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家》新年刊卷首
《教育家》新年刊卷首

作者:深爱金莲 提交日期:2013-1-4 15:06:00
  相信春风和种子的力量
  
  
  
  古人云,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然而,站在2013年的开端,告别离去的2012年,忐忑中多了一份淡定,伤感里仍有一些盼望。
  京城的滂沱大雨,让我们见证了底层市民的良知,也让人们敬畏于壬辰龙年的天命警示。
  这一年,我们见证了最美——“最美”女教师张丽莉面对失控客车,奋力推开学生,自己却失去了双腿;“最美司机”吴斌在高速上被飞来金属片刺入肝腹,强忍疼痛停稳客车而离世;“最美富二代”周江疆义无反顾冲进火场,10人获救,自己却没能走出来。这一年,我们也看见了最风光的中国人——斯德歌尔摩“讲故事”的莫言,虽然,他所讲的故事内容在文学界颇有争议。当然,我们也痛斥“最恶”——某地幼儿园被虐儿童的伤痕历历在目,贵州五少年的生命之花在寒风中凋零……
  在各大媒体和网站的年度盘点里,以上内容大多是重点。而在新年前夕,一场关于教育改革的年度盘点却鲜为人知。
  12月15日下午,北京西直门外,瑞雪初霁,银装素裹,西苑饭店会议大厅举办了两年一届的“地方教育制度创新颁奖典礼”。典礼上,我们看见了中国教育改革先驱们创造的奇迹,他们是走在路上的教育家们;我们欣慰于上海市教委和成都市教育局同获最后大奖:“综合改革奖”,也遗憾于教育改革元年的第二年,大多数地区的教育改革依然只是零敲碎打,尤其是在幼教和家庭教育领域。
  诚如今年9月经济学家汪丁丁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在我们的大学教育失败之前很久,我们的中、小学教育已经失败,而在这之前,我们的家庭教育早已失败。”
  对此,我们认为,这极可能是对钱学森“大师之问”的最佳解答。这是因为,传统中国有两千多年宝贵的蒙学经验,圣贤豪杰代有人出。如今,却依然紧紧抱着苏联带给我们的这60多年的新传统,让已经发蒙的孩子学什么“主谓宾,定状补”。背什么“小猫叫,小狗叫……”(南怀瑾先生语)。
  哦对了,媒体的盘点里,2012年还有一些大师离开了我们,诸如新华社的盘点里有陈强、张瑞芳等三位表演艺术大师,却鲜有媒体把南怀瑾先生的辞世列入盘点。其实,仅先生关于教育的只言片语,就值得中国好几代人去慢慢消化。先生晚年对教育问题发言尤多,他常说,挽回世风当从教育入手。他还说,这一百年来,没有像样的文学作品。
  当然,这些话的确可能会得罪人(连“像样”的也没有)。正如本刊年底12月号将“儒者秋风”搬上封面一样,微博上至今仍有漫骂之声,虽然,本刊此前更多地在关注“穿西装的人”。
  不过,当记者们从福州的三坊七街回来以后(参见本刊封面主题《文泽福一中》),我们更坚信了一点,那就是,至少在教育领域,应该相信中国古代圣贤,就像要相信春风和种子的力量(此标题出自杨东平先生关于教育改革的演讲题目)。
  
   ——本刊编辑部
#日志日期:2013-1-4 星期五(Fri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撒哈拉水妖 评论日期:2013-4-3 22:50
  我比较关心土壤问题。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文迪的黄瓜桥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