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寿文专栏

陈寿文专栏
chenshouwen.blog.tianya.cn
阅读·实修·转化

博客信息
博主:陈寿文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35610563 次
  • 日志: 1401篇
  • 评论: 5168 个
  • 留言: 76 个
  • 建站时间: 2006-2-22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文字炼金术,缓慢提纯,直到黑炭变成钻石。
灵魂密码:活出个人天赋,实现生命蓝图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陈寿文 提交日期:2017-8-12 5:29:00 | 分类:读书 | 访问量:21994

撰文:陈寿文

 

这是心灵自由写作群第五期的第二十五篇作业。(补写)

 

今天推荐的书籍是《灵魂密码:活出个人天赋,实现生命蓝图》(The Soul’s Code: In Search of Character and Calling),作者是詹姆斯•希尔曼(James Hillman)。2015年11月,心灵工坊出版了薛绚翻译的繁体中文版。

 

人生究竟是先天遗传的产物,还是后天环境的结果?「原型心理学」创始者希尔曼说,除了这两者之外,还有第三种作用力:生命橡实力。

 

就如橡树的命运已然蕴藏在微小的橡实之中,每个人在降生前,灵魂就已选定各自的生命蓝图,那就是你独一无二的人生使命。尽管出生后已记不得这份使命,甚至根本没意识到它,但守护神「代蒙」(daimon)将会终生保护指引,协助你发挥天赋、展开独特旅程。

 

我们应该让原型性格带领人生,因为那是与生俱来、无可违逆的,不应以意识强解,否则只会埋没天命。作者以诗意语言、神话视角诠释小提琴家曼纽因、好莱坞明星茱蒂?嘉兰、罗斯福夫人等追随命运召唤者的故事,呼吁读者重新思考人生、倾听命运的呼召、破译自己的灵魂密码。

 

回应这份呼召,还能帮助我们检视童年,解开「都是父母的错」的怨怼心结,欣然接受生命中的每个经历;并让为人父母者释下重负,开始珍视孩子的奇想和不寻常行径,不再滥加标签。我们将以崭新眼光回顾过往的挫折、创伤、狂喜、感动,找出价值、获得启示,有意识地让自己灵魂中这颗小小的橡实,成长茁壮为独一无二的美丽橡树。

 

希尔曼一生出书近三十本,多半既不叫好,也不叫座;连开课讲学,也常听者寥寥。不管读者或者听者,都不太能接受他那不说理论、充满神话譬喻,以及反诘听者比回答问题还多的风格,更遑论听得懂内容?他的抑郁到中年达到了高峰,事业停滞不前、婚姻浮现问题、研究陷入泥淖……,就在这种沉降到黑底斯(Hades)的幽暗状态中,他坚持不退,循着惯有风格风雨向前。

 

希尔曼基于荣格分析心理学的省察,进一步突出原型在心灵中的主导地位,创立原型心理学,主张人类不应由意识主导心灵整合,该让属于自己的原型性格带领人生,因为那是天生注定的命运,与生俱来、无可违逆,若以意识强解,只会埋没天命。

 

终于在一九七五年,四十九岁时见到曙光,那年出版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Re-Visioning Psychology》,获得了美国普利策提名,总算得到赏识。但还是没有到达顶峰,一直到一九九七年,《灵魂密码》(The Soul's Code)一举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首席宝座,希尔曼才算扬眉吐气、一舒心中多年垒块。

 

希尔曼不讲理论、只说故事,不令大众却步。而通篇诗样的语言、神话视角的诠释,虽然多数人不太能真正掌握意旨,但读来总能若有所感、心有戚戚焉,因此广受欢迎,成为一本相当「励志」的作品。不过,真要「读懂」它却也不容易,读者容易被书中跟随「代蒙」(daimon)的生命故事激励,投射为人生自有心灵守护神带领,终得幸福快乐。这毋宁是个大误读!希尔曼本意绝非如此。跟随代蒙得勇气十足,因为横亘在前方的,充满着与理性意识世界冲突的磨难与险阻。

 

