spirit的空间。两位哲学家把Trinity的死看作一种重生,Neo最后也死了,但他们又重生了,在更高的层次中相聚,不再回Zion,不再回Matrix。Neo最终变成了一道光,从某个角度来说,他变成了一种性灵,他的死使自己得以脱离并使演进中的三个世界得到解放和转变。West提到,Wachoski兄弟的爱情观就是一种自我牺牲自我降服,以牺牲和臣服的方式合而为一,一方面是自我牺牲,另一方面也是重生,情欲和爱情抽象地升华至极致。
  
    West与 Wilber目瞪口呆不时赞叹地观看着Zion之战和最后的Matrix之战,当Smith将Neo打翻在大坑之中,并说出一大串“Why Mr. Anderson”时,West说这是最关键的时刻,是有“王者性质”的时刻,是灌输思想的时刻,我们一路看着他们的战斗和变化,到这里达到了高潮。 Neo通过不断的自我苏醒和自我解放,最终意识到阴阳终需融合的不二法门。按照老方法来诠释,Neo只要杀了Smith就好了,但这显然不是 Wachoski兄弟要表达的,所以Neo最终敞开自我,毫不抗拒地让Smith进入自己合而为一,在这一刻机器就会停止对人类的攻击,而光芒也将笼罩在三个原本对立的领域。在最后一刻,Neo同时在三个世界变为一道光芒,这是真正回到The Source的时刻,整个世界都已经获得了救赎。
  
    在影片的最后,Ken Wilber和Cornel West对这次评论做了总结,并再次强调了在第一集开始就提出的观点,Ken说:“我要大声对评论家说,不去了解整个三部曲,你就无法了解The Matrix”。两位哲学家谈着他们所了解和熟悉的Wachoski兄弟,一直侃到华纳的标志出现。感谢他们对整套电影做出的精彩的解释。
  

#日志日期:2010-6-20 星期日(Su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陈寿文 | 评论日期:2010-6-25 17:37

来源:http://www.tao-philosophy.com/thread-300-1-1.html

肯.威尔伯全名Kenneth Earl Wilber Jr,于1949年1月31日生于美国俄克拉何马州,是一位美国哲学家和理论心理学者。他的工作主要以创造一个以心理学、神秘主义、现代主义、经验科学、系统论连贯为整体的“意识的完整理论”为主。在完全意识中,威尔伯称自己是一个说故事者和制图师。他的故事解析博大的问题,他的地图展现对宇宙的各种透视。 他曾是超人格心理学的主要支持者,现在则脱离了。在1998年,威尔伯创立了Integral Institute,一个进行社科方面研究的智囊团。他是整体心理学和整体政治学的先驱,同时也是一个佛教徒,而且是佛教中观派。他的观点特别与龙树的哲学相通,这巩固了他的哲学地位和作品。在1997年1月4日的德国报纸Die Welt中,评论家称他为“在意识进化领域里最重要的思想家”。根据Frank Visser的说法,他是“美国最为新潮的学院派作家”。他是第一个在生前就出版文集的哲学心理学家。

肯.威尔伯的父亲曾在美国空军服役,他们一家在百慕大、厄尔巴索、得克萨斯、爱达荷、大瀑布都居住过。他在蒙大拿开始上高中,他在毕业前一年搬到了内布拉斯加州的林肯市。虽然他运动很棒而且时常被选举为学生会长,但他们还是一直搬家。“人们认为我不善于社交,但那是不对的,二十三岁的时候我就忙碌于写作和思考,那是很难阻止我社交,让我呆在角落里的。

在1968年,他被杜克大学录取为医学院预科学生,几乎是立刻就体验了理想破灭的危机。并不是当时流行的迷幻剂影响了他,而是东方文学,特别是使他转变为佛教徒的《道德经》。在学业方面,他浪费了整整一年,然后回到了内布拉斯加州,进入了内布拉斯加州大学。在那里他获得了化学和生物学的双学士学位,这是在他设法从事东西方哲学时做到的。他获得了进修生物化学奖学金,但此时他已经被哲学和沉思的生活迷住,而放弃了进修。他形容他的学业方面的成绩为“生物化学的硕士学位,哲学博士减去生物化学和生物物理论题,善长视觉工程的机制。”

