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路人 方歌


风雨路人 方歌
fangge6798.blog.tianya.cn
心情上的事情
博客信息
博主:风雨有路人 
友情博客
博客搜索
日志存档
统计信息
  • 访问:20217 次
  • 日志: -75篇
  • 评论: 3 个
  • 留言: 3 个
  • 建站时间: 2006-2-10
博客成员



我曾住在碑林旁
作者:风雨有路人 提交日期:2007-8-6 10:19:00 正常 | 分类: | 访问量:461



我曾住在碑林旁




        清晨的古城还沉寂在节日的整休中,2007年的第一缕阳光已悄然跃过高大厚重的城墙,给南城墙根下那一溜历史的遗痕镀上了一层桔黄,这便是书院门、府学巷和碑林。千年帝王之都的厚重与儒雅便在这个角落顺着晨光铺陈、渲染开来。




         攀高的太阳乘着这年头岁尾少有的宁静,悉心清点着古城的每一条街巷的左边和右边,每一片落叶的正面与反面,每一座陈旧宅院的粉墙与黑瓦,这一明一暗的视角把过往的光阴凸显的异常立体、清晰、亘古不变。博物馆前的小广场上只有一两个晨练的老人,府学巷中也只有醒目的保洁员在按部就班的清扫着街道。不知是宁静增添了苍桑,还是沧桑带来了宁静,这种让人感怀的气氛郁集在这明城墙中显然已不是一年两年了,让你无法忘怀和逃脱。




        我一遍又一遍地徘徊在寂静而空荡的府学巷中,默默地寻找着那曾经熟悉的37号门洞。我的脚步轻的不能再轻,生怕惊醒了小巷的梦境,不想让它立刻又回到嘈杂、陌生的商业兜售中来。而今府学巷沿街的房子大都成了卖古董字画的商铺,一律是灰色的墙垛和油的漆黑的大门,都象又都不象,记忆的蛛丝马迹怎么也与现实对接不上。只有那回荡过“疙瘩朵,疙瘩朵,一分一个。”叫卖声的巷子还是那样悠长,只有那曾爬满知了和“花姑娘”(一种黑身红翅的虫)的古槐树还撑着久远而苍老的树荫。  




        我与碑林相遇完全是文化大革命的缘故。39年前全国上下正在进行一场史无前例大闹剧,革命群众枪班夺权一浪高过一浪,造反派对我爸的批斗一再升级,从戴高子到挂牌游街,甚至到千人大会的拳脚相加。我妈怕伤及我们,便在一个漆黑的夜晚背着一袋大米,带着我们兄弟俩人,搭便车来到西安我姨婆家避难。姨婆家住在西安柏树林府学巷,与著名的碑林博物馆就一巷之隔,博物馆展室的窗户就开在巷子里。姨婆说那里供有圣人孔夫子,还有许多会说话的石头,让我们十分好奇。那个时候博物馆已经不开放了。紧靠博物馆后围墙长有一棵槐树,我和表叔(大我两三岁)木墩、天明常常顺着树爬上围墙溜进碑林。里面花草宜人,绿树成荫,还有凉爽的长廊和亭子,整整一个夏天碑林就成了我们的乐园。在半池里捞金鱼,在碑亭里逮鸽子,在石碑中捉迷藏,无所顾及的我们还把巨大的戟门推来推去,发出哐哐当当的响声,寂静的碑林被我们搅动的不得安生,只到管理员赶来把我们轰走为止。




        有一次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们嬉闹打斗在兴头上,竟将花园里的树折断当作武器,被管理员发现后穷追不舍,在翻院墙时我动作稍慢未能逃脱。被给逮住的我又惊又怕,只好硬着头皮听从发落了。管理员也累的脸色发青,气不打一处来地说:“你知道你们折的是啥树吗?是几百块钱从南方移栽过来的珍贵树种,就活了一棵让你们给折了,看你咋赔的起。当学生耍学好,耍爱护公物,这院子里一草一木,就连一块石头也是国家的宝贝。知道吗?”经过一阵耐心的教育他还是把我放了,而我却受到了很大的震动,第一次有了负罪感。过后还是去碑林玩,但再也不敢造次了。




        到了夜晚各家各户都到巷子里来纳凉,疯够了的我们也围到姨公身边听他讲古论今。他靠在躺椅上,摇着蒲扇,抿着紫沙壶嘴,便开始了我们每晚的视听盛宴。他讲早在一千多年前,大唐的气数耗尽,黄巢占了长安,后来他的部将朱温又反了他,无比繁华的长安城顿时被烧成一片废墟,可怜的大唐盛世,惟独只剩下了碑林这些石头……