「代蒙」为希腊文,基本含义是「守护神」,有原始生命力、精灵、恶魔、灵体,或超自然者等意涵。简言之,也可作「灵魂」(psyche)解,未带善恶价值判断。希尔曼使用代蒙解释人生,认为生命的型态为之牵引,是被命定的。我们的性格、命运等,就是代蒙的显现。

 

古希腊哲学家德谟克里特(Democritus)认为,有节制、有修养的灵魂会给人带来「幸福」(eudalmoma,意为「好的守护神」)。它若有福于人,便称作「善灵」(agathosdaimon),苏格拉底认为,驱使他一生追求真理者,惟此「善灵」而已。赫拉克立特(Heraclitus)也指出:「人的性格就是他的守护神。」

 

要追随代蒙,必须认出代蒙的存在,不偏不倚,对其召唤能够敏锐省察,智慧以对。我们不得不承认,诚实拥抱代蒙不容易,苏格拉底、尼采等人「下场」都颇「凄惨」;而企图间接回应代蒙更困难,叔本华宣扬禁欲,本身却贪恋物质享受,充满矛盾,一辈子不见得快乐。然而这些认识到代蒙的伟大心灵,都以「怪异的生命」实践了生命的精彩。

 

希尔曼是血统纯正的荣格学派学者,师出苏黎世荣格学院,还曾任该学院主任。然而,他并不讳言自己「背叛」了荣格学派,不但不求整合心灵,还要迎合心灵,走上一条更艰辛的个体化之路。他在书中叙述无数追随代蒙召唤者的故事,用意不在「激励人生」,而在刺激读者思考自己的人生、倾听代蒙的呼召;他用的是苏格拉底的诘问法,以问题回答问题,再继续引申出问题,这是他一贯的风格,读者阅读时,应该特别谨慎小心,切莫误以为他给了任何答案。人生没有标准解答,只能不断地自问自答。

 

人生岂只是凭理论就能道尽?各人迟早会觉得有某种召唤当前,于是跟着它走上了某条路。有人也许还记得,这感召的发生是在童年时期,当时即有不知从何而来的驱策力,使自己受到强烈吸引,事情产生奇特转变,像是有天降神谕指示你:这是我非做不可的,这才是我本来的面目。

 

假如你回忆中并没有这么鲜活确定的一刻,也许感召的到来比较近似溪水的推力。你在这溪中不知不觉地随流飘浮,却在岸边的某一处停住。你回顾时,意识到这多少是命运的安排。

 

这些感召与回忆影响一生之深,与受伤害的恐怖记忆不相上下。然而,这些较神祕费解的时刻往往被搁置;一般理论只偏重创伤经验的影响,认为人担起人生大任,为的是要化解创伤。姑不论幼年受过什么伤害,命运如何坎坷,我们一开始就带着清楚的性格,以及一些耐久不变的特质。

 

传记式的叙述主导着西方文化中的主体意识,总是在自我表演的治疗中浮现。接受治疗的人,或被心理治疗那一套反思方式影响的人,即使是透过电视谈话节目中的眼泪来表现,其实都在寻找与自身相符的人生传记:我的这些生命片段如何拼凑成一致的人生图像?我的人生故事的主轴是什么?

 

我们若要揭露个人生命的固有图像,就得把惯常套用的心理学架构搁置一旁。心理学架构无法完整表露人生;它修剪人的生命,才能安插到架构里。心理学的架构有其固定的成长发展阶段:从婴儿期开始,经过困扰的青年期、中年危机、老化,直到死亡为止。你脚步沉重地按这预定好的地图走,在你还没走到某个定点前,行程表已为你预示了一切。

 

这就好像保险公司的精算师事先算出来的统计数字,你的人生过程在未发生时就已经完成了。如果人生不在预定的大道上,就会被归类为非常规的「旅程」,那就只好依照图样增删事件,好让它们照着时间顺序列在履历表中,一件接着一件。这种人生没有情节,主角「我」在一片干透了的「经验」沙漠中飘荡,趣味渐失。

 