在学习过程中,他在1972年遇到了艾米.瓦格纳(Amy Wagner),他们在一年后结婚。威尔伯在接下来的九年里在家务方面一直做像是洗碟子之类的零活,在他写作期间就雇人来工作以保持平衡。他从来不回味著作,但是认为自己是一个思考家。为了练习写作,他用普通书法抄写了Alan Watts的所有作品。他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学习了十个月,完全构思一本书,强迫自己在两三个月内写完。

1973年,威尔伯在23岁的时候完成了他第一本书的手稿,《意识光谱》(The Spectrum of Consciousness)。他试图在这本书中整和全然不同的领域的知识。在被二十多家出版社拒绝后,终于在1977年被Quest Books——一份神志学杂志出版。其理念被很好的接受,一些人把他和威廉姆詹姆斯、弗洛伊德、甚至和爱因斯坦比较。这个成功给他带来了很多演讲和工作的机会,他在一年后放弃了演讲以提供写作的时间。他在1978年发起一份叫做ReVision的月刊。1979年出版的No Boundary就是《意识光谱》的一个重要的理论摘要。此后还出版了The Atman Project (1980)和Up from Eden (1981),而对于他作品的进行编辑的要求逐渐增多。他在1981接受了Amy友善提出的离婚,之后搬家到剑桥为ReVision工作。

在1983年,威尔伯搬到了加利福尼亚的海风郡,他在那里遇到了Terry (Treya) Killam,并很快和她结婚。这段时间内,Treya患了乳腺癌。从1984秋天到1987年,威尔伯放弃了他的写作一直照顾自己的妻子。这一段时间里,他暂时放弃了思考,并开始酗酒。他们那时住在Incline Village(Lake Tahoe, NV),威尔伯在1985年患了一种慢性病。1987年,他们搬到了科罗拉多的Boulder,紧挨着那洛巴大学,一个Chogyam Trungpa成立的佛教大学。在这里他们找到了安宁,但是Treya还是在1989年1月去世,他们这段经历被记录在了《恩宠与勇气》Grace and Grit (1991)里。

威尔伯曾致力于编写完整心理学的教科书(1999年出版,后收录在他文集的第四卷),但为了一个三年的报告《 性,生态和灵性》Sex, Ecology, Spirituality (SES)(1995)而暂停,那是Kosmos三部曲的第一部。根据Sex, Ecology, Spirituality的序言,这是在他所说的在与世隔绝的十一天中创作出来的。《万法简史》A Brief History of Everything (1996)是没有注脚的SES的普及摘要。《灵性之眼》The Eye of Spirit (1997)是他为ReVision写的关于科学和宗教的文集。在1998年,Random House出版了此书的修订版,叫做《灵性复兴:科学与宗教的整合道路》The Marriage of Sense and Soul。他在1997年遇到了Marci Walters,那洛巴大学的一个年轻的学生。他们在一起住了五年,在2001年6月结婚,但在2002年就离婚了。威尔伯认为这一段时间虽是他最高产的时期,但是认为本可以和Marci建立一个家庭的。

1997年,他开始写个人经历的日记,在1999年出版时叫做《一味》One Taste,是关于全宇和整体的意识。两年后,他的出版商Shambhala Publications不同寻常的出版了他的八卷文集。1999年,他十分多产,完成了他的《整合心理学》Integral Psychology和A Theory of Everything (2000)。在A Theory of Everything中,威尔伯试图把商业、政治、科学和精神性之间架起桥梁,并且结合了他的螺旋动力学。同样是1997年,他写第一部小说Boomeritis (2002),试图表现他们这一代人的自大。

