卍珠者说
卍珠者说


Gott lebt in mir, Gott stirbt in mir, Gott leidet
In meiner Brust, das ist mir Ziel genug,
Weg oder Irrweg, Blüte oder Frucht,
Ist alles eins, sind alles Namen nur.

博客信息
栏目分类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2064178 次
  • 日志: 166篇
  • 评论: 1114 个
  • 留言: 12 个
  • 建站时间: 2004-4-20
博客成员


论文学的语境
作者:沙门 提交日期:2008-7-15 21:52: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12278

关于文学的语境,值得一谈的大概有三个层次。

在第一层次上,文学依赖于文本之外的语境。
到此为止,“纯”的文学还不存在。
大多数中世纪的东方文学都是应酬性的,这一点适用于从阿拉伯到中国的整个亚洲大陆——或许印度除外。对一位古代阿拉伯或波斯诗人来说,诗歌是展示修辞、雄辩、机敏、超凡的记忆力和词汇储备的机会,同样的,在古代中国,能在短时间内草就一篇文采斐然的皇家典雅公文也被看成是文学才华的高超体现。
把l'art pour l'art(为艺术而艺术)当为天经地义的读者(而这在很大程度上其实只是一种十九世纪欧洲的文学观),自然会被中国古代文集的编排激怒,因为他将无法理解在一部诗人的文集为什么同时也会收入他撰写的政府公文或墓志铭——后者经常是为钱而作。
和绝大多数现代诗歌在实质上都是“无题”相反,绝大多数古典诗歌都有一个内容非常特定的标题,它说明诗歌创作的契机和用途(包括:送别、酬唱、答谢、悼念,或者干脆代替通信),也就是说,诗歌有一个外在于自身的目的,从而,指向一个外在于自身的语境。
除了少数巅峰之作以外,要学会享受阅读古典文学——或者说,合乎其本质地理解古典文学,就要求读者掌握外在于古典文学的语境,即:古典社会和古典世界。
于是,从根本上就存在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看法把古典诗人看成是某几首直接打动现代读者的巅峰杰作的作者,另一种看法是把他/她看作其全部作品的整体(corpus)的作者。两种看法各自成立,又相互无法取代。
其中第二种看法与我们所谈到层次有关,在这个层次上,关于作者的时代、生平和社会背景我们知道得越多、在作品和环境、以及在作品与作品之间建立的联系越多,也就是说,对语境掌握越多,则我们对作品的理解越多——理解的标志是:我们慢慢学会享受整体而不是局部,亦即:最终,我们从读诗转变为读世和读人。
把古典文学对语境的依赖仅仅看成是一种缺陷,这或许是犯了范型上的错误。
事实上,现代文学和古典文学的差异并不在于后者中庸作的比例更高,而是后者对庸作的容忍度更高,其原因是取向上的根本差异:现代文学中每一个作品都试图作为孤立的个体去获得其价值,因此,当单个作品无法企及某个特定的高度时,它就变得毫无意义。

第二层次的作品创造它的语境。
完整地携带着由它自己亲自创造的语境的作品,我倾向于用法文词oeuvre来表示——在此我实际上是受了马拉美的Le Livre(“书” )这一理念的启示。
对我来说,oeuvre带有强烈的柏拉图色彩,它意味着清晰的、不容置疑的独立性、独特性和完整性;它是自在自足的;它不是多,而是一。
如果说corpus指向它外面的一个历史世界的话,那么oeuvre就自身构成一个世界,而且,这个世界相对于历史而言是超然的。
自身构成世界几乎是任何一部经典长篇小说必备的品质:为了理解它们,我们除了最一般的语言理解力和生活体验以外几乎不需要任何更多的东西——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么诸如一个普通的中国小学生能被荷马史诗深深吸引这样稀松平常的事情就会变成一个无法解释的奇迹了。
当然,我并不否认对诸如《红楼梦》或《罪与罚》这一类小说的学术研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加深我们对作品的认识,但我很怀疑,这种加深了的知识是否真的有助于提高审美体验的强度。
事实甚至可能恰恰相反。
或许关于文学经典的学究研究本质上反倒是一种阅读之后的剩余行为:它从人们对经典的热爱中汲取能量,而它任务却是让这种能量冷却下来——就像刚和热恋中的情人告别(不是永别)的人用翻筋斗的方式来发泄心中遏止不住的喜悦?
另一种解释是:由于不知道怎么表达那较高层次的东西,又忍不住想要有所表达,于是不得不转而谈论那次一级的东西?不过,这样做的缺点是,相应的,被谈论者也就被降低为次一级的事物——就像红学家们把《红楼梦》从文学降低为文献一样。
我想澄清一点,这么说并不意味作品是凭空地创造世界——它当然得从历史的、文化的外在语境中汲取材料。
但是,真正的创造必然意味着对材料的超越,因此,在我看来,说《红楼梦》是“古典文化的百科全书”并非赞美,而是一种愚蠢的贬低——与其说《红楼梦》总结了古典文化,毋宁说它创造一个属于它自身的、独一无二的古典文化。
像“古典文化的百科全书”这样的头衔不如赠予《野叟曝言》这类炫学的二流小说, 而《红楼梦》的世界却只存在于Le Livre之中。

