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家》10月刊:人病以多知为杂
《教育家》10月刊:人病以多知为杂

作者:深爱金莲 提交日期:2012-10-9 15:31:00
  
  
   两年前,南怀瑾先生在回答《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时说,我们这一百年来教育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基本的都是错误的。
   所谓基本的,正是关乎人的基本教养、常识、风度、健康、道德、品格等的一般性教育,或曰通识教育、博雅教育等等。
   过去的中国,似乎从来没有面临根基教育的危机。圣贤的教诲,落实在乡规民约里,书写在碑亭牌廊上。最近热映的大片《白鹿原》,其小说原著清晰地展现了中国人的教养在日常生活中被怎样的陶冶。人与人的关系止于礼、止于至善,人们言必称在下、尊上,强调谦卑、灵修、慎微……
  在西方贵族的眼里,教养和风度是一个人所有财富中最为昂贵的一种。而在现代中国,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谦卑被视为懦弱,忠厚被讥为愚笨,粗鄙被当成了豪情,无知被称之为率真。在一些媒体上,我们称颂着俗人的修养,赞扬蠢人的智慧。而在网络上,“炫富”与“卖荫”已是很多年轻人的常态……
  成为一个有教养的中国人并不难,教养与独立、自由、正义、诚信一样,是人类社会的普世标准,应当成为培养现代世界公民的核心价值。
  但“新文化运动”一百年来,中国人的根基教育经历了三个方面的剧烈扫荡:一是政治正确的大节代替了个人修养的小节。文革时期的电影里,如《霓虹灯下的哨兵》中的排长挥手告别的姿式,被定性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而成为反面教材。二是西方的工具理性全面覆盖了东方式的直觉和体悟。倡言自由启蒙的公知群体,正急切地与中华传统文化儒释道的“封建糟粕”划清界限。其三,改革开放之后,应试教育以及随之而生的教育产业化,已完全颠覆“有教无类”和“因材施教”。考试所形成的冗长链条,消耗着国民大量的精力和财力,让学子们疲于奔命。
  据统计,在西方国家,1970年以后,知识增长以每三年翻一番的速度在增长。在知识爆炸的时代,通识(核心的、普世的)知识教育尤为紧要。如杨雄云:人病以多知为杂。
  然而,中国学子的通识教育在基础教育领域举步维艰,应试压力相对较小的高校则不得不承担起这一济世之举。
  比较巧合的是,今年九月,大学校长们的开学致辞中,校长们几乎不约而同地从常识和经典谈起,与学子们谈论“大学之道”。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在开学典礼上表示,社会更应关注大学具有的“永恒的属性”,在他看来,带有永恒性的东西恰就是一些简单的常识,“对这个问题我们不需要用很多新的现代的语言来解释。”上海交通大学的开学礼上,校长张杰同样用经典对这个问题做出了解答:“蔡元培先生说,‘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在此基础上,他认为:“大学不仅仅是知识的传承者和创造者,更是人类思想、精神和道德的制高点,是社会公平、正义和良心的最后堡垒。”
  中国大学的通识教育之路仍在探索中,也有很多教师在基础教育的夹缝中坚守着人文教育。今年初秋的北京,钱理群教授与一群来自基层的教师们座谈,相互交流,砥砺(参见本期《业》),他意味深长地说:“实际上,中学生的潜力是不可想像的。”
  
#日志日期:2012-10-9 星期二(Tu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评论人:aoxue0812 评论日期:2012-10-15 12:36
  先生之言入木三分。正因为基础教育的匮乏才导致现在的学生整日喊“迷茫”,遇事“不知所措”。被现实和“正统教育”洗脑过后变得面目可憎、线条扭曲的大多数,我在里面也悲怆的发现了我自己。
  倒下去一个左冷禅,还有千万个岳不群、林平之、杨莲亭。只要体制不改变,这片土地缺乏基础教育的木偶永远都不会歉收。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文迪的黄瓜桥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