威尔伯的主要成就之一就是创立了他所谓的“新-永恒哲学”(the neo-perennial philosophy),这是对传统神秘主义(代表是Aldous Huxley的永恒哲学—The Perennial Philosophy的综合和对宇宙进化的说明—在多方面一致于伟大的印度哲学家Sri Aurobindo的宇宙论)。他拒绝“永恒哲学”的传统主张,即从过去或瑜伽时代开始衰退的历史之反进化观点。相反,他接受“the Great Chain of Being(伟大的存在之链)”的传统西方观点。在Jean Gebser的著作中,这个“the Great Chain of Being”(或“Nest『窝』”)是ever-present 『长存的』,并“relatively『相对地』”展现在物质现象中。作为一个佛教徒,他相信实在『reality』最终是空『Emptiness』和形式『Form』的二元统一,而形式『Form』固有地从属于超时间的发展。威尔伯的大多数著作最终试图表达形式『From』是如何经历变化,以及在形式『From』世界中的有意识存在物如何参与这个变化直到她们最后实现她们和空『Emptiness』的真实同一。】

威尔伯重要的哲学方法就是子整体,他在思索什么是存在的基本构成时,意识到每一个实体和概念都共享同一个本质:在自我中是整体,在其他事物中是部分。比如,即便你是不同部分组成的(神经系统,骨骼系统等等),你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一部分。字母就是一种自身存在的实体,同时又是一个词的部分。从夸克到物质到能量到思想,都可以这么看——一切创造物,除了本身是子整体的。在他的著作《 性,生态和灵性》中,威尔伯概述了表现子整体的大约二十个原则,这些原则都来自威尔伯的现象模型。不只这样,威尔伯的观点是现象实体不过是空性大海的一个小浪花。空性本身不是子整体。

AQAL: 宇宙的整体模型

AQAL代表威尔伯最近作品的核心。AQAL的意思是“所有象限,所有层次”(All Quadrants All Levels),也意味着“所有线”,“所有状态”和“所有形式”。这些是威尔伯的存在现象模型中五个不可分的范畴。为了使宇宙完整,威尔伯相信这五个范畴是不可少的。对威尔伯来说,这有这样才能被叫做“完整”,在"Excerpt C: The Ways We Are in This Together"中,威尔伯形容AQAL为“一个可能的宇宙模型”。

绝对和相关的真实

威尔伯接受佛教中观的两个概念(圣义谛与俗义谛)。为了避免混淆(圣义谛与俗义谛),我们必须区分圣义谛层面空性的绝对真实和俗义谛层面现象的相对真实。威尔伯所有的AQAL范畴——象限、线、层、状态、现象——都和相对真实(俗义谛)有关。没有一样在绝对真实中是正确的,只有无形存在的知觉绝对存在。威尔伯和Aurobindo(和黑格尔)一样把无形的知觉叫做“精神”。威尔伯的“精神”在概念上相当于柏拉图的One,到先令的Absolute,到印度教的梵,到佛教的Shunyata(智者)。

退化与超越的谬误

退化与超越的谬误是威尔伯更为人所知的理论。其基本原则是意识的无理状态(前理性和超越理性的状态)可以在表面上一致,所以会很容易混淆。威尔伯引用弗洛伊德和Jung最为人所知的谬误。弗洛伊德认为神秘实现是退化到婴儿的状态,减缩的谬论。Carl Jung犯了相反的错误,他认为前意识神话反映了神的现实,扩张的谬论。同样的,族群思想,纳粹和Charles Manson的神秘学这样的前理性状态,神秘宗教则被视为后理性。谬论的双重自然:一个人可以缩小超理性的精神现实到前理性,也可以把前理性扩展到超理性的范围。有趣的是,威尔伯认为自己早期的作品就犯了退化与超越的谬误。

威尔伯的科学

在他的作品The Marriage of Sense and Soul: Integrating Science and Religion中,威尔伯认为现阶段的“硬”科学是“狭义科学”。他认为现在的自然科学只接受来自低级意识领域内的证据,感觉运动(五种感觉和其扩展)。他认为“广义科学”应该包括逻辑、数学、符号学、解释学和意识的其他领域。理想上,广义科学还要包括禅修者和精神学者的观点。 威尔伯的科学概念包括狭义科学和广义科学。他的例子是用测试脑电图的仪器和其它技术来测验禅修者和精神学者。这是一个被威尔伯称为“整体科学”的例子。

