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亭子
黄亭子
特别声明:这是石扉客的唯一官博,仅代表博主本人观点;非商业目的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商业媒体转载,无论境内外,务请征得博主同意,违者必究!联系邮箱:shifeike@gmail.com
博客信息
博主:资深助教 
栏目分类
博客登录
用户:
密码:
最新文章
最新评论
留言
友情博客
标签列表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友情链接
统计信息
  • 访问:7936321 次
  • 今日访问:282次
  • 日志: 899篇
  • 评论: 6011 个
  • 留言: 25 个
  • 建站时间: 2004-4-19
博客成员
最近访客


<<上一篇 下一篇>>
“湘奸队”们的怕与爱
作者:石扉客 提交日期:2013-4-30 12:13:00 正常 | 分类:未分类 | 访问量:33431

 

这期【石壹篇】,本是辛亥百年时《潇湘晨报》约稿,写出来后正好赶上晨报总编龚晓跃被真理部下课,一直放在稿库里没用过,今天翻出来和各位分享下。关于《湘奸队》是第一篇,以后会抽空再写关于《汉奸》、关于《敏感》、关于《喝茶》等系列。 

 

再预告一下,自下期【石壹篇】开始,将分三次连载《转型社会中的警媒关系——以<起底王立军>为例》。 

 

 

“湘奸队”们的怕和爱 

  

 

从历史传承看,虽说总念叨着两句惟楚有才和于斯为盛,吾乡实在是不以文化见长。不客气点说,我一直以为,湘人之长,在于解构而非重构,说白了就是搞破坏多半在行,搞建设多半外行。 

 

从地理人文看,呈“蜷伏”态的湖南位置也未必佳:不东不西,不南不北,既无东南沿海得天独厚之优势,也没有皇城根下傲视诸侯的近水楼台,更占不到西部大开发之类政策照顾的半点便宜。 

 

但就这么一个地方,居然有全国最前卫的娱乐电视台(湖南卫视),最活跃的新闻电视台(湖南经视),最好的体育报纸(体坛周报),以及最新锐的都市报之一(潇湘晨报),最性感的都市杂志之一(晨报周刊),最沉静的读书杂志之一(书屋)。以上这些,放在业界即使算不上一株独秀的翘楚,也算是声名赫赫了。 

 

湖南以外,供职于南北各大媒体机构,并活跃于新闻采编一线的湘籍媒体从业者,更是数不胜数。单就秉承新闻专业主义传统的一线市场化媒体而论,新京报,凤凰周刊,财经,财新,南都等,供职其中乃至独当一面的湘籍人士所在多有。 

 

如果再往前追溯,当然不会忘记80年代的出版湘军,50年代的《新湖南报》,民国时期的《湘江评论》,清末维新派的《湘报》等。 

 

若新闻院校等研究机构有兴趣做一个统计学上的调研,我相信若以省籍而论,当下媒体从业者中,湘籍人士的比例一定会排在前五名之内。能排在湘籍媒体人前面的,我估计铁定非豫籍媒体人莫属,这同样是个很有意思的地理文化现象(石按,2011年复旦新闻学院张志安等发布的调查性报道地域研究报告,证明了我这个看法无误)。如此看来,湖南与媒体的缘分的确结的不浅,这一百年来,湘人做媒体的兴趣与成果,能力与潜力,均甚为可观。 

 

所以,我有时忍不住会有点自恋加自大地想,湖南人是不是天生适合做媒体的? 

 

和前述这些蔚为大观的成绩单比较,我更愿意分析湖南媒体人的心态。 

 

作为一个湖南人,一个生活在外省的湖南人,一个生活在外省做媒体的湖南人,我最得意的事情就是在公共空间里当众骂湖南的丑事儿,那种自揭家丑的理直气壮,那种无需顾忌政治正确的肆无忌惮,虽然未必能赶上7年前北大新闻学院焦国标先生在那篇万字长文里痛斥他另外一位高官老乡的痛快淋漓,也庶几近之了。 

 

和焦老师不一样的是,他大部分时候是在单打独斗,而我们却是在群殴。 

 

群殴的极致情况,是在我们这群省外湘籍媒体人里,有个若隐若现一半玩笑一半认真的“湘奸队”。因大都是湘籍媒体人士,因了人脉和资讯上的方便,更因了关心之情,这个“湘奸队”效率颇高,威力颇不弱。 

 

我的湘籍媒体朋友邓飞,在他这次围脖直播宜黄拆迁一夜之间暴得大名之前,实际上已经是这个“湘奸队”的半个领袖。一个李大伦曾锦春时代的郴州官场,大半就是在他的鼓动下被省内外媒体围剿得风生水起。 

 

我的同样是在外省任职的湘籍媒体朋友,现任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记者生涯一举成名的发迹地,亦是在郴州,缘起2004年那篇著名的嘉禾拆迁连坐报道。“谁影响嘉禾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遂成名言,犹如今天网络金句之“我爸是李刚”。 

 

另外一位曾经任职媒体的朋友陈杰人,湘中乡干部出身,对吾乡吾土种种痼疾更是沉痛了然,冲突几乎是必然。杰人每次回乡,多半会风波大作,或是在火车站里与查身份证的警察抗议,或是在五一路上和截访小分队冲突,或是岳麓山下豪门公馆为访民请命血泪斑斑。而这些,多半又会被他迅速诉诸微博、博客、时评等网络上下的各类媒体渠道。 

 

另外两位湘奸队重要成员,原南都深度主任龙志、南方人物周刊主笔杨潇,更是在采写技术上有自成一体的独得之秘。 

 

倘在常情看来,既同是湘人,更应家丑不外扬,方显得乡梓情深,福泽绵长。所以这些举动很不近情理,也不合逻辑,用长沙话来说简直就是“发宝气”。 

 

在”湘奸队”看来,倘若发现家乡有病,哪怕它“尚在腠理和肌肤”,我们即恨不得马上把这个叫湖南的病人五花大绑起来送上手术台。我们无法忍受它讳疾忌医,我们心急如焚担心“不治将恐深”,直至“司命之所属”的骨髓。倘若要用一句话来概括“湘奸队”的指导思想与精神基础,我想毫无疑问是:爱之切而责之苛。 

 

我无意将这种动机崇高化,爱之切责之苛的背后,或有更多复杂隐微的情境,或有湘人性格中的血勇与蛮执,或是扬名立万的名利动机,或是大路不平众人铲的原始冲动。 

 

我只想强调一点的是,“湘奸队”不是湖南的敌人,也无意做故乡的逆子。我们是游子,也是赤子,我们没有敌人,梦魂牵饶处,都望故乡好。愿这块土地不以粗鄙为荣,不以破坏为美;颠覆之王气仍在,建构之灵愫暗增。戾气渐消,教化渐长;苛政遁形,父老安康。愿她人寿年丰春常在,青山绿水共为邻。 

 

我想,这块土地一定能当得起“湘奸队”们的恨和爱。这才是湘人和媒体的真正缘分。 

 

 

2011年1月24日星期一

  

 

本文来源:【石扉客-法政观察】

 

查看文章:回复1到21之间的关键词。

 

分享朋友:点击右上角在弹出菜单中选择分享到朋友圈。

 

如何订阅:微信搜索“石扉客”或“shifeike-reporter”,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湘奸队”们的怕与爱

 

 

 

 

 

 

 

 

 



#日志日期:2013-4-30 星期二(Tuesday) 晴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黄亭子
引用地址:
 
[关 闭] [返回顶部]
本站域名:http://shifeike.blog.tianya.cn/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