我们真正的生命史被窃占了,橡树果实注定要长成大树的运数不见了;我们去接受心理医师治疗就是要把它找回来。然而,若不承认这种心理真相与命运召唤相系的心理学说,就没法找到生命的固有图像。我们各自的本相仍将是社会学意义下的消费者而已,甘受随便取样的统计数字左右。至于命运之神派下来的监守神「代蒙」(daimon),他的驱策未受到肯定,看来倒像是怪癖,被归入怨憎、过度强烈的渴望之类。心理治疗的各派各家都说压抑是人格结构的关键,其实真正被压抑的未必是过往的记忆,而是橡树果实的命运。

 

现今探讨人生的主要理论,即遗传基因与环境影响的交互作用之说,遗漏了一个基本要项——每个人自觉与众不同的特质。如果我们承认自己是遗传与社会因素较劲下的结果,等于是自甘降格。如此一来,我的生命舞台上演的,只是基因排列密码、遗传特征、创伤时刻、父母亲的潜意识、社会环境偶发事故,外力编排好的一出戏。我的人生传记变成一部受害者的故事。

 

该书是要把这种外力摆布的心态牢笼掀掉;藉由拆穿导致这种心态的理论,摆脱这种心态之困。摆布我们更甚的是学院心理学、唯科学主义心理学、治疗用心理学;它们设下的范畴应付不了也衔接不上人的命运感召意识,于是就罔顾每个生命核心的神祕本质。

 

每个人都是受了感召而降生人世的。这个观念来自柏拉图,见于他的代表作《理想国》(Republic)结尾处的「厄耳神话」(Myth of Er):我们每个人出生之前,各人的灵魂便获赐一位独有的监守神「代蒙」,灵魂选好了各自要在人世活出来的图像和样式。伴守着灵魂的代蒙便带领人降生。但人一出生就忘记先前的事,以为自己是空手而来的。代蒙一直记着你图像的样子,以及样式的内容,所以,代蒙带着你一生的定数。

 

新柏拉图主义大师普罗提诺(Plotinus)解释说,我们选择了适合自己灵魂的肉身、父母亲、出生地、境遇,而按照神话,这一切条件都属必然。所以,人生境遇,包括我的身体,也包括可能令我痛恨的父母亲,都是我的灵魂自己选中的。因为我把这回事全忘了,所以不明白这个道理。

 

命中的感召可能延后,可能被躲过、被断断续续错过。但也可能把人紧缠不放。不论是哪种情形,它终究要现身,来认领原本归它所有的。代蒙是不会遁逃的。

 

灵魂图像因人而异,这种观念素来就有,普遍存在于各种文化中,所用的名称多不胜数。只有我们当代的心理学和精神病学把这一切从教科书中删去。

 

心理学尽管不愿意让个人命运登堂入室,却也承认人人各有自己的性格气质,每一个人都是仅此唯一的个人,而且应该做自己。可是,一旦要解释独特的迹象,要讨论人受什么驱策而固执于独特,心理学就大感为难了。

 

按分析法来办,就是把个人分解为形成人格的各种因素和行为特征,再归纳为各种典型、情结、性格,企图用大脑基质和基因来解开个人之所以独特的谜。

 

更严苛的学派则是把这个问题赶出实验室,扔给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去作超自然「召唤」的研究,甚至丢给与法术、宗教、疯狂相关的研究。心理学最大胆却最无效的作为,就是将个体的独待性变成充满随机性的概率统计问题。

 

对个体命运的感召并不是介于不可信的科学和不科学的信仰之间。个体性仍然是心理学的一个重要议题——心理学有「psyche」(心灵)这个前缀,以「灵魂」为前提,所以心理学无须靠宗教教条来支撑其信仰,也不需要遵循制度化的科学方法来观察现象。宗教与科学作为两种信条极尽西方思想的宠爱,在经年累月的对立与争论之后,橡实理论降临在它们之间。

 

2017年5月17日,周三,17:06完毕于北京野兽爱智慧居



#日志日期:2017-8-12 星期六(Satur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陈寿文专栏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