根据威尔伯的理论,狭义科学胜于狭义宗教,但是广义科学超过狭义科学。自然科学提供的广阔真实胜于外在的宗教传统。但是狭义科学可以接受一套完整的评估宗教和科学的方法。

威尔伯反对宇宙神创说,他认为这是狭义宗教伪装成科学。然而,他也不同意自然主义的进化论。比如,Richard Dawkins,他被威尔伯描述为“宗


评论人:陈寿文 | 评论日期:2010-6-25 17:39

威尔伯反对宇宙神创说,他认为这是狭义宗教伪装成科学。然而,他也不同意自然主义的进化论。比如,Richard Dawkins,他被威尔伯描述为“宗教传教士”。虽然威尔伯认为自然选择是正确而受限制的,他认为进化论只能描述生物进化的外在。(他认为Aurobindo有一套物理,智力和精神进化论的完整理论)。而且,威尔伯认为达尔文受到了消极智慧的影响。因为达尔文主义的成功,德国唯心主义的进化论观点被唯物主义哲学所取代。

威尔伯同意智慧设计论认为新达尔文主义未能充分解释生命的起源,性,和人类的自知意识的说法。但是他反对智慧设计论者认为神通过解决答案,最终从创造物中脱离的说法。(威尔伯的神学概念和禅以及不二吠檀多)在一个他的网络论坛上,他说他支持科学的方法,同时认为新达尔文主义的核心有精神分裂的信仰迹象:“如果物理主义,唯物主义,简化论最终对于进化的多样性给出适当的解释,那好,这就是要包括在整体论里的。如果不能,我们就不能接受。但到现在为止,那是一大片空白,所以科学家不要再向世界吹牛了,把这句话一直对自己说吧。我知道我住在一个为了将来二十年更好的时代。这是很迷人的,至少是......”

最近,威尔伯开始使用“四进化”来指代子整体的四维发展。这是指整体论的四个象限(内部单体,外部单体,内部复体,外部复体),威尔伯认为这是共同进化。

当前工作

在2005年,在整体学精神中心,一个Integral Institute的分支的建立中,威尔伯展示了一份118页的未来两部作品的大纲。文章题目叫做"What is Integral Spirituality?",包含几点:整体的方法复体,整体后形而上学,整体数学,和威尔伯的整体格。威尔伯把他各种思想框架描述为:“这就是我们的目标——给“反向工程师”一个可以解释一切主要方法论问题的框架——从现象学到自创论到诠释学的系统论——“先验推论”一个可以允许方法论首先存在的宇宙结构。这个解释框架就是AQAL;其方向就是对本身透视的一个完整看法;其社会实践就是一个完整的方法论复合体;其哲学是完整的后形而上学;其信号网络是完整操作系统——所有第一第二人称无法观察宇宙而产生的第三人称,知觉,意图,感觉的传输者,不仅仅是物质,能量,信息和因果关系。 ”

完整的后形而上学

完整后形而上学是威尔伯最近对自己哲学思想的描述。他的哲学试图构建一个世界范围的精神宗教传统来解释现代和后现代主义对这些传统的批判。虽然这些思想还没有出现在任何书籍中,但在网上已经有一些材料了。在一份最近的他的Shambhala网站文章《后形而上学精神的本质:回应哈伯玛斯和维尔斯》中,威尔伯就谈及了后形而上学精神。另一篇文章《从宇宙因缘和创造力中显现的未来》中,他描述了后形而上学的大纲,包括“引用F:完整后形而上学”,但此后没有新的内容出现。

威尔伯所受的影响

威尔伯对于永久哲学的概念在根本上受大乘佛教中观派的影响,和龙树菩萨(真实历史人物)的哲学相关。如不二论吠檀多、藏传佛教、禅宗、普罗提诺、拉玛那.玛哈希都对他的哲学有很深的影响。威尔伯在大学期间就开始进行佛教系统内的禅修,并跟随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禅修导师学习。包括大忍和尚、Maezumi禅师、秋阳.创巴仁波切、卡卢仁波切、贝诺仁波切、长达多古仁波切。