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石碑最早成于唐开成年间,唐昭宗被迫东迁洛阳后,放弃了原庞大的城郭,缩建重筑了长安城,原国子监李隆基手书的石台孝经和12部开成石经的碑刻早已委于荒野,守将韩建恐城外石碑成为日后敌人攻城的矢石,逐将其搬进了新城的孔庙中。公元1087年的北宋又随同孔庙将石经碑刻迁至到现在的碑林。兹后又有京兆府学、长安、咸宁三学迁入,于是在当时古城的东南一隅书声不绝,儒脉延绵,形成三学一庙绕碑林的900年盛况。历代陆续在这里又汇集了先秦至明清碑石三千多方,形成了最为壮观独特的碑林博物馆,在世界堪称一绝。




        听姨公讲他们上学时,每学期都要去那院子拜祭孔老夫子。姨婆对那里更是敬重有加,说夜深人静的时候,贴着墙根就能听到那些石头在说话,吩咐我们有字的纸不能擦屁股,否则眼都会瞎的。




        碑林中还有许多让我新奇的地方。它的厕所就不一般,是当时我所见到的最高档的厕所(现在碑林的卫生间也是一流的),洁白瓷砖铺就的墙壁地面一尘不染,空气中还散发着一种香味,我想就是皇宫也不过如此。我站在锃光明亮的便池前半天硬是没尿出来。有一次我们还发现了一个地下室,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陶人陶马,还有一个做成模型的陵墓封土堆。原来地下还藏着这样一个繁华的古人世界,而且千军万马从远古就这么一下走近了我们,一种悠远、神秘和厚重的历史感扑面而来,从此在我幼小的童年便对黄土有了认同感和归属感。




        尔后在我玩累了的时候,就一个人坐在长廊下瞅着古柏发呆,想着不属于我年龄段应该想的事。诸如秦始皇的赶山鞭,死人的碑为什么要龟驮?古代陶马尾巴什么要挽起来打个结等等。顽皮的年代嵌入了一个冥想的空间和人世沧桑最初的注释,这个夏天我好象长大了许多。




        不觉之间秋天来临了,巷子里的小伙伴该上学了。也是在一个清晨,两个顽性未尽娃儿背着“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黄挎包,一前一后踏着朝阳出南门,去了南关汽车站。只能把长长的背影连同木墩那不舍的目光一起留在了身后,留在了深深的府学巷。




         碑林对于我不是一种刻意,我对于碑林也不是一个观光客。碑林是我梦开始的地方,是刻进我生命中的一段时光,一段清晨天边初现的橘红。今天我又一次逗留在这些排列整齐而熟悉的碑刻中,就仿佛进行着一场家常的对话,又仿佛倾听着一场无声的合唱。我不是史学家,也不是书法家,不用去关注碑刻的内容,更不用去琢磨它的运笔与刀法,碑林这部大书岂能是我翻的动、吃的透的?我只是想要感受一下这里浓郁的气氛,找找童年遗落的感觉。一方方冰冷的石碑传给我的不仅是厚重的十三经,不仅是炉火纯青的书法艺术,还有暖暖的文脉与根。




       人的文明如果没有马必然是暗淡无光的。单从石刻馆前插地密密麻麻的栓马桩就可看出,马对人类历史的影响,昭陵六骏的浮雕正好凸显这一点。你看那浑身插满箭矢的飒露紫和拳毛驹(字库没有权作代替,应读gua),恰好这两块真品至今还流落在美国的费城, 唐太宗未能抚平它的箭伤,却把永远的伤痛留给了后人。还有那住足千年的西夏马,依然是棕毛飘飘,气宇轩昂不减当年,好象他仍然活在当年硝烟未尽的战场。我在所有动物中最喜欢的就是马,喜欢它驰骋万里的无羁,喜欢它奔腾时肌肉颤动的美感。它把男儿的一腔豪情壮志一次次放大,演绎出无数血色的浪漫。我曾把一枚昭陵六骏的徽章送给了远走他乡的好友。




        走出碑林博物馆已是中午,书院门仿古一条街已是琳琅满目,生意热闹非凡,一个小伙在店门口用笛子吹着流行曲子招揽顾客,从他那浮躁的音符中,我断定他吹不出《春江花月夜》来,更吹不出一个汉唐来。走出了老远,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拉在了里面。我的一位诗人朋友曾忧郁地说:那些被称之为“行书”的字迹/为何行走了千年/仍未逃脱/一块黑色的石碑。是啊,我那分情素又怎能走的出千年碑林。



#日志日期:2007-8-6 星期一(Mon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风雨路人 方歌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