哈罗德·布卢姆的《西方正典》中的一段话讲述了第三个层次:文本烧毁语境。

李尔使我们见到了经典杰作核心中的核心,就如我们读到《地狱篇》或《炼狱篇》中的一些特别的章节时那样,或如托尔斯泰的叙事作品《哈吉·穆拉特》一样。这里如其它地方一样,创造之焰烧毁了一切语境,给予我们可谓原初审美价值的东西,让我们摆脱历史和意识形态的束缚,让一切可教之人去阅读和观赏它。

这已经把话说尽了,我可以做的只是随意列举几个私人记忆中的例子:杜甫的《梦李白》,里尔克的《罗马喷泉》(Römische Fontäne)、吴文英的《齐天乐·烟波桃叶西陵路》、《兔子富了》中哈利和老情人露丝重逢那一段、《奥德赛》中阿尔西努斯(Alcinous)的女儿瑙西卡(Nausicca)款待奥德修斯那一章、卡夫卡的《地洞》、《乡村医生》、《老残游记》中的“柏树峪雪中访贤”一章,等等。
在这些地方,语境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语言自身在熊熊燃烧。


#日志日期:2008-7-15 星期二(Tu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评论人:维舟试望故国 评论日期:2008-7-16 13:17
看到很多闪光点,惊喜+钦佩,我就写不出这样的文章啊:(
相当赞成第二部分说的,文学需要整体的理解,余英时也批评过《红楼梦》在红学研究中被视为文本的倾向。至于斤斤于琐碎器物、材料,自然更无助于理解(《侠客行》中侠客岛的故事就是个绝妙的隐喻),或像宇文所安说的:“我承认,我试图显示琐细之物的严肃性,从而好象那些解读儿童游戏之重要性的心理学家一样,伤害了游戏本身。”——说到这,我写的那些金庸的东西也不免这一讥讽,好在我还并未试图显示其“严肃性”。
关于第一部分,我想说的其实更多……我们现在所受的教育的确相当程度上妨碍了我们理解古典文学的编排方式(之前读《聊斋》时我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们认识文学的观念本身也是一个历史的产物。
又及,文学以外的语境的确相当重要,尤其在中国这样有着悠久文字崇拜的国家,“立言”又被视为人生最重大的意义之一。文学有着广泛的社会功用和相当高的社会价值,也因此被视为负有“文以载道”的责任,而很少能纯粹地“为艺术而艺术”。

评论人:沙门 评论日期:2008-7-16 18:23
握手。:)
你的金庸批评在两点上免于我的“讥讽”:一则有游戏的自由感,二则有趣。作为反面,一类是某些学院派的批评(毋宁说吹捧更恰当),他们致命地缺乏游戏感,像陈腐的“文学概论”教材一样无趣;另一类是江湖批评,过于缺乏智性含量,只有点不学无术的小聪明——拼命想有趣但终究还是无趣。
比较忙,有空接着说。


评论人:沙门 评论日期:2008-7-17 11:54
现代以来(特别是建国以来)建立起来的古典文学教育体系,提供的是一幅扞格不同的图像和南辕北辙的路径,只能算是“一种狭隘的现代视角下的古典”。
真正要进入这个世界,第一步只能是文献、目录学,所谓“辩章学术、考镜源流”绝非虚言啊~~

评论人:lordofrings 评论日期:2008-7-18 4:53
关于第一部分,现代人多数诗歌实质上无题,说句玩笑话,应该是现代人里无病呻吟的比例增加了。
关于第二点,我认为某种程度的文学的批评研究可以促进提高审美水平,正如对于古典音乐的欣赏,吸收其它大师们给予的一定程度的研究评论,是能够有助于提升体验水准,把一些模糊或者忽略的地方拾掇厘清。但是,我及其反对那种学究式的研究,诸如刘某某等人。窥一斑而知全豹是好的,知全豹后而去究一毛就有点可笑。如果我们欣赏古典音乐的时候去争论一下当年音乐家用的是什么笔在什么质地的纸上写下的乐谱,那实在是乏味之极。

评论人:维舟试望故国 评论日期:2008-7-18 9:13
关于现代文学艺术中“无题”的倾向,我早先也写过一篇,沙门兄有兴趣请过目:
http://weizhoushiwang.blogbus.com/logs/1460177.html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卍珠者说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