威尔伯对于心理进化和发展的概念受到奥罗宾多、吉布塞尔、存在链、德国唯心论、埃里克·詹奇、皮亚杰、亚伯拉罕·马斯洛、埃里克·埃里克森、科尔伯格、加德勒、克莱尔·格拉夫、罗伯特基根、螺旋动力学的影响。他和存在主义心理学家罗洛·梅是好友。

威尔伯曾在多个场合声明很钦佩印度裔的印度教导师阿谛达 Adi Da(也被叫做解脱者约翰Da Free John)的作品和Adi Da的整体现实思想,但最近对他的理论很警惕,甚至开始批评他的行为模式。有趣的是,现在和威尔伯一起合作的Saniel Bonder和David Deida,两个Adi Da的前任学生,自己本身尊敬精神导师,但很同意威尔伯对他们前任老师的批评。 威尔伯对这些哲学家也都很熟悉:爱默生、怀特海、哈贝马斯、德日进。

威尔伯对他人的影响

威尔伯正在学者、理论家、政治分析家、社团改革家之中有逐渐增长的影响,特别是试图重新构造传统神学的学者。他的作品也被很多音乐家欣赏,包括Stuart Davis, Ed Kowalczyk of Live, Saul Williams, Billy Corgan。他正和很多同意他理论方法的精神导师合作。包括David Deida, Andrew Cohen, Lama Surya Das, Father Thomas Keating Brother David Steindl-Rast, religious scholar Ronald H. Miller。

据威尔伯的出版商Shambhala所说,“(威尔伯)大概是世界上最受人尊敬和钦佩的在世的哲学家”,并写道:“我很欣赏威尔伯的作品。他试图整合这么多东西,保持视野的开阔,而我们的文化却不接受这些东西。这是项宏伟的工作。”

在2004年,威尔伯和普林斯顿教授合作完成了《黑客帝国》的评论音轨。

学院派学者能勉强接受威尔伯的作品,无疑归功于其神秘主义。用威尔伯的哲学来解释,很多现代哲学都处于威尔伯的意识模型的理性部分,和意识的超理性不调和。威尔伯提出的“八种自身透视”引起了注意,他认为对于全面理解现实是很有必要的,为整和现象学、诠释学、结构主义、经验主义、系统论和文化人类学提供了重要的支持。

威尔伯作品的进化

威尔伯认为自己理论的进化有五个状态。后来的状态并不否定之前的状态,而是超越并包含早期的状态,使整体进入一个更深更完整的层面。

威尔伯受到的批评

克罗地亚哲学家Arvan Harvat认为试图整和像禅一样的单一理论是不可能的:如果你的模型包括绝对的一切,那如何改变呢?威尔伯的回应是这都来自发展。而绝对空性则是不变的,超越概念的,一个人可以完全知道自己的超理性,那就是构建真正不二启蒙的概念。还有,包括Georg Feuerstein也认为威尔伯的永恒哲学是不二论(如普罗提诺的新柏拉图哲学和Ramanuja的Vishishtadvaita吠檀多)和单一论的禅还有不二论吠檀多的结合:早先的哲学区分了发散显现真实和不变的源头,而禅和不二论认为真相和本质是一致的。在一句威尔伯很喜欢的禅语里说道:“涅盘就是完全意识到轮回;轮回就是完全理解涅盘。”

Christian de Quincey认为Wilber的整体学是缺少情感的理论大厦。这个说法出自2000年《意识学习周刊》的“整体学的允诺:对Ken Wilber整体心理学的批评性感激”以及其它Wilber和Quincey讨论的文章,可以在Quincey和Shambhala的网站上找到。

威尔伯对此类批评回应的代表出自于Speaking of Everything:“ ...当我展示发展的舞台时,我明确的管SES叫做‘超理性的理性改造。’” 不二论和一元论的区别来自于意识的层次,前者以原因区分空性和现象(要把现象看作放射物),后者则表达空性和现象不二的见地。


评论人:哈卫特 | 评论日期:2010-6-26 17:46

英文原文链接:
http://en.wikipedia.org/wiki/Ken_Wilber

上文译者的翻译还是蛮准确,就是不少术语不大确切。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陈寿文专栏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