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家》九月刊:突破苏联60年纪
《教育家》九月刊:突破苏联60年纪

作者:深爱金莲 提交日期:2012-8-29 15:39:00
  卷首:
  “跪孔子”风波的教育意义
  
  
  八月伏天,著名学者秋风去山东参加儒家文化夏令营,带学员们在孔墓前行了一下跪拜礼,并把图片上传到微博。一时间批评如雨,有人斥责其奴性,有人讥谤其误人子弟,更有粗鄙的谩骂、公然的侮辱。抨击最厉的,大多是媒体上的知名学者、以及倡言民主自由的公共知识分子(参见本期《资讯》)。
  本人不是儒学门生(估计也配不上),但对别人的信仰至少是尊重的,无论是老百姓清明节跪祖先、还是善男信女拜菩萨,都是别人的传统。而说到祭祖宗,在旧时代,中国人的祖宗都是要跪“天地君亲师”的,其中,也包括孔子。
  自从新文化运动“打倒孔家店”之后,仇恨、唾弃传统文化已形成一个新的传统,很多知识分子凭着新传统的这一股惯性,毫无保留地拥抱西方文明,全然不顾西方文明两千年来内部的纷争是怎样的究竟。正如朱学勤教授所言:五四以来,左翼激进知识分子认为现代化的前提一定要和传统文化彻底决裂,我无法认同这种立场。彻底打倒传统文化,又无法顺利移植期望的外国先进文化,结果只是造成一片废墟,即胡秋原所言:西化打败了中化,俄化打败了西化。后者乘虚而入,势不可挡,如入无人之境。
  
  60年前的秋天,新中国高校“院系调整”后,又形成了一个新传统,这就是1952年开始的“以俄为师”,全面学苏,建筑、体制、管理、文化、艺术……当然,更重要的是教育。
  无论是五四以来的新文化,还是苏联教育形成的新传统,都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一个是面对“船坚炮利”民族存亡的关键,一个是新中国加快社会主义建设的冷战时期。
  
  学习苏式教育有其历史的逻辑。如今60年过去了,从上世纪80年代的改革开放,到21世纪层出不穷的教育改革。可以这样说,突破苏联教育模式,直到今天,依然是中国教育改革的宏大主题,无论是“素质教育”、“课程改革”、“新基础教育”,还是“通识教育”、“把课堂还给孩子”、“重新强调语文的人文性”等等(参见本刊封面主题《苏式教育60年纪》)。
  更是难题。60年一甲子,苏联教育已然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新传统,固化着我们的思维,这一传统的核心是工具理性,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北岛说:“我们整个教育系统奠基于西方的工具理性,俄罗斯思想家索洛维耶夫特别反对的就是西方的工具理性,他认为与心灵无关的知识,不仅无益,甚至有害。”
  围绕工具理性,可归纳出一些关键词,诸如“标准化”、“模式化”、“大一统”、“运动式”等,比如,一提倡爱国主义,就来几场英雄事迹报告会、成果展;一提倡科学教育,就办一场科学节、科技展。
  教育界常有一些清醒者,在不断自觉地突破苏联教育的桎梏。今年春天,北京四中校长刘长铭先生接受本刊采访时说:“我们今天的学校产生于工业化时代,工业化讲究的是标准,所有学科必须达到什么标准,在这种情况下,过份强调课堂,实际上是工具理性的产物。”
  回到本文开篇,“跪孔子”风波背后的教育价值是什么呢?那些网上谩骂的知识份子,不论有多高的学历、喝过多少洋墨水,都是苏式基础教育之下养大的孩子——强调阶级斗争、非此即彼。
  
#日志日期:2012-8-29 星期三(Wednesday) 晴 送小红花 推荐指数:复制链接 举报
天涯“2016年度十大最具影响力博客”评选


登录 | 新人注册>>
输入您的评论:(不支持HTML标签)


验证码
本文所属博客:文迪的黄瓜桥
引用地址:
© 天涯社区